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夜 叉】第三十三章
 瀏覽581|回應1推薦2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陌上花開
莫野

擂台的事情結束了,楚懷君雖然在擂台上被季寒影擺了一道,心裡卻不在意,因為他引季寒影上擂台的目的並不是真的要分勝負,而是要試探他武功的程度。

 

「季寒影太囂張了!」平南王卻是氣壞了,就算是打擂台,明知擂台上的人是平南王府的小王爺,卻絲毫沒有尊敬之意。

 

「父王莫要生氣,在擂台上本就沒有身分上的差別待遇,再加上他自恃有特殊的身分讓他做依靠,囂張是難免的,今日我與他這一番的較量,他的武功的確高深難測,要除掉他只怕要多費些心思,父王,茶是好茶,慢點喝。」楚懷君倒了溫熱的茶給平南王,讓他平息激動的情緒。

 

「從他與你交手的情形看來,他的武功確實不弱,與段堡主相比如何?」茶香怡人,熱茶要慢慢品嘗,也讓平南王緩下了情緒。

 

「武功很難這樣做比較,無法下定論,這件事還要與段堡主商討一番。」

 

「上次的行動失敗,皇上對我已開始有防備之心,我不能再讓季寒影妨礙我的計劃,至少在我死去前,一定要把江山奪過來,就算我坐不上皇位,也要讓你成為九五之尊。」無論是誰,都不能阻止。

 

當初他在先皇病重的期間,假藉著輔政的名義與太子一起把理朝政,暗中鞏固自己在朝中的勢力,等著皇帝駕崩之後,再伺機將皇權轉移過來,誰知先皇早知他有異心,暗中立下遺詔,由宰相秦言律收著,這事情連太子都不知情,所以皇上一駕崩,宰相秦言律便以遺詔的交代,讓太子成為晉國新王。

 

平南王一直對自己的疏忽耿耿於懷,他若是知道宰相秦言律身上有先皇遺詔,無論用甚麼方法,都不會讓這份遺詔公諸於世,也許現在的情勢就不是如此了。

 

「父王千萬不可衝動,先皇既然會將這等大事交給秦言律處理,可見他對秦言律的信任,現在的皇上也是如此,皇上對我們已有防備,在此時除掉秦言律,對我們是沒有任何的好處。」楚懷君了解自己父親的心思、想法。

 

兩人談話之時,門外有人輕敲房門,楚懷君過去打開房門,是龍門堡段誛蒴與玄武門西門君,平南王一見到他們兩人,便將方才的事情又問了一遍。

 

「季寒影的武功真的難測,若與他交手,誰勝誰敗還不能斷定,但段某未必在他之下。」段誛蒴為人處世謹慎,當下也不敢把話說的太滿,卻也不能滅自己的威風。

 

「段堡主有此自信,本王自然放心,關於季寒影的事情,本王正好有事想與堡主商議。」

 

「王爺請說。」

 

平南王引著他們兩人坐下,兩杯熱茶,然後將季寒影來王府一事一五一十的說給他們知道,段誛蒴聽了平南王這段話,心裡已經明白了大概。

 

「王爺,季寒影是凌曦帶回龍門堡的,因為一直與凌曦待在後院,段某以為只是凌曦的朋友,未曾去留意,直到那日過府與王爺見面,才知王爺說的季寒影與我堡中的季寒影是同一人。」段誛蒴怎麼也沒想到會有這麼陰錯陽差的巧合。

 

段誛蒴很少去關心凌曦的生活,即使他知道凌曦帶了人回龍門堡,也沒想要去探看一番,直到那次凌曦與季寒影一同出門,他與季寒影見了面,再加上西門君的一句話,才讓他對季寒影的身分產生猜疑。

 

「原來如此,那日本王問季寒影怎會在龍門堡,他還對著本王賣關子不回答,你家公子為什麼會將季寒影帶回龍門堡,莫非早就相識?」

 

