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不平則鳴
市長:麥芽糖  副市長: 一葉孤鴻*Jackey*逸名blackjack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不平則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經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龍戲戲龍‧目光斬假龍:就教財訊月刊CECA-ECFA事件界定
 瀏覽295|回應0推薦1

51322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麥芽糖

網友們,新細明體教文章較不容易看,您們可以到我的部落格閱讀以標楷體刊出分為上下兩篇的這篇文章! 說「閱讀」好辛苦, 您們當知我的部落格實為一文字實驗劇場,《柳林中的風聲》由臺上打到臺下! 歡迎大家來我的劇場自由入座! 網路的天際下,本人在此邀請您們跟我龍戲戲龍,目光斬起假龍!

財訊月刊, 4-5-09

拜讀貴月刊三月三十一日刊出的「陳長文兩岸穿梭 ECFA向前衝」(此文附在本文下篇後),這樣嚴重没有判斷力的文章貴月刊有能力登出來,真的是令人看了覺得貴月刊不長進! 真若馬英九不急,或他的國安團隊没在二月六日中央日報社論開打後,出來講政府簽定CECA政策原則上已定和「緊事緩辦」以面對國家被邊緣化的問題,他不是被尹啓銘先生催,而是體制外的陳長文先生在急? 整個事情最發起急的可是擔心死了的江炳坤先生和高孔廉先生,而在選戰結束發佈江先生為海基會董事長時就有消息出來馬先生要江先生跟對岸摸索出個全面性的兩岸綜合經濟協定,選戰裏馬團隊就在講CECA! 若要論及蘇起先生,我可要請問貴月刊這個兩岸簽ECFA跟美國有没有關係,所以可以這麼地去相信那位所謂的「跟馬先生多年的策士」講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 寫著看馬先生和他的團隊打仗已經寫了一年半以上了的我到今天還没看見臺灣媒體共和國有能力搞清楚誰才是馬團隊,請問這位策士是誰可以指向走法治和在打體制的重建的馬先生和他的團隊是在走體制外走到紅十字協會上去? 真的是馬先生的策士嗎? 馬英九的核心圈有這麼容易被接近嗎? 不知貴月刊知不知道我們的政府有個跨部會的打東協加一加三的小組? ECFA跟東協加一加三有没有關係? 打自選戰裏馬先生他們都高度有這個國家危機意識,要不為什麼要打「雙黃金圈」這個經戰計劃? 馬英九打兩岸關係的架構可是美中藍綠,遇事都要國內外一起考量,這四方可都要考慮到,馬先生二月裏希拉蕊要首訪亞洲講了兩回要求美國給臺灣觀光免簽證就是在要求美國表態,照我看,中共也在等的! 而這跟倫敦G20前中共的講超主權國際儲備貨幣出重手反打起開始大量印鈔票救市的美國有没有關係? 中共要的是什麼? 我可是有著「雙黃金圈」的建構,人民幣國際化和兩岸關係之FTAAP三個方面在想中共的出重手打美國,和現在倫敦G20召開前兩天見好就收,講起四月要派團到美國去採購。

胡錦濤和温家寶兩位先生高度自信,出手自如,就我的觀察,他們和我們的馬蕭二先生換打十六字箴言為著一句「建立互信」可真的是對眼著看,您們或許該想他們對眼著當頭,看不看得見人由國外到各自的國內、由各自的國內到國外地玩出來的「花樣」? 美中藍綠四方架構,馬先生打當選後就公開講的他的打兩岸的架構,貴刊可有注意到薄瑞光先生這一回來臺,破天荒去拜訪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先生,所以貴刊可以說賴先生於ECFA處狀況外? 而又請問已表支持ECFA的英國去看了綠營裏的誰? 貴月刊連最基本的馬政府打兩岸的門檻都找不到,消息來源的真偽要如何能辨? 或許先問問大老板們和背後的黨政軍加智庫以及媒體人為什麼不等希拉蕊完成出訪亞洲才來吵起CECA吧! 這樣貴刊的「惑」才有可能被解開來,而知要去抓著馬英九樹下的兩岸四方架構來看向所有的問題,也不會為不了讀者把這一回的藍綠兩極打對立的政治操作指出個準頭是誰在搞的,這道題目可有可能包括蔡英文小姐的不見馬先生講行話打合作為的是什麼! 薄瑞光先生有去見賴幸媛先生,所以蔡英文小姐要這麼繼續不打合作,就看什麼時候民進黨跟著她和美麗島律師加太師加精神領袖一干人等去倒臺! 網友們,四月了哩,李老先生登輝高鐵下鄉不說三月要開始嗎? 還是當時台聯放話實際上是在應景和國際盟友打同步?

