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史海‧抗戰討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收復國土夙願成空:10萬東北軍沒有一個袁崇煥
 瀏覽417|回應0推薦2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真实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日本關東軍發動九一八事變以後,並未能迅速控制整個東三省。東北三個省中,馬占山以代省主席,黑省警備司令名義督黑省,呼倫貝爾警備司令蘇炳文部控制興安屯墾區(今內蒙古呼倫貝爾盟),吉林駐軍8個旅中,趙毅22旅,李杜24旅,張作舟25旅,邢占清26旅,丁超29旅,吉林省政府警衛團馮占海皆 起兵抗日,不肯附逆。東北江防艦隊組織炮隊參戰。即便日軍控制最嚴的遼寧省,也僅有中部地區淪陷,54個縣中,東邊道通化等23縣在動搖不定的於芷山控制 之下(於芷山降日後,唐聚伍據此地組織遼寧民眾自衛軍,兵力十余萬,曾收復東邊道21個縣),西部錦州為中心的遼西走廊14縣則與關內聯成一體,在張學良 的直接控制之下。遼北的彰武,法庫等地也在東北軍手中。而各地義軍蜂起,連日本長期經營的關東州大連,當時都有趙國文,秋世顯等領導的大連抗日放火 團積極活動。附逆偽軍稍有風吹草動即反戈相向,東北地區日軍的統治極不穩定,形勢尚大有可為。

    而此時關內國民黨政府中,亦並非完全消極,不乏力主支持張學良抗戰者。921日,陳誠等將領聯名上書國民黨中央黨部,國民政府,蔣,張, 表示國難之際,至今已極,亡國之慘,轉瞬即見。吾革命軍民以打倒帝國主義為職志,此而可忍,何以為人?職等份屬軍人,責在衛國,願率所部與倭寇決一死戰。”“寧可致死於亡國之前,不遠偷生於國亡之日26日,陸軍26師師長郭汝棟通電各軍長官,要求各路部隊誓率所部武裝同志作外交之後盾。

    要是不看歷史文獻,真想不出陳誠還有這樣血氣的一面。

    對張學良來說,更重要的是蔣介石力主的通過國聯交涉方針,似乎也頗有進展,國際聯盟列強大多表示對中國的支持。在外交壓力下,日本政府方面態度似有軟化。10月初,日本公使芳澤在國聯發言,有相機歸還奉天,將瀋陽警務給中國,除兩處步哨外撤軍等說法。1022日,國聯通過決議,要求日 本撤軍並在1116日前撤完,111日,國民政府甚至指派顧維鈞,張群,張作相,劉哲為東北接收專員,準備接收日軍撤退後的東北行政。這種表面的進 展,當時很多有識之士根本就不予信任,認為第一國聯的決議沒有實施能力,第二日本軍部的強硬早已不是日本文官政府所能控制。事實上這種觀點很快就得到證實。1011日,日本關東軍發佈公告向日本國民宣佈戰果,僅戰利品就達到8000萬元,炮235門,槍17萬支,日本舉國歡騰,天皇也轉而支持關東軍 擴大戰果。形勢根本已經不具備日本撤軍的可能。

    然而,在這種曇花一現的好轉情況下,張學良一度表現出相當程度的振作。923日,張學良通電在錦州設立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和遼寧省政 府行署,由張作相代理邊防軍司令長官,米春霖代理遼寧省政府主席。10月初,東北邊防軍參謀長榮臻率長官公署在北平人員到錦州辦公。遼西地區,原有駐紮義 縣的張廷樞12旅,孫德荃獨立第19旅和劉翰東的炮兵第8旅共計兩萬餘守軍。當時,由於東北軍名將黃顯聲作為靈魂人物的有力協調,遼西地區在最初的混亂後 開始呈現穩定,政府機構重新開始運作。這時,張學良又調常經武20旅,以及張樹森騎兵第3旅,裝甲列車各部進駐遼西,加上黃顯聲所部三個騎兵公安總隊,遼西地區東北軍的總兵力上升到近五萬人。

