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不平則鳴
市長:麥芽糖  副市長: 一葉孤鴻*Jackey*逸名blackjack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不平則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教育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李家同: 看教育、看窮人、再看自己 「把窮小孩都抓來念書補習!」
 瀏覽1,273|回應4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馮紀游(人法;武士道之疑)

教授是老丐尊敬的老師和教育工作者, 也是少有的好基督徒.

這篇文章, 有蘇東坡發放養兒基金, 減少人民棄養嬰兒的智慧.

老丐對於媒體, 硬要把他標籤成外省人的做法, 非常不平!









李家同看教育、看窮人、再看自己 「把窮小孩都抓來念書補習!」(下)




李家同看教育、看窮人、再看自己 「把窮小孩都抓來念書補習!」(上)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2193594
 回應文章
考場如賭場 逼學生爾虞我詐 李家同
    回應給: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redhorse) 推薦2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馮紀游(人法;武士道之疑)

考場如賭場 逼學生爾虞我詐

李家同/清華大學榮譽教授(新竹市)

大學學測即將登場。 報系資料照

明年一月就要舉行大學學科能力測驗了,學生考完後就可以參加甄試,但是甄試只能填六個志願。對於考得好的同學不是問題,只要填自己所喜歡的學校科系就可以了。對於考得差的學生,也沒有問題,一定會填一些比較冷門的學校科系,現在少子化,總有學校可以進。可是對於一般同學,如何填這六個志願,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如果填的都是熱門科系,可是分數又不是頂尖,極有可能榜上無名。所以他們就必須選一些很特別的學校科系,這些學校科系去年並不熱門,也就是說,去年考生可以很容易進入這些相當不錯的學校科系,今年考生們就會一窩蜂地選這些學校科系。這一下,這些學校科系在今年就變成熱門科系。這有點像高速公路塞車,如果廣播說某某公路現在車子不多,大家會趕快設法到那條公路,可是就換成那條公路塞車了。

所以,限制只能填六個志願,對於考生來說,簡直就是賭博。的確有考生填了六個志願,一個都沒上,只能說他運氣不好。為了保證有學校可念,大多數考生就會有所謂備胎策略,也就是說,在這六個志願中,有兩個志願並不是自己喜歡的科系,且是冷門志願,萬一熱門科系進不去,至少還可以進這些冷門的。

因此,學校也面臨一個問題,曾經有過一年,兩個明星學校的科系在甄試結束後,一個學生都收不到,這是因為填這些科系的考生都將這些科系作為備胎之用。但因這些考生考得不錯,所以都進到了自己想念的學校科系。

很多大學教授都在看考生資料,如果這個大學科系不是最熱門的,但是有考生考得相當不錯,家又住得很遠,卻將這個學校科系填入了志願,那些教授就會得一個結論,這位考生是將我們列為備胎,不可取也,往往就將他刷掉了。這種作法實在是不合理,可是也不能怪這些學校。

我們可以說,考場如賭場,而且考生和學生都有爾虞我詐的嫌疑,實在悲哀。

雪上加霜的是,甄試要面試的,可是面試又都撞期,很多明星學校故意互相撞期,因為如果不撞期,很多學生最後不來,浪費很多名額。但是這種互相撞期的作法,其實對考生是非常不利的。原來可以考上台大電機系,現在可能被迫考上另一所大學電機系。對台大電機系而言,也是損失,因為沒有收到最好的學生。今年這種撞期的情形非常嚴重,損失最大的是考生。

入大學要面試,真有此必要嗎?假設你是俄羅斯人,家住海參崴,你很想去莫斯科大學念書,你就真的要花大錢去莫斯科嗎?希望大家知道,現在很多大學面試,是集體面試,根本是面試系主任,而不是面試學生。系主任必須使出渾身解數說服學生來念。

總而言之,沒有一個國家把入大學辦法搞成如此奇怪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5730755
士人之無恥.....
    回應給: 麥芽糖(myata) 推薦2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馮紀游(人法;武士道之疑)
麥芽糖

明明台大的經費比蘭大略高,輸了還說對方給錢比較有魄力,這是甚麼爛藉口?!

