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楚留香×李雲聰】應君不相忘(下)
 瀏覽705|回應2推薦2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莫野
陌上花開

五更未到,天色未明,李雲聰醒來,睜開眼仍是一片黑暗,他緩緩起身,有些迷糊的摸摸被子,確定自己是在自己的床舖上,李雲聰記得自己昨晚是很疲累的在楚留香的懷中睡著的。

 

從失明至今,心裡紛紛擾擾的事情太多,總是睡不成眠,卻沒想到在楚留香的陪伴下睡著了,還睡得很沉,連楚留香將自己安置在床鋪上都沒醒 ,這一覺睡的可真舒服,李雲聰摸索著下床,身子才剛離開床沿站起來,就被人輕輕的拉住手。

 

「又不用上朝,怎麼不多休息一下。」楚留香的語氣有些哀怨,聽這慵懶的聲音應該也是剛睡醒。

 

「你怎麼在這裡!」

 

「不然我該在哪裡?」

 

「你該在客房休息,在這裏要怎麼睡呢?」李雲聰並不訝異楚留香沒離開順天府,只是沒想到他會留在自己的房間。

 

「樹上、屋頂都能睡了,房裡當然也能睡,只是。」伸伸懶腰,楚留香動動脖子又揉揉肩膀,坐在椅子上睡了一晚,實在比他躺在樹上睡覺還不舒服。

  

李雲聰搖搖頭,兩人離的近,楚留香有什麼動作李雲聰大概知道,肯定是睡的不舒服,他扯著楚留香的手,示意他站在自己面前,楚留香很聽話的站了過去,李雲聰雙手放在楚留香的肩膀上,輕輕的幫他按著僵硬又痠痛的地方。

 

「府尹大人。」楚留香有點受寵若驚,因為李雲聰很少做出這種親密的舉動。

 

「我都已經失明了,他們不會再派人來取我性命,你不必如此保護我。」從祭典休沐之後,他已經兩日未上朝,自己的情況如何,那些有意害他的人不會不清楚。

 

「我是很後悔,在你遇到危險的時候沒能保護你,那日我若是在你身邊,也不會讓你遭人暗算。」楚留香明白李雲聰的意思,可是,依照現在的情況,楚留香根本不想離開李雲聰半步,他就是想要陪著他。

 

「聰明的楚留香怎麼會說這種話,人的生死禍福豈是能預料的,你自然有你要做的事,怎麼能一直留在我身邊,你又不是順天府的士兵。」這次的意外李雲聰沒怪過誰,也沒責備過張群的保護不周,他人若有心要害你,是怎麼防也防不了的。

 

「府尹大人說的是,那我以後就當府尹大人的貼身侍衛,護你一生一世,可好?」楚留香拉下李雲聰的手握在手中,一字一句說的真心。

 

護我一生一世,李雲聰沒想到楚留香會突然說出這些話,一時之間心裏很是混亂。

 

當日他與化名為〝劉禾日〞的楚留香相識,一個白玉墜牽起兩人的緣分,楚留香待自己如何,李雲聰心裡明白,如此知心之人,若能相隨一生一世,該是一件多愜意的事,只是世事無常,李雲聰在此時此刻卻不想多求,縱使楚留香不在意,自己也不能就真的將殘生託付於他。

 

「在想甚麼,府尹大人是不相信我的話嗎?」李雲聰自顧自的沉思著,楚留香可是把他臉上細微的變化都看得清楚,見他微微的皺起眉,就知道了他的心思。

 

「我是想起江湖上的人都說盜帥楚留香踏月留香、風流天下,你這番話若是對女子說,女子定是要傾心相許,一生相隨。」自己本就不是江湖上的人,如今眼睛又不方便,李雲聰不想將楚留香困在自己身邊,而且,李雲聰覺得應該有人比自己更適合陪伴著楚留香,就像他身邊那三位姑娘。

 

李雲聰話裡的意思他怎麼會聽不懂,楚留香溫柔地的看著李雲聰,心想著該拿這個人怎麼辦呢?