    根據當時的情況,在錦州前線指揮作戰的,主要是東北邊防軍參謀長榮臻和遼寧抗日義勇軍總司令黃顯聲。

    錦州附近的地形,情況如下。

    錦州扼遼西走廊咽喉,南面與山海關相連,是狹窄的沿海走廊,也是當時遼西部隊與關內的連接通道,是守軍的後方,要點是錦西,綏中。錦州通過義縣與屬於熱河的朝陽也有鐵路相通,但這個方向沒有日軍,所以基本不需要設防。

    錦州向北,有鐵路通瀋陽,這條北寧線鐵路是日軍來犯的重點方向。錦州北側第一道天然防線為大淩河。

    大淩河向北,是第二個支撐點 --北寧鐵路和溝營鐵路的交匯點溝幫子。日軍可以從兩條線路進攻溝幫子,一路是從瀋陽沿北寧線南下,途中要經過新民,白旗堡,繞陽河,厲家窩堡,打(大)虎山;另一路是從日軍已經佔領的營口,經過溝營線西犯。途中要經過田莊台,大窪,盤山,胡家窩堡。這些據點,當時日軍都沒有控制。

    那麼,東北軍是怎樣佈防的呢?

    根據救國會秘書朱煥階的回憶,最初組織錦州佈防的,是從瀋陽撤退下來的黃顯聲。黃到達錦州後,立即與第12旅張廷樞聯繫,沿大淩河佈防,以 他帶來的三個騎兵公安總隊與從通遼調來的騎兵第3旅維持遼西地區治安。

    顯然,此時東北軍本部還沒有動員起來,這是一個前線將領應付緊急情況的佈防,目的是如果日軍南下,在大淩河對其進行阻擊,以等待援軍出關。張廷樞所部是東北軍精銳,直接放在前線說明此時東北軍顧不上保存實力了。他是張作相的兒子,與黃顯聲同屬少壯派,所以黃調得動他。騎3旅應該是奉張學良的命令緊急趕來,騎兵不適合防禦,因此放在後方。另外兩支當時在遼西的部隊,佈防中沒有提到,我推測這是因為劉瀚東部炮8旅為炮兵,機動不利,無法緊急應變。而孫德荃部19旅是湯玉麟的部隊,張學良與湯玉麟關係微妙,所以黃顯聲不能調動它。

  這個佈防是在27日張學良下令遼寧省政府移駐錦州之前完成的。

    不過,這倒是一個真要打的架勢,說明東北軍關外將領當時認為後續發展應該是東北軍主力出關,不把日軍趕走,也要和它碰一碰。

    實際上,日軍此時兵力並不充裕,並沒有能力迅速犯錦。當時日軍在東北的主力為第二師團(包括34兩混成旅團和直屬部隊),混成第39旅團,大連警備旅團和6個關東軍獨立守備大隊,以及若干由當地日本僑民,退伍軍人組成的自警團。這些兵力中,大連警備旅團是看守關東軍老巢的,專事防守 沒有出動。第二師團北上攻擊吉林,黑龍江,第39旅團在瀋陽周圍警戒,六個獨立大隊看守鐵道並佔領沿線城鎮。對錦州日軍只有少量部隊和偽軍騷擾竄犯。此 後,一直到11中旬,日軍始終與馬占山部在江橋-齊齊哈爾線激戰。因此,直到11月下旬,日軍並未對北寧線用兵。但東北軍方面也沒有進行反攻。

    這時,雙方部署都有些調整變化。

    中國方面,由於瀋陽淪陷,群情激奮,地方豪強,綠林武裝紛紛起事,或擁兵自保,或起兵抗日,黃顯聲乘機收編各部,在遼西很快得到能戰部隊萬人,增強了前線兵力。張學良下令增援的20旅也趕到錦州,裝甲車隊應該也是這時候出關的。

    此時東北軍的佈防,由於沒有確切的資料,只能通過猜測。在雙方對峙前線,東北軍有3個番號出現。溝營線上19旅曾多次與日軍前哨發生沖 突,11月下旬日軍通過北寧線進攻白旗堡的時候,報告中稱與20旅發生戰鬥,而救國軍一部在黑山一帶曾與騎兵第三旅發生衝突。同時,12旅官員多次出現在 錦州的公開活動中。據此,我推測到11月下旬,東北軍把防線前推,北寧線上到達繞陽河一線,警戒線推到白旗堡,但不及新民,溝營線上清除淩印青,張學成偽軍後推進到大窪,警戒線推到田莊台。前線以鐵路分界,溝營線為19旅警戒,北寧線為20旅警戒,騎兵第3旅為前方機動兵團。這時,中方有兩列裝甲列車在前 線參加作戰,一列為劉漢山中隊,配屬19旅巡邏溝營線。一列可能是沈瑞禮中隊(未確定),配屬20旅巡邏北寧線。第12旅部隊回防錦州。

