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史海‧民國佚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百年辛亥风云:·武昌首义第一枪到底是谁放的?
 瀏覽320|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首义第一枪到底是谁放的?

熊秉坤
武昌工程营八营旧址。 资料图片
起义门位于武昌南部, 又称新南门、中和门。



  武昌首义第一枪到底是谁放的?这可能是历史上一个谜。一般记载均认为第一枪是工兵营的熊秉坤放的。但在民国三十五年(1946),首义同志会开会时,吕中秋却认为第一枪是他放的。

  而万耀煌先生关于武昌首义第一枪问题谈到,首先发枪是熊秉坤,抑是金铫龙?万先生认为:首先发枪的固是金铫龙,而该营代表系熊秉坤,对付排长陶启胜而发枪起义,是数人集体分工的动作,谓金铫龙首先发枪与说熊秉坤首先发枪,均无不可,盖有祸同当,当时均争先发难也。

  首义前夜形势危急

   武昌首义的前夜,孙武试验炸弹不幸引爆,起义的企图瞬间暴露。而就在这一天,文学社的蒋翊武也在和刘尧澂(刘复基)商量起义的事,因居正、宋教仁、黄兴 未到,说话间提到黄兴从香港拍来的回电,黄兴的意见是联络十一省同时举事,因此武昌举义事项须推迟等待,但这时步、马、炮、工、辎重各营的代表以为谣言满 天,形势迫在眉睫,若不立即动手,恐将噬脐莫及。

  武汉方面商量的结果,是改期为10月9号夜半,不料这天下午孙武在汉口俄界宝善里试 验炸弹,爆裂负伤,被俄警闻知,入宅搜索,导致文告、名册、弹药、印信、旗帜等一概搜去。当晚,武昌小朝街张廷辅家亦被破获,捕去十余人,彭、杨、刘,以 及蒋翊武、龚霞初、陈达五均被逮捕,稍后彭、杨、刘三烈士遂遇害。

  指挥部出事,指挥枢纽瘫痪,军营里面的情形又如何呢?万分危急、无所适从,实在也如同火上煎迫一般。

   按照清廷的防备,此时兵营里面实行枪支和子弹分离的制度,在中和门内第八镇所属工程第八营营房里,该营党人总代表、新军后队正目(相当于班长)熊秉坤等 人的预定任务是夺取军械所,占领财政交通机关,先前,杨鸿盛运来五盒子弹。当时营长得到命令特别戒严,就是解大小便也不许出门,部队军官和卫兵亲信等人荷 枪实弹,把这些要起事的人视为大敌,但是军官当中也有潜伏的革命党,所以他们也盗运了大量子弹,过了一会儿,不利的消息传来,说是杨鸿盛被捕了,这是因为 他去送炸弹的时候被发现,出师不利,反而把自己炸伤,就是9日的晚上,时钟鸣了十二下,竟然毫无动静,只能在焦急当中等待。

  起义前的最后关头

   一直到10日的早上,当时三烈士被杀的消息被传开来,都是熊秉坤的好朋友,他得知这惨痛消息,心知最后关头业已到,或者束手就擒,或者死里求生,于是决 定另行策划起义的路径。他想,他们这批实力军人,手中握有不少的兵力,决不能坐以待毙,指挥机关既然已遭破坏,失却功能,再等下去也是空的,当务之急是要 使各个军营之间取得联系。

  早饭后,熊先生派李泽乾到各个机关观察,结果不妙,都被查封了。他就集合了各队的诸位同仁秘密商议,决定由 他的工程营首先发难,因为他们占据着军械所,可以说是握有全军命脉,有举足轻重之势,他又警告其他人说,你看昨晚已经开始到处杀人抓人,我们的名册已被他 们取得,不早动手后悔莫及。大丈夫今日造反是死,不造反也是死,死就要死得惊天动地,你看

  那徐锡麟、熊成基,你再看那黄花岗的七十二烈士,就是我们最好的榜样。于是安排了下午和晚上的两个应急方案。

   因为清廷实施子弹和枪械分离的防备手段,所以尽量鼓励信得过的同志偷运子弹。这个盗来几盒,那个盗来几十发。第一个方案本来是十日下午三点例行出操后, 顺势就干起来,谁知到了三点钟,整个湖北所有驻军被通令一律停止出操,可见清廷的防备也是一环扣一环的。于是这个计划就付诸流水。

