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吐嘈王凸槌走廊
市長:吐嘈王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吐嘈王凸槌走廊】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陳水扁總統,我都不怕非法調查,您怕捨麼?
 瀏覽973|回應0推薦3

吐嘈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FAYUAN28
慕亞
badminton

****我小市民都不怕,阿扁您怕什麼?******


**阿扁總統你為什麼這麼怕319真像調查?告訴你,我對付非法調查的經驗?

**2000年8月22日(國民黨執政時代),我在辦公室上班,四名大漢衝到辦公室,走到我面前,亮出刑警識別証,把我請出辦公室外,開門見山說:『你涉嫌一竊案,我們要搜你宿舍。』亮了一下搜索票,(只看,不給,真假我也不知道),我想是否合法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我答應了。

**完了之後說:『我們要搜你媽媽家。』,我想是否合理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我答應了。

**完了之後說:『我們要搜你以前住的板橋家。』心想:『離婚後,五年沒去過。』,我想是否合情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我還是答應了。

**折騰一天,他們沒有所獲,找了廠商送我的小小紀念金幣,送機關究辦我。

**還不甘心,找了我們機關的肅竊組的邊組長要求我去測謊,(後來我打聽到該案損失二十幾萬,這位寶貝組長還在當時的邵副院長面前說:証據都有了,還不能破案,對警方頗有微詞),有那麼嚴重要嗎?有!為了真相,非常要,我又答應了。

**折騰了6小時,也測不出結果。(我還消遣他們,問卷題目錯了。這些酒囊,說我無罪,不甘心,說我有罪,又沒膽。)


**他們想混,不了了之。我不想混,寘相對我可重要!

**他們誑我時,理由是:現場有一枚指紋是我的。我可不是『座椅子工程師』,機關上上下下有我指紋和鞋印也不奇怪,問題是:除非全院人的指紋都比對過,否則怎能証明那指紋是我的?我第-個念頭就大膽假設他們欲陷害我(我曾因不配合長官慌謬命令而得罪人),於是我本能的用職業訓練的邏輯和方法,証明他們的陰謀(事過四個月後,我要還原現場,做反搜証的動作時,當時的政風室韓主任,還橫加阻止,奇怪!『他怕什麼』?)得到他們說謊結論後,我回警局要求警方把採到我指紋的照片Show出來,他們摸摸頭說:『對不起我,們搞錯了。』。當的我的反應:套-句本土、大家都聽的懂、也親切的、沒有惡意的本土母語:『幹你娘』,但我用的是我媽媽的舌頭,大家更聽的懂、更親切、更沒有惡意!還是省省唄!

**我還不甘心,我要証明,這幫人只為整肅我,根本不想破案,林伯(陳定南教的)幫你們破!於是單槍匹馬,利用下班時閰,大膽假設,小心求証,一一過濾分析所有可能人物,把可能行竊人範圍縮小到只有-人,上我們機闌BBS,放消息,把可疑人(我有99.9%的把握)的背景,造成行竊的機會,時間上的契合,在我個人網站公佈,當時的駐警隊、政風組長、主任、我的主任都裝聾作啞。(他們不可能不看或找人監看BBS“,其他長官我不知道)結果証明他們就是不想破案。



**言歸正傳,阿扁!您的清白不比我重要?-堆吃飯造糞的機器,破不了案,就再多讓一個飯桶去調查,不就得了唄!如果這些飯桶敢冤你,正是他們露出猙獰面目的時樽,就讓他們露給選民看!對你百利無一害,你怕什麼?我手無寸鐵,只好為『二』斗米折腰,讓有權利的非法調查,結果也可証明居心叵測人的嘴臉。你是律師出生,何況又有龐大行政資源,為了您千秋聖名,您怕什麼?



**吐嘈王告訴善良面姓們:你們不要被政治動物玩弄,專制政體、民主政體沒有矛盾。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沒有矛盾。白人、黑人沒有矛盾。東方、西方沒有矛盾,天主教、回教沒有矛盾。大陸、台灣沒有矛盾。本省人、外省人沒有矛盾。藍、綠沒有矛盾。矛盾只有兩個:富與貧有矛盾,有權無權有矛盾,其實它們是雙包胎,不相信去問阿扃,他最清楚:從-個農家子弟成為進出股票市場,動輒百萬,不小心漏稅女人的丈夫,從街頭運動到-國之君的阿扃,他會告訴你經驗。但要小心,他不說實話!



**孔子說:『為富不仁』、『不患寡,只患不均』。孟得斯鳩說:『權利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利,絕對的腐化』,正好用來証明人類歷史的宿命,也正如馬克斯的歷史觀:『人類歷史演進就是-部人類的鬥爭歷史』。



註:為了對言論負法律責任我公佈我的姓名:王文同,身份証字號C100858027,配合本機關整人的是北投警察局(第三分局刑事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63&aid=107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