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吐嘈王凸槌走廊
市長:吐嘈王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吐嘈王凸槌走廊】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蘇貞昌的如意算盤
 瀏覽260|回應1推薦1

吐嘈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亓官先生

2020年元月20月,衛福部局管署成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三級設立,署級)」,由周志浩署長擔任指揮官,三天後23日旋即升級(二級設立,部級),由陳時中部長擔任指揮官,此時陳時中部長只能協調行政院其他各部會配合、支援其防疫政策,而不能命令。但彼時在全世界各國無不是總統(俄、美、法)、總理(德、加)、首相(日、英)、國家主席(中共)負全責,當任指揮官,只有台灣,才在一個月後,2月27日,蘇貞昌宣佈,再升級(一級設立,院級),也就「疫情指揮中心」的位階也從「部級」升級到「院級」,但詭異的還是由衛服部部長任指揮官,這明顯是蘇貞昌有所算計,不願或不敢負起防疫成敗的責任,不合行政倫理及程序的如意算盤。

2020年2月25日總統公佈「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以下簡稱特別條例),該法第7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這一條非常重要,它授權指揮官應變處理或措施,其效力是高於行政院各部會的。蘇貞昌口頭上升級了疫情指揮中心」,有無白紙黑字,傳令各部會:「疫情措施聽命於指揮官陳時中的命令及要求?」(等同蘇貞昌放棄領導各部會的指揮權),否則這不合行政程序的算計,在以下的各應變措施,就露餡了。

疫情期間(「特別條例」效期2020年6月30日 ),紓困金的發放,是防疫應變措施之一,法理上是有關部會應聽命於指揮中心的部署,實務上當然是經濟部、財政部、內政部、交通部、、有關部會參謀作業,由指揮中心指揮官定奪後實施,且負成敗責任,但陳時中真敢如此做嗎?就算橫柴入灶,硬幹,其他各部會服從嗎?成敗這筆帳怎麼算?且看以下分實況:

還記得蘇貞昌院長拿著長長像撞球桿的指示棒(紅外線指示器發明沒50年也有20年),在記者會上、聲嘶力竭、極具效果的喊:「賣玉蘭花的、馬路舉牌的、、、」那一幕?它應該叫負責的陳時中出來說明(這是特別條例的權責),因為這是「財神爺」角色,難得討好民調機會,所以蘇貞昌「當仁不讓」,忘了陳時中才是指揮官的角色。沒想到,「財神爺」角色蘇貞昌演的灰頭土臉,紓困金發得人民怨聲載道,大家是否也還記得蘇貞昌院長、抓著陳時中在台上向國人道歉一鞠躬、這一幕?你說陳時中嘔不嘔?不嘔也窩囊!

蘇貞昌是真糊塗還是裝不懂行政程序?後疫情期,發紓困金討好人民的事,不讓陳石中出頭也罷,接下來「振興卷」還是後疫情期的應變措施,它還是不讓「神」遍半天邊的陳時中出頭,蘇貞昌這次它拖著政委唐鳳及經濟部長沈榮津(備位墊背)出來替「三倍卷」背書,此時陳時中被發配的任務是:腳穿夾腳拖、身著大花夏威夷衫,到原離台北的中南部,去振興攤販經濟!陳時中變成分進合擊1/2的指揮官(另1/2指揮官變成是蘇貞昌賣「三倍卷」) 。

高鐵、台鐵開放賣站票、開放舞廳、歌廳,開放國門檢疫(謝長廷說日本未開放我商務人士入境是因我未互惠開放日商務人士入境)都有雜音,陳時中都有說不出的苦衷,後面的矛盾還會有,等著瞧!

一則與防疫無關,但可看出蘇貞昌返老還童像孩童爭取「注意」一樣,爭取「聲量」,那就是5月30日視察高雄榮民總醫院屏東分院工程進度,因院長林曜祥答不出分院有幾個停車位,慘遭蘇院長電爆(蘇貞昌會知道行政院所直轄的公共工程所有細節?),這如不是「子路問路」(那屏東分院長林耀祥就是論語微子篇的長沮),那就是精心設計的「製造新聞、爭取聲量」的橋段。因為5月30日這天,陳時中的防疫五月天也正在南台灣的台南吃攤販、賣台南土產。本來在台北分進合擊推銷「三倍卷」的蘇貞昌,南下幹甚麼?分明是來朋分追著陳時中的媒體記者,不是嗎?蘇貞昌的躁鬱可見一般。我說的對不對?看倌給個「撲」!

