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楚留香╳李雲聰】應君不相忘(上)
 瀏覽988|回應2推薦3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莫野
龍女CHANG, HSIU-FEN
陌上花開

天地復始,萬象更新,為了祈求新的一年能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皇宮裏舉行了莊重的祭天祈福儀式,皇室的宗親皆要參加,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員也要參加,儀式從卯時開始,未到巳時就結束了。

祭典結束,李雲聰便搭著馬車回順天府,才剛換下官服進書房, 張群就匆匆忙忙的拿了一封信進來。

「大人,劉公子剛才來順天府,留了封信給您。」張群將信遞給李雲聰。

他一定是知道遇不上自己,所以才會準備了這封信 ,李雲聰打開信,上面龍飛鳳舞的寫了十一個字 …

踏月而去君莫念 ,月圓即歸 。

李雲聰看著,臉上不由自主的浮上一層笑意,這〝歸〞字用的真好,敢情他是把順天府當成他楚留香的家了 ,將信收好,李雲聰開始翻看公文 。

真是的 ,既然都寫了信,為什麼不順便交代一下要去哪裡呢?李雲聰無意的在心裡想著,只是,這念頭剛出現,李雲聰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他是江湖上的盜帥楚留香,漂泊如雲,自由如風,天下之大任他來去,何須向誰交代他的行蹤,自己是多想了 。

月圓即歸,還有七日 。

        〬〬〬〬〬〬〬〬〬〬〬〬〬〬〬〬〬

皇宮裡祭天祈福的儀式結束了,城裏的祭祀活動卻一直持續到晚上,廟裡依照信仰要點上平安燈,李雲聰是順天府的府尹,自然是要參與活動,與城中的居民一起祭拜,然後再替廟宇點上平安燈,完成祈福祭祀的工作 。

走出廟宇,李雲聰手中拿著兩個像是花的姻緣結,他也沒有求這個,是廟宇的師父給他的 。

「大人,這是作什麼用的?」張群好奇的問著 。

「說是求姻緣的,給你吧 。」李雲聰將姻緣結拿給張群。

「既然是廟宇裡的師父給大人的,我怎麼好意思拿,我自己去求就成了,大人您就收下吧。」張群也期望他家大人能有好姻緣。

張群都這麼說了,這廟裡的東西也不能亂扔,李雲聰只好將姻緣結收進懷裡 。

祭天祈福是城裏的大事 ,每戶人家的門前都掛著紅色的燈籠,上面寫著祈福的文字,兩旁的攤販綿延而去,宛如一條燈河,人們帶著愉悅的心情穿梭其中,順天府彷彿成了一座不夜城 。

「張群,你就去逛一逛吧,不用跟著我 。」這街上熱鬧好玩,也該讓張群四處去走走看看 。

「大人,讓您一個人在這裏晃著,我怎麼放心呢,我沒什麼要逛的,就陪您走一走,等會一起回府 。」一個大男人對這種廟會活動實在是沒什麼興趣 。

李雲聰明白張群的意思,沒多說什麼,迎著微涼的夜風避開人群,往運河的方向走去,緩步的走到橋中間,橋上沒幾個人,耳邊的喧鬧聲也少了許多 。

河面上映著七分圓的月影,李雲聰突然的想起楚留香,月圓即歸 。

「天兒、天兒…你別跑啊,會跌倒的 。」

耳邊聽見一陣著急的喊叫聲,李雲聰反射性的想要查看是發生什麼事情,才剛轉身,一個小孩子已經撞在自己的身上了 。

「唉呦 !」一個扎著辮子的小女孩跌在他的腳邊 。

「怎麼,跌疼了嗎?」李雲聰蹲下身子要將小女孩拉起來,卻看見那小女孩抬起頭看著他,明亮的雙眼裡閃著冷漠的光,右手飛快的一揚,一片白茫茫的粉末撲面而來 ,李雲聰警覺的閉上雙眼 ,已是來不及 。