 

李雲聰有一個小時候就訂親的未婚妻,因為有了心上人,他就退讓成全;李雲聰也知道他是風流天下的楚留香,喜歡他的話說過了,上次還趁他喝藥的時候偷親他,現在都說要護他一生一世了,他還是心有顧忌的要逃避,他凡事總是替他人想著,就沒想過自己的事嗎?還有,昨日在松樹林裏,自己都說會好好的照顧他,怎麼到了今日又他又不認了!

 

「府尹大人聽聞之事不假,只是,大人畢竟不是江湖人,只聞其一,不知其二,在下風流卻不下流,可不是那種會處處留情、隨意口出甜言蜜語誆騙他人的輕薄之徒,這一生一世的話我不曾對別人說過,就只對你說。」楚留香靠的很近,幾乎是要抵著李雲聰的臉,一字一句的說進他的心裡。

 

他可以不厭其煩的給他承諾,因為這世上只有這樣一個李雲聰,楚留香不想錯過。

 

李雲聰很慶幸自己此刻看不見,否則他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楚留香,這番話雖然算不上是甜言蜜語,可是,這一生一世的承諾卻也聽得他臉紅心跳。

 

「我…我不是說你是輕薄無禮的人,只是」兩人靠的這麼近,呼吸裡都是那種孰悉的好聞的味道,李雲聰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只能胡亂地扯著手要掙開,心想著要離楚留香遠一點。

 

「只是如何?」察覺到李雲聰要將雙手抽回,楚留香小小的用力,不讓李雲聰掙脫。

 

「楚留香,你你別欺負我武功不如你。」楚留香握的不緊,可李雲聰就是掙不開。

 

「府尹大人別冤枉我,若是真要欺負你武功不如我,我昨晚就不會在椅子上睡的腰酸背痛了。」故意放輕聲音的曖昧低語,楚留香就想捉弄他。

 

「你真是。」自己不僅武功不如他,連說話都說不過他,李雲聰像是吵架吵輸的小孩子一樣,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任由楚留香握著自己的手,不想白費力。

 

「我如何?我們昨晚說好的,往後的生死都要一起過,你為什麼總是要丟下我?」官場險惡,江湖亦是,楚留香如清風浮雲,自在逍遙,名利不沾身,本就沒什麼好眷戀的。

 

「是啊,我是應了你,可你本就該在江湖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不想。」李雲聰話說了一半,楚留香忽然輕輕地拍了拍他的手,用手在他的嘴唇上點了一下,李雲聰會意的停住了未說完的話。

  

房裡很安靜,李雲聰似乎隱隱約約地感覺到門外有人,可是,又不能確定,他扯著楚留香的袖子指著門,楚留香拍拍他的手,算是回答。

 

「既然有事要找李大人,就進來吧。」楚留香的聲音不大,門外的人應該能聽見。

 

房門推開了,一個小女孩走進來,然後關上房門,楚留香很驚訝,因為他沒料到來的是這麼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長的很漂亮,穿著淡黃色的衣服,梳的整齊的髮辮垂在胸前,雙眼很圓很亮,不過顯得很冷漠,右邊的臉頰上有一道傷痕,是舊傷疤,單憑這傷疤,還有這嬌小的個子和張群形容的差不多,楚留香知道這小女孩就是讓李雲聰失明的人。

 

「有人進來了,是誰?」聽到房門開關的聲音,李雲聰小聲的問著,楚留香沒回答,輕輕的握了一下李雲聰的手,然後向前移了一步,將李雲聰護在身後,觀察著小女孩的動作。

 

順天府的防衛算是不錯,至少出入的地方都有人守著,一個小女孩能如入無人之地的來到這裡,最起碼輕功很了得,再說了,毒這種東西最讓人防不勝防,她若沒出手,楚留香就不想先挑起干戈,至少他得弄清楚需不需要出手,還有可不可以出手。

