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開國中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開國中將﹝102﹞:羅舜初
 瀏覽370|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罗舜初:神机妙算的抗日名将

 罗舜初(1914—1981),福建省上杭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者、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羅舜初原名罗汝明。1914年12月11日生于福建省上杭县东二区大洋坝村。1929年参加家乡农民武装暴动,同年冬加 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上杭县东二区少共区委组织委员,红一方面军司令部参谋,红军总司令部 参谋主任。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1935年9月随红军总部留在川康边区,后任红四方面军司令部第2局科长、代理局长。到陕北后, 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第2局副局长。1937年6月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任八路军总部作战科科长,八路军第1纵队参谋处长,山东纵队参谋长,鲁中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鲁中军区政治委员兼区党委书记,参与创建鲁中抗日 根据地的斗争,指挥所部进行了岱崮、沂水城等战斗。1945年率部参加山东军区夏季攻势和大反攻。抗日战争胜利后,率部进军东北。曾任辽东军区副司令员兼 参谋长,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第40军政治委员、军长,参加了四平保卫战、四保临江三下江南和1947年夏、秋、冬季攻势作战及辽 沈、平津、渡江、衡宝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任人民解放军海军参谋长、第二副司令员。1960年入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后任国防部第10研究院院长,国防 工办副主任兼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1975年起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顾问。1955年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1年 2月24日在沈阳逝世。
 

在沂蒙山革命老区,提起罗舜初来,许多经历过抗日岁月的老人们,除了告诉你,罗舜初是当年八路军鲁中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鲁中区委书记以外, 还会略有几分神秘地对你说:这罗舜初是个南蛮子,说起话来,我们都听不大懂。他不管走到哪儿,只要一住下,屋子外面准支起一根高高的竿子,顶上栓根洋铁 丝,直通到屋里,他那是在接天书。那天书上尽是些洋号码子,除了罗舜初,没人看得懂。每次打仗前,罗舜初一准儿要把自己关在屋里摆弄一阵天书。这罗舜初能 掐会算,鬼子什么时候来,来多少,走哪条路,他算得准极了,从来没出过错。所以咱八路军仗仗都打胜。你说这罗舜初要不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他怎么就能说得那 么准,算得那么灵呢?

 听了这多少有点近似神话般的描述,许多当年曾和罗舜初并肩战斗的老同志不禁捧腹大笑。
 不要说根据地的乡亲们,就连八路军中的一些同志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离休前为鞍山军分区司令员的魏振华说:“打吴化文那次,罗政委指示我们团要在什 么时间,赶到什么地点,准备打埋伏。要打仗了,我们都很高兴。我那时是团参谋长,接到命令就带人去看地形,团政委在家做动员。结果政委动员的时间长了,眼 睁睁看着敌人跑了,没有打上。要是按指定的时间赶到,准把敌人给消灭了。第二天罗舜初查问,为什么没打上,我们如实汇报,因为动员时间长了,贻误了战机。 事后我就想,敌人的人数、路线、时间,罗政委怎么知道得那么准呢?敌人就像听他指挥一样。从那以后,我们再不敢大意了,罗政委怎么指挥,我们就怎么打,一 打就赢。罗政委在鲁中可神了,在部队威信也高。”