「大人!」一旁的張群眼明手快的將李雲聰拉在身後護著 ,伸手就要拔出腰間的刀 。

「張群 ,別用刀 ,她只是個孩子!」李雲聰察覺到張群的動作 ,趕緊拉住張群的手 ,這一拉就讓那小女孩趁機跑走了 。

「大人 ,你沒看見她的眼神和動作 ,哪像是一般的孩子!」張群氣極敗壞的看著小女孩跑進人群裏 。

李雲聰也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小女孩 ,可是 ,他怎麼能讓張群拿著刀去對付一個小女孩,畢竟她是受人指使的 。

「大人,你沒事吧?」張群小心翼翼的拂掉李雲聰臉上的粉末 。

「應該沒什麼大礙 ,張群 ,你先帶我回順天府。」李雲聰不敢睜開眼睛 ,怕更多的粉末跑進眼睛裡 。

張群讓李雲聰拉著衣角 ,避開人群的從小巷子裡慢慢地回到了順天府 ,一將李雲聰帶回房間,張群就趕緊的將曲大夫請來,曲大夫邊把脈查看邊問著原因 ,李雲聰只是避重就輕的說是一早起來就覺得眼睛不舒服,並沒有對曲大夫說出在廟會發生的事。

曲大夫診病為要,也不多問,開了兩帖藥單讓張群去抓藥,一帖是內服,一帖是用來清洗眼睛的,張群不敢怠慢,很快的將藥都弄好,李雲聰喝了藥,眼睛也洗了,勉強的睜著微微刺痛的眼睛,還能看到一些東西 。

「張群,眼睛的事情別讓其他人知道 。」李雲聰方才已經跟曲大夫交代好了。

「大人,這是為什麼?」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謀害的,為什麼要隱瞞呢?

「我就是知道是有人故意要害我,我才不想聲張,我不想讓那些人知道我現在的狀況。」李雲聰向張群說明他的想法。

「那些奸臣真是欺人太甚了!」張群很生氣。

李雲聰早就明白官場險惡,只是他沒想到會是這般的讓人心寒,他做的只是讓順天府的百姓安居樂業而已,這樣也不行嗎?

曲大夫隔天又來診治李雲聰的眼睛,情況並沒有好轉,曲大夫換了幾帖藥,到了第四天,李雲聰的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東西了。

「大人,曲大夫說要去找醫術更好的人來幫忙。」張群還是不放棄,勤勞的煎藥幫李雲聰清洗眼睛。

「我與曲大夫說不用了,他的醫術很好,只是,這江湖上的東西不是他能治的。」擦乾淨眼睛上的藥汁,李雲聰自己心裡有數。

「大人,這眼睛要是治不好…」張群後面的話說不出口。

「張群,我若是辭官回鄉,你們也要好好的守住順天府,與下一位府尹一起為百姓做事。」事已至此,這是最後的打算了。

「大人,你先別想著辭官,我們再想想辦法,對了,我們找劉公子幫忙,您上次中毒,他都能解了,說不定他也能醫好您的眼睛,是不是。」做不做官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將李雲聰的眼睛治好。

張群雖然還不知道劉禾日就是楚留香,但是,從他上次幫李雲聰解了毒,還幫忙找回青銅玉杯,將方萬慶整治了一番之後,他對楚留香是佩服極了。

「張群,再過幾日,劉公子會來順天府,你就跟他說我有事出遠門了,別讓他知道我眼睛失明的事。」被張群一提,李雲聰才想到自己還有這件事要處理。

「大人,為什麼要這樣?」張群沒想到李雲聰會要他這麼做。

「你別問的這麼多,照我交代的去做就是了。」有些事他無法跟張群說明。

「哦,屬下會照著大人的交代去做。」張群回答的有氣無力。

「你去幫我請章先生到書房去。」李雲聰緩慢地起身,摸索著要出房門。

「章先生?大人,要治眼睛是請曲大夫才對吧。」曲大夫今天還沒來看診。

「有些公文很要緊,我要請章先生幫忙批寫。」

「大人,都什麼情況了,您還…真是…好、好,我先帶您去書房,再去請章先生。」自己家的大人他還不清楚嗎,張群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不用帶我,都在順天府生活三年了 ,我可以自己去書房,你去請章先生吧。」