「兩人並非相識,凌曦說季寒影受了傷,他將他帶回龍門堡治療,因為剛好性情相投,凌曦便讓季寒影留下了。」

 

「受傷?怎麼覺得這時間太巧合了。」從季寒影出皇城,然後是蒙面人夜探王府,凌曦又救了受傷的季寒影,平南王所謂的太巧合就是認為季寒影是蒙面人。

 

「的確是太巧合了,所以段某認為季寒影應該是那晚夜闖王府被夜叉救走的蒙面人。」段誛蒴還將他與西門君刻意去試探季寒影的武功的事情告訴平南王。

 

「假如我們想的沒錯,那麼被夜叉救走的蒙面人,又怎麼會與你家公子在一起,而且蒙面人是被你的獨門暗器所傷,你說那暗器特別,難有生還的機會,莫非你家公子的醫術竟如華陀再世般的高明。」一切都很巧合卻又不怎麼合理。

 

「我與王爺一樣有此疑問,曾經問過凌曦,他卻說季寒影受的是劍傷。」

 

「劍傷?本王真的是越聽越覺得不對。」

 

平南王與段誛蒴兩人一問一答的將事情做一個拼湊,卻發現似乎與事實有出入。

 

「段堡主,恕小王冒昧問一句,公子凌曦是真的不會武功嗎?」一旁的楚懷君專心細細的聽著,發現事情的關鍵在凌曦身上。

 

「小王爺,凌曦從小就跟著內人一起生活,完全不曾與我一起習武,就連我要教他武功防身,他說要遵守與內人的約定,決不習武,凌曦是真的不會武功。」段誛蒴每次想這件事情,心上總有滿滿的無奈,還有不想提起的回憶。

 

段誛蒴這番話,楚懷君是相信的,因為他也特意地試探過了,當時他手中的絲線向著凌曦過去,他若是有武功,自然會有所動作,可是,當時的凌曦根本毫無所覺,而是季寒影替他拉下絲線。

 

「那…可有結交江湖上的朋友,也許他與夜叉相識,是夜叉救了季寒影之後,帶去讓他治傷的。」楚懷君推想著任何可能的情況。

 

「小王爺,凌曦他的個性平淡,因為醫術不錯,常幫些老弱婦孺看病抓藥,平時也沒見他有甚麼朋友,怎麼會與江湖中的人有往來呢。」西門君看見段誛蒴提起凌曦的事情,難免又想起以前的舊事,於是就替段誛蒴接了話。

 

「段某還不知道季寒影的身分時,還曾經懷疑他是夜叉,如今聽王爺說他也是奉皇命要調查夜叉的事,那季寒影就不可能是夜叉了。」

 

「整件事情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平南王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父王,我們雖然是繞了一圈,並非毫無所獲,至少和他正面相對了,季寒影要查我們的事情很困難,我們卻可以用夜叉來牽制他。」楚懷君的心思轉得快,心裡很快的有了另一種計畫。

 

「用夜叉來牽制他?」平南王不懂這意思。

 

「季寒影他可不是行俠仗義好玩的來調查刺客和夜叉的事情,他是當殿受封、接受皇上旨意的,查不到逆賊,捉不到夜叉,就是欺君罔上,死罪難逃,我對這個夜叉興趣滿滿,真的很想知道他是誰,如果我們能比季寒影早一步捉到夜叉,就可以用夜叉來牽制他,因為對季寒影而言,夜叉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楚懷君的一句救命恩人如春雷乍響,讓在座的三人恍然的明白。

 

「這真是太好了,如果我們捉到夜叉,本王一定要季寒影跪在本王面前磕頭認錯,讓本王出出心裡的怨氣。」若沒有季寒影插手,皇上早就命喪藥師祈山,不只如此,平南王在皇殿上被季寒影捉弄過,前幾天季寒影還無聲無息的進王府去消遣他,平南王對季寒影可說是恨之入骨了。

 