 “罗舜初会破译。”辽宁省军区原副司令员王戍武一语道破天机。1939年罗舜初随徐向前进山东时,王是八路军一纵的作战参谋,“罗舜初那时是纵队参谋处长,我的顶头上司。他平时总是拿个小框子,照着密码本往里对,主要是掌握规律。”
 离休前在成都军区纪委工作的汪鑫远是个老机要,他对罗舜初如何破解敌人的密码,了解得最清楚:“1943年11月的一天晚上,罗舜初政委把我叫到他 的房内,对我说,为了准备讨吴战役,更快、更准确地掌握情报,他考虑抄收破译吴化文的电报,并说已经布置电台侦抄,叫我同他一起破译。按罗政委指导,我们 对侦收到的敌人电报进行分类,如哪些是吴伪总部的,哪些是其所属部队的,利用其密码使用的漏洞互相印证,结合掌握的敌人的番号、驻地、部署及称谓进行判断 假设,由少到多,由点到面,修正筛选,去伪存真。我们几乎每天都搞到深夜,每个密码,每份电报,罗政委都亲自校查。经过一段时间,敌人的大部分密码都能破 译了,对吴伪所属部队的兵力部署、调动、武器弹药、给养供给及人事变动等情况,都了如指掌。吴化文向日军告急、日军出动等情况,也都从吴伪电报中了解到一 些。这个工作在讨吴战役和以后的工作中起了重要作用。机关部队干部反映,王司令、罗政委真是和诸葛亮一样,料敌如神,要在哪里打,就一定能打得上。我们虽 然心里明白,但不能把真实情况说出去。”
 原来支起高杆接天书,那是在收报或截获敌人的电报。罗舜初视机要部门如命根,他走哪都离不开电台,行军路上,他会不时地派警卫员去看看,机要科跟上来没有,一次反“扫荡”突围,他听说机要科没跟上,硬是冒着危险,在日军的重围中停下来,派人去把机要科接上来才继续突围。
 不管汪鑫远等人再怎么对外保密,终究瞒不过罗舜初身边的人,尤其是作战科的参谋们。“罗政委会破译。”曾任鲁中军区司令部作战参谋的40军原副军长 宋宪孔说。“不论是敌人的,国民党的,他都能破。所以敌人有什么动作,他都能知道,打仗老打胜,我们跟着他很踏实。有一次,罗政委破译了敌人的电报,说敌 人要从泰山出发,坐火车去张店,再从张店奔济南,中间在哪儿吃饭,全让他掌握了。马上发电报告诉一军分区,结果敌人一下火车,就被埋伏在那里的一军分区给 消灭了。”“有次反扫荡,罗政委说,敌人马上就来合围,我们要从小李庄过沂河,跳到鲁山去。走早了,敌人会二次包围,走晚了,就被敌人围住了,我们必须黄 昏出发。按照罗政委的部署,我们提前20分钟,从容不迫地跳出了敌人的合击圈,等到敌人发现已经晚了,我们早跳出去了。”“吴化文的电报就更好破了,三次 讨吴战役。敌人的一举一动,罗政委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他是作战参谋出身,平时特别注意看地图,同样一张图,我看十分钟,他要看一个小时。地形全印在脑子里 了,距离计算得特别准,部队都说,跟着罗政委打仗,吃不了亏。”
 当年在沂蒙山打过鬼子的人,几乎个个都能讲出一二段罗舜初神机妙算、料敌如神的小故事来。其中,最让大家津津乐道的,还是在葛庄进行的那场痛歼日寇草野清大队和汉奸陈三坎旅的战斗。
 草野清大队是日寇田坂旅团主力,1944年8月中旬,我鲁中军区解放沂水城后,草野清大队和伪军兵分3路向沂水进犯,遭我打击后,又窜向莒县,向我滨海地区进行“扫荡”。
 狼既然出来了,早晚有回窝的时候。罗舜初一面命令鲁中军区主力隐蔽集结,待机歼敌,一面密切注视这股敌人的动向。那几天,截获的敌人各种电报堆满桌 面,罗舜初亲自破译,研究分析敌人可能的企图,寻找可能的战机。这一天,机会终于来了,罗舜初从破译的电报得知,草野清大队和伪军陈三坎旅将于莒县出发, 企图沿沂水至博山的公路北窜回巢。途中必经之地葛庄和草沟地处沂河两岸,是一个可以居高临下、迫敌背水作战的理想战场。此时,军区司令员王建安和各团团长 到山东军区开会未归,好在经过战火锻炼,八路军中的政工干部也能指挥打仗。罗舜初决心抓住这个有利战机不放,他集中军区主力4个团的兵力在草沟、葛庄隐蔽 设伏。
 当时任鲁中军区参谋处长的胡奇才将军回忆说:“1944年秋天,扫荡滨海的敌人路过鲁中,罗舜初政委亲自破译了敌人的电报,掌握了敌人的行踪。王建 安司令员虽然外出开会不在家,罗政委还是决心要打,我们集中了4个团,加上县大队和民兵,在葛庄一带设伏,这一仗,我们消灭了日本鬼子一个大队300多人 和伪军一个旅1000多人,缴获的武器和物资堆积如山,其中除了一门山炮、一门野炮和两门迫击炮外,光轻、重机枪就二十多挺。”
 这一仗,打得酣畅淋漓,大快人心。以罗荣桓为首的山东军区首长评价说:“这次战斗创造了在野战中大量歼敌的范例,也是敌后少有的战例,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军民战胜日本侵略军的信心。”而罗舜初在根据地军民的心目中也由此平添了几分神化色彩。
 抗日战争胜利后,罗舜初率部渡海北上,来到了战火纷飞的黑土地。1946年的冬天,正是东北战场上敌我双方在南满争夺最激烈的时候。陈云同志在七道 江会议上一锤定音,决心在长白山上打红旗,坚持南满根据地。这时候,曾经谦逊地表示自己不懂军事的陈云,却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他深知情报工作在战争胜负 中的作用和意义。我军能否准确地掌握十余万敌军的动向,是保卫临江战役的重要保障。经过再三考虑,他作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决定:军区参谋长罗舜初暂时放下 一切事务性工作,全力以赴地组织对敌情的分析和研究,为一线指挥员提供及时准确的情报。