心中有佛便是佛,心中有屎便是屎,孔方滿眼嗅銅臭,只論經費不知恥。

 

 

沒救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5714747
自然指數排名慘輸蘭州大學
推薦2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馮紀游(人法;武士道之疑)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自己不行還怪別人強
有本是明年贏他們再嗆吧!

我國大學進入自然指數前500名,大陸72校進榜,台灣6校,台大排名148,輸給蘭州大學大學排名86,台大成績比去年退步...
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5714718
李家同: 看教育、看窮人、再看自己 「把窮小孩都抓來念書補習!」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李家同是外省優勢家庭栽培出來的學術精英,成立博幼基金會,在南投埔里、信義鄉等地幫貧窮的學童補習,已吸引聯電、鴻海等大企業響應; 是什麼樣的閱歷、性情,讓他一路陪伴台灣的弱勢孩子?

【文/田習如】


如果只讀李家同的文章,你會以為學生口中的「李伯伯」是個溫和親切、循循善誘、對社會憂心忡忡的老好人;如果只和他交談,拿一些普羅大眾憂心的「笨問題」
問他,你會以為這人怎麼如此狂妄、沒耐性,但他嘴裡罵人的同時卻又笑嘻嘻穿起外套、整裝讓記者拍照,簡直是個「怪老子」,一點都不像外界賦予的形象。



做公益績效明確吸引大企業


若再看李家同長期以來投入的弱勢學童課後輔導工作,也看到他對學生英文能力的重視及親力親為(他會自製英文錄音讓學生學發音,並曾出版兩本英文教學書),
則會讓人明白這位出版了十餘本散文集的理工科教授、學術界大老,對我們這個社會愛之深、責之切,或許有點傲慢(一個多小時的訪談中他常常掛在口裡的是「這
我早就說過」、「我都知道」、「我厲害呀」、「你們懂不懂啊」……),但並非那種光說不練、只會批評的名氣學者。


李家同選定了一個最沒有人關照、卻也最能從基本改善台灣社經不公平結構的領域著手——把貧窮的小孩從教育中拉上來,讓他們的成績變好、順利升學,不要輸在
起跑點上。他把自己長期幫助弱勢小學生補習的經驗,在二○○二年發展成一個公益取向的「business
model」,以一千萬元基金成立博幼基金會,免費幫貧窮、學業不好的小孩補習。李家同認為與其透過加分等優惠方式鼓勵弱勢者升學,不如從基本救起,讓弱
勢學生成績變好、真正具備競爭力。


這個模式厲害的地方,一是利用在地大學的學生,成為補習師資的充沛來源;二是把教學績效量化,學生、老師、捐款人都能清楚看到學童的進步。博幼基金會執行
長周淑禛指出,李家同特別強調「品質管控」,認為社會工作不要一直講愛心,而是要有效果,因此目前學童課輔的科目主要是較容易測出學習績效的數學和英文,
國文則尚在發展一套可以客觀評量的指標;此外,來補習的學生均按能力分班,李家同認為這樣才能讓不同程度學生明顯感受自己的進步。


博幼是透過學校提供成績較差的弱勢學生名單,經過家庭訪問等程序後,讓學童以小班制上補習課。周淑禛說,博幼第一年收的一班國一生,丁等程度的占了高達近
六成,三年後丁等比例降為四分之一,已經達到像一般學校裡的比例了。此外,來教書的大學生可得的酬勞約分為六成底薪、四成按授課成效給獎金,也是績效控
管。


正是因為這種明確的績效,吸引了許多做公益也要講求效益的企業人乖乖掏錢出來贊助。像聯電管理主管到訪博幼,第一句話就問學童上課率多少,一聽到高達九成
三就立刻說「那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了」。聯電基金會已從博幼「技術移轉」,在竹科、南科兩個據點都與在地大學合作,為當地弱勢學童課輔。郭台銘的永齡基金
會,也在主事的女兒郭曉玲親自走訪信義鄉了解課輔實況後,宣布與博幼及全台七所大學合作,預計捐助七億元。