網友們, 財訊月刊的這篇「陳長文兩岸穿梭 ECFA向前衝」附在下面,請參照本部落格文字實驗劇場二月二十八日刊出題為「就教聯合晚報陳素玲小姐兼談當前的兩黨CECA大戰可能是在打什麼」的文章,大家可以兩篇文章比較比較,看看一個站在國家權力核心外的讀書人—也就是敝人在下我—跟財團政治周邊裏面的人於兩黨那場自二月初打到今天的CECA-ECFA大戰於認知上怎麼會差那麼多! 請注意,我可不是在為馬英九政府出頭天,雖然他們是那場兩黨兩邊兩極對立著開打CECA-ECFA大戰的被鎖定要夾殺的目標, 但是他們可不是苦主! 我看到的他們一邊打冷處理, 跑著不教自己給人「關門捉賊」, 一邊不教大家都又不記得國家面臨被邊緣化的問題而没有危機意識, 又給拉回去未來吵起促統不是促統, 獨立不是獨立, 他們打得好極了的, 没教整個您我所在的盤勢給出手就在打翻盤的給打翻了, 發動者可一點都没在想您我的身家就在這個盤勢上, 對打翻盤著打仗的他們來說, 我們是他們設定要去拼命接住全盤的人的責任, 只有如此, 他們才有籌碼, 算我們為籌碼, 算國家利益為籌碼, 算前人血汗打出來的政黨為籌碼, 打翻盤著來看你讓不讓步! 那一場兩極對立夾殺沈富雄先生和張俊彥先生的人事案不是在教老百姓一下子厭棄中國國民黨嗎? 他們操作二分正反合三段辯證的人就是這麼敢, 算準了對手有國家責任心, 自會收拾戰場不教事態惡化!陳水扁最愛的話是什麼? 「給伊花去!」, 那那是他要全盤皆墨, 他要的是想著大局的人出來做他的先鋒部隊和奴才, 自己由著愛恨分明耍威風, 吃定別人的善良寄生同志! 反觀國民黨裏的一批立委動不動就是把責任往馬政府推, 選戰結束不滿人事安排, 指起馬英九背叛他們的多有人在, 誰没看見馬英九選戰中拼命打, 送進多少立委進立法院, 而他們講馬先生一心討好没有投票給他的人民, 要教馬先生被自己和支持國民黨的人民和不領情的綠色人民加中間選民所多方夾殺, 然後只有乖乖回去倚靠起自己! 打兩極對立就是有這等個人權力的好處, 盤給全砸爛了自有別人收拾, 大小姐和老少爺光鮮亮麗, 講起話來義正嚴辭, 愛恨分明好個天地氣派!