 这一次,在罗舜初领导下从事这项工作的是辽东军区情报处副处长何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罗舜初对情报工作不仅抓得紧,而且业务精。他知识面广,情 况熟。不管敌人到了哪里,他很快就能知道,遇到紧急情况或难得的战机,他会领着我们连夜向陈云、肖劲光同志汇报,提出作战意见。”离休前为陕西省人大常委 会副主任的何侠骄傲地说:“那时候,我们不仅为辽东军区提供情况,还为东总提供情报。北满部队三下江南作战,不少情报都是我们提供的。”
 四保临江战役结束后,陈云同志高兴地对当时在辽东军区机关工作的侯向之等同志说:“罗舜初同志是个好参谋长,有了他,我们对敌人的情况了如指掌,进行战役组织和指挥就主动多了。”
 正是凭借准确破译这门特有的技术,罗舜初在他戎马生涯的各个阶段,都发挥了一般人难以替代的作用。
 罗舜初擅长破译敌人的密码,在一些人心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么,出身贫寒,5岁丧父,为了安葬父亲而险些被卖身抵债的罗舜初是如何掌握这门技术 的,知道的人就不多了。这其间的种种曲折,就连罗舜初自己不仅完全没有料到。更不会想到由于掌握了这门技术,他竟然免遭张国焘的毒手,保住了脑袋。
 最早发现罗舜初具有破译潜能的是红军中的破译专家曾希圣。在中央苏区和长征路上,罗舜初在军委一局任作战参谋,因为工作关系,和负责情报工作的二局 联系十分密切。二局局长曾希圣发现,罗舜初虽然念书不多,却天资聪颖,悟性极强。曾希圣有意对罗舜初做了几次测试,发现他记忆超群,尤其是各种数字,在他 的脑子里丝毫不乱,且擅长逻辑思维,是个从事破译工作的理想人选。
 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曾希圣向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提出,要罗舜初到二局跟他学破译。曾希圣和他领导的二局在长征路上屡屡截获并破译敌军的各种电 报,为红军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立下头功。毛、周、朱也因此对二局格外照顾,几乎是有求必应。但是这一回,他们没有满足曾希圣的要求。周恩来答复说,我们 这里还需要小罗。就这样,曾希圣虽然发现了罗舜初具有从事破译工作良好的的先天条件,却没能把他从总部首长身边挖过来。如果不是几个月后发生的那桩中共党 史上著名的草地惊变,罗舜初很可能就此与破译工作失之交臂,永远无法展现他在这方面的天赋。
 红军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央决定军分左、右两路,北上川、陕、甘,开创新的根据地。张国焘反对中央的北上方针,他借口噶曲河涨水,拒不渡河北上。 随朱德总司令留在左路军的罗舜初,由于工作之便,可以自由进入机要科查阅电报,因而最先得知毛主席和党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单独北上,已经顺利走出水草地, 突破天险腊子口,到达甘肃南部岷县以西哈达铺。中央来电指出:只有北上才是生路,南下是绝路,号召四方面军立即北上。
 罗舜初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把中央来电的精神传了出去,使得一心想封锁消息的张国焘大为恼怒,为此在阿坝召开干部会。和罗舜初一同留下来的红军总部 一局参谋黄鹕显40多年后仍对那次会的情形记忆犹新:“罗舜初有事没有去参加这次会。张国焘在会上点了罗舜初的名,说他是毛、周、张、博右倾机会主义的忠 实信徒。我开完会回来后,告诉罗舜初,幸亏你没去,大会上点了你的名啦!他毫不在乎。这次大会后,支部开会斗争他,说他反抗领导,说他是右倾机会主义的忠 实信徒。要他反对毛、周、张、博。他不反对,就说他是反革命。他很气愤,坚决不承认是反革命。会上对他斗得很凶,他就不承认自己是反革命。”“张国焘看硬 的不行,就来软的,在南下途中,分给罗舜初一匹马,企图拉拢他。罗舜初偏不领这个情,每天行军照旧步行,一天也没有骑过这匹马。”
 张国焘为了进一步孤立朱德,故意将处处维护朱总司令的刘伯承总参谋长调往红大任校长,从而达到分而治之。一天,刘伯承悄悄对罗舜初说,我现在外面的 情况一点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想办法给我通点消息。于是,罗舜初每天行军时故意掉队,当面向刘伯承报告,或者在宿营时寻找机会,用电话给刘伯承传递他所掌握 的一、二方面军及四方面军的消息。然而,这一切都没能脱离张国焘的监视。