我搞不懂,此時此刻,疫情指揮中心是否已完成階段性任務?如果沒有,此時此刻,到底誰才是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蘇貞昌啊蘇貞昌您早該在宣布指揮中心一級設立時,疫情控制由陳時中、交通運輸由林佳龍、紓困由財政部長蘇建榮、振興經濟由基濟部長沈榮津、、、等人為您來操刀、參謀作業,您只要扛起指揮官的成敗責任就好,何必大費周章,亂了行政程序,搞得你和陳時中之間、各部會之間的行政矛盾,剪不斷,理還亂!您撥的如意算盤,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是嗎?

 


吐嘈王的個人網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63&aid=7022587
 回應文章
振興經濟與救貧窮混為一談騙人民
推薦0


吐嘈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非「經濟」專家,一時也說不清楚甚麼是經濟?但不重要,反正用專家的工具「景氣指標、GDP」來簡單解釋「後疫情時期」救經濟政策。

     當今世界經濟理論都拿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的「總體經濟學」做模型,他主張:「國家採用擴張性的經濟政策,通過增加總需求促進經濟增長」。專家認定「經濟好壞的指標」:1、國內生產毛額(GDP)、2、國民生產毛額(GNP),兩者都是「反映經濟力的指標,數值愈高,代表景氣愈好」。我就把它當數學定律(其實不是,只是理論)「背下來」相信它是對的,至於GDP、GNP兩者差別?為什麼是經濟指標?也別管,因為我和政府官員一樣,把「理論」當成已經是有效的解題工具,不是要證明「理論」是保證有效的。

     根據凱因斯的理論,經濟景氣好壞用國內生產毛額GDP來表示(另一個GNP就不談):國內生產毛額(GDP)=消費+投資+政府支出+進出口貿順差。從此公式可知,政府發消費券、三倍券、買電器產品補貼、旅遊補貼、買汽機車補貼、、、的預算都是政府支出,而人民拿到這些「券及補貼」後,到市場交易,等同通貨流通,就是消費,所以政府發放消費券、三倍券結果都是使國內生產毛額GDP升高(另外是增加公共及企業投支、增加進出口貿易順差在此不提),政府這種「聖誕老公公」行為是救「國內生產毛額GDP」(振興經濟),不是「救貧窮」, 這一點非常重要。台灣人民有多少人搞懂?搞懂了蘇貞昌就不會幫你搞不懂。

    「後疫情時期」,全世界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國內生產毛額總GDP都成筆直下降,也就是經濟景氣都明顯衰退(未開發國家國內生產毛額本來就少,所以不明顯),國家為了提高GDP,也就是增加國家收入或人民收入,政府發消費券、三倍券、買電器產品補貼、旅遊補貼、換汽機車補貼、、、 給人民,鼓勵人民到市場消費,依上述公式,國內生產毛額GDP就會乘數增加。

     台灣人民搞不懂不打緊,舒困金發放,行政院長蘇貞昌拿著撞球桿嘶喊:「賣玉蘭花的、馬路舉牌的、流動攤販都可領、、、」,幫人民誤解是「救貧窮」,結果開朋馳的地主領到三薷元,賣玉蘭花的阿「罵」因拿不出證明而開罵!怪誰?主政者難到不知道:平時的「救貧窮」社會福利與經濟衰退時的「刺激景氣」是兩碼事?那為什要強調「低收入戶」可領?這就是「選舉宣傳」症候群作祟,露了餡。

    馬政府有夠「笨」,他發「消費券」,每個人均有3600元,乾淨俐落,但比起蔡政府的三倍券、買電器產品補貼、旅遊補貼、汽機車換新補貼、、、的乘數效應,差了一截,後者人民先要掏一筆錢,甚至為佔小便宜,掏更多大錢(比如舊車換新車,汽、機車各補貼2萬、5萬元,旅遊補助2千),才能拿到政府的津貼,蔡政府比馬政府「巧」多了,蔡政府得了便宜還賣乖,大肆宣傳3倍券比馬政府的消費券強:方便習慣用行動支付的人、方便習慣用塑膠貨幣的人、方便習慣用實體貨幣、、、設計了各種討好人民的方法,上述各種方法真的簡單,但聽起來「超複雜」的,都是是為了長時間持續的「政策買票」。只是蘇為了獲得各年齡的滿意度,康「納稅人」之慨,把「振興經濟」當成「囊括各階層選票」來宣傳。結果弄巧成拙,惹出民怨。

