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折顏×李雲聰】司命桃花(上)
 瀏覽479|回應1推薦2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陌上花開
莫野

萬籟俱寂,月光映窗相伴,李雲聰正在燭下寫著明日要呈交的公文。

五月中,時值黃梅時期,雨季連綿了半個月,本以為梅雨該過,卻是接續著又下了數天的雨,這〝倒黃梅〞的威力讓人不敢領教,雨勢可是比梅雨還大,讓順天府的居民損失不小。

寫好了公文,李雲聰推開窗,望著好不容易放晴的夜空,明月伴著稀稀疏疏的雲裡星光,偶爾還能聽見幾聲蟲鳴。

想必明天開始就是好天氣了…李雲聰如此期望著,卻看見黑暗的夜空中突然的出現一團火光,畫著弓形的弧度直直的向下墜落,速度很快,時間不長,但李雲聰確實是看見了。

古書有載,天若有星辰韻落,是不祥之兆,若不是有天災,就是有禍事降臨,那直直墜下的火光看起來不像是天上的星斗,但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是星斗還能是什麼呢?若是不明的火光,那樣的落在房舍之上,怕是會引起大火。

心裡有些不安,李雲聰想了想,提了燈籠從後院出府去了。

宵禁的街道顯的很靜謐,從火光墜下的方向判斷,李雲聰往南方走去,一路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狀,約莫半個時辰,已經到了南方的河邊,李雲聰再續續往河邊走,很明顯的聞到一股火燒的味道,他心裡一驚,趕緊往涼亭去,果然如他想的,涼亭已經燒毀了一半,旁邊有個人昏倒在那裏!

這應該不是與那落下的火光有關吧?這個人又是怎麼回事?藉著燈籠的微弱光線實在看不清楚現場的狀況如何。

還是先救人比較重要,其餘的明天再來處理,李雲聰放下燈籠,想著該怎麼把人帶回順天府。

        □ □ □ □ □ □ □ □ □

折顏醒來的時候,四周很安靜,身下是溫暖的床鋪,身上蓋著被子,除了身子還有些疲乏,並沒有其他的不適,從最後的記憶片段慢慢回想,折顏很快的就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鳳凰涅槃之後是重生,可是,他不該在身體受到傷害的情況下,冒險的想藉著浴火重生來修復自己失去的功力,後繼無力的結果就是落下了人間,他下了床,試探性的調運內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功力幾乎消耗殆盡,不過,沒摔死也算是福大命大了。

折顏緩步的在房裡走一回,擺設簡單,沒有多餘的東西,也沒有胭脂香味,應該是男子的房間,靠窗的地方還多放了一張桌子,還有文房四寶,這人莫非是讀書人,休息的房裡還擺放著文房四寶。

也不知是何人的住所?會這樣細心的安頓自己,應該是個好人,折顏推開窗看出去,正是旭陽初照之時,庭院裡一片綠意盎然,雖然少了花朵的點綴,眼前這石廊綠樹也別有一番景緻,若說這是大戶人家的庭院,似乎少了展現富貴的的風情。

庭中綠意正好,空氣清新,折顏也忘了自己是這裡的不速之客,轉身就出了房間,雙手輕負於後,步履輕盈的走在長廊上,正要轉下石階去園子裡,卻聽見有人大聲地喊著〝站住〞兩字,折顏停下腳步,想要確定這話是朝著自己說的嗎?

「你是何人,竟敢擅闖順天府?」兩個衙役很緊張的朝著折顏走來,手已經警覺的握住腰間的刀,早上在府裡巡邏時候並未發現異狀,為什麼現在會有陌生人出現在這裡呢?

「順天府?我可不知道這裡是順天府。」原來這裡是當官的人住的地方。

「不知道這裡是順天府,那你怎麼會在這裡?」雖然說是非法闖入的人,但是,看著折顏這樣神色自若的模樣,衙役還真的是無法將他當成是壞人。

「我醒來就在這裡了。」折顏只能這樣回答,他是真的不知道是誰將自己帶來這裡。

兩個衙役是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眼前這個人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實在是怎麼看都不像是壞人,可是,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這裡呢?

