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動漫─網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網王) 守護二 之 扭轉乾坤(下)
 瀏覽663|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守護二 之 扭轉乾坤(下)

「海堂,我們贏了。」

「嗯。」太好了!

「今天放學一起去吃飯如何?」

「好呀!」

「那就約在練習的河堤邊。」

「嗯。」

* * * * * * * * * * * * * * * * *

嘶嘶蛇今天心情頗愉悅的,因為他和乾學長組成的雙打贏了。

嗯,相信乾學長也一定很開心,一起去吃飯,那準備個小禮物答謝學長好了,畢竟是因為學長的協助,自己才能完成迴旋蛇球,況且能贏得這場比賽也值得慶祝一下吧!

可……可是……乾學長喜歡什麼呀?嘶……海堂薰,你是笨蛋喔!這麼久竟不知乾學長喜歡什麼!

嘶……還是買個小蛋糕好了,至少心意到了嘛!那得快出門才行,讓學長等太久可不好。

嘶……東挑挑西選選才買了一個頗精緻的小蛋糕,於是嘶嘶蛇叼著蛋糕……呃……不對!是提著蛋糕趕往河堤邊。

在離河堤不遠之處海堂就看見身材挺拔的乾了,正當海堂要跑向乾的時候……

「貞治!」

一聲叫喚讓海堂停下腳步。

一個身材略為瘦小的身影從海堂眼前奔過。

「貞治!好久不見!我好想你……」那名少年一把抱住乾,好不開心。

「秀?你怎麼在這?」乾摸摸那名少年的頭。

看到這幕,海堂無法思考,雙腳也無法移動,他只能這樣定定地看著他們……雖聽不到他們交談,但……

為什麼?心有些痛……

為什麼?叫不出口……

薰?是薰!乾看見他了。

「薰!」

一聲叫喚海堂才回過神來,手中的袋子已掉落地上,他下意識地往回跑。

「薰!」一見海堂跑了,乾也顧不得身邊的人,拔腿追了過去。

人高馬大的乾果然是長手長腳,不一會兒便追上海堂了。

「薰!站住!」

遭了!被追上了!怎麼辦?笨蛋!幹嘛跑呀!

正當海堂暗叫不妙之際……「呀?」一個大意,竟採到香蕉皮?

「薰!」伸手一抓,但還是慢了一步。

痛!

「沒事吧!薰……」乾連忙扶起海堂。

「放、放手!」痛……

「薰。」

「放手,我自己可以走!」腳痛……心也痛。

「為什麼要跑?」乾堅持不放手。

「……」哼!

「痛嗎?」乾皺了皺眉,蹲下身來察看海堂的膝蓋:「怎麼這麼不小心!」

「嘶……還不都你害的!」海堂小小聲的嘀咕。

「我?」雖然很小聲,但仍逃不過乾的耳朵。

「沒……」嘶……

「先去那邊坐吧!」乾將海堂扶到路旁的行人座椅上。

「乖乖在這等我,別亂動,也別亂跑。」然後乾就離開了。

不一會兒乾手提著一袋東西回來。

「會有點痛,忍著點。」乾先拿出水來沖洗傷口,再用雙氧水消毒。

「呃……」真的痛!

「呼……呼……」再用優碘上藥,最後貼上紗布。

「謝謝……」真難啟齒。

乾仍蹲在海堂面前:「為什麼要跑?」

「……」

「不說嗎?」

「『他』是誰?」低著頭,一臉不悅。

「誰?」乾一時還意會不過來。

「你還問我是誰?」嘶嘶蛇生氣了!「就是那個長得很清秀的男孩!那個抱著你的男孩!」嘶嘶蛇愈說愈激動。

「哦!你說秀呀!」

秀……秀!秀!叫的可真順口!

「算了!我要回去了!」

正打算起身的海堂手卻被乾壓制住,「你這樣是在吃醋嗎?薰?」乾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

「要不要說隨便你!」哼!轉過頭不去看乾那雙好像會透視人心的眼。

真是不坦白……「秀……是我以前的……嗯……好吧!女朋友。」

女朋友?很好!很好!學長倒還真誠實!

「怎麼不說話?」呵……原來薰吃醋時的表情是那麼可愛呀!

「那我該說什麼?」海堂反問乾,「說你果然在玩弄我?在騙我?」一雙迷人的雙眸露出的不似以往盯視獵物的決勝心,而是一種怒上眉山的神情。

「我喜歡你。」

「又在騙我!」嘶……我不會相信你的!

