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新長城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是唯一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國家
 瀏覽342|回應0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真实

與冷戰時代比,現在核軍事的威脅下降了,而不是上升了。核擴散也沒有預想中那麼快。我們有核裁軍條約,核保安措施,還有聯合國1540號決議,都在發揮作用。全球核安全峰會4月12日至13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包括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內的47個國家的領導人或代表,以及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和歐盟等負責人齊聚華盛頓。胡錦濤在峰會發表演講,這是中國領導人首次在多邊場合專門就核安全問題發表看法。

    如何應對核恐怖主義威脅是峰會主要議題。數據顯示,世界現存大量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核材料,這些材料足以制造出超過十萬枚核炸彈。然而在許多地區,核材料和核技術缺乏有效的保護,這些物資一旦落入恐怖主義分子之手,可能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效果圖:核武器的巨大威力

    峰會召開前夕,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舉辦了首屆清華國際安全論壇,發布《建設一個不使用核武器的世界》研究報告。

    “建立無核世界是國際社會的理想,總體來看,國際核裁軍和核不擴散形勢有所回暖,但整個進程面臨諸多制約因素,無核世界在短時間內仍難以成為現實。” 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閻學通教授拿著研究報告的封面說,“但‘不使用核武器’已經成為一種非正式的國際規范。我們把核爆炸的蘑菇雲設計在一個倒扣的茶杯中,寓意就是要把核武威脅控制在茶杯中。”

    圍繞“核”與“和”的話題,《中國新聞周刊》對閻學通教授和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軍控專家李彬教授進行了專訪。

    中國發展核武器純粹是防禦性的

    自第一顆原子彈試爆成功之後,中國就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並積極參與國際核裁軍進程。如何評價中國的核安全政策?

    閻學通:中國是核裁軍積極的推動者,也是唯一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國家,前蘇聯曾做過這樣的表態,但後來改變了。去年奧巴馬提出了“零核”概念,也成為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因素之一。

    但其實早在1964年,第一顆原子彈爆炸之後,中國就立即宣布中國發展核武器純粹是防禦性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對無核國家使用核武器,不擴散核武器,主張世界上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全面徹底銷毀核武器。這種原則一直堅持到現在。

    半個多世紀來,隨著國際核安全形勢的變化,中國的核政策發生了什麼改變或調整?

    閻學通:在中國的安全政策和對外政策中,核政策是最穩定的政策之一,持續時間很長,方向一直是控制、削減核武器。

    李彬:中國核武政策有遠見卓識。中國人深深明白“核禁忌”的道理。對此,直到今天美國才在《核態勢報告》中有所認識。中國非常重視非授權情況下如何避免使用核武。

    中國的核導彈常態下是不帶核彈頭的,就像子彈不上膛,即便出現意外情況射出的也是運載工具而不是核武器。美國不是這樣,空軍多少年堅持很荒唐的帶彈飛行。有一次導彈松動,掉落在西班牙境內,如果被恐怖分子撿到,後果不堪設想。就好像在車子外面綁著東西,一年365天,定期騎車出去,一騎24小時,過度疲勞運動狀態中或者不慎,總會讓東西掉下。如今,美國人才在《核態勢報告》中意識到,非國家造成的核威脅比國家核威脅更大。

    如何看待西方世界對中國軍費尤其是核軍備透明度的評價?

    李彬:即便在核武這樣敏感的領域,中國也很有透明度,不是西方想象得那樣。比如二炮,它的軍演介紹、定期軍訓練兵情況公布、英雄標兵介紹,總能在《解放軍報》等官方媒體找到。把這些拼湊在一起,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核武透明度。

    美國“2049項目研究所”執行總裁、前美駐華武官馬克·斯托克斯(Mark Stocks)日前發布了一份題為《中國核彈頭存放和使用係統》的研究報告,宣稱“找到”了中國儲存核武器的地點,還設想出導彈分布圖,就是從中國軍方和政府部門公開發表的材料中拼湊出來的。

    中國零散的核武透明很豐富,但是官方並沒有形成係統、完整的方案公布出來,比如“中國二炮情況介紹”等,缺乏一套透明結果,這是因為中國百姓對此還沒有要求,不像社會經濟、突發事件透明要求那麼高。一句話,有核透明,但係統透明還不夠。

    第三個層次,中美互惠透明做的不夠,責任在美方。美國對中國的單獨透明為零。過去,進行過一些核領域的交流,中國比美國更透明。比如,有一次軍事觀察互訪,中方帶美方人員參觀了核基地,那裏將要進行一些核試驗,但輪到中方人員回訪了,美方卻以一些理由拒絕了。所以,美方沒有任何權力和理由指責中方不透明,因為美方也沒給中國額外的透明。

    1999年美國公布考克斯報告,就在核武器問題上對我國進行誣蔑,攻擊中國國際技術交流情況,包括核領域的交流。現在,又以反恐為名,阻撓一些中國研究人員、技術人員到美國交流,我本人幾次簽證就很麻煩。所以說,中美雙向互惠透明受阻。 
  建設一個不使用核武器的世界

    美國五角大樓公布了《核態勢報告》,宣布不對簽署與遵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無核武器國家使用核武器,但沒有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這份報告有什麼新意?