什麼是「關門捉賊」? 這個名詞我是在陳雲林來臺時在民進黨黃慶林列舉的要整陳雲林的好像是三十幾個招數裏看到的, 我想那就是選戰末期國民黨四儍踢館事件裏民進黨上下合一使出的招數。 先把敵人給圍住教不走, 接下來群众四面八方到來, 被圍的還在裏面跟人理論, 等要出去時才發現自己被當賊和儍子, 再有理也是没理, 各方不同個駡法, 但普天同駡, 然後使「步數」的洋洋得意, 笑起對手笨, 大家臺上臺下群众同歡樂, 一點都没想再也没人敢輕易信任自己了的! 再要見面, 人要錄影存證, 人要公開, 人要自己為自己的談話內容簽名, 到這個地步還不能完, 反而指起要求的人膽却没擔當, 旁邊做評論的也不是没有嘲弄口吻指起這麼做的人小白臉怕被怎麼樣, 只要有一點, 打蛇隨棍上, 嘲弄的成為在給人建立政治籌碼! 然後我們看見使「步數」的那個執過政的政黨的黨主席蔡英文小姐指著馬總統的見面邀請是在耍詐, 大家不要小看這一招, 我在想那是個方法要逼向來注重民意溝通、打藍綠和解以幹起全民總統的馬先生去自投羅網, 上他們辦的研討會成了愚勇一儍。 小英小姐没有要玩「關門捉賊」嗎? 陳雲林來臺時, 馬陳會不是要圍城, 然後人家臨時調動時間速戰速決教她和她的人馬措手不及, 好恨的, 不論駡出來的有多扭曲, 控制不住就是找理由著駡! 我想張銘清先生事件也是個「關門捉賊」, 可憐我們的全臺首學成了人大不敬的地方, 古人可是路逢府學得下馬步行的。 民主進步黨信仰刁鑽, 打出國事如兒戲也在所不惜, 到今天還活在過去黨外刁鑽出來的光環裏, 只是這些人大都不是當年光環的創造者, 仿冒者看不了時看不了勢, 兒戲玩起來回追青春, 「公媽」一尊尊只能坐在晶華喝咖啡, 享受慣了, 上戰場也是找吃著做, 我當時看著電視裏的轉播, 想的是「公媽」有没有在想念起被他們作賤打掉的一軍? 我這在講的也是臺灣社會財團政治的一個面向, 「公媽」之所以為「公媽」可不是只是「大老」二字, 有錢有國際盟友, 可以上華府東京做這個拉那個, 儘管聽說「公媽」十分小氣, 有進很少出。

我是屬於那種不太相信馬英九會玩陰的人, 網友不要想我是多數, 我們的臺灣媒體共和國之天天主修一串的「馬英九…」在做新聞和政論, 不論什麼議題, 趕場到了坐下就可以打出基調、空講價值裏大談特談, 駡得無一是處, 前幾個星期聽說劉益宏先生在政論節目裏反駁其他的政論人問起「馬英九真的有那麼不好嗎?」可以為我的指臺灣媒體共和國一面倒的不合理的一個佐證。 坐下來就能談, 至於事件本身實際上是怎麼回事, 事件內有些什麼人和他們各自如何定位事件打角力是不必太理的, 政論人本身的立場和定位比較重要, 反客為主, 當做解盤的新聞政論人自己進場子替人打起被設定的人了的。 新聞政論人有的武器應是解盤, 要求回應當然也是, 但是盤勢的為觀众讀者做解讀是非常根本, 因為要懂得防身, 不教自己給人拉下場做起馬前卒。 我給歸類這些基調和主修有「馬英九無能」、「馬英九没有魄力」、「馬英九不沾鍋」、「馬英九應變能力有問題」、「馬英九昏庸」、「馬英九軟弱」、「馬英九膽小」、「馬英九只有一張臉」、「馬英九有省籍情結」、「馬英九怕人說他是外省人」、「馬英九乖乖牌」、「馬英九剛愎自用」、「馬英九無能、昏庸加軟弱」、「馬英九機會主義」、「馬英九叛國」和「馬英九…」等著我繼續為時代做紀錄。 大家不要小看這些基調,這些可是活生生於您們和我的腦海裏的刻板印象,一有事件發生,只要一個人開口,众人皆諾,一秒間由城東到城西形成共識,众口裏鑠出設計事件的人或他/她的上層本身的正當性,這一串的「馬英九…」可是我們所在的這個大時代裏一方臺灣能打出的關鍵字, 只是是我過去一年半多的解構臺灣新聞政論界的駡馬言論裏整理出來的, 大家在此有財訊這篇文章可以比對看看作者的基調是不是這些關鍵字中的幾個。

