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楚留香×李雲聰】應君不相忘(中)
 瀏覽834|回應1推薦2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莫野
陌上花開

楚留香對江湖上的事情知道的不少,卻還是比不過李紅袖,更何況李雲聰的眼睛已經失明,在時間上也不能讓他再慢慢地找線索,以免錯過了醫治的時機。

「楚大哥,江湖上用毒的人很多,在殺手組織裡隨便找都百來個,你就只給我一個小女孩的樣子而已,我哪有辦法馬上知道這小女孩是誰,而且我們連李大人的情況都不清楚,要蓉蓉姊怎麼配製解藥?」楚大哥敢情是把她和蘇蓉蓉都當成仙人,凡事都能屈指一算的就什麼都知道了。

李紅袖這話一點也沒錯,李雲聰失明了,他卻沒仔細的看過他眼睛的狀況,也沒替他診過脈,若是能讓蘇蓉蓉去探視一番,也許能知道是什麼毒,也就能以毒找人,揪出下毒的人,又或許這毒不是很厲害,說不定蓉蓉就能替李雲聰醫治,這些他明白,可是…

「他都特意的要瞞著我,連白玉墜都要還給我了,我又能如何呢?」李雲聰那句〝我不想在我身有殘疾的時候,才讓你陪在我身邊〞的話,讓楚留香掛心,他明明惦念著月圓之約,想與自己見面,卻為了不讓自己為他擔心而避開。



「楚大哥真笨,李大人要瞞著你,你就乖乖的讓他瞞著嗎?要是換成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就衝進順天府,陪在李大人的身邊。」甜兒的想法是直接單純的。

「甜兒,依妳的個性的確是會做這種事,可是呢,妳沒體會到李大人對楚大哥的一番心意。」李紅袖輕輕的捏著宋甜兒的臉頰,看著她嘟著嘴唇一臉不懂的模樣,真是可愛。

「朝廷官場講的是律法,不像江湖這般的快意恩仇,正直的李大人知道官場的醜陋,也明白自己的處境,他上次被奸人陷害,因為事情牽扯到楚大哥,所以楚大哥有了幫忙的理由,而這次被人設計失明,也還不清楚是誰下的手,沒有半點眉目可循,他怎麼可能會再讓楚大哥淌渾水呢,我這麼說,妳明白了吧。」這種奸臣陷害忠良的戲碼每個朝代都有,也可以說是官場上的現象,這次害不了,還會有下次,還有下下次。

楚留香明白,李雲聰一來是不想連累他,二來是不想把他當成理所當然的靠山。

「妳這麼說我當然明白,可是,有什麼關係呢,凡事講的是緣分,既然他是楚大哥喜歡的府尹大人,我們幫他、保護他有甚麼不對,換作是別人的事,我還不想管呢?」也許是楚留香喜歡的人,宋甜兒看著李雲聰是怎麼看怎麼順眼。

「我覺得甜兒說的很對,就算李大人不想事事都牽連到你,可是,心裡已經有了牽掛,又怎麼可能袖手不管呢。」蘇蓉蓉意有所指的看著楚留香。

是啊,李雲聰已經成了自己心頭上的牽掛,他本以為幫他找回青銅玉杯之後,兩人就朝廷江湖不相干,誰知在與李雲聰相處的時間裏,自己竟然有所感覺的對他產生情感,就是想與他在一起,即使只是陪著他在燭燈下看書談天,心裡便感到無比的滿足。

「楚大哥,我們都說得這麼多了,你應該懂吧,與其在這裡惦念,不如就耍賴一下的去看看李大人,李大人應該也知道這件事是瞞不了你多久的,你總是常常往順天府跑,忽然的就不再去找他了,這才奇怪呢?」紅袖的話說的合情合理。

「可是…。」一想到李雲聰要將白玉墬還給自己,下了決心的要與自己疏離,楚留香竟然有些猶豫,他心裡可是甚麼都不在意的,就是無法預測固執的府尹大人會怎麼面對他,也害怕聽見李雲聰說出要與自己劃清關係的話。

「一個人突然看不見了,沒有誰能堅強到甚麼都能承擔,他越不想你陪,你就是那個越該陪著他的人。」蘇蓉蓉很欣賞李雲聰的骨氣,有了楚留香這樣一個朋友,卻不會想著要依靠他來解決問題,只想著不要因為朝廷的恩怨將他牽連進來,這樣的朋友能不珍惜嗎?

