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領袖‧周恩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周恩来被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拒绝握手的真相
 瀏覽339|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周恩来被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拒绝握手的真相

  王贵成/文

周总理是颇得老百姓敬仰的一位总理,在民间流传着不少他在外交上为中国人民争得尊严的传说。我小时候就听大人们说过这样一件事情:周总理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一次会议休会时不期而遇,当周总理伸出手想与杜勒斯握手时,杜勒斯勉强与周总理握了一下手,之后随即掏出手帕,将手擦了又擦,然后把手帕揣进衣袋,以此羞辱周总理。而我们的周总理表现的更为高明,他也掏出自己的手帕,将手擦了一下后,随即把手帕丢进垃圾桶,同时还说了句“擦不干净了”,以此回敬杜勒斯。初听这个故事时,我涉世未深,不由得就为周总理的巧妙应对自豪开了。

  后来我喜欢上了历史,读书多了,才知道这件事情发生在19544月。那是在日内瓦万国宫举行关于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国际会议。中国和美国都参加了会议,两国代表团团长分别是周恩来和美国国务卿福斯特·杜勒斯。杜勒斯是美国著名的冷战骑士,他向美国代表团下令,与会期间任何人不得和中国代表团成员握手。这才有了周总理和杜勒斯握手的传说。我这才知道以前听说的故事戏说成分太浓,而真实的版本却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当周总理伸出手想与杜勒斯握手时,杜勒斯却旁若无人地离开了。作为中国人,确实太刺激我们的民族自尊心了。


  让人沮丧的是,这种说法得到了不少当事美国人的认同。曾参加1954年日内瓦会议的美国代表团重要成员亚历克西斯·约翰逊一本回忆录《大权之所在》,书中说约翰逊亲眼目睹杜勒斯在万国宫休息室门旁遇到周恩来时,不顾周恩来已经伸出手,当面拒绝握手。曾跟随基辛格秘密访华的美国总统安全委员会成员约翰逊·霍尔德里奇也在回忆录中写道:“在日内瓦会议开始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插曲:杜勒斯拒绝同周恩来先生握手。对于这件事中国人显然不会忘记,也不会原谅,因为后来基辛格博士于1971年秘密访问中国时,黄华还向他提起了这件事。”就连冀朝铸的夫人汪向同对此也持肯定意见,她在1977年出版的回忆录《我的丈夫冀朝铸》一书中写道,在日内瓦举行国际会议时,杜勒斯在万国宫会议室遇见周总理,“周总理准备向前同他握手,而他一见到总理,马上转头便走。”需要说明的是,汪向同本人当年没有参加日内瓦国际会议,她也未说明这段记述的来源,这就让人怀疑,她的这种说法是不是受了美国人的影响。

  与美国人的说法恰恰相反,参加过那次会议的中国当事人则一致否认。当年任日内瓦国际会议中国代表团秘书长的王炳南在1985年出版了《中美会谈九年回顾》一书,书中有一页专门谈这件事,应该说有权威性。王炳南写道:“有人说,在日内瓦期间,周恩来总理要同杜勒斯握手,被杜勒斯拒绝了,实际上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在整个会议期间,我始终在周总理左右。开会时,每次都是我陪着周总理入场。事先,我对于从哪个门进去,座位在哪里,都了解得清清楚楚。我在前引路,周总理和代表团成员跟着我一直进入我们的座位。中美两国的座位按英文字母顺序排列相距很远。国联大厦会议大厅有好几个入口,我们同美国代表团不是同一门进入会场,不可能碰到一起。会议中间休息时,我们代表团从不和美国代表团聚在一起。而且,周总理非常审慎和严谨,杜勒斯是坚决反共的头子,总理从来就没想去和他握手。”

熊向晖当时是中国代表团新闻办公室主任,关于“握手”事件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426日开幕式后,英国代表团成员杜威廉(英国驻北京的谈判代表)找到中国代表团成员宦乡。他说:艾登外相有一个设想,在第二次会议会前或会后,由艾外相介绍杜勒斯国务卿同周总理相识,彼此握手致意。如果周总理同意,艾登外相再派人询问杜勒斯先生的意见。周总理自然愿意,但在第二天一早,杜威廉对宦乡说,杜勒斯先生表示,不能接受艾登外相的建议。所谓杜勒斯拒绝与周总理握手,实际上就是这么一种情况。