 

「你真厲害,我才剛到你就發現了,我想你應該不是這裡的官兵,他們沒有這麼好的功夫。」被發現了行蹤,小女孩絲毫不害怕,不過,從小女孩說話的樣子看來,顯然是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楚留香。

 

「當然,我的功夫如果不好,要怎麼保護大人,我可不想再讓他受到傷害,倒是妳這個小女孩,翻過人家的圍牆來到這裡,又是為了什麼事?」楚留香感覺這小女孩沒甚麼敵意,卻怎麼也想不出她來這裡的目的。

 

身後的李雲聰從楚留香一句〝小女孩 〞,還有他說的話來判斷,就已經知道來的是什麼人,他可是比楚留香還驚訝,怎麼也沒想到這小女孩會來順天府。

 

「我是拿解藥來給他的。」小女孩從身上拿了一個藍色小瓷瓶,手一伸就放在桌上,楚留香看了看,不急著去拿。

 

「這就奇怪了,傷人在先,現在又給解藥,這種事怎麼想都不合理,你如果真的要把解藥給我,得先讓我知道你是誰。」楚留香沒想要為難這小女孩,只是對她的身分背景很好奇,想知道是誰教出這麼厲害的小孩,再決定該不該拿解藥。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你的朋友為了找解藥,都去五毒門鬧了一陣了,現在五毒門的人都在找古婆婆,這解藥是我自己要拿來的。」他的朋友都知道要找古婆婆,小女孩不太相信楚留香不知道她是誰。

 

「我的朋友?長甚麼樣子?」去五毒門找解藥,莫非是蓉蓉她們?

 

「是兩個書生,一個少俠,長的英俊瀟灑,說不交出解藥就要把五毒門燒了,他們就說是古婆婆下的毒,沒有解藥,你的朋友就走了。」小女孩也不隱瞞,一五一十的說的很清楚。

 

兩個書生一個少俠?楚留香心裡有數。

 

「古婆婆雖然幫著五毒門煉毒,個性孤僻不受五毒門控制,兩年前收了妳這個小徒弟,妳可是幫古婆婆做了不少事。」四川唐門裏一個囂張的門主,暗地裡做了不少壞勾當,就是古婆婆拿了他人的錢財收了他,據說是他自大輕敵,是被一個小女孩用金針刺死的,想必就是眼前這一個。

 

「你說錯了,我不是婆婆的徒弟,是她收留我,你們大人不是說做人要知恩報恩,誰對我好,我就幫誰做事。」古婆婆照顧她,她就幫她、報答她。

 

「說的也是,那妳為什麼要給我解藥呢?」蓉蓉她們在五毒門沒找到古婆婆,要找到她也要費些時日,卻沒想到這小女孩把解藥拿來了。

 

「不管是死是活,古婆婆是十兩銀子一個人,我幫著她做了不少事,也曾經失敗過,我身上的傷痕就是那些人留下的,還有臉上的傷疤,是用刀子割的。」一個小女孩說著這麼殘忍的事情,聽的李雲聰忍不住搖頭。

 

「再怎麼說妳都是孩子,如此下手真是太狠了。」除了右邊臉頰那道明顯的傷痕之外,楚留香還隱約的看見臉上和脖子上,都有幾道淡淡的大小傷疤。

 

「我傷了他們,他們當然會生氣,沒有人會當我是個孩子,只想著要抓住我,然後用各種方式逼我交出解藥,或是抓著我向婆婆要解藥,那天我傷了李大人,他旁邊的官差也是拿著刀就要抓我,李大人卻拉住他,還說〝別用刀,她只是個孩子〞。」小女孩用那雙漂亮的眼睛看著李雲聰,然後再看著楚留香。

 