    這些東北軍正規部隊基本只是固守原防,沒有發動過主動進攻。活躍在週邊的部隊,是黃顯聲的騎兵公安總隊(打擊偽軍)和抗日義勇軍(打擊日軍)。北寧線上1123日在新民的義勇軍和公安隊與日軍發生過戰鬥,溝營線上義勇軍反攻過營口。

    從這個佈局上,可以看出張學良內心的矛盾與戰術思想。

    錦州的防守是一個面對瀋陽的半同心圓,裡強外弱。把東北軍精銳12旅撤回錦州(張廷樞本人一直不在前線,直到1222日才到錦州),比較 不那麼精銳的19旅和20旅放在前方,但是儘量避免和日軍接觸,而正規軍和日軍之間的是非正規軍的義勇軍和公安隊。更多的東北軍關內部隊按兵不動。

    這是一個毫無進取心的消極防守陣勢,可見東北軍上層當時連反攻收復瀋陽的姿態都沒有,對錦州的防務也敷衍了事而已。尤其是193110月 到11月日軍與馬占山在江省激戰的時候,錦州方面東北軍毫無動靜。反而是12月日軍進攻錦州,極端困難的馬占山電請張學良反攻,於26日令苑崇古,程志遠,吳松林旅進攻齊克鐵路,牽制日軍攻錦。

    值得注意的是,1127日,白旗堡-繞陽河戰鬥後,北寧線上的東北軍裝甲列車卻不見了,直到1230日,才有鐵甲列車掩護隊在大虎山再 次出現。

    這是為什麼呢?

    1231日張學良給國民政府關於錦州撤退的電報中,或許可以看出原委 -張學良在電報中稱我軍之開始撤退,始於1229日,原駐錦州綏中一帶之我軍,為十二旅及二十旅。十九旅則駐大虎山,溝幫子一帶。。。。駐錦州綏中一帶之第十二旅,首先轉移。。。至於前線掩護撤退之第十九旅,於三十日退出大淩河。撤退過程中,榮臻曾下令沈瑞禮指揮的裝甲列車行動。根據張的電報,駐紮溝幫子及錦州的裝甲列車,分別於31日和1日撤退灤州。

    綜合可見,在11月下旬打退日軍進攻後,東北軍在錦州曾經再次調整部署,卻並沒有加強前方防禦,相反,將前方北寧線,溝營線全部交給19 旅,把20旅退守錦州-大淩河(包括沈瑞禮部的裝甲列車),12旅,乾脆退到了靠近山海關的綏中,已經擺開了要跑的架勢!

    可見,隨著日軍的不斷深入,東北軍正規軍本部節節後退,保存實力和避免接觸的跡象十分明顯。而張學良拒絕給新收編的部隊正規軍番號,並且取消了吉黑原東北軍部隊的番號,試圖借此避免給日方口實,結果卻是日方正好名正言順地宣稱東北沒有中國的政府力量,自己是在剿匪

    這期間,日軍曾進行過兩次進攻。第一次,是第二師團混成第四旅團,獨混第三十九旅團為主,1126日沿北寧線進攻。由於義勇軍為主的中國 部隊在大虎山,白旗堡一帶的頑強抵抗,也包括裝甲列車部隊的參戰,日軍認識到中國軍隊在錦州有相當的實力。因此,暫停了攻擊。關東軍司令本莊繁向國內求援。雙方對峙於饒陽河一帶。