「是真的。」乾笑了,且笑得相當有自信。

「放開我!我要回去了。」不想再聽乾的甜言蜜語了。

「這是給我的嗎?」不理會海堂,倒是拿出一只紙袋在海堂面前晃呀晃。

咦?什麼時候在乾學長那了?

「還我!」伸手想搶回蛋糕。

「哇!真漂亮!」乾突然起身拿出袋中的蛋糕,「雖然有些塌了,但我還是很開心,謝謝薰!」打開蓋子吃了一口,「嗯……不錯!」

「要吃一口嗎?」舀起一口送至海堂嘴邊。

「不要。」別過微微泛紅的臉。

乾聳聳肩,自己吃掉那口蛋糕,坐至海堂身旁。

「薰……我喜歡你,是認真的,秀是之前的女朋友,今天是不期而遇。」

「那、那他為什麼抱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

「秀就是這樣,他很有活力,但現在他有他的男朋友,我們現在只是普通朋友。」扶起海堂。

「我可不像他這麼有活力……」我就是悶。

「但我還是喜歡你。」

臉還是忍不住紅了。

「還去吃飯嗎?還是回家?」一手支撐著海堂,另一手趁機輕扣住海堂的纖腰,一股滿足感油然而生。

「我這樣還能去吃飯嗎?」白了乾一眼。

「那買回家吃好了!」

「算了!反正只是流幾滴血,死不了!路邊隨便吃吃就好了,還有……學長,我沒那麼脆弱,你不用扶我!」

「呵呵呵……是嗎?」放開手,不過是支撐海堂的那隻。

* * * * * * * * * * * * * * * * *

終於,海堂答應了乾,但在海堂內心還是不安,雖然跟乾學長在一起很開心,但還是害怕……

不過洞察力不弱的乾,對於海堂時常充滿心事的雙眸也不是看不出來。

「阿乾學長,有心事呀?」

「喔!是越前呀!」扶好眼鏡。

「是為了海堂學長嗎?」一語中的,不愧是龍馬王子。

「呵!是呀!」乾也不否認。

「好像自從海堂學長跟你在一起後就時常心事重重的。」打開芬達喝了起來。

「嗯……你看出來了?」眼鏡發出剔透的亮光。

龍馬點點頭。

「那有何高見嗎?」

「沒有。」嗯……芬達果然比牛奶好喝。

「是嗎?」

「沒有高見,而是事實。」因這種感覺我多少可以了解……

「事實?」不解。

「我想海堂學長是在擔心、在害怕。」摘下帽子,整理整理自己柔順的頭髮。

「哦?」質疑。

「不妨去找找有沒有筆記本或日記本之類的東西吧!」再度戴上帽子。「這類人說不定有記錄心情的習慣。」

「越前,謝謝你!」真是個好情報!

「不用客氣。」轉身欲離開。

「越前!你也快了……」乾的眼鏡再度亮了。

「啥?」

「呵!沒什麼……」等著吧……

「算了!那我先走了!」嗯……再去買罐芬達好了!

* * * * * * * * * * * * * * * * *

日記本是嗎?這時乾腦中閃過前些天他去找海堂,一開門就看見海堂慌張地把一本書收起來,也許,是吧……

「乾學長,你在發呆呀?」

「沒……走吧……回家吧!」回過神來,差點被眼前這個可愛的大臉嚇著。

「嘶……」嘶嘶蛇點點頭。

「薰……」乾輕呼。

「?」

「你怕我嗎?」停下腳步,略帶低沉的嗓音響起。

「怎麼突然這麼問?」

「陪我去河堤走走吧……」乾牽起海堂的手。

「好、好呀!」臉頰有些發燙。

* * * * * * * * * * * * * * * * *

走到河邊乾坐了下來:「陪我坐會兒吧!」

「你到底怎麼了?」海堂順從地坐下。

「今天……我遇到越前了。」

「嗯。」

「他跟我說了一件事。」乾望向平靜無波的河面。

「什麼事?」抬起頭,疑惑地凝視著乾。

「他告訴我……」轉頭面向海堂:「你在擔心、在害怕。」

「他?」海堂怔了一下。

看樣子……越前猜對了。

「薰,跟我在一起,你很擔心?甚至是……害怕?」

「我……」看不到乾的表情,海堂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越前給了我一個建議,叫我看你的日記應該就懂了。但是我尊重你,你若不肯告訴我,我也不勉強,況且看你的反應……你好像真的有些……害怕……既然如此……那我們分手好了……」

分手?