李雲聰的眼睛看不見了,這件事只有張群、曲大夫和章先生知道,曲大夫雖然束手無策,卻還是不放棄的為李雲聰尋找診治的方法,章先生就幫著李雲聰處理順天府裏的一切事務,總算是將事情暫時的瞞住了。

「張群,明天劉公子會來順天府,我交代的事別忘了。」算算日子,明天就是月圓之日了。

「是,屬下記得,就說您出門辦事,要一陣子才會回府。」心裡雖然不願意,張群還是要遵從李雲聰的話去做,他不能在李雲聰最脆弱的時候讓他沒依靠。

「這裡沒事了,你去休息吧。」

聽著張群離開房間,李雲聰走到窗邊,推開窗戶,朝著天上望著。

「楚留香,我再也看不見你了。」

      

       〬〬〬〬〬〬〬〬〬〬〬〬〬〬〬〬〬

十五,戌時,夜色正濃,明月當空,楚留香身形輕盈如風的掠過牆頭,已經進了順天府,走了幾步,張群就過來招呼了。

這麼巧,莫非是特地等著我的嗎?楚留香想著。

「劉公子是要找我家大人嗎?」張群笑著問。

「是府尹大人讓你等我的?」楚留香反問著。

「是啊,大人說劉公子今天會來找他,讓我在這裡等著你,劉公子,大人他有事出府去了,要過幾日才會回來。」張群並不是沒說過謊,只是現在這個謊與自家的大人有關,張群說的很心虛。

楚留香輕挑著好看的眉,直直的打量著張群,把張群看得都暗暗的冒冷汗,掛在臉上的笑容都快要僵掉了。

「哦,過幾日才回來,你家大人出門,你怎麼沒跟著?」江湖上比張群陰險狡猾的人很多,楚留香都遇過,與他們相比,張群算是最不會說謊的。

「那是因為我對府中的事務比較了解,大人要我留在府中守著,可以處理一些突發的事情。」就料到楚留香會這麼問,這是李雲聰教他要這麼說的。

看著情形,肯定是發生事情了,楚留香摸摸鼻子,心裏有了打算。

「張群,你老實地跟我說,府尹大人不想見我嗎?」楚留香眉頭輕皺,像是做錯事情一般的委屈。

「不是的,大人他…他就是出府去了,回來就見你了,真的。」一看見楚留香那種可憐兮兮的表情,張群心都軟了,充滿罪惡感。

「不管是真是假,府尹大人既然有意要疏離我,我自然不便再來打擾,你轉告大人,在下以後都不會來順天府了,告辭。」楚留香神情難過的一抱拳,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你別走,劉公子,大人不是這個意思,大人他…他…」張群一聽到楚留香說以後都不來順天府,心都急壞了,趕忙的就擋在楚留香的前面,不讓他離開,就怕他以後都不與大人往來了。

「怎麼,府尹大人還有交代什麼嗎?」楚留香還是帶著難過的表情看著張群。

「劉公子,我可以告訴你大人的事,但是,你要先答應我,絕對不可以現在去找大人。」張群很擔心李雲聰,但又不想失去李雲聰對他的信任。

「好,我答應你。」

聽見楚留香的回答,張群馬上帶著楚留香去他休息的房間,迫不急待地將李雲聰在運河橋上被暗算的事情告訴他,連李雲聰已經失明的事情也說了。

李雲聰失明了,楚留香愣住了。

「失明幾天了?」楚留香讓自己冷靜下來,先了解狀況比較重要。

「四天了。」

「你說是一個小女孩對大人下手的,你有看清楚她的長相嗎?」能從容不迫地做這種事情,一定是江湖裡的人。

「因為她的動作很快,又是在晚上,沒辦法看得很清楚,但是,她眼睛很亮,也很冷靜,大概這麼高,瘦瘦的,對了,右邊的臉頰有一道傷痕,我要捉她的時候有看到。」張群很仔細的回想,比手畫腳的說得很詳細。