「你們兩個別緊張,他是本官的朋友。」李雲聰回到順天府就先往後院來,見到的就是這番情景,他只好先說個謊來處理眼前的狀況。

「原來是大人的朋友,對不住,是我們失禮了。」兩個衙役頻頻的朝著折顏傻笑,李雲聰過來交代了一句,讓他們去前堂忙其他的事。

朋友?折顏帶著有點訝異的眼神看著李雲聰。

「這裡是順天府,本官若不說你是我的朋友,他們會以擅闖順天府的罪名逮捕你,或是把你趕出去。」有些細節還沒弄明白,李雲聰只好先跟衙役們這麼說。

「原來你是順天府府尹大人。」折顏看眼前之人溫文儒雅,一身官服穿的正氣凜然,英氣十足,甚是好看。

「正是,你可有覺得哪裡不舒服?」這人挺特別的,知道自己是府尹大人,竟然沒有拜見,沒有行禮,也沒稱呼我為〝大人〞,莫非是真的將本官當成朋友了。

「沒有,我好得很,請問你是在哪裡帶我回來的。」化成鳳凰後的記憶都沒有了,折顏想知道自己是怎麼落下人間的。

「在順天府南方河邊的涼亭,當時涼亭都被燒壞了,你真的沒受傷嗎?」李雲聰會這樣問是因為折顏當時昏倒在那裏、不醒人事,連自己一路上又背又拖的把他帶回來,他都沒有知覺,李雲聰是擔心他有受傷。

「多謝你的關心,我真的沒事。」聽到李雲聰的回答,折顏大概知道自己來到人間的情況了。

涼亭都燒壞了,想必是落下之後才恢復成人形,也算是幸運了,若是在半空中就恢復成人形,在昏迷的情況下,根本沒有辦法保護自己,沒摔個粉身碎骨,也會落個斷手斷腳的下場。

李雲聰看著折顏的樣子,也覺得應該沒受什麼傷,他帶著折顏去書房等著,自己回房換下官服,打算好好的將事情弄明白,不僅是這個人的事,還有那道火光的事。

「你家居何處,為什麼會昏倒在那裏?」李雲聰想先問那道火光的事,又覺得不妥,還是先弄清楚這個人的來歷吧。

「我想說實話,但是,怕你不相信我的話。」折顏在心裡盤算著該怎麼說呢?即使說了實話,也很難讓人相信。

「你只管說,至於信與不信…我自有打算。」李雲聰看著折顏,儘管他說的話有些奇怪,但他的眼神卻很真實,不像在公堂上看過的那些狡猾的人,眼神閃爍不定,李雲聰覺得他應該不是壞人。

「河邊空闊安靜,沒人打擾,所以我在涼亭裡修行練功,誰知不小心走火入魔了,氣血攻心才會昏到,至於涼亭為什麼會被火燒毀,我並不知道。」折顏這番話不算是說謊,他是用一種比較接近人間的說法來說明他的狀況,他若是真說他是化成火的鳳凰掉下了人間,涼亭是被他身上的火燒毀的,只怕眼前這個大人不會對他這麼友善了,會認為自己是在欺騙他,然後以胡言亂語、妖言惑眾來處置自己吧。

好簡單的一個交代,也說不上什麼信不信的,李雲聰覺得這個人是用沒有惡意的謊言在敷衍他。

「你不知道涼亭為什麼會被燒毀,那你也沒有看見天上落下來的火光嗎?」辦案講求的是證據,雖然他昏倒在涼亭裡,不能表示他與那道火光有關,相反的也不能表示他沒看到那道火光,也許是那道落下的火光害他走火入魔的。

「你是看見那道火光才找到涼亭這裡來的嗎?」折顏從李雲聰的問話裡做猜測,以為他是要找出縱火燒涼亭的人,沒想到李雲聰竟然是看見這道火光的人。

「沒錯,不然在夜深人靜的時間,有誰會去河邊閒逛,既然這次的事情與你無關,我也不能將你留在順天府,你可以離開了。」反正那道火光也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李雲聰自然沒理由將這個人留在順天府。

