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霜晨月夕
市長:斂寒君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霜晨月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動漫─網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網王) 守護二 之 扭轉乾坤(上)
 瀏覽858|回應0推薦0

斂寒君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守護二 之 扭轉乾坤(上)

『要不要和我組成雙打?』

『不要!』

* * * * * * * * * * * * * * * * *

呵呵呵……終究……你還是答應了……海堂……薰!

乾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敲敲敲,記下青學所有社員的資料,當然也有其他學校的,這可是一點也馬虎不得!每天一項新的發現都不能放過,因為這都可能成為將來比賽獲勝的關鍵。

犀利的眼神不放過任何一點蛛絲馬跡,直到「海堂薰」三字映入眼簾,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敲敲敲,在海堂薰三字旁打上了……

『我要你』三個大字!

「呵呵呵……我會得到你的,薰……」

* * * * * * * * * * * * * * * * *

「嘶……今晚好像特別涼……」海堂將窗戶關上,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睡覺吧!明早還要特訓呢!」於是嘶嘶蛇便爬回自個兒的暖被中睡覺去了。

* * * * * * * * * * * * * * * * *

真是驚人!短短幾天,薰已經掌握迴旋蛇球的訣竅了,且對自己給他的訓練計劃也不曾懈怠過。青學中的每個隊員都有自己的執著與堅持,甚至……青學中每個人的眼神都是如此炫目……令人著迷!但……唯獨你……海堂薰……你的眼神及倔強不服輸的雙眸……

「學長,你還好吧?」

「嗯……還好!」恍神了一下。

「對了,海堂,咱們來討論一下比賽應該注意些什麼吧!畢竟我們是急就章的組合,默契與配合度不若大石菊丸他們,我們必須有自己一套方法來欺敵才行!」

「嗯。」

就這樣,乾與海堂努力分析對方與自己的弱點。

「學長……」海堂有些遲疑。

「怎麼了?」

「……不管如何……我都不想輸,不到最後一秒鐘我是不會放棄的!」抬起頭堅定地看著乾。

美麗……就是這對眼神……

「當然!我也一樣。」抱以贊同的微笑。

* * * * * * * * * * * * * * * * *

終於到了對冰帝的決戰了。

「菊丸和桃城贏了,換我們上場了!海堂。」

「什、什麼?」好快的球速!

「學長,先讓他們閉嘴吧!」海堂的眼神就像一隻巨蟒,虎視眈眈地盯著獵物。

「呀!迴旋蛇球!」

「帥呀!海堂學長加油!」

呵呵!好吧!那我也要拿出真本事了。乾脫下手腕上放有鉛塊的護腕。

「呀?」

「青學得分!」

「海堂,這樣讓他們閉嘴了吧!」

「嘶……」

一陣廝殺後,乾與海堂仍處於劣勢。

「毒蛇!快反擊!你到底在搞什麼?大笨蛋!」

「吵死了!可惡!」聽見桃城在那裡大叫,嘶嘶蛇的心情真是超不爽的,用力將球拍丟到地上以發洩心中的不悅。

乾撿起球拍,不料……

「學長,我要以自己的方式打了!」不理會任何人,走向球場,怒氣更盛以往!

對方見狀,獲勝機率又提昇了!

混亂!海堂一個人在球場跑來跑去!

「看!那傢伙已經不行了!」

「喂!你叫海堂吧?你已經完蛋了!」此局猶如探囊取物呀!

「嘶……」

乾走向海堂,拍拍他的肩:「海堂,他說你完蛋了耶!」

「學長,資料收集好了嗎?」呼……嘶……

「好了!」

什麼?原來他們……

「可惡!」竟中計了!

終於……在最後一球,青學落敗。

「嘶……」

「海堂,至少你練成了迴旋蛇球。」

「……」

「別擔心!會打進關東大賽的!」

乾說的沒錯,青學果然打進了關東大賽,但海堂仍是悶悶不樂。

「學長,大家都回去了,你一直跟著我幹嘛?」海堂轉身盯視乾。

「你不開心。」

「嘶……」不理會。

「下次我們會贏的。」

「哼!」

「天色還早,學長請吃飯,走吧!」

海堂也不曉得為什麼,就跟著乾走了。

* * * * * * * * * * * * * * * * *

日子沒什麼改變,海堂還是一樣,每天不斷地鍛鍊自己,也到河邊練習迴旋蛇球,唯一不同的是……身邊會跟著一個人——乾貞治!