過去我是看過財訊這篇這類的文章的,事件操作結束很常有這麼篇檢討指向馬先生和他的團隊,其中會有個馬營幕僚或馬營核心人士,通篇看不到其他的人,只有馬先生和他倚重的人捉對地教廝殺。 我在想那没給露臉的事件發動人大概在等著看有没有機會可以玩起「鬥蟋蟀」,教馬英九和陳長文打起來,或陳長文先生自己跟馬政府保持距離不教人去想他在教馬政府走體制外。 我想這應該就是為什麼金溥聰先生被媒體糾纏,一而再、再而三問他要不要回去馬團隊,一為「正」來,另為「反」,拿起「反」來去打「正」,誰都不能看見有隻黑手在畫圈圈教人成蟋蟀給人有玩樂! 這就是打起二分正反合三段邏輯辯證操作的人的打自己的絶對優勢,打來打去,我們這些觀戰的看到的都是馬先生和他倚重的人在自相著打,不會看向畫圈圈的第三者,也不會看到第三者背後的人,黑暗中的陰影很是安全,絶對優勢,這種極權算計教人相殘就是超級大右派的標誌,不好抓,但是也没有那麼難,只要看見在打兩極了,那就是新一輪的二分三段操作在起動了的! 如這一回一邊抵死否定ECFA,另邊急死了一刻都不能等要馬上去簽ECFA,馬政府講要跟對岸簽的政策是定了的,但「緊事緩辦」這是不行的,這一路到如財訊這篇的馬英九向來優柔寡斷,是陳長文給如何如何, 給打出下一場操作的架構,極權右派人算計的不是只是他們的政敵,我們這些民意的是算計的根本! 我在那篇二月十八日「就教聯合晚報陳素玲小姐兼談當前的兩黨CECA大戰可能是在打什麼」的文章裏有把那個時機點是什麼給做個個人的詮釋,寫得是有生動的! 我老實招,我是在等這篇向來都會出現的事件定位文章好來個抓龍尾裏打起事件詮釋權的競爭的,裁判在網友您們,神龍見首不見尾,何不大家開始龍頭龍尾兩邊看有没有是同一隻,請裁判您們比比看財訊月刊抓的那一隻和我看著打兩極的人馬抓向的藍綠那合一的兩大群在各自往相反的方向一起演起同一隻, 龍戲戲龍, 兩方人馬團隊起來撐出隻龍要能張起牙舞起爪,是需要這麼一正一反著耍起來,動能才能平衡教整隻假龍能活起來的,在此邀請大家跟我來目光斬假龍!

一秒間由城東到城西,我們真的是這麼不濟事嗎? 還是財團王國財團政治打控制以有自己的絶對優勢裏,教大家都在「發小聰明」/發笨地活在一個叫如「馬英九無能」的惡夢裏? 莊周夢蝶邪? 蝶夢莊周邪? 馬英九不是「馬英九」,「馬英九」是人腰上放的版模,財訊月刊刊出的這篇一位江上雲先生的文章就是「馬英九」版模印出來的成品,文章出來在定位事件打起戰場的收拾成果—要注意可不是在收拾打爛了的戰場,對千金小姐加萬金老爺,那是一心顧大局不教盤給人翻了的人如馬先生和他的團隊的工作—絶對優勢不在文章本身的內容,而在您我和政論人的再一次認同馬英九就是「馬英九」,下一回再來次一秒間由城東到城西,打敗本當為裁判的老百姓民众的我們去教我們替他們打敗馬政府! 這些政治操作裏是不能由各行各業的專業知識去談的,談了就不能有火氣,没有火氣從何動員去教众口鑠金? 此所以講不了行話和教不能講行話,黨政軍經加智庫和媒體一把抓,抓著大家共同主修「馬英九…」裏談政治,眼前的權力核心的鬥爭就是這麼打起個人權力無限放大裏打權力鬥爭的! 什麼是權力無限放大? 權力要放大要由縮限他人的權力來,這個「縮限」就是破壞法治,就是剝奪他人的意志,就是傷害人權,個人權力無限放大就是「極權」二字的本意! 我們有需要去打敗馬政府嗎? 就看馬政府是不是没有在代表人民的意志,有没有在打众人的福利,有没有在教大家歸位照法治來!