李雲聰下逐客令了,折顏難得的皺起了眉頭。

「有句話說:救人救到底,你若是不覺得麻煩,可否讓我在此叨擾一陣子?」外表是沒受傷,但是,功體已經受了傷害,暫時是回不去了。

「你若是無法自己回去,我可以派人送你回去。」李雲聰所謂的無法回去是指路途遙遠,還要翻山越嶺的不方便,李雲聰會派兩個衙役一路關照他。

「我要回去的地方很遠,他們是送不了的,你就讓我留在這裡,我不會叨擾你太久,時間到了,我自然就會回去。」這明明是有點強人所難的請求,折顏卻說得很理所當然,而且依照眼前的狀況而言,能幫他的也只有眼前的府尹大人了。

李雲聰真是摸不透這個人的心思,說的話明明沒道理,卻說的讓人無從反駁,都能派兩個衙役送他回去,不如騰出個房間讓他休息一陣子,再讓他自己回去。

「也罷,因為你不是京城裡的人,生活多有不便,就先讓你暫時留下,但是,我要提醒你,順天府是官家之地,平時不可亂闖,尤其是府衙大堂,免得亂了規矩。」其實李雲聰大可以將他請出順天府就好,但是,既然是自己將帶他回來的,李雲聰就覺得自己有責任幫助他。

「那就多謝你了,對了,我是折顏,你就這麼稱呼我吧,我該怎麼稱呼你呢?」折顏忽然想起他還不知道府尹大人的名字。

「你不是知道我是順天府的府尹嗎?」李雲聰提醒著折顏,一般人都要稱呼我為〝府尹大人〞的,難不成你是要問我的名字?

「我問的是你的名字。」折顏明明就知道李雲聰的意思,卻還一臉笑容的問著李雲聰的名字,我可是天族的上神,實在不習慣用〝大人〞這兩個字稱呼凡間的人。

都說我是府尹大人了,除非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誰都知道該怎麼稱呼,李雲聰是不會去計較這些事,只是…李雲聰看著折顏一臉的笑容。

「本官…李雲聰。」

「李雲聰,我可以稱呼你雲聰嗎?」

「隨你的意。」李雲聰不想與折顏計較這些事。

李雲聰喚來兩名衙役,吩咐他們要好好的打理折顏…折顏公子的生活,然後讓他們帶折顏去客房休息,待折顏離開了書房,李雲聰繼續在書房處理公務,淹壞的田地等會要去巡看一下,才能向戶部呈報;涼亭要找人修一修,這大概就要從順天府裡支銀子出來用了…

李雲聰寫的很認真,耳邊忽然聽見有人推開門進來,李雲聰以為是府中的衙役,並未理會,可是再想了一下,府中的衙役不會不通報就擅自進來的,他抬眼看去,方才進來的人是折顏,正站在窗邊的書架前看著排的整齊的書。

還真是如入無人之地啊,真把順天府當成他的居所了!

李雲聰有點無奈地看著折顏,他一身淡色輕衣長衫,素雅飄逸,舉手投足之間如風似雲的瀟灑優雅,他仰著臉看著書架上的書,眉如墨,眼如星辰,唇邊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李雲聰看著折顏,想著折顏從容不迫言行舉止,愈是覺得事有蹊蹺的不單純。

李雲聰看著折顏想得入神,折顏轉身就看見李雲聰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他朝著李雲聰微微一笑,笑的李雲聰趕緊移開眼光。

「看著我在想甚麼?」折顏站在李雲聰的桌前。

「你進來也不通報,我是在想你怎麼會這麼隨意呢?」低著頭,李雲聰繼續手上的工作,在公文上補上官印。

「我推門而進,你是知道的,我看你沒反應,就自己去書架那裡看書了,我是不想打擾你做事。」自己從正門走進來,李雲聰連眼皮都不抬一下,折顏以為李雲聰知道是他,才會沒與他招呼。