海堂不知為什麼,這陣子乾學長一直跟著他,陪他練習說是為了下次比賽;和他一起吃飯說是為了更了解對方;與他一塊回家說是為了習慣彼此……說的好像一切都是為了比賽……

其實說真的,比賽,海堂倒還比較喜歡一個人打,因為不用顧慮其他人,更別說什麼默契!習慣了……那些也都不關他的事,因為他早已習慣獨來獨往,一個人處理所有的事。

怎麼自從上次和乾學長練習之後,乾學長就一直跟著自己,還替自己擬定計劃表!更指導他如何打出迴旋蛇球!最莫名其妙的是,還要自己和他組成雙打!海堂真的糊塗了……

算了!反正只要打好球、贏得比賽就好了,其餘的,他也不想多管,看看時間,該是上床睡覺了,一定得將體力保持在最佳狀況才行!

* * * * * * * * * * * * * * * * *

次日,鬧鐘一響,海堂先是坐了起來,眨眨眼,打了個呵欠,最後甩甩頭才起身梳洗。

穿好衣裳,準備路跑去,每天都要鍛鍊自己才不會有所退步。海堂一直秉持著這個原則。

「學、學長?」一開門,竟看見乾靠在門邊,害海堂嚇了一跳。

「你起床啦!走吧!一起去跑步!」語畢,乾已經先向前跑去了。

「學……」算了!反正問了也是白問。

「嗯……早上跑步空氣真是新鮮!對了!等我一下。」

「哦!」不知乾學長又要做什麼了。

「給你!」乾丟了兩罐東西給海堂。

海堂一時反應不過來慌亂地接住,「這?」海堂不懂。

「你早上不是都會喝兩罐蘆薈優格?」自己則是打開牛奶喝了起來,「快喝呀!」

「學長……」

「快喝吧!喝完該回去了。」

「謝謝……」海堂真懷疑乾學長怎麼連這個也知道?他的情報未免也太詳細了吧!

就這樣,連續幾天,乾每天早上都會來陪海堂路跑,也會遞上兩杯他最愛的蘆薈優格。

* * * * * * * * * * * * * * * * *

「喂!毒蛇!」下課時間桃城跑來找海堂。

「一早來找死嗎?」哼!

「好好好!不叫你毒蛇,行了吧?我是好心來通知你一件事的!」桃城突然壓低音量,左顧右盼的。

「你到底要幹嘛?」臭桃子到底想說什麼啦!

「噓……剛才乾學長來找我耶!」

「然後呢?」這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學長向我問你的事耶……」桃城露出一臉賊樣。

「我的事?」怪了……

「是呀!」呵呵呵……有鬼!

「問我什麼事?」怪,真的怪……但海堂仍是裝出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

「乾學長問我……你平常都在做什麼?還有你喜歡什麼東西之類的……」

「哦……是哦!」問這個幹嘛?

「你怎麼都沒反應呀?」

「無聊!嘶……」海堂轉身不再理會桃城。

「喂!」呿!我好心來告訴你耶……

「阿桃學長,人都走了啦!」不知什麼時候小不點龍馬出現在桃城後面。

「哇!你什麼時候在這裡的?」真是嚇死我了!

「從你說乾學長來找你的時候。」語氣真是冷淡。

「什麼?那你不是全都聽見了?」不會吧……

「是呀!」哼!還差得遠呢!

「越前!」桃城馬上捂住龍馬的嘴,強行拉走龍馬。

* * * * * * * * * * * * * * * * *

連續幾天,乾還是一樣陪海堂路跑、練習,團練時也是與海堂一塊,就連跑操場乾也是緊跟在海堂身後,不過海堂倒是沒去注意,總是很專心地做著自己的事。

「呵!乾找到新目標了?」不二的語氣中聽不出任何想法。

「嗯。」手塚也只是微微頷首。

到底這對海堂來說究竟是好是壞?