「父王,孩兒知道你很氣季寒影,但是,以我們現在的處境而言,除掉夜叉可是比除掉季寒影還重要。」

 

「這話怎麼說?」

 

「父王別忘了,夜叉他下手的地方都是我們在京城的財庫,說不定有些比較機密的事情都讓他知道了,您說這個夜叉能留嗎。」楚懷君在夜叉侵入逢源山莊的時候,心裡就已經有警覺了,果不其然,夜叉下手的對象都是與平南王府暗中有往來的。

 

「本王當然想直接除掉夜叉,只是上次季寒影來王府的時候特別跟本王說,他說他在皇上面前保了夜叉,所以這夜叉只能活捉,不能傷他性命。」平南王當時敷衍的回應季寒影幾句,心裡只想著要先除掉季寒影。

 

「話雖如此,刀劍無眼,爭鬥中要如何留情,夜叉絕不能留。」楚懷君與平南王不同,他想要先除掉夜叉。

 

「王爺,段某想的與小王爺一樣,夜叉實在留不得,只是,季寒影好找,夜叉的行蹤卻無法捉摸,實在無從下手。」段誛蒴藉著幫官府緝拿夜叉歸案的名目,讓自己門下的弟子,還調動王府的府兵夜夜在城中巡視,還是難以發現夜叉的行蹤。

 

「段堡主說的沒錯,所以我要用夜叉來引出夜叉。」楚懷君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用夜叉引出夜叉,的確是可行之計,不知小王爺要如何安排?」

 

「堡主莫急,擂台才結束,不用太快打草驚蛇,若是有行動,我再知會堡主,季寒影現在是龍門堡的客人,段堡主就當他是客人就好,別拆穿他的身分,因為知道他的身分對你們沒有好處。」

 

「小王爺的意思,我們明白,段某這裡還有一事要與王爺商量。」

 

「段堡主請說。」

 

「王爺,今日擂台上的那些人都不可留。」

 

「不可留!段堡主不是說要將他們留為己用嗎?」

 

「那是引他們進王府的手段,事情既然失敗了,就沒有留下他們的必要。」

 

「這…懷君,你的意思如何?」平南王遲疑的看著楚懷君。

 

「段堡主說的沒錯,畢竟我們無法管住那些人的嘴,難保不會有人洩密,湮滅證據是最好的方法。」楚懷君認同段誛蒴的做法。

 

「也好,免得夜長夢多,本王也沒有多餘的心思來安置這些人。」

 

「至於沒出現的那兩個人,段某會負責。」

 

「那就麻煩段堡主了。」

 

 

       。。。。。。。。。。。。。。。。

 

在擂台上很威風,回到龍門堡就慘了,季寒影心虛的看著凌曦。

 

「我拉著你走,為什麼不走?」原因凌曦知道,他就是要問。

 

 

「是他太過分了,他的絲線是朝著你來的,我要是不出手,傷了你怎麼辦?」凌曦要隱藏自己的武功,自然是不能還手,季寒影當下是真的為了凌曦才出手的。

 

 

「我知道你是要保護我,那你擋下絲線後就該離開,為什麼要上擂台?」凌曦是有用意的在責問季寒影。

 

 

「他故意向我示威,我…」季寒影現在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的感覺是對的,那個小王爺真的在觀察著他與凌曦,一定是看到他們要離開了,才用這種方式引他上擂台。

 

 

「你看到的,我就感覺不到嗎?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他知道你不上擂台,所以故意攻擊我,就是要惹你生氣,你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還…」看著季寒影委屈的臉,也明白他所做的都是出於要保護自己,凌曦無法再苛責於季寒影。

 

 

「他是一個心機深沉的人,你以後要小心一點。」放軟了口氣,凌曦擔心的是小王爺不會輕易的放過季寒影。

 

 

「我知道是我沉不住氣,你才會生氣,以後不會這樣了,我會乖乖地聽你的話。」季寒影知道凌曦生氣的原因,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不太安全,凡事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的隨心所欲。

