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領袖‧毛澤東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毛泽东和英国元帅的游泳外交: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瀏覽277|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60年5月27日,毛泽东在上海会见蒙哥马利元帅 

一、蒙哥马利其人

蒙哥马利


伯纳德·劳·蒙哥马利(Bernard Law
Montgomery),英国陆军元帅。1887年11月17日出生于伦敦肯宁敦区圣马克教区的一牧师家庭。1901年14岁时才正式上学,文化成绩低
劣,但体育成绩极棒。1907年考入了桑德赫斯特英国皇家军官学校。1908年12月任英国驻印度的皇家沃里克郡团少尉排长。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负重伤。大战结束时任师司令部中校参谋。1920年1月进入坎伯利参谋学院深造。1926年1月调回参谋学院任教官。1930年陆军
部选派他担任步兵教令的重编工作。1934年任奎达参谋学院的首席教官。1937年调任第9步兵旅旅长。1938年10月任驻巴勒斯坦第8师师长,参与镇
压巴勒斯坦人的武装暴动,被晋升为少将。1939年8月,回国接任以“钢铁师”著称的英国远征军第3师师长。


   二战时期的蒙哥马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蒙哥马利率远征军第3师横渡英吉利海峡,参加了在法国和比利时的战斗,1940年5月德军闪击西欧时,被迫随英远征军从敦刻尔克撤回
英国。1941年先后任第5军、第12军军长。12月又升任东南军区司令,负责选拔、调整、 培养各级指挥官,严格训练部队,提高军事素质。


   
1942年7月,北非沙漠中的英国第8集团军,被“沙漠之狐”隆美尔的德国非洲军团击败,退守埃及境内的阿莱曼地区。在英军濒临崩溃之际,他临危受命接任
第8集团军司令,同年10月至11月间他组织向德军发动了阿拉曼战役,一举击溃隆美尔非洲军团,扭转了北非战局。随后又挥师乘胜追击,协同美军将德、意军
队围歼于突尼斯。他由此声誉大振,被人们称之为捕捉“沙漠之狐”的猎手。蒙哥马利因功被提升为上将,同时被授予巴斯骑士勋章。


    1943年7月,他率英军在西西里登陆。9月至12月,协同美军实施意大利战役,进军意大利半岛。1944年1月调任盟军第
21集团军群司令,参与诺曼底登陆战役的计划制定工作。1944年6月率领第21集团军在诺曼底登陆,此后转战西北欧,参与指挥了沙纳姆战役和阿登战役。
1944年9月1日,蒙哥马利被英国王室晋升为元帅。1945年3月,蒙哥马利率英美联军强渡莱茵河,之后便日夜兼程,向波罗的海进发。5月,驻荷兰、德
国西北部和丹麦的150万德军向蒙哥马利投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蒙哥马利被任命为英国驻德占领军总司令和盟国对德管制委员会英国代表。1946年至1948年任英帝国总参谋长,封子爵。1948
年10月出任西欧联盟各国陆海空军总司令委员会常任主席。1949年4月,美国与西欧11国签订了北大西洋公约,12国共同结成防务联盟。1951年4月
2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最高司令部成立,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将军任最高司令部司令,蒙哥马利任最高副司令。1958年秋退休。


    退休后开始撰写回忆录和著书立说,先后写了《蒙哥马利元帅回忆录》、《为将之道》、《从阿拉曼到桑格罗河》、《从诺曼底到波罗的海》等书。1976年3月25日病逝于伦敦。


    1960年和1961年蒙哥马利元帅两次访问中国,提出“承认一个中国是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原则之一”。


二、毛泽东与蒙哥马利的缘分


蒙哥马利是一个西方国家的元帅,却在冷战时期两次来华访问,和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一见如故。而毛泽东和他侃侃而谈,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就是和蒙哥马利谈到个人的生死问题,最终这两位老人也在同一年走完人生旅程。他们都是在1976年去世的。


在来中国前,1959年6月,蒙哥马利访问了社会主义苏联。在同苏联领导人的会谈中这位英国元帅意识到,未来世界和平的关键可能在于中国。于是,蒙哥马利在访苏回国后,向中国政府提出友好访问的请求后,毛泽东表示“非常欢迎他在适当的时候访问中国”。


为访问中国,蒙哥马利认真研究了在西方世界能够找到的有关中国和毛泽东的资料。

  1960年5月27日,蒙哥马利在中国第一次见
到了他最想见的毛泽东。两人一见面,毛泽东就微笑着伸出手同他相握,并说:“你知道你在同一个侵略者握手吗?”毛泽东幽默的开场白令蒙哥马利惊诧。他也十
分清楚毛泽东此话中的含义。因为联合国曾通过一个谴责中国“侵略”朝鲜的决议,而蒙哥马利在两年前所写的回忆录中也有类似的观点。

  军人出身的蒙哥马利坐定之后,马上就向毛泽东提问说:新中国成立后,你碰到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你的主要担忧又是什么?


