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兩岸濤聲‧台灣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兵痞』許昭榮
 瀏覽415|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兵痞』許昭榮

       ─紀念台籍國軍老兵許昭榮先生殉難六周年

                       安津

 

    2008520日上午,台北市總統府,代表國民黨的馬英九實現政黨輪替,宣誓就任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下午,高雄市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又名風車公園﹞,一位80歲的老人在自用車上自焚身亡。亡者名許昭榮,是台灣光復後第一批參加國軍海軍的台灣人。當我在網路上看到此信息時,不勝感慨:兵不畏死,這個老兵真是一個『兵痞』啊 !很不理解老人家為何要以此激烈方式了此殘生。

    我不認識許昭榮,與他不曾謀面。只是因為爭取台籍國軍老兵權益之事,在同仁間常有耳聞其事其人。1928年許昭榮出生於屏東縣枋寮鄉水底寮,當過日本海軍。台灣光復後以其海軍術科專長,被國民政府徵召加入國軍海軍,派赴上海、青島等地,從事戰後接收日本軍艦,並經歷了殘酷的國共內戰,後隨國民政府敗退返台。回台後因從事『台灣獨立運動』遭當局逮捕,在綠島服刑十年,並被警總禁足出國。直到1981年才得以赴美開發台灣草蝦外銷市場。又因在美國參加南加州台灣人社團聲援施明德獄中絕食、訴求政府「釋放政治犯」遊行示威,一夕之間淪為政治難民流亡海外。1987年,蒙各方援助,許昭榮得以從加拿大回台。返台後積極投入為原國軍台籍老兵暨遺族爭取權益的工作,蒐集台籍國軍官兵被難的歷史史料,並於1994年創立『台灣原國軍退役軍人暨遺族協會』。是一位值得國人尊重的國軍老兵。許昭榮在他爭取興建的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自焚而死。現場留下遺書:我依據自己的意志,以死抗議台灣執政者長期對「台籍老兵」之精神虐待。國不像國,政府不像政府;議會亂武,司法亂彈;自由民主脫線;愚兵一世人!。遺書對現行退輔制度,偏袒「老芋仔」剝削「蕃薯囝」,欺辱台籍軍人,表示強烈不滿,他甘願死守台灣唯一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

    一個80歲的國軍老兵為何要選擇在代表政府的總統就職之日、選擇當年第一批台灣國軍離開台灣兩個港口之一的高雄港,以此激烈方式結束生命?一個老兵以『死』抗議政府,是要向後人昭示他身為一個國軍老兵的不幸?還是要向後人昭示一個國軍老兵對他所熱愛的、畢生捍衛的民國政府之絕望?五、六年來,在爭取台籍老兵權益的過程中,我逐漸有了深刻的體會!

 

    台籍軍人,魂歸何處?

 

    民國34年台灣光復,台灣人民歡欣鼓舞回歸祖國。當時駐守台灣的國軍70軍、62軍要補充兵源,許多台灣青年懷着報效祖國之心參加國軍。民國35年內戰爆發,70軍、62軍先後被民國政府調離台灣參與內戰。據幸存者回憶與有關機構統計,台灣光復後第一批參加國軍70軍、62(不含許昭榮的海軍)的台灣青年人數在一萬二千人至一萬五千人之多【注一】。這批台籍國軍,經歷了國共內戰的三大戰役。有的在東北冰天雪地裡浴血混戰;有的參與錦洲戰役的塔山爭奪戰;有的在徐蚌會戰中不知所蹤;也有的死於大陸文革‧‧‧這批台籍國軍陸軍所經歷的苦難,是許昭榮的海軍所不能比的。直到民國79年政府開放兩岸民間往來,依大陸『台灣同胞聯誼會』等單位統計,這批一萬多名的台籍國軍,倖存者僅一千二百多人,九死一生啊!

    往事不堪回首。首批台籍國軍被調離台灣已一個多甲子,他們許多人的冤魂至今還在大陸國共內戰的古戰場上飄盪、飄盪‧‧‧。目前在台灣約有忠烈祠廿餘座,忠烈祠主要是奉祀為中華民國殉職國軍官兵的祠廟。可是,我們很難找到那座忠烈祠有台灣第一批國軍為國殉難的靈位?如果你仔細檢視不難發現,反而是外省人的靈位比比皆是,而且有的軍人其殉難處還不是在台灣。其實,主政者在台灣建置忠烈祠安置外省籍軍人之魂靈,無可厚非;但卻置台灣籍軍人之魂魄於不顧,任其在異地漂泊一個多甲子,實已違『魂歸故里』之民間風俗,真讓人情何以堪!

