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吐嘈王凸槌走廊
市長:吐嘈王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吐嘈王凸槌走廊】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排放核廢水 vs 日本的崛起 (下)
 瀏覽397|回應0推薦1

富藍客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protonwalker韓國孩子

攪屎棍的思維

英國是很有戰略思維的國家,能夠做一個成功的攪屎棍不是很容易,最基本肯定心腸要夠壞和心思要夠惡毒;因為攪完了屎是要將屎潑向他人,自己才能在對方的清理過程中收取好處,甚至會趁火打劫、明偷暗搶、挑撥離間以及殺人滅口。

自從打敗西班牙無敵艦隊後,英國便偕同歐洲各國開啟了擴張殖民的時代,但始終被有限的人口所限制,沒有足夠的軍隊和官員對所有殖民國做有效的控制;所以只能以夷制夷,利用當地族群或人種或信仰等矛盾,製造衝突糾紛達成其控制和剝削之目的。

這可不是我自己瞎說的,世界各國正史、偏史或野史都可以找到證據,網路中也大量隨手可得的論述和佐證。中東、非洲、緬甸、印巴.....等等,被殖民過後都是長年紛爭不斷,有興趣可以自行搜索!

英國當年在與清廷的貿易中,為了茶葉絲綢流失大量金銀而發動鴉片戰爭,簡單說就是用販賣毒品解決貿易逆差的問題,你說這是不是印證了前面說的攪屎棍特性,夠不夠惡毒?戰勝後,英國發現中國幅員遼闊潛力無窮,除了想辦法持續吸血還要想辦法弄垮這頭巨獸,否則哪天讓他重新爬起來就不得了。

拿破崙曾經說過:"中國是一隻沉睡的獅子,一旦被驚醒,世界將為之震動";這句話早早流傳在歐美各界,必定讓有野心並企圖操控世界局勢的英國所警惕,基本上中國應該也是歐陸各國都非常在意的心頭大患;英國秉持其一貫防止其他大國崛起的政策,在本身國力逐步強大的同時,必須加速對中國動手以遏制之。

無奈當時歐洲各國都是在爭搶和鞏固殖民地,基本都騰不出手來專心致力於此,各國自身的人口有限且距離遙遠,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中國旁邊養一條會咬人的狗。

為何是日本?

結果大家都知道的,日本很榮幸地雀屏中選;日本確實自己感到很榮幸,畢竟多年來偏安一偶地矮人一截短人一寸,其間還時不時地假扮海盜幹著殺人越貨的情事,好不容易有了出人頭地的機會,就算做畜牲也願意;事後證明,這樣的說法嚴重污辱了畜牲。

我認為日本雀屏中選有以下理由:

  1. 同為島國倍感親切:

    英日兩國同為主要大陸的邊陲島國,在思維和事務感知上可能較為接近,簡單說就是島國人因資源有限,為了生存較為不擇手段,比較不把羞恥當作一回事;"人至賤則無敵"的說法可能就是由此產生,島國人的心胸天然就比陸地型國家要狹隘的多,小心思小手段特別多,你看我、我看你之下愈看愈對狗眼。

    台灣人是不是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某黨不就是"人至賤則無敵"

  2. 自卑天性和不服輸性格:

    日本原民的體格眾所皆知,在其有計畫地改良自身品種之前,自卑是天然生成的;就像中國人自鴉片戰爭被身材高大的白種人打敗後一樣,到現在還有為數不少人天然的自卑心態,碰到歐美就不自覺地在心裡下跪膜拜,相信歐美的民主人權才是真實的,就算發現幹了種族滅絕的就是歐美自己,也不改初衷地真心跪拜之。

    日本自19世紀初,大規模開始向外輸出舞孃妓女,一邊賺外匯一邊改善基因,所以有當年所謂的南洋姐;後來二戰戰敗也不顧美軍內流傳的性病,持續不悔地向美軍供應妓女,不為別的就是為下一代的身高做貢獻。

    這種性格是容易外露和顯而易見的,強烈自卑產生的學習欲望,長期的壓抑產生不自覺的殘酷性格,以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等等特性,這些都不是東南亞各國樸素的民風所能比擬;要是我是英國佬,不選日本要選誰?

    日本人的優點是做事細膩,容易理解他人心思,外在給人的感覺是謙遜有禮不張狂;工業化的特點就是所謂的工匠精神,凡事錙銖必較和鉅細斐遺,算是非常的適合日本人。有人說,中國周邊還有印度、朝鮮...等其他民族和國家,這邊我請大家自行評估衡量,因有些話我都不好意思說的太明白,呵呵~

  3. 逃不出如來佛掌心:

    所謂的戰略眼光,不外乎就是指對大局的掌控能力和手段;日本有工業化基礎的天生優點,有強烈動機奮發努力,但其地理位置和心比天高的窒念就是躲不過的戰略障礙;英國人當時聰明的看到了日本的宿命,應該有把握在必要時壓制住日本,不讓日本成為自己未來的對手。

    當然這種分析和假設是事後諸葛,應該還沒人能夠徹底掌握這世間變化和陰陽變遷的真理,無論當時的英國佬是否有這樣的眼光,為了達到徹底擊垮當時最古老且最有潛力的文明大國,怎麼樣也要賭他一把的。

    雖然後來如來佛換了人,但猴子確實仍在掌握之中,猴子也和其他禽獸成了朋友,很有默契地一起吃肉,一起幹著見不得人的壞事。

後話

以上都是個人的假設,是非對錯並不重要也不是重點;但自19世紀初至今,中國和中國周邊各國的磨難是真實的,當然世界其他各地也都有,不在話下。

雖說這些都已經成為歷史,現代社會有了正常的生活規則和穩定的社會秩序,不該老是沉浸在過去的不堪回首之中,但看清歷史可以對比現今的國際局勢和內部問題。

歷史都是一貫延續有因果的,不會突然發生這個或那個的;幹過壞事的痞子,不一定就不會再幹壞事;幹過壞事卻老是說別人幹壞事的爛咖,就一定會再幹壞事或正在幹壞事。

台灣問題不是2300萬人可以自行決定的,也不是老共可以一廂情願或忽視無為的,現在的台灣內部是一盤大雜燴,自李登輝上台開始就不斷地加料,最後複雜到至今幾乎沒人可以理解。

就像這次疫情侵入台灣,就沒幾個人看得懂一樣,簡單的防疫最後就莫名其妙淪陷了;然後全民就在疫苗這個問題,其實已經不是主要問題的爭論之中,陷入一種詭異的無解對抗之中。

在古代,這種社會亂局最後的解決方式,往往就只是一場戰爭,無論是內鬥或是外侵。那麼今天呢?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63&aid=713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