其實,楚留香也很想陪在李雲聰的身邊。

「小女孩的事情,我會和紅袖去查,也不知道那些害李大人的人會不會再採取行動,楚大哥快些去看看吧。」看著楚留香還在猶豫,蘇蓉蓉忍不住的就伸手推了一把。

楚留香笑了笑,轉身走了。

「紅袖姊,李大人這事妳有頭緒嗎?」甜兒是沒有紅袖那種精通武林各家的本事,她覺得楚大哥就只給這些線索,實在難找。

「有是有,不過還得去查一下。」楚留香在說的時候,紅袖就已經在心裡找到了一些可能的人物。

「那妳剛才為什麼不跟楚大哥說。」

「我要是跟楚大哥說了,他一定會馬上去找那個人要解藥,可是,這解藥又不一定在那個人身上,所以我才會先瞞著他,而且這件事情不能讓楚大哥出面,只能暗中的進行調查。」紅袖做事一向很謹慎,想的也多。

「我不懂,為什麼不能讓楚大哥出面?也許楚大哥出面了,下毒的人會乖乖的把解藥交出來。」

「紅袖她是要避免讓江湖裡的人知道楚大哥和李大人的關係,否則消息傳開了,豈不是枉費了李大人要保護楚大哥的一番心思。」蘇蓉蓉替紅袖將其中的原因說給甜兒聽。

「是啊,我都沒想到這些,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呢?由我們出面的話,他們也會聯想到楚大哥的。」江湖上有誰不知道她們三個人與楚留香的關係。

「放心,我已經想好辦法了。」蘇蓉蓉臉上溢起一抹神秘兮兮的笑容。

       。。。。。。。。。。。。。。。。。

青雲如心,縱然天大地大,總有歸去之時。

富貴名利如過眼雲煙,李雲聰並不貪戀,只是心裡放不下百姓的苦,章先生邊替李雲聰寫下面呈皇上的奏表,心裡邊惋惜著,朝中早已奸臣當權,現在又要失去一位忠君之臣,明朝社稷真是岌岌可危啊。

「大人真要辭官回鄉嗎?」張群一早就跟著章先生處理李雲聰交代的事情,從章先生那裡聽見這件事,回到府裡馬上就來見李雲聰了。

「是啊,你捨不得嗎?」李雲聰知道是章先生告訴張群的。

「我有什麼捨不得的,我是捨不得大人您,大人可不可以晚些再辭?」順天府少他一個衙役有什麼大不了,少了一個清廉的府尹可不得了了。

「晚些再辭?你這句話是甚麼意思?」張群不是要他不要辭官,而是要他晚些再辭,這說法很奇怪。

「就是…就是…」張群心裡還期望著劉禾日能醫治李雲聰的眼睛,這話他可不能對李雲聰說。

「辭官的事情不是我說辭就能辭,那份奏表是先將我的狀況稟告皇上,再來就看皇上如何決定了。」李雲聰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這份奏表與辭官無異,試想一個雙目失明的人,如何能再繼續擔當順天府府尹這樣的官職呢。

「皇上一定會讓大人辭官還鄉的。」張群很不甘願的說著。

今日他的李大人若是年事已高,他一定會很高興大人告老還鄉,可是今日的狀況不同,李大人是被人害的雙眼失明,不得已的要辭去官職,要是當個廉明的好官都是這個下場,以後誰還敢當忠臣,讓他越想越不甘心。

「昨天曲大夫給我換了湯藥,我喝了湯藥之後昏昏的睡了半天,今早起來還有點倦,等會我想去後山走一走、透透氣,你就在府裡幫著章先生處理事情。」李雲聰現在還覺得有些倦,想想應該是藥喝太多了,又少走動,所以精神不好,其實若要找真正的原因,就是心裡的事多,夜裡沒能睡安穩。

「不行,沒人陪著您怎麼成,您現在…。」張群實在不喜歡說眼睛看不見這句話。

「順天府後院出去,順著石階走一段路,接著就是松樹林,我只是去林子裡走一走,你總不能要我天天都待在書房吧。」李雲聰將外衣穿上。

「好吧,剛用過午膳,出去走走也好,不過大人您一定要小心一點。」自從雙眼失明,他和曲大夫就非常的緊張小心的護著李雲聰,想一想,大人除了在府中的庭院走一走,活動筋骨之外,也不能出門去走動,的確會悶壞人。

「好,我會小心,你別忘了我是會武功的,又不是文弱書生。」李雲聰點點頭,慢慢地出了書房。

「這跟會不會武功有什麼關係,腳下有顆大石塊還不是踩了跌倒。」張群又擔心的嘀咕了一句,跟在後頭看著李雲聰走出庭院,才去前廳找章先生。

眼睛看不見了,李雲聰到現在還不是很能適應,但是,又能如何呢?