 1224日,得到增援的日軍再次開始攻擊,這次日軍兵分兩路,一路為二十師團,從瀋陽沿北甯線攻擊饒陽河,大虎山一線,一路為第二師團,獨混第八旅團等部,從營口沿溝營線進攻田莊台,盤山一線,都有裝甲列車和坦克部隊參戰,並攜帶重炮。張學良舉棋不定,打退敵軍的時候僅僅消極防守,面對優勢敵軍 的時候又想保存實力,缺乏固守決心,致使前線和日軍對峙的主要是裝備訓練不足的義勇軍部隊,漸漸失利。東北軍正規軍參戰的,只有19旅一部,騎3旅一部, 除了裝甲車隊以外,大多意志不堅。

    兩路日軍會師溝幫子,而後沿走廊南下,攻大淩河直趨錦州。

    29日,在關外的東北軍開始總撤退,13日,日軍佔領錦州。自此,錦州之戰結束。

    東北軍從錦州撤退後,日軍得以集中力量,將關外東北軍舊部各個擊破。先破吉林丁超,李杜等在哈爾濱的抵抗,再逼降馬占山,而後攻破蘇炳文,最後回師擊破唐聚伍。至此,東北軍在關外的原有力量喪失殆盡。

    劉伯承元帥所說 - “五行不定,輸得乾乾淨淨,大體如此。

    瞭解了雙方的攻守態勢,才能夠比較好地理解這次戰鬥中東北軍裝甲列車的戰鬥情況。所以,不揣繁瑣,把這段情況介紹出來。

    有人用實力懸殊,無奈撤退形容東北軍在錦州的表現。然而,看當時的史料,心中頗為黯然。

    日軍進入錦州,儘管漢奸紛紛來迎,但日軍認為他們資望都不夠。於是將生病的縣長谷金聲抓來,令其維持地方。穀堅不就職以至大哭。第二天,日軍又把穀抓去。

    當時在場的縣府工作員劉夢九回憶 -

    一個日軍隊長,一個朝鮮翻譯,問穀三個問題。第一,日軍來了你們歡迎不歡迎?穀答:不歡迎。第二,張學良好不好?穀答:好。第三,奉軍在東 北很擾民,是不是?穀答:沒有。

    日軍隊長不悅,又說:“日軍來了是為了救東北的百姓,你們因何不歡迎?穀說:“我是地方官,只願地方安靜,沒有軍隊才好。不但日軍,就是 中國軍到錦州,我也不歡迎。

    日軍說:“張學良為人很壞,東北人民怨聲載道,你因何說他好?

    穀說:“他是我們的長官,我認為他是好。你們日本人也一樣,能說長官不好嗎?

    日軍說:“聽說張學良的軍隊很騷擾地方,坑害百姓,我們都調查屬實了,你因何說沒有?

    穀說:“我是文官專管地方事,他們軍隊的事沒有告訴我,有無擾民我不知道,所以說沒有。

    日軍欲再問,穀說:“天已黑了,沒事可送我們回城。

    谷金聲後來還是在偽滿作過西豐知縣,算是漢奸的人。

    看到此處,沒有對谷金聲氣節的欽佩,沒有對敵人的憤怒,只有一種深深的悲哀。國家淪喪時一個普通人無路可走的憤懣悲哀--你讓他怎麼辦?我 們的兵沒看見敵人就跑得影子都找不著了,你讓他有什麼臉面跟敵人哪怕說出一句硬話呢?

    忽然想起一個人。

    也是朝廷下令撤軍,他卻不肯走,死死地守住了一座城,他活著的時候,敵人始終沒有看到山海關。

    大明朝遼東那麼多大將大官,就他一個人不肯走,留下來守了寧遠城。

    那些大將大官們沒有人談。

    只有人談他,直到今天。

    讚揚他的人卻越來越少。

    有人考證他守住了一座城也沒打死多少敵人,是誇大冒功;有人考證他不守,敵人也強弩之末了,根本不會打過來;有人考證他要是跑回山海關,國家的防線可以少幾百里,節省大量國防經費,他乾脆就是漢奸。。。

    這個人就叫袁崇煥。

    我寧前道也,官此當死此,我必不去!

    你說他什麼都好,兩件事你否不了。

    第一件,有他在,就有寧遠城,敵人就看不到山海關!

    第二件,東北軍撤退的時候,萬千大軍就是沒有一個袁崇煥!

來源:2010-06-04  薩蘇 中華網論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00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