    閻學通:“宣布不對簽署與遵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無核武器國家使用核武器”,這算是一個亮點,有利于推動世界核裁軍和軍控的步伐。

    李彬:小進步,限定的條件少了一些。

    1995年美國曾作出類似承諾,但都是限定了很多條件,如果怎麼怎麼樣,就怎麼怎麼樣等等。作出承諾之後,美國強調的重點就不在“承諾”上了,而在“條件”上了。

    “不使用核武器”會成為“無核”的第一步嗎?不使用核武器的世界還有多遠?如何真正實現?

    閻學通:實現“建立一個不使用核武器的世界”目標存在可能性。自二戰結束以來,“不使用核武器”已經成為一種非正式的國際規范,對核國家的對外行為產生過並仍在產生巨大約束作用。國際社會更現實的目標是將“不使用核武器”規范法律化,這是通向無核世界的中間步驟。

    加強“不使用核武器”規范,有核國家是關鍵,有核國家中的五大國更為關鍵,其中美俄兩國需要發揮表率作用。美國在《核態勢報告》中的一些新承諾,體現了政策的調整,有利于實現“不使用核武器”目標。但奧巴馬的核戰略也給自己留有余地,比如沒有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繼續保持核威懾力量、繼續向盟友提供“核保護傘”等等。

    我們報告的提出比它早了3天。我覺得,全球核安全峰會不能再討論虛的問題,要努力取得實質性進展,哪怕是一小步進展,所以提出“建設一個不使用核武器的世界”,先說不用,再說銷毀。

    李彬:我覺得,核裁軍要借鑒化學武器裁軍的經驗。

    早在1925年,日內瓦議定書就提出禁用細菌武器和化武,不是從“數量”開始的。《禁止化學武器公約》1997年生效,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加入了這一公約。剛剛簽署時,有的國家有所保留,承諾不首先使用化武,但是如果遭到攻擊,有反擊的權力。現在,化學武器裁軍基本是接近了“沒有化學武器的世界”目標。

    美國和俄羅斯締結了新核裁軍條約,這一號稱20年來最完備的軍控條約是否可以推動世界無核進程?對于美俄兩國而言,新條約有什麼現實意義?

    李彬:這一次,很大一部分所謂的核武器削減是通過制定新的計數規則來實現的,看上去總數少了,實際上總的削減不多,但這些行動有積極意義,只是離無核化還比較遠,美國主要是利用無核化這樣一個政治上的有利態勢來推動裁軍不擴散的機制。(注:據《紐約時報》披露,新條約規定兩國各削減30%核彈頭,但通過改變計算方法使實際削減幅度並沒有那麼大。比如美國B—52轟炸機最多攜帶14枚巡航導彈、4枚B61-7核炸彈和2枚B83核彈,按新計算方式,上述20枚核彈頭只算做1枚。另外,儲備和拆掉的核彈頭無需銷毀,只要幾天到幾個星期就能重新部署。

    我認為,新裁軍條約最重要的意義是關于核查的。如果再不談判成一個條約,就沒有一個有效的核查係統。

    你覺得全球核安全峰會將取得什麼進展?中國將在峰會上發揮怎樣的作用?

    李彬:峰會準確的翻譯應該是“核保安峰會”,這次峰會的討論重點是核材料、核設施和放射性設施的保護,防止遭到恐怖分子盜取、襲擊和破壞。

    恐怖分子如果獲得機會,可能會發動核攻擊,我們除裁軍和不擴散外,還需要一些新的措施來保證世界不會出現使用核武器的情況。面對恐怖主義危險日益增長的情況,世界各國有必要加強合作,對核設施、核材料、放射性材料的保護,進行共同合作,加強交流。

    這次的核安全峰會,我認為它最大意義主要在政治上,就是各國首腦聚集在一起,表示在政治上支持這種共同的努力,來對抗核恐怖主義的威脅。

    關于核保安,美國認為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俄羅斯在前蘇聯解體後出現了問題,美國也幫助俄羅斯做了一些工作。中國在這方面做得也不錯。奧巴馬政府執行多邊主義的思路,中國也支持在華盛頓召開這樣一個峰會。
2010年04月15日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947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