一天終於結束了,乾老樣子陪海堂回家……

「學長,你不用每天陪我回家。」

「無所謂,反正我可以利用走路運動。」乾聳聳肩,不以為意。

「可是你家和我家不同方向,這樣太麻煩了!」

「我無所謂呀!況且……」乾笑了一下。

「什麼?」海堂總覺得乾笑得很詭異。

「沒什麼,你家到了,進去吧!明天見!」乾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同時嘴角揚起一道迷人的弧度。

薰……再過不了多久……我就要得到你了!呵呵呵……

看著乾離去的海堂,除了有些許的懷疑外,卻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看來……單純的海堂完全不曉得自己已陷入一個萬劫不復的陷阱了……

看著電腦上海堂的照片,乾想擁有他的執念愈來愈深,這種念頭是他以往都不曾有過的。交過不算少的「女朋友」,唯有海堂,是讓他魂牽夢縈、想「完全」擁有的人。或許是他的認真執著以及那雙迷人的眼眸深深吸引著乾,又或許只是從未與這種人在一起過,到底原因是什麼?乾自己也不卻確定,只知道想擁有海堂的心,是不容自己忽視的!

向來乾總是處於答應他人追求的一方,從未像這次,對海堂,是自己先出手,在他心中,海堂是很特別的人,所以乾告訴自己……絕不放過他!一定要到手!

薰……我不會放手的……絕不!

* * * * * * * * * * * * * * * * *

社團中大夥已經在竊竊私語了,其實團內也是見怪不怪,畢竟手塚和不二還有大石和菊丸,大家倒是都沒啥意見,可是……

「如果海堂學長真的和乾學長在一起,你們覺得如何?」堀尾問了問身邊的人。

「噓……你小聲點啦!萬一被聽到就不好了!」勝郎提醒著堀尾。

「嗯……如果真的在一起,到底是好還是壞呢?」勝雄也不敢妄下定論。

「是呀?真替海學長擔心,畢竟乾學長的豐功偉業實在不敢讓人恭維呀!」堀尾講的好像自己什麼都懂似的。

「一年級的學弟,要喝喝我特製的蔬菜汁嗎?」

乾似乎聽到了關於他的「流言」?

「哇!乾學長!」三個小鬼頭像見到鬼似的迅速奔離現場。

「越前,你看呢?乾學長和海堂……呵呵呵,真有趣!」桃城附耳在龍馬旁低語。

如此緊密的接觸令龍馬頓時紅了雙頰,「還、還差的遠呢!」其實龍馬根本沒聽進桃城問了些什麼。

「毒蛇那小子不知會不會答應呀?」桃城沒注意到龍馬的異樣,仍不停在他耳邊說著悄悄話。

「無、無聊死了!管他會不會答應!」轉身丟下桃城一人。

「喂!越前!等我啦!」看見龍馬走了,桃城二話不說就跟了上去。

* * * * * * * * * * * * * * * * *

終於,就在今天,乾有所行動了……但他知道,依海堂的個性,絕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採取任何「奇怪」的舉動,所以乾決定下課在河邊練習時告訴海堂,想當然,乾也預估到海堂可能會有的反應……

海堂訝異之餘,絕對死不答應的機率為100﹪!

在乾的計算中,海堂只會有這種反應。呵呵呵……這也是計劃之一喔!

* * * * * * * * * * * * * * * * *

「海堂。」突然,乾叫了海堂。

「什麼事?」海堂起身望向乾,是想替自己增加練習量嗎?

乾笑了笑,緩步走向海堂。

海堂看不見乾致命的眼神,只是隱約感覺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

「學……」話未出口,海堂整個人被乾擁住,並在瞬間,乾以蜻蜓點水之勢飛快地在海堂誘人的雙唇上印上一吻。

「薰……我喜歡你!」手仍緊扣著海堂。

三秒過後,海堂才猛然驚覺剛才發生了什麼事……馬上用力地推開乾,後退三步。

「學長,你、你瘋啦!」海堂睜大雙眼有些緊張。

「薰,我是說真的。」乾的口氣與往常一般平穩,絲毫沒有起伏。

視線也似乎從未離開過海堂。

只見海堂深深地吸了口氣,故作鎮定地說:「學長,我會當這一切都沒發生過。」

「薰,我就知道你會是這種反應,我說過我是認真的,所以我不會放棄,薰,有時間,你不妨考慮一下。」乾說完就離開了,留下海堂一個人愣在那裡。

算了!算了!不想再去想,還是練習吧!