    馬政府消費券也好,酷碰券也好,三倍券也罷!都不會達到理論上的經濟GDP成長的乘數效用,這就要談到中西「經濟文化」不同,西方的「經濟文化」是以「消費是經濟成長的動力之一」的文化,簡單說就是努力工作的酬勞,是為消費。所以獲得工資100元,就是為了100元的消費享受,如果天上再掉下100元,那是老天再送我100元消費享受,我就要消費享受200元。因此在市場上的通貨因而增加,GDP就增加,所以西方所謂的增加GDP的刺激消費,其前提如上述。

    中國人的傳統「經濟理論」是「量入為出,未雨綢繆」的「節約儲蓄」文化,除非身上真的「一文不明」,天上掉下一文我就只能花一文,否則均貧的中國人,本來一天花5文錢消費,天上掉下5文錢,還是花5文錢消費,那多出來的5文錢,就「儲蓄」起來,以備不時之需,這是中國歷史背景,窮困的歲月多。馬政府發消費券,當年GDP並未上升,就這個「儲蓄」文化使GDP公式失靈,儲蓄對GDP毫無貢獻,這就是中華民國政府不像美國川普直接把支票簽名寄給個人帳戶(他們不會存起來),而千方百計的叫你「趕快花掉」,不希望你存起來。

       振興經濟措施前有一「紓困貸款」措施,如獲得貸款,是無息的。除非萬不得已,中國人的文化是不願付利借貸的,但貸款免息,全世界的人,都會能貸多少就貸多少,懂得穩賺不賠的投資,就拿去投資,依上述GDP公式,就會增加GDP。但絕大部分中國人,不會拿去做沒有把握的投資(賭)或拿到市場享受,這不是中國人傳統文化。但拿來轉存,賺點利息,不賺白不賺的無本生意,倒很符合中國人保守的「經濟理論」,所以「紓困貸款」政策,綜觀而言,對台灣GDP的成數效應是無效或極低的。

     馬政府的消費卷,已經證明:用政府政策增加總消費以提振GDP,在台灣是行不通的,蔡政府難道不知?我不相信!只是他們醉翁之意不在酒,搶搭「 振興經濟的順風車」,行「政策買票」之實。馬團隊的「巧」比蔡團隊,略遜一籌,但「笨」略勝一籌。尤其蔡政府的「買電器補貼、舊車(電、摩托、汽)換新補貼、國民旅遊補貼」,羨煞多少窮人?窮人哪有時間和金錢,動不動「買電器、舊車(電、摩托、汽)換新、哪有時間和金錢為了補貼去國民旅遊?」窮人消費力低,對GDP貢獻不大,所以刺激景氣的措施,政府不會真撒大錢給窮人,但會誘導富人掏出更多錢去貪便宜或投資(比如獎勵投資條例),所以「振興經濟的消費補貼」,給窮人的利比給富人的,少多了,就因為富人會加倍掏錢佔政府的便宜,而窮人連佔政府便宜的本錢都沒有。這一點窮人要有先見之明,就不會怨「不公不義」了!話說回來:「救GDP增加,透過租稅政策,窮人間接會得到經濟成長的結果,但如只發錢救窮人,GDP並不會增加,國家稅收就不會增加,社會福利相形見拙,窮人會有更長的苦日子。其實弱勢的福利補貼,政府本來有編列年度預算,蘇貞昌不該把「振興經濟」和「救貧窮」一鍋炒,引來弱勢「不滿足」的情緒,怪誰?

    理論歸理論,實務歸實務,英國著名經濟學家亞當·斯密的自由經濟理論,極力張自由競爭制度是最佳的經濟調節機制,政府不應加以干預。這和凱因斯主張國家採用擴張性的經濟政策,通過增加總需求促進經濟成長,兩者分庭抗禮,大異其趣。總之,「振興經濟」一、不是「救貧窮」所以窮人別生氣,二、是不是真提能高GDP?人民也別指望景氣一定會回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人民」和「窮民」都已經被政客騙了。 2020/06/07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63&aid=7029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