「你說的都有理,我說不過你。」李雲聰將寫好的公文仔細的收起,要請章先生送去戶部。

章先生一早就聽衙役們說起府中來了一位折顏公子,將他形容的像是世外仙人似的,他進來書房取公文的時候,恰巧折顏也在,他忍不住的多打量了一下。

「折顏公子靈秀如玉,風姿不凡,不知仙居何處?」章先生年已五十有餘,雖不能說是閱盡天下人,也是閱人無數,今日一見折顏,真如衙役形容的宛如一位世外仙人。

「既是仙居,自然雲深難覓,我也不知該如何與先生說起,不如就不要說了。」折顏輕輕點頭為禮,委婉的躲開章先生的問題,在這個陌生的人間,他實在是連說個謊都沒辦法。

「哈哈~,折顏公子仙人妙語,說的是啊,大人,卑職去辦事了。」對於折顏的委婉的推託,章先生沒有絲毫的見怪,反而是滿臉笑容的出了書房。

「章先生是一位高風亮節又博學多聞的人,你要有分寸。」李雲聰很尊敬章先生,不只是尊敬他的年紀,還尊敬他的人格教養,他從不幫貪官汙吏做事,當初自己可是費盡了心思才讓章先生留在順天府。

「我不是回答他了嗎。」若是不想理會,我是連說話都不與他說話的,折顏在天族的行事作風就是如此,雖然現在來到了人間,也不會因此而有多大的改變。

仙人妙語?李雲聰覺得折顏是很與眾不同,但他可不會將折顏當成仙人,所謂的雲深難覓,也許是指他的住所是在雲深不知處的某個靈山洞府,而折顏是一個離塵而居的世外之人,所以他的行為比較隨興的不受禮法約束,李雲聰想的很單純。

「府裡為什麼不種桃花樹?」身子一轉的出了書房,折顏看著庭院中的一片春綠。

「為什麼要種桃花樹?」花草樹木何其多,為什麼只問桃花樹,李雲聰有些好奇。

「自然是我喜歡,我居住的地方是十里之地滿開桃花,長年不謝。」折顏走下石階,心裡開始想念他的十里桃花了。

十里之地滿開桃花,莫非是桃源仙境,看來折顏果真是離塵而居的世外之人。

「府裡的花草樹木都是之前就栽種的,我並沒有特別的留意,就只有這棵松樹,是恩師贈於我的。」李雲聰走下石階,站在一棵松樹前。

「這松樹長的真漂亮。」折顏仰頭看著。

「是章先生照顧的好,他說該修的要修,該剪的要剪,樹才能有樹的樣子。」就像是為官之人也該有為官的節操風骨。

「我們種桃花樹吧。」折顏可沒忘記這件事,雖然還不知道自己要在這人間待多久,有棵桃樹相伴也能打發時間。

「你若是喜歡就種吧。」也不知道折顏要在順天府待多久,順天府是官家之地,無趣的很,就讓折顏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好。

折顏一聽李雲聰這麼說,顯得很歡喜,自顧自的就往前院去。

「你要去哪裡?」李雲聰在他身後問著。

「去買桃花樹。」折顏回了一句話,腳步停都沒停,李雲聰沒法子,只好跟著他,兩人出了順天府,折顏忽然停住了腳步,回頭看著李雲聰。

「怎麼了?」

「我們該去哪裡買桃花樹呢?」出了順天府,外面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陌生的,折顏不知該何去何從。

李雲聰搖搖頭,忍不住笑了,折顏被李雲聰這麼一笑,也不知是惱還是怒,總是上揚的嘴唇微微的抿著,有些委屈的看著李雲聰。

「我…我不是取笑你,你又不是京城的人,當然不識得路,我只是…。」李雲聰實在無法對折顏說,說自己剛才是覺得他的反應很可愛才笑的。

「看在你要買桃花樹給我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了。」雖然不清楚李雲聰為什麼笑,折顏卻可以感覺到李雲聰的笑並沒有取笑的意思,所以就算了。

「我若是不幫你買,仙人身上有人間的銀兩嗎?」李雲聰走過折顏身邊,隨口的說了一句。

「你說的沒錯,本仙人身上是一個銅錢都沒有。」折顏老實的承認了。

身上真的沒有銀兩?李雲聰訝異地看著折顏。

原來是身上什麼都沒有,所以要住在順天府;身上什麼都沒有,還要買桃花樹、種桃花樹…李雲聰懷疑身上什麼都沒有的折顏是怎麼生活的?