推開後院的門,一股樹木的清新味道迎面而來,李雲聰小心的移動步伐去找石階,找著了石階,才緩緩的順著石階往林子裡走,走了一小段路,他警覺的停下步伐,似乎感覺到身邊有動靜。

「是誰?」李雲聰不敢亂動,怕讓對方知道他眼睛看不見。

「這位爺,小的只是在樹下睡覺而已,不是故意要打擾您的。」石階旁邊的樹下有個小乞丐從地上站起來,揉了揉眼睛,一副剛睡醒的模樣。

「你沒有打擾到我,我只是查覺到有人,隨口問一句而已,看來是我吵到你了。」聽這個聲音,應該是年紀不大的人。

「沒有,您沒有吵到我,這位爺,我怎麼覺得您很眼熟,很像是…很像是順天府的李大人。」小乞丐的語氣裡有些不確定。

「是啊,我是順天府府尹李大人,你竟然識得我。」李雲聰也沒多想甚麼,就承認了自己的身分。

「您真的是李大人!順天府尹李大人是清廉愛民的好官,誰不認識,連我這個小乞丐都非常尊敬您呢。」小乞丐的話句句出自肺腑,可不是虛言奉承。

「小乞丐?」李雲聰聽著聲音只覺得是個年紀不大的人,卻沒想到是個乞丐,這也難怪,眼睛看不見,當然就無法從穿著去判斷這個人的身分。

「是啊,小的自小就沒了父母,被人撿了去,養大後賣去有錢的員外家當奴才,可是,員外家的人會欺負小的,小的就逃跑了,因為沒什麼謀生能力,就當了乞丐。」小乞丐說著自己的身世,雖然很可憐,口氣裡卻沒有悲傷埋怨的意思。

「你的年紀應該不大,叫甚麼名字?幾歲了?」李雲聰覺得這小乞丐是個樂觀的人,聽他說話挺愉快的,不自覺的就與他談起話了。

「小的十四歲了,別人都叫我小虎。」

「小虎,這名字挺好的,誰取的?」李雲聰左手負於身後,右手不著痕跡的摸索著石階旁的樹木,慢慢的往前走。

「之前當人家的奴才有取過名字,小的都不用了,小虎這名字是小的自己取的。」這叫小虎的小乞丐緊緊的跟在李雲聰的身邊。

「小虎,我不會看不起你是乞丐,只是男子漢大丈夫,應該為自己的前途做打算,找個工作安定下來,最起碼能養活自己,是不是?」相遇即是有緣,李雲聰也將小虎當成朋友一樣,對他關心了起來。

「大人說的小的都知道,可是呢,小的從小就東走西闖,有錢賺就賺,沒錢賺就和乞丐朋友一起乞討,反而習慣了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小的也有幹活的,有時幫大娘採收園子裏的菜,幫幫別人農田裡的活,吃飯都沒問題的,這不是挺好的嗎。」走了一段路,李雲聰轉進右邊的林子裡,小虎趕緊在轉角的地方打了一個草結。

「你的性子倒是很樂觀,能這樣自由自在的生活的確是挺好的。」聽著小虎的話,李雲聰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辭官回鄉,家鄉還有些田地,就找人來耕種,不管收成是好是壞,總有辦法生活…

辭官回鄉,自己眼睛失明的事情都沒有讓楚留香知道,卻突然的就要辭官回鄉,他一定會生氣的,那…辭官回鄉的事情要不要讓他知道呢?還是什麼都不要讓他知道吧…李雲聰越想越亂,完全忘了自己現在的狀況,一腳沒留意的就踩上了地下冒出來的樹根,李雲聰只覺得滑了一下,慌亂中伸出手也不知道該拉住什麼…

「李大人!!」

耳邊聽到小虎驚慌的大叫,本來要跌倒的身子卻穩穩的被另一個身子給頂住了。

「小虎,謝謝你,沒弄痛你吧。」李雲聰伸手拉住小虎。

「沒有、沒事,李大人還好吧?」小虎真被李雲聰嚇出一身冷汗,心裡想著:要是跌傷了李大人,該怎麼跟楚香帥交代!