聽見這兩個字,海堂一時無法思考。

「你不表示任何意見嗎?」難道你還是不喜歡我嗎?薰……

「分手……你要和我分手?」海堂身子微微地顫抖。

「我不想見你難過。」雙眸低垂,薰,原諒我……

海堂看了乾一眼,伸手探進書包,拿出一本藍色封面的書:「你在意它?」

「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這句可是實話。

「學長……我確實有些擔心,甚至是害怕……但……」海堂站起身,「但是……我還是……很喜歡你。」將日記本遞給乾,深邃的雙眸不是毒蛇的兇眼,而是萬般柔情。

接過日記本,乾沒料到海堂竟說出「喜歡他」的話,因為海堂從未親口說出這類話語。

「我不喜歡拖拖拉拉,我等你,到明天。」說完海堂轉身打算回家,但乾仍陪他到家才離開。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的乾坐在書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緩緩打開第一頁……

×年×月×日

乾學長真奇怪,一直找我跟他打雙打,還一直陪我做訓練、陪我走回家,明明家就離我家有點遠,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

×年×月×日

其實並不討厭乾學長,和學長在一起有種很溫暖、很安心的感覺……(笑)

×年×月×日

嗯……雖然乾學長平時看起來很神秘,但他是個好人,溫柔的好人。

×年×月×日

今天乾學長說……說他喜歡我……還吻了我……嗯,那算是吻吧?想想自己好像並不排斥乾學長……吻我……

自己喜歡乾學長嗎?我不知道……但最近好像愈來愈習慣乾學長了,可是乾學長是認真的嗎?還是學長只是玩玩我?捉弄我?

煩……真煩!

×年×月×日

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竟說要陪學長回家!真是丟死人了!

學長家……怎麼說呢……算了!不過倒是想看看學長的房間,會不會黑黑暗暗的,只有一台電腦呀?呵呵呵……

還有優格的事,學長說是為了我,聽到這句話,讓我感到很溫馨,因為像我這種不太會交際的人,總是自己一個人處理一切,也不會有人主動來關心我或注意我唉……

回去時我這個呆瓜沒事說什麼要用走的,可是我希望多爭取一些和學長在一起的
時光……學長就快畢業了……

另外,學長又問我了……願不願意和他在一起?學長的表情好認真!我差點淪陷了……

天呀!現在都幾點了!沒想到我竟失眠了這麼久!好想睡覺哦……但是又睡不著……滿腦子都是乾學長!唉……

×年×月×日

和臭桃子談過後覺得……阿桃說的也頗有道理的,順著自己的心意走……戀愛的感覺酸酸甜甜的?在一起會有很幸福的感覺?看見他和別人在一起會不開心?

認真思考阿桃的話,嗯……的確!上次看見學長找越前打球心裡是蠻不高興的,還有學長找社長說話時,我也會不開心……

啊……真煩!

順著自己的心意走……

薰,你喜歡乾貞治嗎……

……

×年×月×日

乾貞治……老是想著乾學長……唉!這就是愛嗎?好奇妙的感覺……又想到前陣子乾學長抱我吻我……確實……好甜!好幸福!

×年×月×日

臭學長!都是學長害我跌倒!痛死了!腳痛……心也痛……原來……心痛是這種感覺……好難受……真的好難受!那個男孩……看的出他長得很清秀,比我好看多了……難怪乾學長會喜歡他。他們……真的變普通朋友了嗎?乾學長真的不再愛他了嗎?他叫秀……名字都比我好聽……乾學長說他很有活力,我又比不上他了……因為我不會像他一樣衝上去親吻學長,他又贏我了……他比我好太多了!乾學長怎麼可能不喜歡他而來喜歡我呢?我沒活力、不活潑、脾氣又不好,也沒他漂亮,我有什麼好值得學長喜歡的……

蛋糕,學長吃了,耶!

×年×月×日

乾學長堅持他還是喜歡我,我答應了……薰,你真的愛乾學長嗎?

無庸置疑……是的!習慣了他的陪伴、他的氣息,縱使他騙我,我也認了!