    慈湖是桃園有名的旅遊景點。人們都說蔣公特別喜歡慈湖,還死死相守。當我粗略遊覽了慈湖景色之後,感覺也只是一般一般,並無其他特別值得留戀的地方。只是對蔣公的懸棺很不理解。當時還隨興口謅了一順口溜:『蔣公蔣公,厝棺懸空。一生反共,天地不容‧‧‧』後經知情人士解釋,才知慈湖地貌像蔣公的老家浙江溪口,蔣公老、死留戀慈湖,是有一種“落葉歸根”“魂歸故里”的慰籍;蔣公懸棺不葬,是他寄望有一天能下葬在他的故土浙江溪口啊!“落葉歸根”“魂歸故里”是民間一大風俗,也是中華文化一大內涵。蔣公生前倡導復興中華文化,死後也戮力踐行。偉人言行堪為後人表率啊!

    相較於台灣光復後的首批一萬多名國軍之魂靈,至今還在異地飄盪,其生何其不幸!死又何其不幸!難怪許昭榮老先生為蒐集台籍國軍的歷史資料,足跡遍及台灣與大陸各地,最後最讓他念慈在慈的,還是他爭取興建的高雄港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並以死相守。或許是他期盼有朝一日,他那些未曾謀面的台灣同袍冤魂飄回台灣,能在『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裏有一個相聚的場所。這一萬多名的台籍國軍,當年就是在基隆港與高雄港兩地登船踏上不歸之途啊!也許是這原因,許昭榮先生才會選擇在高雄港旁邊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了結生命吧?

 

    逝者如斯,生又何辜?

 

    台東縣有一位阿美族老兵,當年他與二十多位堂兄弟一起參加國軍。歷經戰爭洗劫,二十多位堂兄弟都死於非命。好不容易在湖北恩施找到倖存的堂弟,可堂弟已病魔纏身。堂弟病逝前,囑托堂哥有機會要把他唯一的獨生女帶回台東老家。後來,堂哥如願回到台東,他想起堂弟的囑託,臨死前交代兒子要找到恩施的堂妹並帶回台灣。兒子委託恩施的同學幫他找未曾見面的堂妹。這位同學用了20年才找到他要找的人,而且她們還當了10多年的同事,原因竟然是他們堂兄妹不同姓。“為什麼堂兄妹不同姓?”同學、堂妹包括他自己都不能有一個滿意的答案。他也是回到台東才知道,台灣光復後他們家族被政府賜了八個姓,這是民國政府收復台灣的政績啊!堂妹說她三歲時爸爸走了,上中學時媽媽也走了。媽媽死前才拿一疊照片告知她:你爸爸走了後你伯父要把你接走,媽不同意!伯父說是你爸交代的,可他們講台灣話(阿美語)媽聽不懂,世上那有當媽媽不養自己的小孩!你堂哥的照片是伯父寄來的,以後你只能憑這些照片找到你的親人。

    親人是憑老舊的照片找到了,可堂妹卻找不到回家認祖歸宗的路。依台灣的現行法,叔叔沒有回台落籍,堂妹也就沒有依親落籍的依據。不僅如此,因為堂妹無法回家認祖歸宗、恢復阿美族的民族身分,她在大陸的民族別還得掛着由日語『高砂』衍化來的、帶有恥辱性『高山族』的稱謂。許昭榮遺言所說的「愚兵一世人!」!這第一批報效祖國的台籍國軍,被政府“愚弄”的何只是一世人?

    兩岸政府為台籍國軍老兵落葉歸根返台落籍定居做了許多實務工作,但也衍生了許多現實問題。因為這些台籍國軍老兵為中華民國浴血沙場、或在文革動亂中忍辱求生時,我們民主國家的法院,大行法治之道,依法定程序以死亡、失蹤等名義剝奪了他們的財產!台籍老兵回台落籍,政府規定一定要他們的親屬出俱擔保書才能辦理。有的老兵的親屬出俱擔保書有但書,要他們放棄財產繼承權。也有的老兵親屬,因顧忌“共黨”嫌疑,不願出具擔保。桃園平鎮有一位由福建返台的老兵,他因顧念兄弟姊妹的親情,以父母在時他未能盡孝為由,放棄財產繼承權。當時他是指望台灣省政府的補償金可以安度晚年。在他們回來之初,媒體常常報導台灣省政府要補償這批台籍老兵每人五百萬新台幣。沒想到他的指望隨着“凍省”被凍結了!為了生活,八十多歲的老兵只能以撿破爛維生;老兵走了,八十多歲的遺孀還得繼承撿破爛的職業。當年他們十八歲時為報效祖國是義無反顧地走向戰場,現在他們八十歲了為糊口只能無可奈何地走向垃圾場。這就是中華民國政府回報捍衛她的國軍官兵啊!回顧首批台籍國軍的苦難史,我終於能體會到當年法務部的馬部長為何有“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心情與感慨!

