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新長城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一個藏族大校最長的一天——記戰鬥在抗震救災一線的玉樹軍分區副政委旦增
 瀏覽395|回應0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真实

一個藏族大校最長的一天——記戰鬥在抗震救災一線的玉樹軍分區副政委旦增
   新華網青海玉樹4月22日電題:一個藏族大校最長的一天——記戰鬥在抗震救災一線的玉樹軍分區副政委旦增

    新華社記者白瑞雪、樊永強、王經國、王玉山

    手電筒發出螢火蟲般的微光。帶著從西寧趕來的青海省軍區獨立團二營,旦增趕到結古鎮郊的扎西大通村。

    村裏靜悄悄的,看不見一個人。

    好不容易找到兩個老鄉一問,村民怕山上的水庫決堤,跑了。更多的人還埋在下面。

    “這底下有一對母子,娃娃還小得很吶。”老鄉指著一片廢墟說。

    旦增用十字鎬掀開最上面的瓦礫。兩扇斷墻之間,露出一角粉色的被子。他卷起袖管伸手下去一摸,有人。

    還沒等旦增問話,壓在瓦礫下的藏族婦女喊了起來:“快救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是不是已經死了?”

    順著戰士們挖出來的一道長縫,旦增又摸到了小孩的手——胖乎乎的小指頭,動了一下!

    “孩子還活著!”旦增用藏語大聲說。廢墟底下,傳出一陣痛哭……

    當獲救的母親擁著自己的孩子落淚,旦增笑了。

    一位記者拍下了這一幕。旦增後悔,沒讓記者把照片寄給自己。

    他想記住那一刻。從地震發生到此時的20多個小時裏,他已忘記了這世間還有一種表情,叫做笑容。

    那是旦增生命中最漫長的一天——2010年4月14日。

    

    從家裏往外跑的時候,玉樹軍分區副政委旦增連樓梯都看不清了。

    塵土散去,集合清點人數、收集情況:軍馬壓在了馬廄裏,軍分區院裏的人員無恙,但一街之隔的玉樹縣武裝部還聯係不上。

    “房子沒有了,人沒有了……”幾個老鄉從震倒的西墻踉踉蹌蹌地跑進來。

    玉樹軍分區司令員吳勇發出震後第一道命令:全力以赴救人!

    車緊急發動。分給旦增的第一批救援人員,只有6個兵。

    沒走出幾米,就被老百姓攔了下來。一位老鄉說:“我家五口人,只有我跑出來了!”另一位說:“我的娃娃還在裏頭!”

    向東望去,鎮上一片殘壁……

    災情比想象的更嚴重。旦增把人員分成兩組,分別跟著兩個老鄉去救人,自己則調轉車頭回分區。他需要更多的兵。

    剛進大門,武裝部的消息傳來了——大樓坍塌,科長楊朝陽被埋。

    一分鐘也不能耽誤。見炊事班的4個戰士舉著鐵鍬立在路旁,旦增一揮手:“上車!”

    透過水泥預制板的縫隙,旦增看到了曾與他共事七八年的那張熟悉的面孔。

    胳膊,頭,上半身……人們連拉帶挖,楊朝陽一點點被救了出來。

    脈搏還在跳動!旦增把他抱在懷裏,一口氣跑下武裝部的小山坡,邊跑邊喊:“誰知道怎麼搶救?”

    一個衛生員衝了上來。人工呼吸、壓胸,沒有反應。

    旦增抱著楊朝陽上車向醫院疾馳,卻又不得不一次次停下來。一路上求助的傷員,很快塞滿了吉普車。

    沒有希望了,醫生說。旦增淚流滿面。

    他輕輕放下戰友的遺體,告訴司機:“走,繼續救人。”

    

    回到軍分區,旦增得知玉樹民族師范學校傷亡嚴重,立即帶上連隊所有戰士出發。

    54歲的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高原上會發生這樣嚴重的地震。

    站在破碎的校園裏,旦增一時覺得無從下手。但他是這裏的指揮員。他定了定神,跑向坍塌最嚴重的那片廢墟。

    那大概是學校的女生宿舍樓。碎石一搬開,壓在上層的學生得救了。但官兵們卻怎麼也無法移開那千鈞重的樓板,抬出埋得更深的孩子們。

    誰有吊車?誰認識搞建築的老板?旦增拿出手機,手指在一個個名字上飛快地翻動。

    電話不通。

    一隊武警官兵的到來,讓旦增欣喜若狂。但他們全部的裝備,也僅僅是鐵鍬和十字鎬……

    到14日下午,旦增的十個指頭都磨出了血。

    戰士們後來說,副政委那幾個小時裏背出了7名幸存學生。

    旦增並沒有去計算。他只記得,當廢墟下越來越安靜的時候,他累得癱坐在了地上。

    這個從軍34年的老兵,這個射擊投彈刺殺樣樣優秀的軍人,恨自己不能保護他的父老鄉親。

    那是些多麼可愛的老百姓啊。

    碰到解放軍下鄉執行任務,老百姓會把帳篷裏最好的地方讓給當兵的住,當兵的也會幫老鄉們洗頭發、剪指甲。

    對于這位在牧區長大的藏族軍人,這是伴隨他一生的溫暖記憶。

    太陽西沉。旦增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臉。

    

    天色暗了。前來救援的獨立營290多名官兵在旦增的帶領下,抵達災情最重、被埋人員最多的扎西大通村。

    旦增的家在仲達鄉,距扎西大通不過500米。83歲的老母親是他最挂念的人。地震發生後幾分鐘,他就開始持續撥電話,卻怎麼也打不通。

    臨近晚上10時,電話終于通了:母親被親人們從廢墟下面救了出來,沒有大礙,但,整個家族遇難的親人達到12位。

    家人沒有帳篷,也沒有食物。旦增說,你們自己想辦法吧,把母親照顧好,把親戚們的遺體安頓好……

    旦增不能回去,他的任務區在這裏。

    接過同伴遞過來的一包方便面,旦增掰下一塊正要放進嘴裏,手機接到一條短消息——“姑娘堅決要求回去救人,放不放?”

    發信的是女兒卓瑪在省軍區單位的領導,也是旦增的老戰友。

    旦增回信:“不要放,回來只會添亂。”

    不到兩分鐘,女兒的電話從西寧打來了。

    “我是在玉樹長大的,我一定要回來!”

    “現在這裏沒吃的沒蓋的,你回來住哪裏?”

    “不用你管,我跟部隊一起救人。”

    “你看著辦吧。”旦增沒有時間多說,更沒有時間為親人的離去而悲傷。在扎西大通的一天一夜裏,他和戰友們救出被埋群眾20多人。

    就在女兒執意回到震中的同時,旦增的兒子、正在西寧出差的玉樹軍分區參謀索南文慶也連夜趕回玉樹。

    女兒跟著獨立團一起搶救傷員。兒子帶著部隊去災情嚴重的隆寶鎮了,4天4夜體重累掉了5斤——從別人那裏聽到這個消息時,旦增很高興。

    直到4月18日晚上,旦增才在指揮部的帳篷外,與孩子們匆匆見了一面。

    女兒看到,父親滿臉黑乎乎的,不知是沒刮的胡茬,還是來不及擦去的泥土。

2010年04月22日  來源:新華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949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