「因為他對妳手下留情,所以妳要把解藥給他。」如果只是李雲聰心軟放過小女孩是沒用的,也要這小女孩的心還存有善念,否則她也感受不到李雲聰的善意。

 

「我傷了他,他卻因為我是個孩子而放過我,你說這個人是不是傻了,如果當初用的是會取人性命的毒藥,也許現在就來不及了。」雖然她知道那只是讓他眼睛失明的毒藥,她還是想要把解藥給他,她不想害一個會關心她的人。

 

「是有點傻,李大人就是這麼正直善良,是清廉愛民的好官,只是妳將解藥給我們,古婆婆不會責備妳嗎?」能得到解藥是很好,但古婆婆脾氣古怪,總不能為了解藥讓這小女孩被古婆婆責罰。

 

「你別擔心,婆婆很疼我,不會怎樣的。」

 

「小姑娘,妳幾歲了?」一直靜聽其變的李雲聰忽然問了一句話。

 

「我九歲了,婆婆說我養的不好,所以個子比較小。」這倒是真的,這嬌小的個子讓楚留香以為她頂多七、八歲,原來有九歲了。

 

「小姑娘,古婆婆對妳好,妳自然也要對她好,但是,妳這般年紀實在不適合在江湖生活,不如妳就留在順天府,我可以教妳讀書習字,好好的照顧妳,古婆婆若是想妳,隨時都可以來看妳,等妳長大了,想做什麼事情就隨你的意思,好不好?」聽這小女孩說話,李雲聰知道她聰明懂事,本性很好,只是跟著古婆婆在江湖走動,個性難免會跟著改變,李雲聰不忍心讓她繼續在險惡的江湖裏生活。

 

府尹大人啊…楚留香知道李雲聰正直,不貪百姓的錢,知道他固執,不屑與貪官為伍,知道他善良,體恤人民的苦,散盡錢財的幫助他們,可是,現在還要養個孩子…楚留香輕輕的嘆了口氣,無奈的看著李雲聰,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女孩聽完李雲聰的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了,她可不是嘲笑李雲聰,而是打從心底高興的笑了,她明白李大人是真的為她著想。

 

「當初他們要賣掉我的時候,我哭著求他們,頭都磕破了,他們還是為了銀子硬把我拖去賣,還好婆婆收留我,李大人,心地善良是很好,可是,人心很險惡,人是很壞的,尤其是那些面善心惡的人,他們會像我這樣害你,你當個官都被人害成這樣,要是在江湖上行走,遇上那些狡猾陰險的人,一定會被害得更慘。」小女孩說的很認真,就是擔心李雲聰以後會再被別人陷害。

 

小女孩話才說完,楚留香已經笑了,想當初李雲聰將自己身上的銀子全給他的時候,他都沒有懷疑自己是不是欺騙他,那時自己也是想著:當官的人這麼清廉善良,難怪會被奸人陷害…

 

「你竟然敢笑!」李雲聰低聲的警告楚留香,楚留香摸摸鼻子,乖乖的止住笑聲,漂亮的嘴角卻還留著笑意。

 

被一個小女孩取笑已經讓李雲聰很鬱悶了,竟然連楚留香都笑,他從小讀的是聖賢書,雖然有習武,師父教的也都是仁義為心,保家衛國為己任的道理,人心險惡他是懂的,在公堂上就看過了許多,可是,他本就不是江湖人,自然是不懂江湖上另一種的人心險惡。

 

「李大人已經有了解藥,還要拐走我的天兒嗎?」門外傳來說話的聲音,一個頭髮有些灰白,穿著深灰色的衣服,身形體態還很健朗的婆婆走了進來。

 

「婆婆!」小女孩天兒高興的拉住這婆婆的手,天真的模樣就是個孩子。

 