那夜,楚留香明白了李雲聰的情況,特意去拜訪丐幫的弟子,請他們幫忙留意順天府四周的動靜,當然也有將李雲聰失明的事情讓他們知道,小虎本來是跟其他幾個弟子守在順天府周圍,後來發現李雲聰從後院出來,小虎才會快一步的在石階旁等著李雲聰,就怕他有所閃失。

「我沒事。」雖然沒事,李雲聰的心情卻更沮喪了。

「李大人,小的是不該冒犯您,可是,小的還是忍不住想說,您眼睛看不見,自己在外面是很危險的,讓小的送您回府去吧。」小虎擔不起這個風險,還是讓李大人回府去最好了。

「你看出來了。」李雲聰自然是不知道小虎早就知道他眼睛失明的事情。

「小的不敢騙您,小的在外四處流浪討生活,什麼樣的人都見過,剛才跟您說話的時候,小的就發現了。」雖然李雲聰總是用慢一點的動作來掩飾行動不便,可是,在目不能視的情況下,雙手還是會不由自主做出摸索的動作,就算楚留香沒事先告訴他,小虎也看得出來。

「小虎,你先走吧 ,我還想在這裡待一會兒。」李雲聰繼續往前走。

「可是…。」小虎很是猶豫。

「我就是走一走、透透氣而已,沒事的。」這種情況還是自己一個人比較自在。

「那李大人要小心一點。」見李雲聰堅持,小虎只能先走了,還不忘再打個草結做記號。

小虎心裡還是放不下心,可是,他與李大人也不熟,又不能硬要留在李大人的身邊,反正楚香帥是要他們有狀況就向他回報,自己已經先讓旺福去找香帥了,現在就只要守在石階這裡等著,等李大人走累了,看著他平安的回府去就行了。

李雲聰聽著小虎離開的腳步聲,心裡突然湧上一股無力感,即使自己再如何樂觀的面對,終究抵不過眼睛看不見所帶來的現實問題,一陣涼風吹來,李雲聰聞到松樹的清香,伸手觸及的是自己很熟悉的松樹。

「今日是來與你們道別的,這裡本來是我煩心時休憩的一方淨土,如今我身有殘疾,也許就要離開京城了。」回想初來京城之時,新官上任,順天府裡的事情讓他忙得昏天暗地,再加上他的個性公事公辦、不會見風轉舵,這順天府府尹的職位做的很辛苦,卻也不負他恩師的諄諄教誨與自己當初要幫助百姓的志向。

在朝為官,面對的是權勢之間的明爭暗鬥,辦的案子件件都是人心善惡的寫照,每當心情疲倦了、不如意的時候,李雲聰就會來這裡,望著筆直參天的松樹,閒走在這片廣闊的松樹林間,暫時讓自己置身於世事之外。

可是,今日就不同了,李雲聰是滿懷心事的。

【亭亭山上松,一一生朝陽,森聳上蒼天,柯條百尺長。】

【歲暮滿山雪,松色郁清蒼,彼如君子心,秉操貫冰霜。】

即使世道如此,也不能同流合污,卸下官職,李雲聰還是當初那個心如青雲,傲氣為骨的李雲聰,只是…

說了一個謊,接下來的事情就要用無數個謊來銜接,李雲聰當下是想的太多的變笨了,名滿江湖的楚留香豈是他可以騙得了的,現下該怎麼辦呢?楚留香一定會再來找他的,先找個地方躲一躲吧,等到聖上准了自己辭官返鄉,再悄悄的離開,可是,能躲去哪裡呢?天下鏢局嗎?王振威也很難應付,要是讓他知道自己的情況,他一定不會善罷干休的,一定會想盡辦法的要找出幕後主謀的人,反而更麻煩。

思緒起伏,心煩,李雲聰摸索著松樹緩緩的往前走,等到他停下腳步的時候,已經弄不清自己身於何處了,前後左右都是松樹,眼睛又看不見,根本分不清楚該怎麼走才是回府的方向。