的確,做些其他事轉移注意力是個不錯的做法。

但……做沒幾分鐘,海堂便開始煩心了……

唉……早些回家好了!

走著走著,突然聽見熟悉的聲音,隨著陣陣聲音望去……

原來是越前和臭桃子呀!他們感情還真好!

咦?越前臉紅?

當海堂想再看個仔細時,他們早就走遠了。

算了!還是回家吧!因為乾的一句話,打亂了海堂一天全部的行程,也害得海堂沒心情練球,整顆心全因那句「我喜歡你」而變得煩躁……

回到家,坐在沙發上,腦中不斷浮現「我喜歡你」這句話……

乾學長說真的還假的呀……可是乾學長不像是會開玩笑的人呀!呿!什麼跟什麼嘛!老是愛欺負學弟……不過佩服乾學長的觀察能力及分析能力,這點倒是無庸置疑。

咦!想哪去了?算了!算了!睡覺去吧……今天的進度慢了,明天可不行這樣,為了成為校隊,我可是努力了好久才得到的,絕對不能失去!一定要繼續努力才行!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幾天,一如往常,乾仍每天早上陪海堂路跑、送上優格,在學校仍繼續待在海堂身邊練習,下課一樣在河邊一起加強訓練,彼此幫忙,再送海堂回家,好似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但在社內大夥私底下可是傳得沸沸揚揚,甚至有人還打起賭來了!

「我賭毒蛇會答應!哈哈哈!」桃城一臉準備看好戲的模樣。

「哼!你還差得遠呢!」龍馬又吐槽桃城了,話雖如此,但其實龍馬是持相同看法的。

「呀……我猜……猜……猜什麼好呢?大石?」菊丸那雙可愛喵眼眨呀眨,詢問著自家親親愛人。

「英二,賭博不好喔!」不愧是大石秀一郎,總是適時機會教育,要教好心愛的小喵咪才行!

「喵!沒關係啦……又不是賭錢!只是跑操場和飲料一罐而已嘛……」拉著大石的手晃呀晃。

「好吧!但不能賭太大喔!」終究還是敵不過菊丸的撒嬌攻勢呀!

「那賭……周助,你覺得呢?」不二的看法應該比較準吧!

「我呀……國光,你說呢?」回頭,不過手塚還是一臉酷樣,不表示任何意見。

「你決定就好。」因為不二總是能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因為他是青學的天才嘛!

一陣喧囂過後。

「呵呵呵……」不二小黑熊發出奸笑……

「那我和大石要站在周助這邊!」

就這樣,一場賭注悄悄展開了。

* * * * * * * * * * * * * * * * *

「薰,我要回家一趟,我忘了拿東西了。」

「學長你忘了拿東西呀?」

「是呀!不然你先在這自己練習,我等會兒就回來。」轉身收拾東西。

「呃……那、那我陪你回去拿好了!」

話一出口,海堂被自己給嚇住!至於乾則是一副趣味盎然地看著海堂略帶潮紅的臉龐。

「我、我……」海堂覺得相當困窘,左顧右盼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好呀!那我們走吧!」真是可愛!

「好……」

沒想到乾竟答應了?海堂凝視著滿臉笑意的乾,不自覺地低下頭,跟著乾走了。

「?」不解,怎麼到公車站來了?

「坐車比較快。」

「哦。」

* * * * * * * * * * * * * * * * *

「到了,薰。」

下了車站,又走了約十分鐘才到乾的家。

「進來吧!別客氣!隨便坐。」乾自顧自的走向廚房,不一會兒便端出一盤點心。

「學、學長,不用了!」海堂顯得有些無所適從。

「別跟我客套了,吃吧!」遞上海堂最愛的點心——蘆薈優格。

接過優格,「學長,你、你家怎麼有……」

「有優格?」

「嗯。」不解。

「這個嘛……」總不能說……

「什麼?」更疑惑了!

「呵……想知道?」藉機欺近海堂。

「嗯……算、算了!」向後踉蹌一步,海堂對乾這樣靠近,實在很無力抵抗,尤其是剛才乾說話時那股成熟又帶了點邪氣的氣質,海堂真的不曉得該如何面對……

「你坐一下,我上樓拿個東西,馬上就可以走了。」

「嗯。」

不一會,乾就下來了,手上多了一本筆記本。「走吧!」

「還要坐公車嗎?」

「你想用走的?」

「是無所謂,反正也是訓練,不是嗎?」

「好呀!」

走了一會兒,乾毫無預警地開口:「薰,你有考慮嗎?」

「?」嘶……什麼東東呀?

