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新長城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恢复军衔后 文艺界第一位真正女将军_乔佩娟
 瀏覽305|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二黑结婚》一炮走红/为保护女学生体无完肤/没有威望怎能领导麾下的明星大腕

1953年1月。北京。

由中央戏剧学院歌剧系根据赵树理同名小说集体改编的五幕歌剧《小二黑结婚》首演于中央戏剧学院剧场。

清粼粼的水来蓝格莹莹的天,小芹我洗衣衫来到河边,二黑哥县里去开英雄会,他说是今天回家转,我前晌也等后晌也盼,站也站不定,坐也坐不安,背着俺的爹娘来洗衣衫……

随着剧情的展开,台下观众的心被小芹姑娘的命运紧紧抓住了,不仅为小芹炽热的爱情和纯真的渴望感动得热泪盈眶,而且也被小芹美丽的歌喉、精湛的演技所折服,有耳目一新之感。

小芹的饰演者就是即将从中戏歌剧系毕业的乔佩娟。

久久站立在观众席上的那些戏剧界前辈,那些作家、诗人们,那些歌唱家、评论家们,不约而同地齐声欢呼新中国又诞生了一部经典歌剧,大家强烈地感受到歌坛上正在升起一颗耀眼的明星。

1949年秋,乔佩娟所在的齐齐哈尔市文工团刚刚并人长春电影制片厂,恰逢东北鲁艺的著名戏剧家张庚前往北京参加筹办中央戏剧学院,于是组织上让她随同张庚等人到中央戏剧学院。

在中央戏剧学院,乔佩娟有幸系统学习了新中国第一流的艺术家和作家所讲授的第一流的课程,这为她日后的艺术实践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毕业前夕,学院决定让第一届学员排演两个剧目,作为毕业作品献给观众。乔佩娟被确定饰演《小二黑结婚》中的女主角小芹。

由于乔佩娟是小芹的首演者,直至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圈内人”还亲切地称她“小芹”。

乔佩娟因《小二黑结婚》而成名,也因《小二黑结婚》而“成家”。爱人田川是她歌剧系读书时的同学,还是歌剧《小二黑结婚》两名改编执笔者之一,在进入中央戏剧学院与乔佩娟成为同学之前,田川是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个军部文工团的团长,是《小二黑结婚》歌剧让他们走到了一起,毕业前夕两人结为伉俪。

毕业分配时,他们两人在去留问题上达成一致:乔佩娟服从艺术留在北京,田川服从分配到广州军区创作室。两人放弃了朝夕相处的生活,选择了各自奋斗的事业。

1954年9月,乔佩娟调入总政歌舞团,穿上了从小喜爱的绿军装,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文艺工作者。同年,田川也调入该团,并创作了歌剧《志愿军的未婚妻》。随后,乔佩娟随中国人民慰问团赴朝鲜慰问演出,在《志愿军的未婚妻》中成功地饰演了女主角赵淑华。深入一线阵地部队慰问演出,所到之处好评如潮。

回国后,乔佩娟又在《李月娥还乡》《满院生辉》《不做最后一个文盲》,以及《白毛女》《好媳妇》《雷锋》《惩罚》《夫妻识字》《营房相会》等歌剧中,饰演主要角色,塑造了若干位性格迥异的歌剧舞台人物形象,迎来了她文艺舞台生涯的辉煌时期。

1960年,上海声乐研究所招生。

乔佩娟过关斩将,争取到了学习三年声乐的难得机会。

从上海学成归来,乔佩娟感到天高地广。为了发展民族歌剧事业,她应时任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马可的聘请,脱下军装,到音乐学院当了一名普通讲师。仅仅过了10个月,“文化大革命”就爆发了,灾难“找”上门来。

一天,乔佩娟见一名女学生被人撕破了上衣,裸露出大半个后背,就愤然挤进人群,紧紧地把那个女孩拥进自己怀里。老师爱护学生无可厚非,但她没有想到自己因此而成为狂热人群新的攻击目标,无数只拳脚雨点般落下。当她被一些师生解救出来时,已经“体无完肤”了。学院医务室因怕担“救治黑帮”的罪名,婉言拒绝给她检查治疗,最后得到一位善良盲人按摩医师的救治。

自此以后,乔佩娟的家一次又一次被抄。她被戴上“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帽子,多次遭到批斗,日夜不得安宁。

乔佩娟在艰苦的环境里,咬牙坚持着,终于熬到了20世纪70年代。乔佩娟自农场重返总政文工团。

1974年,总政文工团组建话剧《万水千山》剧组。

在这个200多名演员组成的剧组中,女性约占三分之二,于是懂专业的乔佩娟被确定为剧组领导小组成员,并担任临时党总支部副书记。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乔佩娟正式退出了文艺舞台,走上了领导岗位。她先出任总政歌舞团副政委,不久后升任政委。

总政歌舞团是一个享誉国内外的艺术团体,聚集着军内外一流的歌唱家、舞蹈家和词曲作家。李双江、克里木、郁钧剑、阎维文、程志、刘敏等等,无一不是“星级”、“腕级”的人物。

后来的事实证明,弃艺从政的乔佩娟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歌剧表演艺术家,还是一位称职的领导干部。

1983年九十月间,内地瓜果飘香时,西藏已是寒意料峭。

时年51岁的乔佩娟带着总政歌舞团演出队出发了。脚踏白雪,面迎朔风,踏上青藏高原,向战斗在边防一线的指战员转达军委、总部领导同志的问候。

一天清晨,演出队冒着严寒赶赴地处羊卓雍湖畔的浪卡子兵站。

一阵狂风迎面刮来,顿时天昏地暗,雪花飞舞。尽管她自己冷得直打哆嗦,但还是解开自己的皮大衣,把舞蹈队的几名小演员紧紧地揽在自己怀里,重现了当年保护学生那动人的一幕。

深夜11时,演出队才到达浪卡子兵站。乔佩娟踉跄地走下车时,只见兵站10多位官兵搬着小凳子正在等待观看演出,给人以望眼欲穿之感,心里不禁充满了震撼。她把劳累、饥饿和高原反应等置之脑后,当即指挥演员们卸车装台。

子夜时分,慰问演出开始了。歌唱家克里木、唢呐演奏员刘占宽、相声演员刘志和刘炽炎等都献上精彩的节目。凌晨两点结束时,尽管演员们已经11个小时没有进餐了,但因高原缺氧,嘴唇黑紫,双腿发飘,一点儿食欲也没有。

演出队进藏一个月,在雪域高原的军营和一线哨所演出50多场,足迹几乎踏遍藏南藏北!

乔佩娟先担任总政歌舞团副政委、政委,后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政委,可谓桃李满天下。

如今,提起彭丽媛、阎维文、郁钧剑、董文华、郑莉、陈桂兰、王静、赵欣、秦鲁风……这一个个歌唱家,再提到莫言、庞泽云、张廷竹、阎连科、陈怀国……这一个个中青年作家,以及小品演员魏积安的名字,大概没有多少人会感到陌生。但人们是否都知道,他们都曾是乔佩娟的学生和部属。  
 作者: 机器野人 关注  于 2013-06-06 17:17 发表   发展论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971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