線索雖然有點不足,還是要讓蓉蓉幫忙調查一下。

「好了,該知道的都知道了,我去看看府尹大人的情況。」楚留香一起身就往房外走,嚇得張群趕緊又擋在他前面。

「劉公子,你答應我不會去找大人的。」張群很緊張。

「我只是去看一看他,不會讓他發現的。」都已經知道事情的始末,楚留香怎麼可能不去看李雲聰,他至少要看到李雲聰的人才能放心。

「這怎麼可能?」大人也是練武之人,也許會察覺到楚留香的存在。

「相信我,我不會讓你為難的。」楚留香有信心不會讓李雲聰發現。

說的也是,他現在能相信的人也只有楚留香了,張群沒辦法了,只好讓楚留香跟著他一起去李雲聰的房間,兩人走過院子,轉過彎,遠遠的就看見李雲聰正站在走廊下,靜靜地望著夜空。

「大人,您這樣很危險,萬一又跌倒了怎麼辦?」張群很緊張的跑了過去,楚留香在身後跟著。

「不會的,我已經比較習慣了。」李雲聰順著聲音找著張群的位置,可是,眼光卻沒辦法準確的放在張群身上,游移之間卻落在楚留香的身上了。

楚留香緊緊的看著李雲聰,分別七日,他的府尹大人有些消瘦,俊秀的臉上仍帶著一抹溫文的笑容,那雙總是神采奕奕又明亮的雙眼,此時顯得有些黯淡無神。

「大人是在看什麼,不是…我是說,大人在這裡做甚麼?」

「張群,月亮是不是很漂亮?」

「是啊,今晚的月亮是又圓又亮,真的很漂亮。」怎麼會突然問起月亮了?

張群自然不明白,身後的楚留香卻明白,他的府尹大人還是惦記著他的。

「劉公子來過了嗎?」算算時辰,也該來了。

「啊…哦,來過了,我照著大人交代的話跟他說,他已經離開了。」在他們兩人的面前說這種謊話,張群覺得丟臉的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是嗎,那就好,張群,房裡的熱茶沒了,你去沏壺茶來。」雖然是自己不見楚留香的,李雲聰心裡卻還是感到很落寞。

「好的,我這就去。」張群邊說邊向楚留香揮手,要他一起走,楚留香卻不理他。

「張群,怎麼了?」感覺到張群沒離開,李雲聰奇怪的問著。

「沒有,屬下這就去沏茶,大人您要小心一點。」知道楚留香不會跟他走,張群只好放棄了,趕緊去沏茶。

聽著張群離開,李雲聰臉上的笑容緩緩的消失,轉身摸索著走廊邊的木欄,慢慢地回自己的房間去,楚留香小心翼翼的在旁邊輕步跟著,回到房間的這一段路不長,卻比他去跟蹤武林高手還要累。

好不容易回到了房間,李雲聰從櫃子裡拿出一個小木盒子,將木盒子放在桌上,又從懷中取出楚留香的白玉墬,放在手中細細的撫摸著,然後小心地放進木盒裡。

為什麼要將白玉墬收進木盒裡,隨身帶著不是很好嗎?楚留香不明白李雲聰為什麼要這麼做。

「楚留香,我本想哪日若是厭了這官場,總會有與你同遊江湖的時候,可現在…我不想在我身有殘疾的時候,才讓你陪在我身邊。」白玉墬已經放在小木盒裡了,李雲聰卻輕輕的撫著盒面,無比的珍惜。

原來如此,楚留香明白了,這就是李雲聰不與自己見面的原因。

我的府尹大人阿,你不懂我的心嗎?我只是這樣的看著你,心上就覺得滿滿的歡喜,我又怎麼會在意你的眼睛呢?