乾停下腳步,語氣輕到聽不出一絲情感:「就是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你……你……」

又是這句「我喜歡你」……之前已經把海堂搞得心煩意亂了,今天沒想到乾又提了。

「學長,你又想捉弄我了,是嗎?」

實在不曉得該如何面對,就當是尋他開心吧!

「唉……薰,為什麼不肯相信我呢?我看起來這麼不正經、這麼不認真嗎?」

學長生氣了嗎?

「不、不是……」我……

海堂有些緊張,卻又不知該如何化解這僵局。

乾再次邁開腳步,「我家之所以會有優格……完全是為你準備的。」

「為我?」海堂趕緊跟上。

「是呀!因為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來我家,我知道你喜歡吃優格,不僅是為了補充一天下來的體力,另外你自己也頗喜歡吃的,不是嗎?」

乾只是一直走,也沒回頭看海堂是否跟上,好似這不關他的事一樣。

而海堂呢?他聽到乾這番話,說實在的,有些莫名的感動……有點心跳加速的急促……

「呵!算了!我也不是那種會勉強他人的人,但我不會輕易放棄的,你再考慮吧!除非,你真的不喜歡我……若是如此,你可以大方拒絕我。」

「……」無語……實在不曉得該做何反應……

* * * * * * * * * * * * * * * * *

那晚,海堂失眠了……不管怎麼翻、怎變換姿勢,就是睡不著。

「咻……睡不著,可惡!」

睡不著的海堂忍受不住失眠的痛苦,只好起身。「唉……怎麼回事?滿腦子都是乾學長……」雙手撐起苦悶的腦袋,閉上雙眼,腦海中浮現的,全是乾貞治……「啊……真煩!」

* * * * * * * * * * * * * * * * *

「哈!毒蛇,你怎麼了?昨天沒睡好呀?變熊貓蛇了!哈哈哈!」

「哼!」吵死了!正煩呢!

「喂!你到底怎麼了嘛?海堂!」桃城追了過去,「海堂,到底怎麼了嘛?」

雖然兩人平常總是吵吵鬧鬧的,但桃城還是很關心大家的,有時,桃城可是很可靠的唷!

「沒、沒事!」這叫我怎麼啟齒呀……

「是為了乾學長吧?」應該是吧……

「……」被猜中了……

「別不好意思了,你今天早上就很怪了,好像在躲乾學長似的……」

「有、有嗎?」心虛了一下。

「沒有嗎?」

噹噹噹!

「上課了,放學等我,我跟你一塊走!」不等海堂回答,桃城已跑回他的教室了。

噹噹噹!

終於鈴響,海堂已收拾好書包,在教室等桃城。

「海堂走吧!」青春陽光男孩桃城不一會兒就到海堂班上了。

「嗯,要去哪?」

「哈哈哈!還用說嗎?當然是去吃東西呀!走吧!走吧!今天我請客好了!哈哈哈!」

兩人才一出門就看見乾站在門口。

「學、學長……」海堂心虛地低下頭。

「你要和阿桃一起回去?」

看不到乾的任何表情,令海堂有些不安。

「乾學長,今天我和海堂有事要先走,學長有事嗎?」

看了海堂一眼,乾才緩緩開口:「沒事,你們回去吧!」

海堂只好默默跟著桃城離開了,也不曉得乾學長會怎樣?

* * * * * * * * * * * * * * * * *

「海堂,你要吃什麼?嗯……我來個鬆餅和水果冰淇淋好了,還有……」到了咖啡廳,桃城滿腦子都是吃的。

「隨便吧!」

「那來份優格吧!你覺得呢?他們這裡的優格不錯喔!」目光仍離不開菜單。

優格?

學長……

「耶!點了不少東西呢!」哈!太好了!

「對了!海堂,說吧!」突然臉色一斂,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

「說、說什麼?」嘶嘶蛇裝傻中。

「哎唷!就你跟乾學長嘛!」嗯……先吃鬆餅好了。

「我和學長沒事。」

「不可能!」嗯……真好吃!