 

 

「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責備你,我是擔心你的身分越是暴露,以後他們不知道會如何對付你。」平南王府的小王爺,還有自己的父親,凌曦越來越害怕自己保護不了季寒影。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凌曦,你是在害怕嗎?」凌曦總是沉著又冷靜,很少會有這樣憂慮的表情。

 

 

「你都不會害怕嗎?」

 

 

「不會,因為…」

 

 

「凌曦哥,你沒事吧?」房門被敲的咚咚響,打斷了季寒影的話,門外是段渢揚的聲音。

 

 

「沒事,你怎麼這麼著急?」凌曦一打開門,段渢揚就拉著他細細的打量著。

 

 

「小王爺也太過分了,為什麼突然做這種事!」擂台一結束,段渢揚就急忙趕回龍門堡,想再確認凌曦是真的沒受到傷害。

 

 

「喂、喂,我說段渢揚,你是不是搞錯對象了,在擂台上打的很辛苦的人是我,你怎麼不問一問我有沒有事!」這也差太多了,至少也該問一句〝你們〞沒事吧。

 

 

「京城裡的人誰沒看到你打贏了,你會有什麼事。」段渢揚笑笑的,擺明著就是故意不理會季寒影。

 

 

「你…」

 

 

「凌哥哥…」季寒影的話又被打斷,這次來的是西門秋日,房門沒關,直接進來了。

 

 

「秋日!」凌曦有些驚訝,他不知道西門秋日也跟著一起來龍門堡。

 

 

「凌哥哥,你沒事吧?」西門秋日緊緊的拉著凌曦的衣袖,臉上滿是關心又緊張的神情。

 

 

「妳別著急,我沒事。」凌曦笑著安撫西門秋日。

 

 

「我本來要跟著段哥哥去找你們,可是,我爹不准,季少俠,真是謝謝你了還好有你跟凌哥哥在一起。」

 

 

「妳不用謝我,凌曦是我的朋友,保護他是應該的。」季寒影有些含糊地回應著,對於西門秋日的感謝,總覺得心裡怪怪的。

 

 

「沒錯,保護凌曦哥是他的責任。」段渢揚倒是把季寒影當成凌曦的保鑣了。

 

 

「對啊,保護凌曦是我的責任,不過,跟某些人比起來,妳真是一個懂禮貌的好姑娘。」季寒影誇著西門秋日,卻別有用意的看著段渢揚。

 

 

「是啊,漂亮又有禮貌的好姑娘,誰都會喜歡的,你說是不是,凌曦哥。」段渢揚可不甘示弱。

 

 

「秋日在這裡,你別亂說。」知道西門秋日對自己的心意,凌曦不想拿這種事開玩笑。

 

 

「是啊,誰都會喜歡,我上次和凌曦去天極門,遇到了石泌雪姑娘,她是一個美麗又體貼的好姑娘,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呢?」

 

 

「我…我…」怎麼也沒想到季寒影會提起石泌雪,弄得段渢揚一時答不上話來,西門秋日在一旁掩著嘴笑了。

 

 

「你怎麼不回答,哦,我知道,西門姑娘討人喜歡嘛,是不是,我下次跟石姑娘說。」季寒影瞄了一眼西門秋日拉著凌曦的衣袖,出去了。

 

 

怎麼突然走了?凌曦看見季寒影一閃而過的眼神,似乎不太對勁,也不知怎麼了可他也不好立刻甩下西門秋日走開,只能看著季寒影離開書房。

 

 

「段哥哥,誰叫你老是要捉弄季少俠,現在被捉弄了吧,被季少俠這麼一說,我也想問一問,我和泌雪姊姊誰比較漂亮,誰比較討人喜歡啊。」西門秋日一臉好玩的看著段渢揚。

 

 