楚留香一眼就認出眼前的人是專門煉製毒物的古婆婆,李紅袖曾經提過五毒門,除了門主之外,在江湖中小有名號的就是古婆婆,她的毒很特別,連五毒門都沒有辦法解,江湖有傳聞,說她本是唐門裡的煉毒師,後來因為一些恩怨離開唐門,究竟是真是假也無從得知。

 

「楚香帥的朋友真是物以類聚,香帥拐的是女人,李大人拐的是小女孩。」摸摸天兒的臉,古婆婆的表情很慈祥,實在很難想像她是一個專門煉製各種毒藥的人。

 

「古婆婆別亂說,我什麼時候拐過女人了?」楚留香真的很冤枉,他從不拐女人,都是女人自己鍾情於他,其實還是她們想拐他呢。

 

「哦,原來你就是喜歡偷東西的盜帥楚留香,難怪我覺得你長的很好看。」古婆婆閒暇的時候會給天兒說故事,只是她說的不是哄小孩的故事,而是江湖上一些俠客人物的故事,古婆婆當然也跟天兒說過楚留香的。

 

「妳真的覺得我長得好看?」故意說他喜歡偷東西,天兒古靈精怪,連楚留香都要小心不要被她捉弄了。

 

「因為婆婆說盜帥楚留香是一個很好看的人,我也覺得你很好看,不過…我看過比你更好看的人。」天兒水汪汪的眼睛閃閃發亮,好像在向楚留香炫耀一樣。

 

「比我好看的人很多,妳說的是誰?」瞧這天兒一臉的得意,倒是讓楚留香好奇了。

 

「就是李大人,他長的比你好看。」天兒把李雲聰當成自己的寶物一樣炫耀,惹的楚留香又笑了,一旁的李雲聰也看不見天兒得意又認真的表情,只當她是童言童語的與楚留香拌嘴,笑笑的沒當真。

 

「天兒,妳要是喜歡李大人,不如聽他的話留在順天府,我也不希望妳跟我一樣的在江湖過活,這江湖是一條不歸路,一腳踩進來就很難無牽無掛的走出去,你留在這裡也可以過著安穩的日子。」李雲聰方才的話,古婆婆剛好聽見了,難得有人要照顧天兒,讓她留在順天府總是比較好。

 

「婆婆,我要和妳在一起,從妳買下我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決心要跟著妳,我把解藥給了他們,婆婆不要生我的氣才好,我不想惹婆婆生氣。」小孩子的想法還是很單純,天兒以為古婆婆是因為生氣才要把她留在順天府。

 

「天兒放心,婆婆沒生氣,妳想留在婆婆身邊,婆婆很高興,香帥,這次是老婆子得罪了,我萬萬沒想到李大人是你的朋友,還是江湖之外的人,這筆帳我會找門主算。」古婆婆有一個原則,她的毒決不用在一般人身上。

 

「古婆婆言重了,在下還要謝謝你的解藥,也請古婆婆別讓他人知道李大人是在下的朋友。」楚留香不想日後給李雲聰添麻煩。

 

「香帥的意思,老婆子明白,將藥水滴進眼睛裏,用布巾保護住,不可見光,感覺痛的時候不可用手碰觸,三天之後眼睛自然能看見,天兒,天快亮了,我們該走了,免得驚動府裡的官兵。」順天府的出入之處都有人巡守,她們還是要怎麼來就怎麼出去。

 

「李大人,天兒有話要跟你說。」天兒忽然過去拉著李雲聰的衣袖。

 

感覺到天兒拉著自己,李雲聰順著天兒拉著他的力道緩緩的彎下身子,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天兒臉上笑的燦爛,仰著臉輕輕的就要碰上李雲聰的臉頰,卻被楚留香的手掌擋住了。

 

「不准你親李大人!」這種把戲要騙誰,楚留香一眼就識破了。

 

「我是小孩子耶!」天兒馬上擺出一副小孩子的模樣,嘟著嘴氣呼呼的。

 

「我知道妳是小孩子,就是不准。」楚留香的笑容真是氣死人不償命。

 