「我若算出人頭地,是因為我的家庭環境好」


此外像光泉、惠普也是主動捐款,還有一家美容雜誌最近也主動為博幼號召明星義賣。李家同說他從未出去募款,人家就自動來捐助,每年光是小額捐款就有幾千萬
元。周淑禛則透露,有一回基金會要幫升上國中、成績已不錯的貧童繳交學校開的課後輔導費用,缺了卅萬元,李家同知道後隔天就叫太太匯錢過去。


李家同在暨南大學的研究室牆上掛滿學生和自己的照片,還有一幅醒目的淡筆少女像是他的女兒所畫;簡單老舊的桌椅,桌邊靠著一台腳踏車,身穿洗得舊舊的襯衫牛仔褲,一生平順的他把物質需求降低,以六十七歲之齡不懈地在教育的長路上跑著馬拉松。以下為李家同專訪摘要:


問:你教書已經卅多年,你看這卅年來台灣的大學生有何變化?很多人認為現在的大學生素質比較低……


答:你們問這個要小心,過去的大學生是少數,即使以台大、清華來講,現在的學生也都比從前多,哪個好?當然是少的好,所以不能比的。


問:那你認為現在的學生有什麼特質嗎?


答:我認為從孔子到現在學生都是一個樣,全世界的學生都是胡鬧的。我跟很多人想法不一樣,我以為天下烏鴉一般黑,小孩子都是能玩就玩,我當年讀大學的時候
從來沒有追求過真理。我的小學在上海念,全班同學除了我來台灣,其他後來都是在大陸的清大、北大、交大畢業,難道我們特別用功?當然沒有,那個時候玩得一
塌糊塗,只因為爸爸媽媽好呀,父母都是大學畢業,在那個時候是非常少的。我覺得如果我算出人頭地的話,那是因為我有一個非常好的環境,爸爸媽媽教育得很
好、文化水平很高。




「我們私立大學是給窮人念的,完全違反社會正義」



問:台灣社會都擔心現在的大學生比較沒有企圖心……



答:有什麼根據?有經過統計分析沒有?我這人就是喜歡everything to be very precise,你們要注意這點。我那個時候的電機系同學,現在只有一個比較successful,其他都很普通,如果各個都有企圖心,恐怕早就自殺了。


問:台大最近出現推薦甄試的學生中只有一個是清寒的,在台灣是否好的大學都是有錢人念的?


答:美國私立大學是給有錢人念的,我們私立大學是給窮人念的,全世界大概只有我們國家這樣,這個是完全違反社會正義的。


當年鼓勵這些私立大學成立,政府又不肯出錢,這是不對的。但現在若想讓私立大學變得比公立好,絕無可能。美國因為一開始只有私立大學,好的州立大學都是到
很晚才成立,台灣則相反。私校要變好是不是要收很高的學費?這樣誰要去念?要公立大學多收貧窮的學生,這也不可能,窮學生功課好的早就考進去了,你要用特
別的條件讓他進去,結果通常是害了他,這是沒有意義的事情。因為你沒有幫助他把基礎搞好,結果他進去功課跟不上只會沮喪。如果要幫助弱勢的小孩,幫他補習
就是了,沒有別的選擇。


問:所以你才會成立博幼基金會,幫小學生課輔?


答:欸欸,沒錯。我這一輩子都在做替窮小孩補習的事情。其實我還有一個想法能讓學生程度變好,就是寫完功課才准回家,哈哈。窮小孩程度多半不好,而程度不
好的學生學校向來不管。博幼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把窮小孩都抓來念書。不管他們以後念不念大學,只要能夠好一點,以後就是好的。我想,如果他的英文好到一
個程度,以後他就能夠幫忙解決自己孩子基本學習過程的疑問,現在這些窮孩子就沒有,但你可以想像將來一代比一代更好。


問:博幼的經營目標為何?還要擴大規模嗎?


答:我們現在有一千多個學生,光是埔里就有三百多個。我這人向來不做大,要照顧更多人的話我會鼓勵別人也來做,為善不要講究業績。



【財訊月刊五月號 302期】


【文/田習如】




「教改不知道在幹嘛……,窮小孩可憐死了」


問:教材一綱多本的問題最近成為爭議,你怎麼看?