 有一天晚上,部队在芦山宿营,罗舜初和刘伯承同住一个房间。刘伯承对他说,根据你目前的处境,朱总司令考虑你必须离开总司令部。从形势发展来看,我们需要掌握空中情报技术,因此,总司令要我征求你的意见,到四方面军二局去学技术好不好。
 对于朱总司令的这番良苦用心,罗舜初毫无二话,当即表示,坚决服从命令。两天以后,朱总司令用他的马驮着罗舜初的背包,亲自把他送到红四方面军二局,宣布罗舜初为科长。
 曾希圣的眼力果然不错,罗舜初确实具有破译密码的天赋。凭着从曾希圣那里学到的零星知识为基础,经过二三个月的刻苦学习和钻研,他已经可以单独从事这项技术工作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能够学习这门技术,部分原因竟是躲避张国焘可能的迫害。
 一天,工作之余,罗舜初和几位同志闲谈,说起百丈关一战失利,张国焘“打到成都吃大米”的梦想彻底落空,现在又拖着队伍往西康跑,他才是真正的右倾 机会主义。结果,这话被传了出去。在炉霍,二局召开支部大会,提出临时动议,说罗舜初反对张国焘,是对四方面军领导不满,是反革命行为,要罗舜初公开表态 反对毛、周、张、博。罗舜初也不示弱,顽强地据理力争,在两河口和毛儿盖,中央政治局在楼上开会,军委一局就在楼下工作,藏民的房子不隔音,楼上开会,楼 下听得清清楚楚。因此罗舜初对北上战略方针的形成和意义有非常深刻的认识。面对强大的斗争火力,他坚决不低头,坚决不承认毛、周、张、博是右倾机会主义。 他说,就是杀我的头,我也不承认是反革命。我要真是反革命,就活不到今天了。面对倔强的罗舜初,会议毫无结果,只好不了了之。
 几天以后,上面突然派来一个外号叫“丫头”的青年战士到二局来当译电员。一位四川籍的译电员悄悄对罗舜初说,“丫头”不会译电,听说他是保卫局派来 专门监视你的,配有专用的马和手枪,你要当心!这位好心同志的提醒引起了罗舜初的警觉。他发现,不论行军还是饭后散步,“丫头”都会若即若离的跟在他身 后。
 罗舜初在二局的遭遇,朱总司令很快就知道了。一天,他把罗舜初叫到身边说:小罗,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现在,我们快要同二、六军团会师了,总有一天 会同毛主席会合的。你一定要学会忍耐。不要多说话,不然的话,也会像胡底同志一样被杀掉。记住,今后就是三件事,睡觉、吃饭和工作。二局的工作一定要掌握 起来,这是头等大事。
 “我现在处境不好,憋气得很,恨不得动员一部分同志,打游击去陕北找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罗舜初气鼓鼓地说。
 朱德严肃地指出:你这个想法不现实,也很危险。有的人早想逼我们走,我们不走,我们要和四方面军的同志一道北上。所以你一定要忍耐,要把工作做好, 再不要闹事,否则前功尽弃,不仅你自己的生命保不住,也会危及其他同志。记住,一定只埋头工作,少说闲话,要相信事情总有一天会搞清楚的。
 不久,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张国焘不得不同意北上陕甘,和红一方面军会师。第三次走过草地时,四方面军二局局长蔡威不幸因病去世。在 四方面军,能够搞空中情报技术的只有蔡威和罗舜初两个人。蔡威对川军的技术特点比较熟悉,对中央军了解稍差,而罗舜初在中央苏区和长征路上从曾希圣那里了 解到不少中央军的情报技术特点。因此,当面敌军以中央军为主时,罗舜初成了不可或缺的人物。蔡威病逝后,朱德指定罗舜初代理二局局长。他要求罗舜初:快要 到陕北了,要很好团结四方面军的同志,努力工作,搞好情报,想方设法和毛主席顺利会师。
 到达陕北后的一天,那位外号叫“丫头”的同志找到罗舜初,诚心诚意地来向他道歉说:他当时的任务是密切监视罗舜初,随时听候张国焘的命令,动手干掉 罗舜初。那为什么迟迟没有动手呢?时任红军副总参谋长的王宏坤深知内情,他曾经万分感慨地说,罗舜初要不是被朱总司令送到二局,要不是他掌握了破译这门技 术,张国焘早就对他下手了。蔡威去世后,四方面军总部派了一名同志到二局当局长,但对业务不是很熟悉。张国焘这才不得已同意让罗舜初代理局长,因为行军作 战需要情报,离不开他,他这才算保住一条命。
 毛泽东从朱德那里得知了罗舜初这段不寻常的经历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曾希圣来要罗舜初,我们没舍得给,倒是让张国焘为我们培养出了情报专家。”
 红四方面军二局到达保安后,并入军委二局,罗舜初随即被任命为军委二局副局长。他所掌握的破译电报的技术,在他日后的戎马生涯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使他赢得了料敌如神的赞誉。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848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