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開國少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開國少將﹝84﹞:王定烈
 瀏覽195|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王定烈:中原突围的37个日日夜夜

王定烈,1918年生于四川省宣汉县。
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结束后于1936年底随西路红军西征甘肃河西走廊被俘,1937年在党的交涉下返回延安并走向抗日战场。1945年任中
原军区一纵队第四团团长,1947年任中原独立旅第四团团长,1947年任江汉军区独立旅副旅长,湖北军区恩施军分区首任司令员。1951年奉命军委命令
组建航空兵第二十三师并担任师长。后任航空兵十八师师长并率该部参加了抗美援朝。抗美援朝后调广州空军指挥所任副司令员。1959年组建十五航校并任校
长。1962年调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68年任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75年后任军委空军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参加革命时我15岁

  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那个内忧外患的年代。为挽救民族危亡,许多爱国先驱、有识之士,积极寻求救国之路。中国共产党毅然举起红旗,我这个贫苦的放牛娃,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有幸投身到滚滚的革命洪流之中。

 
 1927年南昌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川东党组织领导着一支革命武装“川东游击军”,并秘密组织农民协会,“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慢慢地传唱开
来。1932年冬天,红四方面军在粉碎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地区的“第四次围剿”之后,越过巴山进入通江、南江、巴中一带,军阀田颂尧节节败退,红色胜利的消
息越来越多。“当红军去!”成了青年人共同的愿望,当时15岁正在念书的我,已预感到,苦难的大巴山将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兵
去!当兵就要当红军”。我激动万分,下定决心要当红军,我要拿起枪杆子跟着共产党为穷苦人打天下。我当兵前的那个晚上,母亲哭了,我边为她擦泪边说:“妈
妈,人家都说送孩子参军,哭是不吉利的。”母亲咬住嘴唇慈祥的笑了。我走的时候,母亲没有流泪,只是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从那天起,我为自己改名
为“定烈”,意在坚定信念,轰轰烈烈闹革命。

  初冬的川东,非常冷,天上还不时下着蒙蒙细雨。当时,我们一同参军的有3000多人,身着单衣单裤,脚穿破草鞋,爬山越岭走了4天到部队报到。后来,我被分配到驻扎在宝塔山上的三营七连当战士。

长征中第一次当指挥员

  参加长征时,我还是个红小鬼,只有十七八岁。我觉得红军长征,经过艰苦奋斗、流血牺牲并最后取得胜利,最关键的在于要有革命理想。

  当时蒋介石发动了内战,最后以中央红军、中央苏区开始战略转移,一直到川西和红四方面军会合,那个时候我们正在川西。川西这个地区是少数民族地区,也是经济最为落后、最为贫困的地区,当时经过了一次次各方面的困难重重,吃野菜、吃树皮、吃草根,穿衣服是穿单衣。

  那时候,张国焘搞分裂,削弱了红军的士气。1936年1月,红295团奉张国焘的命令去“开辟新区”。当时的团长万汉江率领不足300人去执行这一任务,我也随队前往。那一带到处都是崇山峻岭,原始森林,人烟稀少,居住的都是藏民。

  当我们翻过一座大山时,又一次陷入死地。面前是一条河,水流湍急,无法涉水而过,河上原有的四根圆木被敌人拆去三根,对岸的桥头上,敌人用凶猛的火力封锁着。后面的追兵从山上压下来,前堵后追,部队危在旦夕。

  团长万汉江急的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九连几次想打过去都未得手。

  “团长,我上去!”我只觉得眼睛里像喷火,大声地向团长请战。

  “好,带上交通排上去支援九连,快!”团长发令。

  我这是第一次当指挥员,立即把交通排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集中起来,组成奋勇队,每人带十枚手榴弹向对岸发起猛攻。

 
 敌人疯狂的地射击,我们爬在仅有的一根圆木上艰难前行,粗糙的树皮把胳膊、大腿磨得鲜血直流。子弹在耳边呼啸,一块蹦起来的树皮打在我的嘴上,顿时鲜血
就流了出来。跟在我后面的几个战士已有三个人被打到河里去。我抬头一看,还有最后几米,我使劲跳起来,疾步冲过河去,将一枚手榴弹奋力扔向敌阵。借着翻滚
的硝烟,一口气把手榴弹全部甩过去。

  后来,路终于打通了……

  在毛主席、党中央的直接指挥下,西路军几万将士浴血
奋战,鏖战于贫瘠的河西走廊。我在战斗中曾经腰部中弹,头部被残忍的马匪砍了数刀。凭着坚定的信念,我历经磨难,终于又重新回到了党的身边,为了中华民族
的未来,为了解放广大的劳动民众,不顾身体中还残留着敌人的子弹,全身心的投入到抗日的烽火之中。