       □ □ □ □ □ □ □ □ □

種了桃花樹,李雲聰並沒有特別的去照料,只是那棵桃花樹就種在他的房外,所以他每天都能看見桃花樹,還有折顏,不過,看見是看見了,他也沒有時間去注意折顏的事情,因為 除了例行的公務,這陣子還要忙著處理田地的重整工作,只能吩咐府裏的人要好好的打理折顏的生活事宜,不可失禮。

李雲聰很忙,折顏是知道的,所以他悠悠閒閒的過自己的生活,不去打擾他,而府裏的人知道他是府尹大人的朋友,照顧得很周全,折顏過的很無憂無慮。

今日下了朝,李雲聰換下官服,正想著要去湖邊看看涼亭的重建工程,出了房間看見桃花樹,不自覺地停下腳步,想著這桃花樹是三天前種下的,似乎長的很快!

是自己的錯覺嗎?李雲聰站在桃花樹前,細細的看著。

「今日早朝還挺快的嘛。」折顏提了一個木桶過來。

「你去哪裡了?」提著木桶,應該是要給桃樹澆水,可是,水井是在廚房那邊,折顏卻是從後門那邊走過來。

「去後山的河邊取水。」折顏用小木杓輕輕的給桃花樹澆水。

「府裡不是有水井嗎,怎麼到後山去取水,萬一迷路了怎麼辦?」後山很廣闊,舉目望去幾乎都是松樹,如果不是很孰悉地勢環境的人,很容易迷失方向走不出來。

「用來自山上的天然河水能讓桃花樹長的快、長的漂亮,我還期盼著它開花呢。」折顏一杓一杓慢慢的澆,等水沒入土裏才再澆水,不讓土壤太潮濕,李雲聰看著折顏這細心的舉動,明白他真的很喜愛桃花樹。

「你覺不覺得這桃花樹長的很快?」那日他陪著折顏買樹苗,幫他種樹,他記得這樹苗不高,大約是在他腰邊的高度,怎麼今天都長到他的胸前來了。

「本仙人這麼辛苦的栽培它,它要是不快點長大的話,怎麼對得起我。」自從上次李雲聰說了〝仙人身上有人間的銀兩嗎〞這句話之後,折顏總是故意在李雲聰面前自稱仙人。

「你將桃花樹種在順天府,哪日你要回去了,這樹要怎麼辦?」李雲聰看折顏如此細心的照料,怕他日後要離開順天府,心裏會捨不得。

「自然是留給你,當作是我答謝你的謝禮。」收留自己對李雲聰並沒有任何的好處,他還是願意讓身分不明還身無分文的他留在順天府,即使是天族的上神,折顏還是很感謝李雲聰的救命之恩。

「謝禮就不用了,不如就當作是你我相識的紀念,他日你若是不怕山高水遠,我必掃榻以待,與你共聚這桃樹下。」將他喜愛的桃花樹送給自己,這份禮物可真是珍貴。

掃榻以待,這句話讓折顏聽了很高興,卻也讓他感到莫名的惆悵,高興是因為李雲聰是真的將自己當成朋友,惆悵是因為折顏心裡明白,只要自己回到東海之東的十里桃林,他與李雲聰是很難再相見的。

「你這幾日很忙,才剛下朝,現在是要去哪裡?」難得碰上了,折顏關心的問一下。

「田地的事情處理好了,涼亭也正在重建中,我要去看一看。」這陣子的確很忙,忙的他與折顏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我跟你一起去,我想出去走走。」涼亭是李雲聰發現自己的地方,折顏一直想去看一看,可是,他不識得路,又不好讓衙役無緣無故的帶他去,現在正好藉著這個機會和李雲聰一起去。