「海堂你不說,我怎麼幫你?」

你會幫我?海堂一臉質疑。

「喂!我是好心耶!你還懷疑我!」繼續將特大號的鬆餅吃完。

「我……」好吧……「乾學長說他喜歡我。」

「咳咳咳!你說什麼?」是自己耳朵有問題嗎?

「乾學長說喜歡我。」

這次桃城可真聽清楚了。

「那你的回答?」吃水果冰好了。

「我沒回答。」唉……

「什麼?為什麼?」真好吃,下次帶龍馬來好了。

「因為……我不知道……」

「就答應他就好了呀!」果然是笨蛇一隻!

「臭桃子!如果我可以清楚答應,我還需要這麼煩惱嗎?笨蛋!」哼!一點都不了解嘶嘶蛇的苦惱!

聽到海堂的話,桃城終於放下手中食物,「海堂……你好像真的很困擾!」

「廢話!」白癡都看得出來!

「我不懂為什麼你這麼困擾?」

「因、因為我不知道……我對學長……哎呀!我不會說啦!」嘶……嘶……

「喂!毒蛇!你只要想你對乾學長的感覺如何就好了呀!喜不喜歡他的感覺嘛!」

「你講的好像很簡單的樣子!」如果我能明白還會這樣嗎?笨!

「戀愛的感覺就是酸酸甜甜的嘛,和對方在一起時會有很幸福的感覺,心裡會甜甜的,很溫暖,如果看到他和別人很好,自己會有些不開心,一般而言是這樣啦!但是感覺是自己的,還是自己最清楚!」

「其實……我有些擔心……有些害怕……」

「為什麼?」

「不知道……總之,有些不安……」

「海堂!你不像是會退縮的人,你向來不是都很勇敢嗎?」

「網球和談戀愛又不同!」

「嗯……說的也是。」桃城呆呆地點點頭,「但是,海堂,難道你只有在網球上才有勇氣嗎?」

這句話倒是問倒了海堂。

難道只有網球他才會不畏艱難嗎?

「海堂,凡事順自己的意就好了,也不是一定要你答應乾學長呀!重點是自己啦!」桃城微微一笑。

「優格來了,吃吧!」一看到食物。桃城的胃又開始叫了。

看著面前的優格,海堂笑了。

「阿桃,你怎麼懂這麼多?」

「哈!都是看書的啦!不過有些是龍馬告訴我的。」

「越前?」

「是呀!別看他這樣喔!他知道的還真不少咧!」

(龍馬:其實都是唬你的!笨阿桃學長!)

「其實你不用這麼煩心,說真的,有時候心煩時,不妨就照著自己的心意走吧!這樣才可能找出真正的起因。」

「阿桃,那你跟越前現在又是如何?」

「啥?」海堂脫口而出的問題令桃城傻了眼,頓時不曉得該做何反應。

「就你和越前呀!前幾天我在街上看到你們了,我覺得你和越前有問題!」

「我、我和龍馬?」

「哼!不妨照著自己的心意走,也許可以找出真正的起因。」海堂反將了桃城一軍。

「噓!小聲點啦!我、我和龍馬……其實對他還不討厭啦!」

「那就是喜歡囉?」

「也許是吧!我總覺得大夥在一起打球很開心,但是和龍馬在一起的感覺比較不一樣……哈哈哈!」桃城抓抓頭,有些不好意思。

「是嗎?」海堂腦中又浮現乾的身影了。

「是呀!但是我還不確定這是不是愛,不過我會順著自己的心意走,至少和龍馬在一起我很開心,我也喜歡和龍馬在一起。」

「你會告訴越前嗎?」拿起條根。

「不會!」哈哈哈!說出來不被他噓才怪!

「為什麼?」嗯……還是優格好吃!

「哈!要表白當然要把這機會讓給龍馬囉!」




<哈哈哈!君君終於又寫了一部爛作,基於自身怨念而成呀!海堂真的好可愛!在君君眼裡,薰是個很出色的人喔!吼~~~~~這篇文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笑……嗯……有待加強,尚缺努力,多多拜讀,方能有所進步!汗顏汗顏呀……仍在成長中,請各各看倌多多包涵呀!其實說真的,多看真的會有所進步,君最近再次致力於小說世界中,希望能有所精進,最後仍期盼各位不吝指教,感恩不盡,小女子在此謝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46&aid=1103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