毛泽东坦诚地告诉他:共产党缺乏处理当时所面临问题的经验。多年的战乱把中国搞得千疮百孔,必须要解决工业和农业问题,但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因此犯了许多错误。


蒙哥马利又问:“请给我讲一讲对今天世界形势的看法?”


毛泽东停顿片刻,从容地说:“国际形势很好,没有什么坏的,无非是全世界反苏反华。这是美国制造的,不坏。他们如果不反对我们,我们就同艾森豪威尔、杜勒斯一样了,所以照理应该反。他们这样做,是有间歇性的。去年一年反华,今年反苏。”


听到这里,蒙哥马利不解地说:“这是很坏的。那是美国做的,不是英国。”


毛泽东说:“主要是美国,它也策动在各国的走狗这样做。现在的局势我看不是热战破裂,也不是和平共处,而是第三种:冷战共处。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要有两个方面的准备。一个是继续冷战,另一个是把冷战转为和平共处。你做转化工作,我们欢迎。”


蒙哥马利点点头说:“是的,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不能再在这种紧张局势中生活下去了。我们的孩子们是在冷战中长大的,这对孩子们是坏的。所以我们必须把这种情况转为和平共处。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孩子长大以后,认为世界必须一直存在紧张。”


1960年6月12日,蒙哥马利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了《我同毛的会谈》一文,他在这篇文章中称赞了中国人民的干劲,要和平、不侵略,50
年内大有可为。并说中国革命是正确的,不可避免的。中国军队给他印象“太深刻”了,有“充分的高素质的人员供应”,民兵组织遍及全国,因此,入侵中国,一
定“要大倒其霉”。


1961年夏天,蒙哥马利再次向中国外交部提出访问中国的申请。 


获得同意后,9月6日,蒙哥马利飞抵北京。


蒙哥马利在访问过程中,特别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现象:所有被接受访问的人,一开口总会有一句非常普遍的口头禅———“毛主席说……”有一次,蒙哥马利
在郑州宾馆里,忽然向服务员提出一个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他说:“在当今中国的领导人当中,你最拥护谁?最听谁的指挥?”几名服务员不约而同地回答道:
“毛主席!”蒙哥马利又问:“除了毛主席之外,你们还听谁的?”这几名服务员说:“刘少奇、周恩来。”蒙哥马利在天津杨村参观某步兵师的新兵打靶时,向战
士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同样是“毛主席!”由此,蒙哥马利认为:在这个国家里,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9月23日中午,蒙哥马利在李达上将的陪同下,从北京乘专机抵达武汉。晚上6时半,蒙哥马利来到毛泽东下榻的东湖宾馆。毛泽东一边与蒙哥马利握手,
一边用英语说:“How are you!”听到毛泽东用英语向他问好,蒙哥马利倍感亲切。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共进晚餐。饭后,毛泽东就在居住的宾馆里约见
了蒙哥马利。


  晚餐后,蒙哥马利见毛泽东抽起香烟来,就送给毛泽东一盒英国“三五”牌香烟。之后,蒙哥马利向毛泽东提了许多问题,其中包括:1949年建国
时,毛泽东主要考虑的是哪些头痛的问题,现在考虑的又是哪些问题,对解放以后的中国怎么看,“枪杆子里出政权”现在是否还适用,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有何区
别等等。

  毛泽东对这些问题逐一做了回答,谈到晚上9时30分左右,蒙哥马利说:“今天谈话使我学到很多东西。”当时蒙哥马利觉得有点
疲倦,就对毛泽东说:“我想主席一定很忙,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能否明晚再来谈谈?”毛泽东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明晚我要到别处去了。”两人的谈话就这
样结束,互相道别。