「妳別鬧我了,凌曦哥妳也看過了,他好的很,妳就和我去前廳等我爹他們回來,免得西門世叔找人。」段渢揚知道西門秋日喜歡凌曦,也知道西門世叔不喜歡西門秋日與凌曦走的太近,為了避免不必要的不愉快,他還是將西門秋日帶走的好。

 

 

「你做甚麼要提這個,我來龍門堡本來就是要來看看凌哥哥的,卻硬我去看擂台,我一個女孩子看甚麼擂台,來找凌曦哥有什麼不對!」西門秋日自己心裡也清楚,她的父親並不喜歡她與凌曦走得太近。

 

 

「我沒說你不對,總之凌曦哥妳也看到了,妳先去前廳乖乖地等人,聽段哥哥的話就是了。」段渢揚也算是挺了解西門秋日的脾氣,耐著性子的哄她。

 

 

「好吧,為了不為難凌哥哥,我就聽妳的話。」西門秋日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拉著凌曦的衣袖的手,落寞的往前廳去。

 

 

段渢揚謹慎的看著西門秋日離開,關上房門,表情正經的看著凌曦。

 

 

「我對季寒影了解不多,但我相信他不是壞人,爹曾經找我問過他的事,應該是懷疑他與平南王府的刺客有關,今天小王爺會有這樣的舉動,只怕日後還會有麻煩,你和季寒影都要小心一點。」段渢揚本來就不想幫著平南王府做事,也不想捉拿那個刺客,所以季寒影的身分對他而言根本就無所謂。

 

 

「我知道,發生這許多事龍門堡也許回不到以前的平靜,你自己也要小心。」許多事情無法向段渢揚坦白,凌曦的心裡總是覺得對段渢揚有些虧欠

 

 

「我會看著辦,你別擔心。」段渢揚點點頭,往前廳去。

 

 

凌曦待段渢揚離去,轉身進了書房的屏風後,查看藏放躍龍劍的地方,躍龍劍放在這裡是不太安全,一定要找個時間將它藏去當初救季寒影的山洞裡,季寒影身上還有皇上御賜的令牌,足以應付王府與官府。

 

 

該去找季寒影了,凌曦心裡想著,走出屏風卻看見季寒影進來了。

 

 

「你時間抓得真準,我正想去找你。」

 

 

「我在樹上待著,看他們都走了就進來了。」

 

 

樹上?凌曦以為季寒影是去客房休息,怎麼會待在樹上呢!

 

 

「你怎麼了?」從剛才離開書房時候的眼神,還有現在這種心裏有事的模樣,凌曦怎麼看都覺得不對勁。

 

 

被凌曦一問,季寒影也顯得不太自在,先是瞧著凌曦一會兒,突然手一伸就拉著凌曦又往屏風裏走然後用一副不知該怎麼說話的表情看著凌曦。

 

 

「想說什麼就說。」凌曦猜不著季寒影這反常的反應是為了什麼

 

 

「我保護你是應該的,西門姑娘卻為了這件事跟我道謝,說的好像你是她的什麼人一樣,我…」季寒影也不是心胸狹窄的人,也知道西門秋日向他道謝是人之常情,可是,他就是覺得心裏悶悶的。

 

 

「所以,你覺得我好像不屬於你,而是屬於西門姑娘的,是不是?」凌曦馬上就能理解季寒影的感覺

 

 

「我知道她喜歡你,我不是…不是…」被凌曦說中了心裏的感覺,季寒影反而顯得更慌張,他不是討厭西門秋日,也不是心有忌妒的在耍脾氣,就是心裏感覺不舒坦罷了。

 

 

「傻瓜不是什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嗎。」凌曦溫柔的看著季寒影

 

 

感情是很微妙的東西,非得要自己體會才能了解,季寒影恍然的明白,原來自己這麼喜歡凌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845776
 回應文章
哈哈~~~
推薦0


陌上花開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季寒影是台上一隻虎

台下一隻貓  

只有凌曦管得了他  

這個呆呆的人也知道要吃醋啦ROES oh ya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850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