「楚留香算什麼大俠,沒度量、小氣,婆婆,我們走。」天兒撒嬌的拉著古婆婆,兩人一起離開了。

 

「你怎麼與孩子這般計較。」一個江湖大俠與一個九歲的小女孩,李雲聰想著都搖頭。

 

「我的府尹大人,她要親你,我當然要與她計較。」楚留香可沒忘記桌上的小瓷瓶,小心的收起來。

 

「你現在計較也遲了,有人親過了。」李雲聰給楚留香潑了冷水。

 

「是誰!」

 

「南街糕餅店的女兒。」

 

糕餅店的女兒…

 

 

       。。。。。。。。。。。。。。。。。。。。。

 

《青天如雲,他若不測,你亦相同》

 

嚴嵩的兒子嚴世蕃一早醒來在床邊看見這張字條,用把刀刺著,他心裡嚇了一跳,有人夜闖他的寢房,竟無人發現,他趕緊招來婢女為他更衣,兩名婢女一進房看見他就嚇得掩口驚叫,只見嚴世蕃的脖子上有一條滴血的血痕,血淋淋的很嚇人,巖世蕃站在銅鏡前看著脖子上的血痕,臉色發白,說不出話來;而另一個主謀的下場也很可憐,吏部尚書兩邊的臉頰上被畫上了兩隻王八。

 

脖子上的血痕洗不掉,臉頰上的王八圖案也洗不掉,兩人遮遮掩掩的去上了早朝,然後一起去了嚴嵩的府邸,看著手中的字條和刀,再看著他們倆人的樣子,這其中的警告意思,嚴嵩是明白的。

 

這件事恨快的傳開了,京城中的人在背後笑的快岔氣了,當然也傳到了順天府,張群邊說邊笑,真的是快笑死了,雖然不知道這兩個人為什麼會被捉弄,是誰下的手,但他們兩是名聲不好的貪官污吏,受一受這種窩曩罪也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

 

「是你做的?」李雲聰的眼睛用布巾保護著,這是第二次換藥。

 

「嚴世蕃脖子上的血痕是我畫的,吏部尚書臉上的王八是甜兒畫的。」楚留香趕緊替自己解釋,那兩隻王八不是他畫的。

 

楚留香那晚向蓉蓉她們說他要去教訓一下那些惡吏,誰知甜兒吵著要去,他只好將吏部尚書府的事情交給她去做,楚留香可是怎麼都沒想到,甜兒會給那位尚書大人畫上兩隻王八,還畫在臉上。

 

「那些紅墨汁裡加了藥水,至少要六天之後才會完全消失。」宋甜兒對於自己畫的王八很滿意,自己誇自己畫的很漂亮。

 

李雲聰明白楚留香的用意,那些人以後應該是再也不敢招惹自己了。

 

「有件事想問你。」該處理的事情都交代好了,章先生像往常一樣去堂前處理府衙的事情,房裡只剩他與李雲聰。

 

「甚麼事?」眼睛還是不舒服,李雲聰努力的不去碰觸。

 

「你是真的要收留天兒嗎?」

 

「是啊,你是不是覺得我太多管閒事了。」李雲聰很在意天兒的事,不過想到古婆婆對天兒很好,讓他安心許多。

 

「不是,我是擔心你照顧不來,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救了甜兒,她那時候才十歲,我看她無依無靠,就將她留在身邊,所以,我可以了解你要收留天兒的心情。」楚留香的話讓李雲聰感到詫異,原來盜帥楚留香也會做這種事。

 

李雲聰覺得越是知道楚留香的事情,越會被他吸引住,楚留香吸引人的不只是他長得好看,而是他讓人摸不透的神祕氣息,他談吐風雅如翩翩公子,不染江湖氣息;自在的心性如皓月清風,善惡自在胸中,眼見不平、嫉惡懲兇時的不擅動干戈是俠義的風骨…這樣的盜帥楚留香讓他不知不覺的陷入其中。