答:如果講考試的話,不該一綱多本,我們國家有這麼重要的考試,一綱多本是害了窮小孩,有錢的小孩可以去買參考書、課外書,窮小孩哪裡知道該看什麼、誰可
以問。一綱多本沒有壞意,是要活潑化、不要死背,但是你想想死背是不是對窮小孩比較有利?教改都在害我們窮小孩子…窮小孩可憐死了。


問:那我們過去十年來的教改不是白忙一場……都在幹嘛呢?


答:你這話講得對了,不知道它在幹嘛。像多元入學,都是在幫助有錢人的小孩,因為要準備的都是很貴的東西,像電腦輸出、學才藝……,有的考試期間還住旅館呢!窮小孩哪做得到?(教改)都是在幫有錢人幹的。


問:輿論這幾年來時常在探討我國高等教育與產業人力需求的落差問題……(打斷)


答:我問你造船系、核工系現在哪裡去了?我告訴你,我本人在大學畢業的時候只懂得一個東西——真空管,那你說我現在怎麼辦?但我現在很厲害,什麼都會做。


我們當然應該注意到學生的就業能力,但我們絕對不是職業訓練所。我們政府一直不能了解學生要有一個基本的學識,就是國文、英數都要好到一個程度,很多學生
加減法也不會就去修電機科,當然沒有競爭力。這個跟政府有關,你們不做quality
control,你們讓這些學生畢業,然後你們現在又埋怨這些學生不夠好。有些學生是真的不夠好,但你不能說「企業家認為……」,他們的想法是要畢業生馬
上能夠開始工作,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你想想看,一個學生真的到職場裡去做的事情,當然跟他所學有很大差距,一個是牽涉到很多細節,一個是講大道裡,我們在大學裡還是要講大道裡。企業家就是不了解,我們辦教育不是為了某家公司。


「高學歷高失業是一定會發生的,不必太緊張」



問:主計處統計大學生失業率高達一○%,當然這也跟大學生人數增加有關,但畢竟事實如此……(打斷)


答:這是一定會發生的事情,出現這麼多大學,有些學校當然沒有競爭力,很正常。失業在我們國家不算嚴重,這是全世界的大問題,實在沒什麼好特別緊張的,因
為這不能一時解決得了。服務業如果好的話,很多文學院學生就找得到事,但台灣的服務業要好的話,工業一定要發達,才有服務的需求,我們國家經濟其實沒好。


問:當初主張教育鬆綁的觀念是要讓想上大學的人都能上大學……(打斷)


答:那你當時要給他警告說將來不一定找得到事呀,是不是?很多人想上大學是因為他認為比較容易找到工作,你現在才告訴他上大學是為了真理,那他不是倒了八輩子楣?!


問:所以你也不認為大學需要因應就業市場需要設立新科系?


答:我告訴你,那個是最危險的,什麼體育休閒系,將來怎麼辦呢。最好的教育是教了你以後,你隨時可以轉行。我們今天不能為了現在的企業訓練人,我們要為了
整個國家幾十年以後這些人都是有用的來教。為了社會需求增加科系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劍橋、哈佛大學都沒有電機系,但就是有很厲害的劍橋畢業生,他做的
CPU全世界都在用。


一個國家需要各種人,大樓蓋好後不可能需要台大電機系的人來做拉線的工作,所以需要一些高職、工專的人來拉線,這個也是滿重要的。現在糟糕的是後者不見
了,政府說你工專辦得好就變技術學院,技術學院再變大學,搞到後來這些學生畢業之後真的是一無所長。將來這些教育都沒有的話怎麼辦,我也不知道。但你說教
育部喊「大學技職化」,一個大學要教學生去拉線,這又奇怪了。


問:你幾十年來都在寫文章談論台灣社會的問題,你覺得整體而言現在台灣是變得更好還是更令你憂慮?


答:我覺得還可以更好,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大家不談如何使它更好,都在吵架,大家的興趣都在關注誰當選;台灣如何變好是可以討論的,可是大家都不管,兩黨都不管,這我很擔心。民主得太快、不成熟,加上政治狂熱,要拖很久才有辦法(改善)。


問:你曾說過你的一生都滿平順的,真的都沒遇到挫折嗎?


答:我這種人有什麼好埋怨的,如果我都埋怨的話,世界上有九九%的人都要埋怨了。


【財訊月刊五月號 302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2193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