 

    廢池喬木,猶厭言兵。

 

    淮左名都,

    竹西佳處,

    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

    盡荠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後,

    廢池喬木,

    猶厭言兵!

    漸黃昏,

    清角吹寒,

    都在空城。

 

    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是宋朝姜夔詞《揚州慢》中的名句。說明至少一千年前中國人已非常厭惡“兵”,故有“好鐵不打釘,好人不當兵”之格言,為何“厭兵”?因為兵『痞』也!特別是台灣光復後第一批報效祖國的台籍國軍老兵!

    這些台籍老兵之『痞』,是因為他們聽信陳儀的台灣省政府的承諾:當國軍不會調離台灣,還可以領糧餉養家,義無反顧從軍報效祖國。

    這些台籍老兵之『痞』,是因為他們沒有像那一萬多名同袍那樣戰死沙場或殺身成仁,而是苟且偷生、在異地忍受四十多年的劫難。

    這些台籍老兵之『痞』,是因為他們再次聽信台灣省政府的承諾,向中華民國政府追討那“五百萬”的補償金。害得台灣省政府被“冰凍”了、中華民國歷史上最親民的宋楚瑜省長成為台灣省的末代省長!

    這些台籍老兵之『痞』,是因為他們還是以“兵”的身份,聽從直屬長官署國防部所說的:“五百萬”的補償金無法可依,需要立法院立法才能發給的指示。自民國81年後,這些七老八十的台灣老兵拿出當兵“以服從為天職”的『痞』勁,每次立法院院會都會到立法院報到,跟蹤老兵補償案立法的進程。

    這些台籍老兵之『痞』,是因為他們倚老賣老地求那些兒孫輩的立法委員們為老兵的補償案立法。終於在西元二千年代表民進黨的陳水扁政府執政後,老兵補償案通過立法院二讀。很可惜,由於某些媒體的不實報導,不到八百人【注二】的台籍老兵人數被擴大為三、四千人,被冠上“錢坑法案”而胎死腹中。(這不到八百人的台籍老兵,如果按台灣省政府開出的五百萬補償,還不到四十億;如果按“二二八”死難者六百萬的標準補償,也不到五十億;只是“拉法葉”案的零頭)。這些九死一生的台籍老兵沒有被錢“坑”了,反而害了“台灣囝”的平民總統陷進“錢坑”里至今未能脫困。

    這些台籍老兵之『痞』,是因為他們不執行國防部於89118日發布的(89)鐸錮字第890014758號廢止的《國軍薪餉辦法》的命令,至民國100年還要求國防部以《國軍薪餉辦法》第11條第1項補發他們當國軍三個月後就被拖欠至今、總計40多年之軍餉。

    這些台籍老兵之『痞』,是因為他們聘請國際人權大律師王可富先生免費為他門打官司。以下犯上告發原主管官署國防部剋扣軍餉。以97116日總統華總一義字第09700002541號令制定的,經行政院971210日院授人給字第09700650512號令發布,自民國9811日施行的《軍人待遇條例》(這是他們這批台灣老兵經過近20年催生的有關“兵”的法案)把台灣第一批國軍老兵的權益排除在外。不顧忌【法律不溯及既往】之原則,與主管官署國防部對簿公堂,浪費行政、司法資源‧‧‧

    至此,我終於能體會到許昭榮這位80歲的國軍老兵,為何要選擇在代表政府的總統就職之日、選擇當年首批台灣國軍離開台灣的高雄港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以『死』抗議政府漠視台籍老軍人的權益,表達一個國軍老兵對他所熱愛的民國政府之絕望!兵不畏死 ,士兵戰死沙場乃死得其所,死不為『痞』!但如許昭榮、洪仲丘一樣死於當政者玩“法”的股掌中,乃就千古奇冤了!天佑民國,從今以後不須用兵、亦無須談兵,以免許昭榮、洪仲丘的悲劇重生!

    做為晚輩,對當初得知許昭榮老先生死訊時,以『兵痞』的心態視之而深感歉意!在此,且依姜夔《揚州慢》原韻,續填《揚州慢》後半闕詞,以紀念許昭榮老先生這位台灣第一批國軍老兵殉難六周年。

    許公怨氣,

    罩旗津,

    重到須驚。

    嘆寶島多嬌,

    祖國夢好,

    難表心聲。

    凋零老兵仍在,

    說離恨,

    有“法”無情!

    問國軍兵士,

    年年知為誰生?

 

 

注一:監察院103422日致中華滯留大陸前國軍台籍官兵權益

      互助會 函,院台國字第1032130135號。

注二:同注一,監察院函,院台國字第1032130135號。依監察院查

      證:自民國79年政府開放滯留大陸台籍國軍老兵回台定居,

      10211月底,退輔會滯留大陸回台落籍定居的台籍老兵

      人數最高的年份僅769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5096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