被設定的馬先生是苦主嗎? 他不是苦主,政權在手的他和他的團隊怎麼會是苦主? 他們是打操作的設定的敵手,不必同情他們,他們實際上不需要被同情,他們真的需要的是被喝采! 網友們,不知您們這一回有沒有看到劉內閣DRAM大戰成立TMC和各家競起爭, 教國庫不被吃定, 打得漂亮極了的! 您們可有見我們的新聞政論人誰講給您們聽起來去理解馬政府劉內閣的能力和出手的厲害? 尹啓銘先生自上任就被駡得很慘, 大家可知就在這兩天他推出的救出口的計劃「新鄭和計劃」之中的一環「全球貿易夥伴大會」在世貿召開給國家產業拉生意, 上一萬三千場次的世界各地來的外資和我們的2200家企業的面談交易, 本來經濟部估起來是會有1200億的交易成果的, 結果出來竟然打到1800億, 棒死了的! 他們組貿易團殺到巴西、智利、祕魯和哥倫比亞四國也是棒死了的, 七十幾家廠商參加大豐收, 美金七千五百萬的生意, 下半年還要組貿易團出訪! 馬政府還有好些計劃在做, 這兩天也有有關中小企業媒合計劃要出來, 或許大家應該問一個問題, 為什麼自己不知道這些事? 為什麼這些事我們的政論人都不談, 只會駡馬? 我們的媒體共和國裏不是没有有公信力的政論人的, 是不是整個媒體內部分工上出了什麼大問題? 最上游的記者和編輯有没有人在動手脚? 誰教他們動手脚? 又這是不是財團政治的一個面向壟斷資訊教政府和民間為隔斷? 我當然是由報紙裏知道這些事的, 但是我也看到這些新聞是不會成為社論人和政論人寫起來時的考慮的材料的, 放空, 連那些大众文化裏常常出來講話的財經專家們在批判起馬政府時也是不太想著這些事來拉住自己開口講來、文章寫來要客觀的, 多麼奇怪呀! 放空, 打放空, 活似專家們腦海裏對馬政府在幹什麼和要做什麼是一片空白的! 國家發展的藍圖是政權在手的九萬兆在畫, 自己要畫就出來選, 民主政治没有人說你不可以出來打競爭, 但是不能人家的藍圖裏没有你要的高雄如何如何或就是王金平院長的「南海計劃」, 就國慶日社論裏寫來指馬政府治國無序, 活似馬政府没有愛臺十二大建設, 活似馬政府没有在打經戰計劃「雙黃金圈」! 網友們, 我們是個出口導向的國家, 有出口大家才有工作, 財團廠商們的上層必須歸位, 不是拼死了在為大家打仗的馬政府在對不起他們, 要主導政治, 我們應請他們自己出來選總統, 不要搞黨政軍經加智庫的財團政治, 义著媒體共和國教之為己所用裏, 教國家一起活在不知是誰的夢裏摸不著事實地向下沈淪!