在楚留香思索之間,張群已經很快的沏好茶,回到李雲聰房間,他很擔心在他離開的時候,被李雲聰發現楚留香就在身邊。

「張群,劉公子一定會再來順天府,你幫我把這個還給他。」李雲聰將小木盒放在桌上。

「大人,這是什麼東西?」

「是劉公子的白玉墬。」

「白玉墬,為什麼要還給他?」白玉墬會在大人的身上,表示是劉公子給的,張群看了看楚留香,覺得他的周圍都已經散發出陣陣的寒氣了,嚇得他不由自主地往左邊靠,與楚留香保持距離。

「哪有為什麼,這本來就是他的東西,我只是物歸原主而已。」李雲聰淡然的說著。

物歸原主而已!竟然說的這麼簡單!這明明是我和你交換的定情物,你卻要將它還給我,你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嗎!

楚留香很想這樣問李雲聰。

「大人,劉公子他武功很好,在順天府裡是來去自如,您眼睛失明的事情,他遲早會知道的,還有,您要我將玉墬還給他,他要是不收怎麼辦?我也拿他沒辦法,大人,您還是見一見他吧。」張群實在是快被這兩個人搞瘋了,只好一鼓作氣地將想說的話全說出來,順便把責任推得乾淨。

「你說的我都知道,你就替我把東西還給他,以後的事就以後再說吧。」李雲聰沒有要將小木盒收回來的意思。

張群為難地看著楚留香,楚留香也不想讓張群難做事,輕輕的點點頭,要張群將小木盒收起來。

「大人,屬下還是覺得您要把事情告訴劉公子比較好,您跟他不是朋友嗎,他對您很好,您這樣瞞著他,他會難過的。」張群不是很清楚李雲聰為什麼要避開楚留香,但是,他隱約的感覺到大人與楚留香之間一定有甚麼事。

李雲聰淡淡的一笑,就對張群說他要休息了,若是在平時,他不會這麼早就寢,但是,現在他看不見了,也沒辦法看書或是做其他的事,只好早早的休息。

聽見李雲聰要休息,張群當然要退出房間,他對著楚留香又是使眼色又是揮手,催著他一起走,楚留香無奈,只能與張群一起離開,而楚留香一出了房間,腳步沒停的就往順天府的門口去,張群趕緊跑過去攔著他。

「劉公子,請等一下,你什麼都沒說就要走,大人的事情怎麼辦?」張群真的有點怕楚留香生氣了,不管大人的事。

「你方才不是都說了嗎,我在順天府中來去自如,你也沒辦法,就算我知道大人的事也與你無關,小木盒你先收著,我是不會拿回來的,你只要照顧好你家大人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會處理。」楚留香臉上寒冰盡消,唇邊帶笑,映著月光,俊逸瀟灑的就是一位翩翩公子。

「劉公子,謝謝你。」聽到楚留香這麼說,張群感激地都要下跪了。

「對了,李大人隱瞞眼睛的事情,那些要害他的人一定會來探查情況,你可要保護好李大人,別讓他們有機可趁。」

「劉公子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大人的。」

楚留香拍拍張群的肩頭,走了幾步,身形竟隨拂來的清風而起,如隨風飄盪的落葉,躍過高牆而去。

月下公子,彷如世外仙人。

張群不得不懷疑楚留香的身份,光是幾次看見他像是清風落葉的拜訪順天府,這輕功就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若說他不是江湖上的高人,這武林上又有幾個世家公子會練就這樣的功夫呢?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楚留香是不殺人的,他當然不會為了那些貪官汙吏髒了手,但是,若不懲罰一下那些人,他們會真的以為手握權勢,就能為所欲為了。

「還是先治好府尹大人的眼睛,然後再與他算這筆帳。」楚留香望著天上的明月。

你以為把白玉墬還給我,我們之間就什麼都沒有了嗎?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720396
 回應文章
給陌上花開
推薦0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不讓他們在一起

我就太沒天良了 =_=

你是這個意思嗎得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728197
樓大
推薦0


陌上花開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樓大大

被你寫的迷上這對CP了

不在一起就沒天良了裝可愛(害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572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