李雲聰記得自己是直直的往前走的,現在如果換個方向往回走…

摸索著又走了一段路,李雲聰隱隱約約的聽見了流水聲,松樹林最裡面的右側有一條河流 ,從這聲音的大小判斷,自己似乎是越走越裡面了,李雲聰知道是自己疏忽了自己的狀況,眼睛看不見的人最無法分辨的就是這種相似的環境,猶如迷宮。

李雲聰不想再繞了,也有些累了,他靠著松樹坐下,浮上心頭的竟是楚留香。

      

       。。。。。。。。。。。。。。。。。

楚留香在前往順天府的路上遇到旺福,聽他說李大人去松樹林裡散心,心裡就知道不好了,加緊了腳步就往後院的松樹林去,一眼就看到坐在石階口的小虎。

「楚大俠…唉呦…您為什麼打我?」小虎才站起身打招呼,楚留香已經一個拳頭的敲在小虎的頭上了。

「我不是讓你注意著李大人嗎?你還讓李大人一個人留在松樹林裡,就不怕他跌到河裡去嗎!」打人要有原因,楚留香就把原因跟小虎說。

「李大人說他只是走一走、透透氣而已,一直要我走,所以我…香帥,對不起,我…」小虎說到這裡才想到自己忽略了什麼,一個眼睛看不見的人說要走一走,自己竟然就真的留下他一個人在松樹林裏了。

「我沒有怪你,我還要謝謝你等在這裡,李大人他清楚自己的狀況,不會有事的,我這就進去找他。」楚留香知道這件事也不能責怪小虎,李雲聰要去松樹林裡走一走,小虎也找不出什麼理由跟著他。

旺福說李雲聰是未時左右進松樹林,現在都申時了,也就是說李雲聰已經在松樹林裡待了一個多時辰了,楚留香留意到小虎打的草結,隨即轉進右邊的林子裡,走了一段路,有發現一個草結,表示小虎是在這裡與李雲聰分開的。

「府尹大人!」楚留香喚了一聲,沒聽到回應,表示李雲聰在松樹林的更裏面。

楚留香走的不快,步伐放的很輕,幾乎無聲無息,就怕錯過林子裡細微的動靜,停下腳步,左右的巡視一遍,還是沒發現李雲聰的行蹤,楚留香有些急了,眼前這片松樹林很廣闊,要讓他從哪個方向找起呢?

眼睛看不見的人是摸索著往前走的,是順著手的感覺找出路的,楚留香閉上眼睛,伸出手摸索著松樹,想像著李雲聰順著松樹往裡面走的方向,每走一段路,就睜開眼睛找尋李雲聰的行蹤,然後再閉上眼睛繼續走,直到耳邊隱隱約約聽見了流水的聲音。

這下可不好了,該不會往松樹林裡的河流邊走了吧?楚留香趕緊睜開眼睛仔細的巡視著四周,心急如焚的往河邊的方向去,走過了一棵又一棵的松樹,就在右前方的松樹下,找著了一抹淡綠色的身影。

李雲聰仰著頭望著松樹,左手輕輕的撫著樹身,楚留香放輕腳步走過去,正要出聲喚他,卻聽見李雲聰開口叫了他的名字。

「楚留香,那日你留了書信,訂下了月圓之約,如今我眼睛失明,怕是再也看不見你了,其實我…好想再看一看你。」李雲聰平靜的臉上帶著一抹苦澀的笑容,竟是將心中不能與人說的話說與松樹聽了。

楚留香看著李雲聰,心裏歡喜著他說的話,更多的是心疼他為自己著想的心思,李雲聰明明就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只要他要自己幫忙,不管是要與誰為敵,他都會找出害他的人,會想辦法醫治他的眼睛,可是,李雲聰並沒有這樣做,他唯一想到的就是不想再連累楚留香。

府尹大人,你讓我怎麼能放下你呢!