×年×月×日

和學長在一起真的好快樂!學長偶而會抱抱我、摸摸我的頭,如此親暱的動作讓我備感呵護,學長真的是個好男人,他會在天氣轉涼時替我加上外套,會在晚上就寢之前打電話跟我道晚安,好似我是他最重視的人,有時候真的想就這樣賴在學長懷裡,我喜歡學長身上獨特的氣息……(笑)

×年×月×日

跟學長在一起有一陣子了,快樂是快樂,但是也很擔心,因為甜蜜所以害怕……我照著自己的心意走了,但是……我真的好害怕!也不敢對學長說……

沒辦法跟學長說……

說我好害怕失去他……

說我好害怕學長不是認真的……

說我好害怕學長不愛我……

好害怕……

學長這麼優秀……我呢?我就算一直努力也不見得追得上學長,我到底該怎麼辦?該怎麼留住學長?

×年×月×日

今天聽見學弟在說……說乾學長以前交過好多個女朋友……說他很花心……

學長對我也是這樣嗎?

對網球,我總是很努力,但對愛情這種東西,我沒把握,我也不曉得從何努力……常聽人說,若束縛太緊反而會有反效果的……

唉……

學長……

貞治……

究竟我能不能成為你心中最特別的唯一?

你心裡的……唯一?

貞治……

我只能在這裡題上你的名字,在你面前我可以這樣喚你嗎?我有資格這樣喚你嗎?

學長……

* * * * * * * * * * * * * * * * *

看到這裡,乾懂了!完全懂了……

薰……

等我!

揚起迷人的笑容,在日記本上落下幾個字,拿起外套,朝著他的執著前進。

* * * * * * * * * * * * * * * * *

吃完晚飯,海堂跟家人說要出去走走。

踱呀踱,踱到了河堤邊,海堂走到高橋下的斜坡上坐著,不到一分鐘,左看看右瞧瞧……

唉……乾學長果然沒來……

他怎麼可能會來!

歎了口氣,順手拔著腳邊的草,一根……兩根……

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

再抬起頭看看,真的沒半個人影。

伸手拔起一根嫩草。

數到三,若沒見到學長我就回家!

呵呵呵……笑自己竟也這般幼稚,但還是閉上了眼……

一……

二……

三……

睜開眼,卻不敢馬上抬頭看。

算了!大不了分手好了!

向右望去,沒人……

失望……

再向左望去……

一抹高大而挺立的身影正朝自己的方向走來。

是他嗎?

一輛車疾駛而過,身影也更為清晰。

是他……

是學長……

海堂納納地站起身,定眼看著乾來到自己跟前。

「學……」

不等學長二字說完,乾一手將海堂往懷裡帶,順勢低下頭擄獲海堂誘人的唇瓣。

不像以往的憐香惜玉,這次乾霸道地探進海堂,兩人間沒有絲毫空隙,這個吻,帶有宣誓,甚至是……懲罰。

海堂一時間無法思考,乾從未這樣吻過自己,反射性地回應,終究還是無法抵抗乾迷人的氣息……

直到兩人無法呼吸,乾才放開海堂。

經過一番天旋地轉的海堂,雙頰酡紅,全身無力,只能整個人掛在乾身上,大口吸著稀薄的空氣,任由乾擁住自己搖搖欲墜的身軀。

感受到海堂生澀的嬌羞反應,乾相當滿意。

兩人沉默許久,乾才緩緩開口:「這就是我的答案。」貼心地替海堂覆上外套。

海堂反手摟住乾:「你、你不會笑我?」

沒聽到乾親口的保證,嘶嘶蛇總是不安心,沒辦法!誰叫乾是那麼的優秀,那麼地……迷人!

「呵!當然笑你!笑你這個傻瓜!」伸手將海堂額前的髮絲順好,「薰……你讓我心痛了……為什麼不肯告訴我?」微微蹙眉,乾是真的心疼了!為了海堂……疼了……同時也是責備自己,氣惱自己竟讓薰獨自承受這痛苦。

「本本上有寫呀!我不敢說!」嘶……誰叫你惡名昭彰!

「我一定沒跟你說過,你不是我見過最美的人,但是……這雙眼睛……」緩慢地撫過海堂的臉頰,「令我著迷……」

眼睛?我的眼睛哪裡漂亮了?

「你不服輸的眼神、堅定的眼神,就像鑽石一樣耀眼,勾走了我的心……」

「你……」真是害羞!「那秀呢?他比我好嗎?」心裡終究放不下秀。

「還吃醋呀!」真是可愛!

「哼!」不說拉倒!嘶嘶蛇也是有自尊的!

「秀是很美,但是現在,我喜歡的是……海堂薰!」趁機又偷了個香。

* * * * * * * * * * * * * * * * *

「嗚……輸了……」堀尾哭喪著臉。

「學弟,操場50圈喔!」桃城摟著龍馬哈哈大笑!