馬先生和他的團隊不是苦主, 我們該同情的是他們在為著拼命做事的我們自己, 因為我們被框去成人打政治鬥爭的資本的老百姓才是苦主,而第一苦主就是臺灣媒體共和國,裏頭是真的有不少在把新聞專業當生命的人的,大家都知道李濤先生他們過去多少年來帶領國人對抗貪腐打得多麼慘烈,操作的人就在鎖定有公信力的政論人推來打去,教這些用自己的生命打出公信力的人去成為他們打政治鬥爭的先鋒部隊,殘和慘! 那些搞媒體操作的人是不能開口講行話的,也在教大家不能講行話,所以大家一起生活在惡夢裏發笨,而不知道我們的總統和內閣根本就不是集體所想的那麼糟糕可怕,只是因為自己不能講行話,講了就没戲可唱,所以連著教別人也不能講。 不能講的結果就是無從對現象有實際的掌握,霧裏看花,我們整個社會的人都在用司法上的不順心來否定馬政府在別的相關戰場上的征戰成果,結果大家活在夢境裏成了夢裏自有生命的蝴蝶了的! 試問我們和陳水扁集團的戰場是只有在司法上嗎? 整個戰事是結合著他過去八年力量所及的國內外來的,若不是如此,何來美國一些不小來頭的一而再來投書我們的政府,為陳水扁民進黨人士講司法人權? 何來這一回CECA-ECFA兩方大戰要夾殺馬政府裏,紐約時報華盛頓時報和倫敦金融時報朝日新聞美聯社共同社法新社等等世界各大新聞媒體講我們的司法體制違反人權和明指暗指馬先生為中共的同路人? 那些是在幹什麼? 我是可以看見整個政治操作的規模之大的,我相信這一路是可以循著中美歐盟自去年金融海嘯爆發在打的國際金融新秩序大戰而拉看向四月二日的倫敦G20的! 不無想像對犯法的人來說最根本的就在斷掉司法互助,没有足夠的證據,案子就不能往下辦出來,我們都記得法葉案的跨國性,全球化的世界裏財團是跨國的,集團集結是否有因怕被拉下水而必須出手去幫助一點陳水扁集團?

這是個美式資本主義面臨空前挑戰的時刻,美國不是没有黨國,美式黨國就是美式資本主義者的黨政軍經加智庫和媒體集結打絶對優勢在海外攻城掠地,能源油田金融遊戲規則得照他們的來,伊拉克戰爭打的就是油田和多少工程的被允諾,據說有1500個以上,大家應記得當年閃電打下海珊後,伊拉克人反抗之下,連串的外國人質被斬首教入侵者不敢動,那些被殺的人有記者有工程師有廠商派駐!這些假戰爭之名幹掠奪之事的事可不是美國右派的第一遭,我們要辦下陳水扁集團就要有耐心,没有司法互助,什麼都不用談,國際關係要搞好,大家要打起國家重建才能脫離陳水扁的陰影,如若只能用司法上的不順和看著陳聰明不下臺就是不下臺來否定馬政府,我們實際上還生活在陳水扁的陰影裏,面對陳水扁勢力是跨領域地各部門在打的戰爭,不是只有司法,二次金改也是牽涉外資的,為什麼那些人出了國門就没事可以安心過日子了? 我們的這場世紀大貪腐是真的只有我們自己有嗎? 大家要好好想想,有個東西叫經戰計劃,馬先生打「雙黃金圈」,謝長廷選戰中打「六星計劃」,王金平院長出書談「南海計劃」,王院長的計劃應就是連戰先生當年2004大選打的「大中華經濟圈」裏的一部分,而日本打的是「亞太自由之弧」,李登輝陳水扁和謝長廷的應是在這個弧線裏,而這個弧線應是和美國經由APEC打出的FTAAP,中共並不支持FTAAP,我的觀察是胡錦濤支持「雙黃金圈」的,馬先生打經戰的原則是經濟就是經濟,不拿經濟打政治,如若無法避免,經濟和政治之間儘量靠經濟的一端走,胡温是配合著的,而賴幸媛先生的出任陸委會就是馬先生的打信用於海內外! 這些經戰計劃都高度牽涉各國互定自由貿易協定,也是在重新定位亞太,財團政治人黨政軍經加智庫和媒體有這些競爭成盟友,跨起國來打各自國內的權力鬥爭—選舉是也,權力分享是也,要立法院裏成立兩岸小組插手兩岸談判是也,拒絶和馬總統見面講行話是也—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由此看來,想必連杜哈談判的拉了八年了還談不成都是跟這些有關係的! 我是個去國多年讀了不少的一流西方雜誌分析起國際政治的讀書人,在此我把我看見的全球化下財團政治的規模以中華民國臺灣為觀點講給大家聽,大家不要成了別人的打馬政府的政治籌碼!