  没有想到,第二天(即9月24日)凌晨,毛泽东突然改变了计划,决定24日下午再同蒙哥马利谈一次,并再次邀请他一同共进晚餐,这使蒙哥马利喜出望外。

  这次追加的谈话是从24日下午2时30分开始的。双方寒暄了几句后,毛泽东联系到蒙哥马利参观中国一家医院时,曾对医生说:“你们的中医中药很神奇,应该发明一种药,让你们的毛主席长生不老。”

  毛泽东对蒙哥马利说:“什么长生不老,秦始皇都没有找到。我若见马克思了,中国照样转,地球照样转……”

  蒙哥马利说:“主席先生,你的共和国成立了十二年,从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了新的国家,你显然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你的人民需要你,你必须有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来领导这个国家。”

  毛泽东接着说:“元帅是特别的人物,相信能活到100岁再去见上帝。我不能。我现在只有一个5年计划,到73岁去见上帝。”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边吸边说:“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他又补充道:“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的上帝。”

  “人总是要死的,我随时准备着死亡。我会怎么死呢?”接着,毛泽东讲了五种死法:一是被敌人开枪打死;二是飞机掉下来摔死;三是火车撞死;四是游泳淹死;五是生病时被细菌杀死。毛泽东还说,人死后最好火葬,把骨灰丢到海里喂鱼。


三、毛泽东和蒙哥马利的游泳外交正是亮相
  9月24日下午5点,两人谈话结束。他们的谈话是在汉口胜利饭店举行的。


随后毛泽东邀请蒙哥马利坐船看他在长江上游泳。毛泽东在长江游了近一小时,上船后便对蒙哥马利说:“你下次访问中国时,我们进行横渡长江的比赛好吗?”蒙哥马利回答说:“好!”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说:“一言为定!”

 
 当天晚上,蒙哥马利正在为次日归国整理行装时,毛泽东突然来到了蒙哥马利的住处。一见面,毛泽东就说:“为你送行,送给你一件礼物。”蒙哥马利接过毛泽
东亲手写的 “赠蒙哥马利元帅”———《水调歌头·游泳》词时,激动地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不放。毛泽东笑着说:“不要忘了,我们还将在长江进行游泳比赛
呢。”1962年,伦敦考林斯书店出版了蒙哥马利所著的《三大洲》一书。书中详细记载了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在武汉的两次谈话内容。



毛泽东和蒙哥马利元帅的交往,毫无疑问依然是毛泽东一贯的风格,挥洒自如,正如他在水中游泳一样,“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而那位英国元帅,的确用心观察,细心品味这位中国的人民领袖。


我们可以想象,当他们一个在水里游着,一个在船上看着,身处不同的世界,但是彼此在互相进行着心灵的沟通,心有灵犀一点通。


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是举世公认的一代名将,这位英国元帅曾发自内心地告诉世人:“古往今来,最伟大的战略家是毛泽东。”“毛泽东是中国两千年来战略战
术的理论与实践的集大成者。”“毛泽东极少亲临前线,只呆在延安的窑洞内和西柏坡的平房里,用一封又一封电报指挥千里之外的部队作战,总是每战必克。韩战
发生以后,他也是这样呆在中南海指挥着异国他乡的战争。我发现,每当那位不太听话的彭德怀遵照他的电令去排兵布阵、去穿插包围,盟军必吃大亏;每当彭德怀
将他的电令扔在一旁,照自己的意图干,盟军最后就笑逐颜开。”“毛泽东麾下名将如云,天才云集,我奉劝自由世界千万不要跟他们打仗。”    


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是英国最著名的元帅,他的反共意识很浓。但是,这个极端地反共人士却对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心悦诚服。他甚至把美国的二战名将巴顿比作萤火虫,把毛泽东比作太阳。    


有关资料记载,从1946年开始,蒙哥马利曾用了十多年时间研究世界战史,特别是中国战史,他最后突破了意识形态束缚,说出了让西方世界震惊的话。


毛泽东和蒙哥马利的游泳外交,难道不是“一桥飞架南北”,东西方“天堑变通途”?毛泽东1960年代以后,带领中国,难道不是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
一直到尼克松访华,难道这不也是新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更立西江石壁, 截断巫山云雨, 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吗?


这是何等的气魄?


这种气魄,需要什么样的心态和什么样的风格呢?


蒙哥马利是清楚的,那就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2010-07-15
   李克勤    乌有之乡转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607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