「你想看,我就讓你看。」楚留香聲音很輕,怕嚇著了李雲聰。

李雲聰還是嚇著了,因為他很確定這是楚留香的聲音,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心慌意亂,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楚留香。

「江湖上很多人會說謊騙人,你覺得張群說謊會說的比他們好嗎?」事已至此,已經不需要再隱瞞任何事情。

「所以你什麼都知道了。」李雲聰突然想懂了張群那一句〝大人可不可以晚些再辭〞是什麼意思,張群是希望楚留香能幫自己治好眼睛,就不用辭官了。

「那晚我發現他不對勁,是我逼著他告訴我的。」楚留香看著李雲聰聽著聲音,慢慢的確認他的位置,卻沒將眼神移過來。

「即使騙不過你,你就不能當作是了解我的用意,讓我騙嗎?」李雲聰也知道騙不了多久,只是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當時李雲聰唯一想到的就是先瞞住楚留香,不要將他牽扯進來。

「我就是了解你的用意,才不想讓你騙我,在下不是一個好管閒事的人,但是,江湖上的朋友若是有困難,我還是會出手相助,我可以幫別人,卻不能保護自己珍惜的人,府尹大人可想過我的心情?」楚留香不氣李雲聰騙著自己,而是氣自己在李雲聰最無助的時候沒能陪在他身邊。

李雲聰看不到楚留香的表情,但聽得懂他的心,楚留香一直都對他好,他怎麼會不明白,只是,即使楚留香本事很大,武功高強,李雲聰也不想再讓楚留香為了他的事情周旋在這些爾虞我詐的算計裏。

「當官不就是如此嗎,從我來順天府的那天起,我就明白自己的處境,你幫我一次,他們也許又會再害我一次,江湖上的楚留香是屬於江湖的,逍遙自在,沒必要牽扯在這個醜惡的官場。」經歷了好幾次的危機,李雲聰早就看透了自己的生死,可是,楚留香不同,自己無須連累他。

「官場醜惡,與我無關,我在意的只有府尹大人的安危。」反正李雲聰說來說去就是要和自己劃清關係,楚留香心裡可不歡喜,緩步走近李雲聰,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輕輕的拉過他的身子面對自己。

「楚留香!」楚留香的動作很輕,李雲聰在慌亂中想躲開,卻被楚留香緊緊的拉住,根本無從躲起。

「既然知道我是江湖中的楚留香,為什麼不依賴我一點,難道你覺得我是那種因為懼怕奸佞權勢,而獨善其身、無情無義的人嗎?」楚留香故意把話說的很重,一來是要嚇一嚇李雲聰,二來是要出一出自己被李雲聰蓄意瞞騙的怨氣。

「不是,我只是…。」依舊是溫和的語氣,李雲聰卻感受到楚留香生氣了,不曾生氣的人生氣了,反而令李雲聰不知所措。

「他們這樣害你,我怎麼可能袖手旁觀,你是順天府府尹,鬥不過那些奸臣也是無可奈何,但是對我來說,你是我心裡珍愛的人,我怎麼可能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然後什麼都不管!」胡鐵花、蘇蓉蓉、紅袖和甜兒,楚留香對李雲聰的感情與他們不同,卻是一樣的重要,他的府尹大人當官當傻了,什麼事都替別人想,自己的事就什麼都不想。

楚留香把該說的全說了。

「你既然會說這些話,就該明白我為什麼要瞞著你。」李雲聰想的楚留香都有想到,而楚留香會做的李雲聰也都知道,若非如此了解,又何需瞞騙。

「府尹大人別跟我耍嘴皮子,我還在生氣呢。」看來當官還沒當傻,還會把責任都往他身上推。

李雲聰嘆了口氣,表情很是無奈,自己哪有本事鬥得過楚留香。

「你不安慰我一下嗎,我還在生氣呢。」看著李雲聰的表情,楚留香知道他妥協了

「你生氣與我何干?」李雲聰雙手一甩就要走開,楚留香趕緊的又拉住他。

「好、好、好,不用你安慰我,你別亂闖,這四周都是松樹,撞著了可不好。」到底是誰在向誰妥協,楚留香氣的是李雲聰對他那麼見外,卻總是發不了脾氣。

「楚留香,我眼睛看不見,照顧我是很麻煩的事。」儘管楚留香不在意,李雲聰不可能不在意。

「你陪我吃飯,我念書給你聽,閒暇的時候我們一起遊山玩水,我去偷東西的時候還有胡鐵花和蓉蓉她們陪著你,跟你在一起一點麻煩也沒有。」楚留香邊說邊拉起李雲聰的手,小心的帶著他往出松樹林的方向走。

李雲聰找不出可以反駁的話,也不想再說多餘的話,心想著:這人是趕不走了。

兩人回到順天府,張群一看到楚留香是高興的不得了,楚留香又是一拳的敲在張群頭上,不輕不重的念了幾句,張群被念的冷汗直流,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疏忽,李雲聰在旁邊聽著他們的對話,似乎聽出了其中的不對勁。