「芬達,一個禮拜。」壓低帽子試圖掩住因害羞而泛紅的雙頰。

「不過小鬼和阿桃只能算贏一半喔!我和大石還有周助和社長才算是大獲全勝啦!」喵喵喵!

「哪有這樣的!」桃城大喊!

「哈!」大石摸摸心愛喵咪的頭。

「桃城、越前操場25圈。」手塚一句話,桃城不敢再反駁了。

「呵呵呵……再賭一局吧!」不二再次提議。

「呀?賭什麼?賭什麼?」菊丸睜大雙眼,期待的神情真是可愛極了!

「賭乾和海堂……會不會發生關係?」

「周助!你真壞!」好害羞!菊丸喵咪害羞地躲進大石懷裡。

「好!我賭會!」桃城又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龍馬則是低頭不語。

「周助,你覺得呢?」喵……

「嗯……好吧!賭……會!」

全體一致通過……會!

「哈!一定會的啦!海堂那條毒蛇!」一定贏的!桃城大笑。

「你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嗎?」龍馬終於忍不住開口。

一開口便引來全場人的注目……

「小不點……難道你和阿桃……」菊丸雙眼圓睜,「呀……好害羞!」再度鑽進大石懷裡。

「他、他還差的遠呢!」幹麼全盯著我?哼!

(某君:因為龍馬王子臉紅啦!)

「什麼呀!我可是很厲害的!」桃城還故意露出肌肉。

「哈!」

桃城話一出口,立即引動全場大笑。

至於賭局結果如何……

* * * * * * * * * * * * * * * * *

某日,海堂前往乾宅。

「您好!」海堂向乾的鄰居點頭打招呼。

「你好呀!又來找阿治呀!」

「是的。」

「呵……真有禮貌。」

「再見。」

叮咚!叮咚!

嗶……

海堂推開門,直接往乾的房間走去。

「學長,我要進來了!」推開門便一把被抱住,唇也同時被掠奪。

「你、你每次都這樣!」不知海堂到底是氣紅了臉還是羞紅了臉。

「呵!坐吧!」遞上優格。

乾轉過身去整理書桌上的東西,不料……

「薰?」

海堂由後方擁住乾,並靠在他寬闊的背上:「學長,你……你愛我嗎?」

反身順勢坐到桌上,扯下海堂的頭巾,為他順順髮,「薰,你的頭髮好柔,也好香哦!」乾發現不只堅定的雙眸令他著迷,現在他還戀上海堂的柔順又帶點淡淡香味的頭髮。

「回答我!」怒眼盯視乾。

「叫我的名字。」

「?」

「叫我的名字,貞治。」乾又重複了一次。

「貞、貞治。」雖然自己私下已經練了好幾次,但總覺得還是不太習慣。

「嗯,再叫一次。」不錯,挺悅耳的。

「貞治。」嘶嘶蛇順從地再喚了一聲。

「很好,以後別叫我學長了,喚我的名字。」

「嗯……但是在學校還是叫你學長吧!」開心!

「好吧!私下叫我貞治。」低頭又想偷香。

不料海堂一手擋住乾:「先回答我!你愛我嗎?」

微微蹙眉,「怎麼了嗎?」

「我……」該問嗎?可是桃子的話好像很有道理……

「薰?」眼鏡發亮使得海堂有些緊張。

算了!問就問!

「臭桃子他問我……我和你……和你……」吱吱唔唔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什麼?」

「他問我……跟你發生關係了沒?」丟死人了!

乍聽這個問題,乾傻了眼,頓時不知該做何反應。

「那薰怎麼回答?」好奇。

「我沒回答,但是阿桃說……」抿抿嘴,一臉委屈,好似乾欺負他似的。

「說什麼?」阿桃到底跟薰說了什麼?真有趣……

「他說……你是個正常的男人……」臉頰微微泛紅。

「是的。」當然!

「所以……會有正常的生理反應……」紅到耳根子了!

「嗯,沒錯。」乾表贊同地點點頭。

「還說……如果貞治你……真的喜歡我……」有些遲疑了,愈說頭愈低。

「如何?」嘴角上揚。

「他說……如果你真的喜歡我,應該會對我……對我……」嗚……說不出口!