  情急中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

傍晚时分,队官罗子清问熊秉坤,说外面风声很紧啊,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啊,熊秉坤未及回 答,姓罗的又问他,你是孙中山的人吗?熊秉坤见他问得唐突,乃正色道:革命党派别不同,但总的主盟者除了孙中山还有谁呢!姓罗的又问,那你们能成事吗?熊 秉坤答,各省的革命条件早已成熟,现在湖北第八师(即第八镇)为天下第一,今天第八师发出倡议,天下不会有不响应的。罗子清听他这么畅达深沉的说话,表现 出佩服的样子欣然而去。这时已过了晚上七点,熊秉坤命令士兵作战前准备,并煮饭炒菜大吃一通,并宣布,若有军官异动、或想逃跑,应予即刻扣押。

   这个时候,一个名叫陶启胜的排长,竟然逆天道而行,全不顾三番五次的警告,率领两个卫兵就奔向营内熊秉坤的住舍,企图先发制人,他盯着熊先生的卫兵金铫 龙说,你们想造反吗?金铫龙早已火烧火燎,应声回答,老子就想造反,能怎么样!话没说完,两人就挥拳扭打起来,金铫龙被对方压在地上,情急之下大叫:大家 不动手更待何时,他的战友闻声轰然而起,疾步跑来,提起枪托就向陶启胜的头部锤击。

  陶启胜摇晃站起还想挣扎逃跑,士兵陈定国举枪对准他,毫不犹豫就抠动扳机,情急之下的这一枪,打中他的腰部。

  这就是辛亥革命的第一枪。

  第一枪的辩证与争论

   关于第一枪的辩证,也有争论。尹呈辅先生《参与辛亥武昌首义之回忆》尝谓:武昌首义第一枪到底是谁放的?这可能是历史上一个谜。一般记载均认为第一枪是 工兵营的熊秉坤放的。但在民国三十五年(1946),首义同志会开会时,吕中秋却认为第一枪是他放的。会中熊秉坤与吕中秋两人均在场,吕是个粗人,为了谁 放第一枪问题,两人吵起来,吕破口大骂,并赌咒说:“我的屁股把给别人做脸,第一枪是我放的,枪是我打的,功却被人领去!”至于第一枪他是怎么放的,当时 未问过他。为什么说这是历史上的谜?这得先研究当时的实际情况。其时排长以上才有挂表,一般老总们连挂表都没有,因此,时间之先后就很成问题。此其一。就 地点言,有的在工兵营放第一枪,有的在炮兵营放第一枪,虽然都是第一枪,但到底谁先谁后,就很难考证了。此其二。

  而万耀煌先生《辛亥 首义答客问》一文,则对此回忆有所辩证,关于武昌首义第一枪问题,谈到,首先发枪是熊秉坤,抑是金铫龙?万先生认为:首先发枪的固是金铫龙,而该营代表系 熊秉坤,对付排长陶启胜而发枪起义,是数人集体分工的动作,谓金铫龙首先发枪与说熊秉坤首先发枪,均无不可,盖有祸同当,当时均争先发难也。

   到了武昌首义的三年后,即1914年在日本,中山先生曾指着熊秉坤,向各位同志朋友介绍说,“这就是武昌首义放第一枪的熊秉坤同志啊”(见《孙中山年谱 长编》553页)。大概万耀煌先生即采此说。说熊先生打响第一枪,可视为广义的第一枪;至于狭义的第一枪,还得归于陈定国。

  至于曹亚 伯《武昌起义》写到此环节,有谓“是晚七时,工程营后队排长陶启胜查有该排兵士程正瀛枪内装有子弹,又查有该排副目金兆龙亦擦枪装弹。遂传谕:金兆龙为何 如此。金兆龙曰:准备不测。陶启胜大怒,谓:尔辈岂有此理,预备谋反,这还了得,立命左右与我绑之。金兆龙云:今日之事,乃我为政,今日之人,俱我同胞, 谁也不能绑我。而程正瀛在后即用枪柄向陶启胜头脑猛力一击,脑即击破,立时倒地……”(近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第五卷,106页)此说和熊秉坤叙述出 入较大,而曹氏并非在此现场,却说得活灵活现,近乎演绎,实为臆想,而武昌首义之第一枪,却鬼使神差,褪隐消于无形,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史料采择,能不慎 乎!

2011年10月10日15:06   来源:《海南日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83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