 

陪著李雲聰用完午膳,楚留香將蓉蓉特意留下的藥讓李雲聰吃下,讓他的眼睛休息,等李雲聰睡了,楚留香去府衙前堂找張群。

 

「張群,你知道南街有間糕餅店嗎?」楚留香耿耿於懷,還是想弄個清楚。

 

「當然知道,整個京城我都熟,劉公子想吃什麼,我去買。」張群把楚留香當神仙一樣的尊敬,以為楚留香想吃點心,很勤快的就要去買。

 

「我沒想吃什麼,我是想問你,他們是不是有個女兒?」

 

「沒錯,是有個女兒,還有兩個兒子。」張群什麼都沒多想,問什麼答什麼。

 

「他家的女兒長的如何?漂亮嗎?」

 

「該怎麼說呢?現在的模樣很可愛,長大以後應該也是美人一個。」怎麼忽然問起人家的閨女?張群有些疑問還是很仔細地回答。

 

「長大!他家的女兒現在多大?」怎麼聽著有點不對勁?

 

「五歲多了,長的可愛極了,我想長大肯定是美人。」

 

五歲…

 

 

       。。。。。。。。。。。。。。。。。

 

《古婆婆雖然說用藥三日,眼睛就能看見,但是,李大人已失明多日,不能讓他的眼睛一下子的接觸光線,楚大哥要在暗一點的地方讓李大人睜開眼睛,免得傷了眼睛》

這是蓉蓉要回船上的時候特別交代他的。

 

房裡只留下一盞豆大的小燭火,楚留香解下李雲聰眼睛上的布巾,李雲聰想著蘇蓉蓉交代的話,慢慢的睜開眼睛,感覺有點昏暗,隨著眼睛適應了微弱的光線,眼前的人緩緩地映入眼裡。

 

「府尹大人,看見我了嗎?」

 

「楚留香,我也想著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你。」

 

「我知道。」

 

「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曾經對著松樹說好想再看一看我,所以我就等在你面前,讓你一睜開眼睛就看見我。」楚留香那時聽見李雲聰對他的惦念,心上既是歡愉又是心疼。

 

經歷生死劫難,李雲聰很珍惜楚留香,他知道要如此喜歡一個人是不容易的,而楚留香對他就是如此的喜歡,他如何能不珍惜呢!

 

「謝謝你對我這麼好。」李雲聰本來就不擅於表達感情,給楚留香的只有真實的情感回應,說不出動人心弦的言語。

 

「是啊,我一直都對你好,可你還是捉弄我。」楚留香很喜歡這句話,甜言蜜語他聽得太多了,都抵不上李雲聰這一句。

 

「捉弄你?」

 

「糕餅店的女兒才五歲,你卻故意說那麼一句,讓我…」

 

「你該不會…」李雲聰可不是要捉弄楚留香的。

 

「張群說她現在很可愛,長大肯定是美人。」

 

李雲聰忍不住笑了,自己是要逗一逗他而已,沒想到楚留香會這麼在意。

「你又不會隨便讓人親你,我以為她是你喜歡的姑娘,才會打聽的。」武林中有多少陰謀詭計都騙不到的楚留香,卻被李雲聰騙了。

 

「是啊,我不會讓人隨便親我,上次卻有個無賴趁我喝藥的時候偷親我。」李雲聰看著楚留香。

 

「唉呀,府尹大人知道嗎,那個無賴不會隨便親人,除非是他很喜歡的人。」楚留香也看著李雲聰。

 

豆大的燭光映著眼前這好看的眉目如畫,隨著燭影搖曳隱隱約約,聽楚留香說著〝他很喜歡的人〞,李雲聰心底一暖,緩緩的伸手覆上楚留香總是笑的好看的臉。

 

「幸好還能看見你。」李雲聰也喜歡這個很喜歡自己的人,在不知不覺中就喜歡了。

 