「應該會對你產生正常的生理反應?」呵呵呵……

「嗯。」臉紅的跟蘋果似的,低著頭不敢正視乾灼熱的眼光。

「呵呵呵!薰,你真可愛!」溫柔地撫了撫海堂。

「那……你……」不安,抬頭。

「你願意給我?」乾反問海堂。

「我……」低頭小小聲的回答「當然……願意……」

聽完答覆,乾二話不說橫抱起海堂往床鋪走去……

輕柔地放下海堂,低頭覆住他的唇,手已不安份地撩起海堂的上衣……

「貞、貞治……」無法言語。

當乾的細吻來到海堂胸前時,海堂整個人彷彿電流竄過。

「嗯……」好怪的感覺,但是……

突然,乾停止一切動作,整個人轉身躺往海堂身測。

「怎、怎麼了?」怎麼突然停了?

「薰……我不能現在碰你……」真痛苦!

「為什麼?還是說……你忘不了其他人?」還是你根本不愛我?

「不是的,薰。」伸手攬過海堂,在唇上印上一吻。「阿桃說的沒錯,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不諱言,我的確想要你,但是……我更想珍惜你!你還沒成年,我不是這麼隨便的人。」

「那秀呢?他得到過你嗎?」嘶……

「不騙你,是的,他是我的第一次,不過他成年了。」乾很誠實的承認了。「但是,我愛你。」在額上覆上一吻。

「對不起……我不該亂吃飛醋……」偎進乾溫暖的懷裡。

不管以前如何,未來才是重要的,不是嗎?

「沒關係,你吃醋才表示愛我嘛!呵呵呵!」突然乾又斂起笑容,「從今天起,我乾貞治,只屬於你一人!我會等我們都長大,因為……我想跟你走……一輩子!」

「一輩子?」

乾微微頷首:「是呀!一輩子。我要綁住你一輩子,不准別人搶走你!你看,這是屬於我的印記。」手撫上海堂胸前,是一個深吻的痕跡。「印在你的心上,表示你也只屬於我!」

「你……」真是讓人臉紅心跳。

「願意和我走一輩子嗎?」

海堂露出嬌羞的笑容:「我會纏著你一輩子的!」並且在乾胸口印上一吻,「表示你也只屬於我!」

瞬間,乾取下自己的眼鏡……

天呀!好美的一雙眼!深邃而有神!

「貞治,你的眼睛……好美!你看起來……好俊!」海堂是真心的稱讚,手也忍不住撫上。

「以後這副眼鏡只有你能取下,這是連秀也沒看過的唷!」

真的覺得自己好幸福,靠在乾的懷裡,海堂是這麼想的,他不再害怕,他知道自己將幸福一輩子!乾會遵守承諾……守護他一輩子!

* * * * * * * * * * * * * * * * *

「哈!大家都猜錯了!既然如此,大夥也不用處罰了!」喵喵喵!

「怎麼會呢?毒蛇竟……」桃城有些氣惱。「沒道理呀!喂你們大家應該都做了呀!怎麼乾學長……」還是不懂為什麼!

「桃子你說什麼呀……我和大石才沒……」桃子還真不害臊!

「什麼?不會吧!」桃城一臉不敢置信。「那社長和不二學長……」

「桃城,操場50圈。」敢問他?不想活了!

「呵呵……」

「嘿!阿桃,順便喝喝我的特製蔬菜汁吧!」乾和海堂不知什麼時候到達球場。

看著乾手中的不明物體,桃城一臉驚恐。

「沒辦法,本來你們大家都要喝的,但是阿桃,你……一定要喝,誰叫你要問薰那種問題,所以……你非喝不可!」

「不、不要……」天呀!喝了可是會出人命的!

「好吧!大夥看是要全部喝,還是只讓阿桃喝?」我可是很仁慈的!呵呵呵……

聞言,全部的人一個動作,全壓住桃城,強行灌下特製乾汁……

「真可惜!喝不到了!呵呵呵!」可憐的阿桃……

「別忘了,還有50圈。」冷眼看著臉色發青的桃城,其實心裡暗自慶幸,好險沒喝!

「呀……」

就這樣,桃城的哀嚎聲響遍全球場……




<呵呵!終於寫完了,乾跟海堂……寒君總是不自覺地想逗逗可愛又容易臉紅的薰,導致這篇文便成現下這副德性!冒汗中……在寒君心裡,薰是個很優秀的人,乾則是個很迷人的角色。各位認為呢?總之,薰以自身氣質迷倒了乾,乾則是契而不捨再加上美男計贏得美“蛇”歸。承蒙不棄!感恩不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10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