  对于在会议期间,有没有周总理主动伸出手来,而被杜勒斯拒绝的事情呢?熊向晖也肯定地说:没有。他引用了当时多国记者的报道为证。当新闻记者在日内瓦机场问杜勒斯:“国务卿先生,你在日内瓦期间,除了在会场上将和中共的周恩来讨论问题外,还有其他正式或非正式的会面安排吗?”杜勒斯耸耸肩膀回答说:“记者先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的坐车和周恩来的坐车在日内瓦大街上相撞。”在杜勒斯离开日内瓦的当天,即53,美联社报道说:“一位美国发言人说,虽然杜勒斯差不多每天都和周恩来在同一间屋里,但是他从来没有和他碰头,也没有和他谈过话,甚至没有朝他那方向看一眼。”在杜勒斯511返回华盛顿当天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他对此还做了专门的说明。他说,他在日内瓦会议上与周恩来并没有任何接触,因为他把北京看成是杀伤10多万美国人的侵略者。


  据外交元老们回忆,当年的日内瓦会议开的时间很长,共有40多天,美国代表团从与会那一天起,就决心不让日内瓦会议达成任何和解协议。所以杜勒斯只出席了约一周的会议,就于195453回国了,留下副国务卿史密斯主持美国代表团的工作。这位史密斯先生在二战时是带领美国部队在欧洲同德国法西斯作战的美国将军,他在个人观点上是愿意与新中国友好的,对美国政府采取敌视新中国的做法也持保留态度。据说他在私下里还表示过不同意杜勒斯不准与中国代表团成员握手的做法。有意思的是,周总理倒是想和这位副国务卿握手的。

  据周恩来的英语翻译浦寿昌说,有一天在宴席上,史密斯曾主动端着酒杯走到他身边同他攀谈。史密斯夸浦寿昌英语讲得好,是地道的美国腔,还问他是在哪儿学的。浦寿昌也很友好地和史密斯应答。史密斯又赞扬中国的古老文明,说了许多与中国友好的话。浦寿昌回住地后立即向周总理作了报告。周恩来听后对浦寿昌说:“好啊,既然史密斯愿意而且敢于同我们接触,那明天休息时,我找他谈谈。”

  第二天会间休息时,当史密斯一个人走进会场吧台去喝咖啡时,周恩来就在王炳南的安排下不经意地也走向吧台,结果和史密斯刚好相遇。因为周恩来事先已经知道史密斯对中国的态度,就装出要跟史密斯握手的样子。这时,史密斯右手夹着雪茄,左手端着咖啡杯,见周恩来要跟他握手的样子,连忙把原来端在左手的一杯咖啡迅速换到右手,以此向周恩来表示歉意:你看,我右手正拿着东西,不便和你握手了。但史密斯笑容可掬地和周恩来打了招呼,还主动用他的胳膊和周恩来的胳膊碰了碰,表示友好。随后,他又一次赞扬了中国的古老文化、美丽的河山。还说,他特别喜欢中国的瓷器,在他家的客厅里,就陈列了不少中国瓷器。史密斯的这一做法既没有违背杜勒斯的命令,也表达了他的个人意愿,在当时的中国代表团内传为佳话。这很可能就是后来被人们传为杜勒斯拒绝与周恩来握手的原型事实。

  日内瓦会议快结束时,史密斯还曾在非正式的场合主动与周恩来攀谈,微笑着对周恩来说:“会议即将结束,能够在这里和你认识,我感到非常荣幸和高兴,你们在这次会上发挥了很大作用。我们希望不管朝鲜也好,越南也好,都能恢复和平。”史密斯话说得非常友好,但仍避开与周恩来握手,那或许是军人出身的他不能违背上司命令的天职使然。

  到了1972221,周恩来在北京同尼克松会谈时还饶有兴致地对尼克松说:“我给你讲个故事:杜勒斯的副手史密斯想同我接近,但又不好破坏杜勒斯不准与我们中国人握手的诫条,他右手端着一杯咖啡走到我的面前,又不好用左手跟我握手,就拉了一下我的胳膊。”说得尼克松和在场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事情,无论是否存在杜勒斯当面拒绝与周恩来握手这回事,也无论“握手事件”具体情节如何,现在看来都无关中美两国交往的大局。而从当时的国际形势来看,中美刚在朝鲜打完仗,没有建立外交关系,正处于全面敌对状态,杜勒斯又是个极端反华和仇视共产主义的人,从这点来看,他拒绝同中国总理周恩来握手,这个说法本身也具有一定的历史真实性。                                

  参考资料——

12013412 《新华每日电讯》;

2、《红墙大事——共和国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张树德著,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6月第一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973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