「也好,我帶你認識一下附近的路,以後你要是在府裡待的悶了,也可以自己出去透透氣。」李雲聰讓張群留在順天府,然後與折顏一起出府去了。

順天府的路並不複雜,東南西北有幾條寬敞的大街道,是城裡熱鬧的地方,兩旁是客棧、酒樓和做生意的商家,除非是走進巷弄裡的小路,否則不太會迷路,就算是走岔了路,問一問路還是能回順天府,李雲聰邊走邊說給折顏知道,然後帶著折顏往城南的河邊去。

「當時我就是在這裡發現你的。」燒毀一半的涼亭已經開始拆除,李雲聰指著已經拆了一半的地方。

京城之南,河流向東,自己化成鳳凰之後,就朝著桃林的南方飛去,絲毫沒有改變方向,然後就落在此地了,幸好是落在空曠無人居住的地方,要是落在城中,損壞房舍不說,要是傷了人命就難收拾了。

人間沒有仙丹靈藥,要煉製丹藥也不容易,只能靠自己慢慢的修復功力,折顏站在河邊,望著遠遠的東方,心想著不知何時能回東海之東的十里桃林。

李雲聰在工地大約的巡看了一下,與工頭確認了工程的進度,正準備離開,卻發現折顏站在河邊,若有所思的望著遠方。

「你要是想回你的十里桃林,我可以幫你,再如何遙遠的路程總能到達,也免你如此想念。」種滿桃花樹的桃林,也許是要跋山涉水的世外之處,但折顏都能出來,自然能回去。

「十里桃林,你怎麼知道我居住之地是十里桃林?」折顏不記得自己有向李雲聰提過桃林的事。

「你說你居住的地方是十里之地滿開桃花,不就是十里桃林嗎。」這十里桃林的名稱是李雲聰自己想出來的。

「沒錯,我是住在十里桃林,很遠的地方,你該不是覺得照顧我很麻煩,要把我趕回去了吧。」折顏側過身子看著李雲聰。

「你明知我不是那個意思。」李雲聰聽得出折顏是故意這麼說的。

「我要回去的地方很遠,時間到了,我自然會回去。」折顏知道李雲聰是擔心自己,他很想讓他知道一些事情,讓他不用擔心,可是,這些事情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與李雲聰說,也無法預知李雲聰聽他說了這些事情之後,是會相信他,還是…。

折顏不想破壞他與李雲聰現在的關係。

「我知道你有難言之隱,我也不想多問,聽張群說你喜歡吃核果,既然出來了,我帶你去買,山海雜貨的乾果很好吃。」李雲聰雖然忙於公務,還是會問一問折顏的事,張群特別的跟他說起這件事。

折顏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李雲聰!

「怎麼了,是我記錯了嗎?那你想吃什麼?」被折顏這樣看著,李雲聰以為自己聽錯了張群的話,把折顏喜歡吃的東西弄錯了。

「沒記錯,我只是在想,你怎麼會對我這麼好?」折顏只是想有個棲身之所,才會留在順天府,李雲聰性情溫和,對自己的隨心所欲很是包容,還讓他種了桃花樹,竟然還會關心自己喜歡吃什麼東西。

「難不成只要給你一間客房就行了嗎?都說你是我的朋友了,當然要好好照顧你。」李雲聰被折顏的話弄得哭笑不得,他都已經很不客氣的在府裡住了三天,現在居然還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對他好。

「我好想讓你喝我釀的桃花酒。」酒逢知己飲,折顏好想與李雲聰共飲桃花酒。

「我不知道哪裡有桃花酒,但是,四季酒坊的酒還不錯,今晚你我小酌一番。」聽折顏這麼一說,李雲聰也起了與折顏共飲一番的興致。

「走吧,我們買酒去。」折顏可開心了。

春光映著河面,水波粼粼,河邊碧草如茵,清風徐徐的吹起折顏的衣衫隨風輕揚,李雲聰看著折顏步履輕盈的身影,覺得眼前的折顏彷若隨風輕揚的一抹桃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918891
 回應文章
老鳳凰~~~
推薦0


莫野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沒想到大大竟然向折顏下手

這個配對太新鮮了

那楚留香怎麼辦ㄟˊ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92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