本文就教財訊月刊實為本文字實驗劇場《柳林中的風聲》由臺上打到臺下一系列跟國家的財團大老板不點名地談「政治立場」的劇碼的開場,整個系列叫《左派? 右派? 自由派? 大老板! 小心不要教自己成了搞起極權的大右派!》。 網路的天際下,柳是歡迎網友自由入座,我們來理解理解什麼是政治立場,聽形辨色裏懂起如何辨識人類的公敵,那就是搞極權操作的大右派! 大老板,大右派搞極權,而右派不是就等同大右派,我不在反商,我是商人家的子女,我打的是士農工商各自歸位,走法治裏講權益,你不豪奪,我不竊取,大家各自平安裏有人生,回歸塵土無憾無恨,聖嚴法師法鼓留世「說好話,做好事」。

大家歡迎自由入座,接下來還有幾個場次,其中之一就是我個人有請社會意見領袖高希均先生,胡忠信先生,楊憲宏先生和陳長文先生作為我的這一場《左派? 右派? 自由派? 大老板! 小心不要教自己成了搞起極權的大右派!》的見證,本文刊出時,我已透過李濤先生把這篇文章轉給這四位先生,準備他們願意接受我的邀請,見證我的釐清何謂「政治立場」打起國家民主政治的現代化! 當然馬英九先生和他的團隊也會收到我的投書!

風聲柳林,柳林風聲,網路的天際裏, 柳是歡迎大家自由入坐!


附文:

陳長文兩岸穿梭 ECFA向前衝


‧財訊月刊 2009/03/31

總統馬英九坦承推動ECFA是「先射箭再畫靶」,向來優柔寡斷的他,這回展現「非做不可」的獨斷意志,馬英九在兩岸議題上的「老大哥」陳長文,角色關鍵。




【文/江上雲】
馬英九急什麼?
總統馬英九坦承推動ECFA是「先射箭再畫靶」,向來優柔寡斷的他,這回展現「非做不可」的獨斷意志,馬英九在兩岸議題上的「老大哥」陳長文,角色關鍵。
儘管反對黨與弱勢產業強力反對,馬英九總統推動與中國洽簽「兩岸經貿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政策已是「既定」了﹗這背後的決策過程究竟是怎麼回事?不要說多數民眾搞不清楚,事實上政府部門大部分的單位也在狀況外,只是聽命辦事與跑腿的份,真正的極少數核心中,以中華民國紅十字總會會長陳長文的「體制外」角色最為關鍵。
一位跟隨馬多年的策士說,國安會祕書長蘇起因為職務身分當然參與決策,但他還不是靈魂人物,外界至今沒有注意到,理律法律事務所陳長文才是真正在馬面前擁有兩岸事務重要發言權的人。
陳長文在馬英九的外省權貴小圈圈中較年長,是老大,一九九二年前後,兩岸關係在李登輝推動對話之初,陳長文即屬於郝柏村一系的對中國大陸談判主力。兩岸透過紅十字會在金門的會談,開了海峽雙方在冷戰結束後的接觸先聲,陳長文的強悍主導,甚至連李登輝都無法事先取得其談判內容。馬英九同個時期是陸委會副主委,是陳長文的小老弟,能力與參與度遠遠不及,只有敬重的份。
後來,李登輝為了取回兩岸決策權,設立了海基會,以台籍大老辜振甫坐鎮,才結束了陳長文的「代理權」,但陳長文在中國的關係與人脈經營始終不輟,他本人也一向抱有高度興趣。
不顧反對執意推動 馬英九有「壓力」?
消息指出,稍早傳出馬嫂周美青擬以紅十字會名譽會長的身分訪問中國,並非空穴來風,積極的穿針引線者正是陳長文,當初周美青以總統夫人兼任紅十字會職務,就是陳長文的遊說與安排,可見兩家交情的密切。
陳長文之所以建議規畫周美青訪中,係認為周美青的第一夫人身分柔性,但又具有相當代表性,在馬英九本人不適宜的情況下,周美青代夫出征可有破冰的意義,必然造成兩岸盛事。不過後因消息曝光,引起一些波瀾,但整起計畫並未胎死腹中,只是在等待適當的時機。
陳長文可以出面「喬」周美青的訪中事宜,他在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上置喙,也是輕而易舉之事,事實上陳長文的角色還不只這般,由於長年律師談判的專業,他涉入兩岸祕密溝通之深,遠超過外界想像。
一位知情者就指出,「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不論叫CECA或是ECFA,兩岸當局之間已經有相當共同推動的默契,而陳長文穿梭其中厥功至偉,馬英九之所以不把反對聲浪當回事,執意要推動,是因為早就已經傳話對方了,現在不能讓對岸感覺他怎麼「罩不住」。
胡錦濤藉告台灣同胞書三十周年發表「胡六點」對台政策方針,大力鼓吹兩岸簽署經濟合作協議之前,馬英九的信差就已經與對岸接觸試探了風向,據悉中方傳達只要遵守「一個中國」,什麼都好談的立場,「關稅的調降項目與比例都屬於枝節問題」。這個信息讓馬英九相當振奮,認為中方有讓步的誠意,他只要想辦法說服台灣內部對「一中」的疑懼即可。
陳長文這派主張,兩岸當前的要務在「務實」,以扭轉民進黨過去八年因「台獨」而拖延了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的期程,現在要加快速度補回來,「一中」的架構現在誰也吃不掉誰,待中國將來民主化之後,謀求兩岸統一亦是水到渠成之事,「不是大問題」。
在這樣的評估下,馬英九隨即指示「體制內」的蘇起規畫後續推動事宜,二月中旬他講出簽署CECA已是「既定政策」,目的即在著手鋪陳輿論氣氛,國安會之後並出面召集跨部會會議,就CECA進行政策宣達,並做成改名為ECFA的決策建議,並由馬英九本人上電視公開宣布。
賴幸媛狀況外,尹啟銘當衝鋒官
此一由上而下的交辦,大陸政策主管機關陸委會從頭到尾都是狀況外,不僅賴幸媛未在第一時間理解「上面是要玩真的」,幾個資深的副主委甚至持保留態度,認為應該循序漸進不宜躁進,因此在公開記者會上的多次發言,事後很快都被證實純屬「個人意見」,不代表決策意向,這讓陸委會十分尷尬。
被馬英九盛讚為「不可多得人才」的經濟部長尹啟銘,則在行政院長劉兆玄點名後,承命擔任第一線的衝鋒官,要用力鼓動ECFA的風潮,並負責聯繫相關產業界出面聲援,以製造民意支持度。但是由於民進黨在蔡英文領軍下強烈反對,學界與內需傳統產業界群起質疑政府缺乏溝通說明的程序,一度讓馬英九極不高興,認為經濟部做得不夠,再度要求在四月份強力宣傳與中國簽署ECFA的好處與必要性,可見決策當局的勢在必行。
不過,一位政府人士私下坦承,馬總統在三月廿日的記者會表示今年下半年ECFA會有初步進展,這種講法不僅冒險,而且完全不符合談判的常規。一來是,政府內部對ECFA的內容根本就還沒有充分的討論與研究,甚至委託中經院做的評估需要一段時間後才出爐,提早訂出時間表顯得草率﹔其次,在反對黨未被尊重,以及多數民眾不解ECFA是什麼的情況下,此舉勢必增加未來更大的反彈阻力﹔最重要的是,與對岸尚未上桌,這樣先掀底牌的行為,會讓日後的談判者綁手綁腳、腹背受敵。
由「體制外」先行、「體制內」追趕的決策,馬英九再度做了一次大冒險,ECFA顯然不夠細膩的操作,接續會不會引起朝野間新一波的對峙衝突?政府不透明的決策黑箱,會不會造成缺乏監督的高度疑慮?恐怕是政壇下一個蠢蠢欲動的風暴。
【詳細內文,請見財訊月刊325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3369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