「我的府尹大人就不能說一句喜歡我嗎。」楚留香輕柔的覆上李雲聰撫在自己臉上的手,輕握在手中,兩人交握的掌中赫然的多了一只白玉墜。

 

當初他要張群將白玉墜還給楚留香,現在李雲聰傻看著兩人手中的白玉墜,心想楚留香又要訓他一頓了。

 

「這次的事情就算了,你若是再把白玉墜丟給別人,我的心都要讓你傷透了。」楚留香拉著李雲聰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再不會了,無論如何我都會帶著。」李雲聰將白玉墜收進懷裏。

 

「還有這個,府尹大人去求了姻緣,不知你為誰求的?」楚留香又變出個姻緣結,拿在李雲聰眼前晃著。

 

「你甚麼時候拿了這個!」李雲聰要拿回來,楚留香飛快的往背後一藏,眼神曖昧,連笑容都曖昧的看著李雲聰。

 

「不是我求的,是廟宇的師父送的,說是讓我早日成就姻緣。」不知怎麼的,李雲聰越說越是臉紅,像是自己做了虧心事一樣。

 

「哦~這樣啊,那這姻緣結倒是很靈驗,難怪我無論如何都不想離開府尹大人。」楚留香手一收就將姻緣結收進懷裏。

 

怎麼能讓府尹大人帶著,真的招來姻緣還得了!

 

「楚留香,這姻緣結我帶不得,你就能帶,莫非是你想求姻緣?」李雲聰明白楚留香的心思,心想著這個人怎麼還要跟個姻緣結計較。

 

「說的是,明天去廟裡過過香火,求祂讓府尹大人對我再好一點。」李雲聰故意笑他的話,楚留香聽得懂,他就好好的與他計較一番。

 

「再好一點?」這什麼意思?

 

「是啊,就像這樣…」楚留香身子向前一傾,很快的將自己的唇印上李雲聰的。

 

「亂來,你怎麼求這個!」求姻緣,求子嗣,求平安,哪有人去廟宇求這個的!

 

「得不到的東西自然是要用求的,不然…」楚留香話未說完,李雲聰慌亂的拉下他,飛快的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個親吻,然後紅著臉、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看著楚留香。

 

江湖上人人都知道楚留香是強盜中的元帥,流氓中的貴公子,他這個流氓貴公子卻愛上李雲聰這樣的謙謙君子,自己喜歡捉弄他,卻總是被他意外的反應弄得自己心亂。

 

「不求了,我不會亂求的,都有你了,我還求什麼。」楚留香憐惜的將李雲聰擁住,用臉頰輕輕的廝磨著他的髮。

 

「那日祭拜天地之後,我倒是向神明祈求了。」李雲聰在楚留香懷中悶悶地說著。

 

「你求了甚麼?」

 

「就…保佑你平安。」李雲聰的聲音更小了,透著心虛。

 

與楚留香相遇、相識至今,總是楚留香在幫助、保護自己,江湖的事情自己甚麼都插不上手,李雲聰只能在祭祀大典裡為楚留香祈求平安。

 

楚留香愣了一下,隨即明白李雲聰的心意,他溫柔的拉開懷中的李雲聰,讓他看著自己。

 

「為了能保你一世平安,我會讓我自己平安,無論去哪裡,做了甚麼事,我都會平安的回到你身邊。」

 

李雲聰微笑的點頭。

 

這是相伴一世的承諾。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832940
 回應文章
給陌上花開
推薦1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莫野

甜兒最喜歡畫王八了,她的房裡還掛了一副王八的畫

她與楚香帥是這樣相識的沒錯

原著裡是這樣交代的微笑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842498
>▽<
推薦0


陌上花開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我太喜歡這種懲罰方式了

尤其是甜兒,王八畫的太好了奸笑

不過,楚留香與甜兒真的是這樣認識的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837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