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二戰‧中國抗戰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張占元:“九一八”当夜他第一个抗日殉国
 瀏覽314|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张占元遗照。



  在尘封80年后,张占元的名字再度被人们想起。

  “九一八”事变当夜,身为张学良卫队旅的连长,他身先士卒率部进攻入侵日军,身中三弹,当场牺牲,时年25岁。

  “张占元第一个抗日殉难。刚刚了解到这段史实,我们的基本陈列再度调整时,将把他的事迹加到东北军抗战这部分。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说,在近期推出的纪念“九一八”80周年流动展览、巡回展览中,都充实了张占元的内容。

  率部抗击日寇身中三弹英勇殉国

  张占元的发现者是沈阳市收藏家詹洪阁。说起发现的过程,詹洪阁说,之前妻子曾向他透露一段家史。“她告诉我,爷爷有5个兄弟,大哥叫张占元,毕业于东北讲武堂,后来在‘九一八’当夜阵亡了。 ”起初,詹洪阁并没在意。但随着今年“九一八”事变80周年的到来,他在准备展览、收集相关史料的过程中,张占元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在视野。

  詹洪阁向记者出示的一份1991年出版的《9·18记实(第三十一辑)》文史资料,内有曾任张学良卫队旅二团二营五连排长的赵明义的一段回忆。五连连长就是张占元。

  赵明义在回忆录中写道:“九一八”事变之前,他所在部队驻扎在北大营东侧500米旧无线电台院内,18日晚上10时许,北大营方向有爆炸声……他所在连的连长是张占元,部队利用黑夜通过乱石山火车站南方的道口撤退,行至距铁路路基百米时,早已埋伏好的日军开枪射击。张占元对他说:“铁路上的日军不多,攻击他们。 ”随即张占元带头率部向敌人猛冲。激战中,部队几次进攻都未得手,张占元负伤,部队只得撤出战斗。当退出20里外的阿吉堡子时,张占元因伤势严重来不及抢救死去。战友们沉痛地为他换便服入殓,并责成当地区长派人给他家送信,说是土匪打的。

  詹洪阁综合有关史料介绍说,“九一八”事变当夜,当时沈阳主要兵力包括王以哲 (东北军重要将领之一)的第七旅、总部卫队、张学良的卫队营、讲武堂学兵和黄显声(时任辽宁警务处长)的警察部队。

  事变爆发时,王以哲和两个团长都不在部队,第七旅苦苦等待命令,最后等来的却是“不许抵抗”。该部靠下级军官自发组织才勉强突出重围,损失惨重。各部只有黄显声部和讲武堂学兵(张占元等部)主动进行了抵抗。

  19日凌晨3时,在日军坦克的攻击面前,只有轻武器的警察部队被迫撤离。讲武堂学兵五连连长张占元主动要求断后。黄显声嘱咐警察和公安队官兵尽量携带武器弹药撤退,连夜经过新民向锦州集中待命。由于准备充分,警察部队撤退到锦州是动作最快、损失最小的。断后的五连连长张占元在掩护主力撤退的过程中,身中三弹,英勇殉国。他是“九一八”当夜主动抗击日寇殉难的第一人。

  讲武堂毕业照成为留世的唯一遗物

  在省档案馆,一本东北讲武堂第九期同学录中登有一张张占元的照片,下面有一行简单的文字:张占元,23岁,中尉,家住沈阳城北二乡六王屯。

  照片上,身着戎装的张占元,英武、帅气。这是他留世的唯一的照片,也是保存下来的唯一的遗物。

  当年的六王屯,就是现在的沈北新区新城子乡北四家子村,张占元的家人至今仍生活在这里。张占元是张家的长子,兄弟5人,尚健在的只有年已89岁的四弟张殿元。

  张殿元比长兄小16岁,长兄牺牲那年他才9岁。现在的张殿元耳朵背、记性差,但对长兄的记忆似乎已刻在了骨子里,从不曾模糊过。 “大哥个子很高,有点胖,特别乐于助人,在家时也常帮父母干农活。他是高小毕业,后来离开家去沈阳考了军校。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的第二天,家里接到信,说大哥被土匪打死了。当时,家人认为他是横死的,没把他埋进祖坟中。 ”

  张殿元闭上眼睛,往事扑面而来。 “后来日本人还来家几次,声称大哥是抗日的东北军军官,一定要抓住他,吓得家人到外边躲藏了很长时间。东北军撤到北京的第二年,派人通知咱家到北京参加张占元的追悼会,我爸带上我三哥张普元悄悄上路了。 ”

  为了替大哥报仇,张普元就留在东北军,成为张学良身边的侍从,并参加了“西安事变”。

  没有留下自己的后人,这是张占元留给张家最大的遗憾。张占元的妻子比他小5岁,也是六王屯人,两个人没有留下后代。

  张占元战死后,妻子一直守寡,即使生活极端贫困,她也自己硬撑着,直到死。

  跟张占元有关的事,张家的晚辈多少也都有过一些经历。张殿元的长子张学忠讲了两件事:“我小时候,常听村里老人说:‘你大伯是个了不起的人,是打小日本死的。 ”“我家有一本大伯留下的厚厚的讲武堂同学录,‘文革’时给烧了,我还记得那同学录特别难烧,烧了一次没烧掉,又烧了第二次。 ”

  张占元是张家的骄傲,也是张家的心痛。

  张占元的史实表明“九一八”是抗战起点

  在省委党校教授王建学看来,对于“九一八”事变这段历史来说,张占元是一个新的发现。他作为主动抗击侵华日军英勇殉难第一人,在中华民族抗战史上应该留下厚重的一笔。

  王建学透露,日前在沈阳举办的纪念 “九一八”80周年全国学术研讨会上,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新编的中国共产党党史、军事科学院新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和中国社科院新编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都已把“九一八”事变作为中国人民14年抗战的起点。这一观点的确立与近30年来辽宁历史研究学者不断发掘新史料、总结新成果有着密切关联。而张占元抗日殉难史实的进一步发掘,将为这一观点提供新的有力佐证。

  王建学说,战争的形式有进攻、保卫、突围等多种,张占元属于主动进攻主动反击的。在已经下令不抵抗的情况下,一些像张占元这样的中下级军官是冒着抗命的危险反击入侵日军的,很难得。张占元等人打响了抗日第一枪,这充分表明“九一八”事变不仅是日本法西斯武装侵略中国的开端,也是中华民族14年伟大抗日战争的起点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一直以来,有关的各种史料中,张占元始终是个被忽略的名字。他的墓地也在上个世纪70年代被夷为平地。采访时,在张学忠的引领下,记者来到距张家老宅不远处的一片苞米地,被认为是当时埋葬张占元的坟地。张学忠说:“我大伯就葬在这里,当年爷爷奶奶想他时,从家里的后窗就能望到坟地。 ”

  几天前,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举办的纪念抗战先驱张占元为国殉难80周年的追思会上,著名词作家邬大为先生现场创作诗歌 《警钟长鸣》,并呼吁有关部门能为张占元正名、树碑,以教育后人,铭记历史。

  今年,张殿元被首推为纪念“九一八”活动的撞钟手,但因身体原因未能成行。老人说,这是大哥的荣耀,人民没有忘记他。 (记者/赵乃林)

2011年09月19日   来源:《辽宁日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716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