1944年9月10日,王定烈(中)与团长齐丁根(左)、参谋长常志义(右)合影。


  难忘中原突围的37个日夜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军队计划围攻中原解放区。当时我在中原军区第一纵队任二旅四团团长。

 
 1946年6月,在得知国民党反动派将于7月1日发起进攻,妄图全面歼灭我中原部队的情报之后,上级决定我军先敌行动,于6月26日分三路突围。25
日,接到命令稍事准备后,利用夜幕摆脱敌人迅速西进。敌人一时摸不清我意图,我军连续走了4天都未发生战斗。29日凌晨,突然接到纵队命令,要我团变后卫
为前卫,务必于黄昏前赶到王家店,负责突破敌平汉铁路封锁线,掩护纵队突围。从驻地到王家店约80余里,部队已经长途行军4天,加上天气炎热,同志们都很
疲劳。在这种情况下,要在黄昏前到达,其艰难是可以想象的。

  我们用尽全力,终于下午5点钟,抵达离王家店以东三十多里的地方,集结整
顿队伍后,即投入突破战斗。我命令各营营长迅速率领部队抢占附近的有利地势,控制制高点。部队刚在山顶展开,正巧,敌人也来抢占这个山头。我团三营八连的
全体同志神速地抢先一步登顶,以猛烈的火力把敌人压下山去,保证了大部队的通过。

  7月1日,四团赶上了部队,再次被委任担当前卫,带
领纵队抢渡汉水。当时天降暴雨,河水暴涨,在大邦店附近渡河时险些把我冲走。道路十分难走,我们昼夜在泥泞中跋涉,绕了一大圈才到达矛茨畈以西宿营。7月
10日,我团奉命搜集了大小5条船供部队过河,但大队的人马光靠这5条船要何时才能渡完?如果敌人追来,岂不要背水一战?我猛地想起牲口不怕水,便命令将
重武器装上船,用绳子将5条船连起来,人、马集体泅渡。

  上万人的队伍,由于船是在太小,过江过得很慢,敌军不断临空轰炸扫射,人马密
集,伤亡惨重,尸体飘满滔滔洪水。直到夜幕降临时,还有不少部队在江南面不能渡江。这时追敌已经逼近江岸,空中敌机投下照明弹寻找目标狂轰滥炸。枪炮声,
轰炸声,人喊马叫声振聋发聩。剩下的部队无法再渡,只好沿江北撤。

  7月21日,王树声司令又令我团为前卫,战士们顶着烈日行军,当经
石花街走到苍峪沟时,战斗顷刻打响。战斗异常激烈,直到晚上,才将敌军据守的主峰黑山口拿下,将敌完全打垮。之后,我们跟随部队继续前进,山路崎岖而且没
有了干粮,正逢艰难时,接到了中央电令,我突围部队就地展开,停止西进,创建鄂西北根据地。中原突围即告结束。

  石花街战斗,我军共毙
伤国民党军300余人,缴获电台2部、机枪3挺、步枪数十支、山炮4门、迫击炮1门、战马10匹、子弹5箱。7月24日,中央军委来电祝贺:“庆祝你们粉
碎敌一个团又六个连的大胜利。” 我团经历了37个日日夜夜,行程1000多里,前后担任5次后卫、5次前锋,付出了伤亡300余人、400余人因病掉队
的巨大代价,但是没有损失一班一排,较好地落实了中央“生存第一,胜利第一”的指示。

  希望党的事业代代传承

 
 虽然我已经退休,但是我从未间断过对国家、社会、民生的关注。我每天要翻阅八份报纸,了解社会事件和百姓生活。“物必自腐,然后蛀虫”。在我们的队伍
中,确有不少“公仆”经不起灯红酒绿的诱惑而腐败。甚至贪污、腐化已成为不少当权者的为官之道。破坏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相信,
正义终将会战胜邪恶。只要我们全国人民坚定信念、团结一致,同心同德,既抓物质文明,又抓精神文明,才能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才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
林之上。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我们这一辈人参加革命是为了民族的独立,人民生活安康、不受压迫;如今时代不同了,现在要做
的是让人民生活更加幸福,国家更加富强。我希望同志们继承党的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牢记毛泽东主席“全心全意地为人民
服务”的宗旨。我衷心的希望党的事业能够一代一代的永远传承下去。为中华民族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奋斗。
2011年06月13日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776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