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布布─短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布) 憶.秋思化刃 一
 瀏覽595|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憶.秋思化刃 一

微微睜開眼,一陣刺痛隨即襲向全身。

「呃……痛……」他欲起身,卻被一雙溫暖的手撐起。

好不容易看清眼前的一切,一位仙風道骨的褐袍男子已端起湯藥,準備餵他喝下。

湯藥才一接近自己的鼻前,一陣他最討厭的苦味立即傳入鼻中,下意識伸手,想推開眼前那碗令他做噁的黑色不明液體。

「乖,喝下去,你的傷才好的快。」那名陌生的男子像是在哄小孩一般。

他厭惡地望著眼前這名男子,眼中除了厭惡,還帶有一絲質疑及不信任。

「相信吾,若要害你便不會救你了。」將湯藥更接近他的口,示意要他飲下。

遲疑了一會兒,他終於妥協,一口飲下那碗藥。

噁……好苦……

小孩整個臉已經皺成一團了。

「很好、很好!這樣才乖嘛!」陌生男子相當滿意拿著見底的碗起身準備離去。

「再睡會兒吧,晚點吾會再送飯過來,放心,這兒很安全,有事等你精神好點再說吧。」

就這樣看著男子離去,也聽他的話乖乖躺回床上再睡一會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醒囉!貪睡的小孩!」

「嗯……」再度睜開眼,同樣的人,然而手中多了一碗香噴噴、熱騰騰的粥。

「吃吧!小心燙喔!」他舀起一匙,輕輕吹了幾口氣,一匙接著一匙餵著小男孩。

「吾叫憶秋年,你呢?」停下動作,等著他的答覆。

「我……我叫洛子商。」眼神閃過一絲憂愁。

「嗯……洛子商……好名、好聽也特別,那吾喚你商兒好嗎?」再餵下一匙靜待他的回應。

那名名喚洛子商的小男孩微微點點頭之後,兩人便再無交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十天的調息療傷後,洛子商的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

今日他一個人在後院賞花,突然一陣風吹來,當他再度睜亮眼時,只見一個身穿白衣的俊美男子出現在他眼前,來人只看了他一眼隨即問:「憶秋年呢?」

「他出去了,待會就回來。」目光被眼前這個人吸引。

「告訴他,風之痕在孤獨峰等他。」然後又是一陣風過,人已不見蹤影。

「唷!今天的風還真不小呀!」憶秋年走近洛子商,給了他一個大笑臉。

「適才有人找你。」

「哈哈哈!吾知曉,是風仔,他沒嚇著你吧?總是冰著臉,呵!別理他!你今天精神不錯喔!」

「他……」

「沒事沒事!是吾的老朋友,平常就這樣啦!呵呵!」揮揮手不以為意,「對了,有些事是該問問你了……」

聞言,洛子商眼神一暗,默然的等著憶秋年的下文。

「你……你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接下來的打算是……回家?抑或是你有其他計畫?」

洛子商知曉自己不能在這多留,畢竟兩人非親非故,自己是沒理由賴在這不走的,但不能回家的他又該如何是好?若不是憶秋年,自己恐怕早命喪野獸之口了!而今……實在不曉得該何去何從呀!

見洛子商似乎在煩惱著如何回答,他接著又問:「不想回去,但又不知該何去何從嗎?」他不是不知道洛子商的事,憑他憶秋年想知道的又有什麼困難呢?

被猜中心事的洛子商眉頭鎖得更緊了,不過還是提起勇氣說:「是的!確實如此,我不想回去,亦不知該去哪,我不會求你收留我,畢竟你救了我已是給你添麻煩了,而我也不該再留下來打擾你的清靜,很謝謝你這幾天來的照顧,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也不喜歡欠人情,只能跟你道謝,看看你有什麼事是我幫的上的, 我盡量幫你,待會我去收拾行李,這陣子真的很感謝你!」

唉……這孩子才幾歲便如此早熟懂事,著實令憶秋年不忍呀!令他不禁揪了心、動了情……

「商兒呀……你才不過八歲,我不能放任你一人在外,況且我又沒說要趕你呀,瞧你緊張的,呵呵呵!」

啥?他有聽錯嗎?憶秋年沒趕他?是嗎?是嗎?洛子商不敢置信,但一個像他這種所謂的「前輩」會這樣欺騙一個年僅八歲的稚子嗎?應該不會吧!

看著一臉訝異的洛子商,憶秋年失笑,伸手抱起他朝屋內走去。

倚在憶秋年懷中,一股溫暖逐漸蔓延至洛子商身上、心上……

抱著洛子商,憶秋年坐在床沿突然深深歎了口氣,「唉……」

「歎什麼氣?」似乎在依賴著什麼,洛子商整個人靠向憶秋年,他喜歡上這份溫暖。

「風仔……就是剛才那個人啦!他說他收了二個徒弟,唉……以後孤獨峰就熱鬧了……」

「那你又歎什麼氣呀?」

「你看看!吾這個步雲崖,只有我一個孤單老人,連隻蚊子都沒有,豈不悲乎?這樣吾怎能不嘆氣呀……」垂下頭,一臉喪氣樣。

見洛子商低頭,憶秋年開始自言自語:「人家收了二個好徒弟,從此就有人陪了,而我?以後誰替我送終呀?你說說!我這個老頭子是不是很可憐」

語竟還擦了擦眼角,彷彿自己是個棄兒。

「那你可以去找個徒弟呀!又不是只有他可以收……」

「可是……」就在一瞬間,憶秋年嘴角上揚,隨即又露出一副很悽慘的模樣。

「可是怎樣?」嗯……說真的,他不喜歡憶秋年皺眉。

「可是吾找到一個小孩,本想收他為徒,誰知……」

「他不答應?真是沒眼光……」能當憶秋年的徒弟一定很幸福,光是看他可以從虎口中救回他想必憶秋年也不是平常人呀!

「他說他要離開,不願打擾我的清靜,真是沒良心呀!我好不容易才救了他,還很好心的為他煎藥療傷,又兼當保母餵他吃飯,現在好了!只說了謝謝就想離開,才八歲就這麼忘恩負義呀!真是救錯人啦……」

憶秋年愈說愈悲傷,只差沒拿著手絹拭淚罷了。

咦?他說的好像就是我耶?

我?是我?

洛子商怔了一下。

「你……」他已說不出話來了。

「是呀!就是你!願意留下來嗎?吃住都免費喔!不過要當我的徒弟,如何?學劍很好玩喔!」

「我……我行嗎?」微微蹙眉,不是很相信自己可以。

「你自己一個人當然不行!但……呵呵呵!有吾憶秋年絕對可以!」

遲疑了一會兒,洛子商無法拒絕自己的心意,終於點頭答應。

是為了學劍,也是為了憶秋年。

「呵呵呵!你答應囉!你答應囉!」憶秋年高興地更加摟緊懷中的孩子。

「不過……要答應我喔!不能送我回家……」洛子商這才露出第一個笑容。

「當然你已是我憶秋年的徒弟,誰也搶不走!」

是的,洛子商戀上這份溫暖,但心底的不安也同時慢慢凝聚了……

上天真的會如此眷顧他嗎?

真的可以扭轉命運嗎?

在洛子商小小的心中,現下什麼也不想去想,只知道他現在有家了,他一直希冀的「家」……


<這是君第一次寫布布文,不過是想寫洛哥和憶伯以前的溫馨生活,請大家不吝指教吧!君會繼續加油的!另外等期中考後,君要著手君最愛的西禔文啦!耶!呵呵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103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