「來喝茶。」楚留香將茶杯放在李雲聰手邊。

「我很好奇,你怎麼知道我在松樹林裡?」從剛才的對話聽來,根本不是張群告訴楚留香的。

「唉…你怎麼甚麼事都要弄清楚,就不能當作是我們兩人心有靈犀,是我太掛念著你,所以就知道你在哪裡。」楚留香馬上就想到是方才與張群的對話露了餡。

「這種話當作呈堂供詞,本官才不信。」真虧他說的出這種話。

「府尹大人好大的官威,在下招了就是。」楚留香說招就招,很老實的把他交代丐幫的弟子幫忙的事情說了,說的清楚又明白。

「原來小虎是丐幫的弟子。」

「是啊。」被逼供的楚留香覺得很委屈,他又不是做壞事。

聽著這可憐兮兮的語氣,李雲聰可以想像得出楚留香現在的表情。

「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為我做了什麼,謝謝你。」李雲聰有些不自在的低著頭,覺得自己沒為楚留香做過甚麼,楚留香卻一次又一次幫自己。

「上次說對不起,這次說謝謝,府尹大人可不可以給我實際一點的謝禮?」楚留香很捨不得的看著李雲聰。

「謝禮?順天府裡沒有價值連城的寶物,也沒有足以答謝楚香帥的銀兩,能給你什麼謝禮?」就算把他僅有的銀兩拿去買東西,也買不到甚麼像樣的謝禮。

「傻瓜,我怎麼會跟你要那種謝禮!」楚留香真的是哭笑不得。

「那你要我給你甚麼謝禮?」

「你只要答應我,不管我做什麼,你都別怕。」

「好。」

聽李雲聰應的這般爽快,楚留香輕笑一聲,將自己的椅子拉近,很溫柔地將李雲聰環進自己的懷裡,讓他輕輕的靠在肩上,李雲聰自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卻還是順從的待著,李雲聰明白這是無關情愛的舉動,楚留香要給他的是保護。

「你明白生死交付的意思嗎?」楚留香問這句話的時候,不自覺的收緊雙手,將李雲聰緊緊的擁進懷裡。

丐幫的弟子告訴他,說李雲聰之前為了保護神武大砲,受了很嚴重的傷,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回,雖然那時的自己還不認識他,卻讓楚留香心有餘悸,因為李雲聰現在仍是順天府府尹,沿海的倭賊仍未剿滅,之前被為難陷害,現在又傷了雙眼,難保以後不會再有危險的事情發生。

「明白,為什麼問這個?」

「你之前的生死度過了,往後的生死就與我一起過,可好?」楚留香低聲的在李雲聰耳邊說著,像是說著只屬於兩人之間的秘密。

「好,那你要的謝禮到底是什麼?」聰明的李雲聰已經明白楚留香話裡的意思,想必是自己之前的事情他也都知道了。

「你憔悴的讓我心疼,是不是沒睡好,你什麼都別想,好好的休息,把之前那個清秀俊雅的李雲聰給我當謝禮。」楚留香邊說邊撫著李雲聰的背,像是要哄他睡覺一樣。

這是只有楚留香才想的出來的謝禮,李雲聰一點也不驚訝,他緩緩地將雙手圍在楚留香的腰上,閉上眼睛,真的將自己交付給了楚留香。

「你身上有好聞的味道。」李雲聰窩在楚留香的肩頸邊,平時總是若有若無的味道,現在清晰的瀰漫在他的呼吸裡。

「喜歡嗎?」

「嗯…。」真的很好聞,李雲聰睡意朦朧的應著。

「我是江湖的楚留香,也是府尹大人的楚留香,不管發生甚麼事,我都會陪著你。」楚留香對李雲聰輕聲說著。

「好…。」原來被人保護是這種感覺,放鬆了自己,累積了好幾日的倦意排山倒海的襲來,李雲聰聞著好聞的味道睡著了!

聽著李雲聰沉沉睡去的呼吸聲,楚留香心裡有了想法,不管李雲聰的眼睛治不治的好,他定要給那些傷害他的人一個教訓。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779060
 回應文章
鬱金香
推薦1


陌上花開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女CHANG, HSIU-FEN

據說楚留香身上有鬱金香的香味

的確很好聞足感心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780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