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二戰‧中國盟軍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上海游击队营救美军飞行员
 瀏覽365|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45年春季,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捷报频传。德、意法西斯在欧洲全面溃败,日军在太平洋和中国战场也一败涂地。这时盟国军队已推进到日本本土的周边地区,随着战争的进程,日军丧失了空中优势,美军经常从海上派飞机,对日军重要设施进行轰炸。

  1945年4月13日下午,美军一批B24型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护航下,飞临上海江湾机场上空,轰炸设在这里的日本空军基地。返航时,美军一架担任护航任务的P51型战斗机,被日军设置在虬江码头的高射炮击中,受伤美机强撑着飞过黄浦江,坠落到浦东东沟的稻田里。美军飞行员及时跳伞逃生,落在距坠毁的战机不远处的地方。

  盟军情报部门早就获知,浦东一带有抗日游击队活动,盟军飞机一旦在上海地区失事,只要降落到浦东,就可能获得营救。所以那架P51战斗机中弹后,美军飞行员拼命驾驶着摇摇欲坠的飞机飞往浦东。

  飞机坠落后燃起的熊熊大火,立刻引起了浦东百姓的注意。浦东游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凌关根、副大队长丁麟,带领十余名游击队员迅速赶到坠机现场。只见美机坠落在东沟河对面的村子旁,机身已经损毁,河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碎片,机头上的一挺机枪却还完好无损。

  这时,有民众前来报告:不远处的一棵槐树上,挂着一顶白色降落伞。丁麟意识到,跳伞的美军飞行员一定就在附近。他立刻命队员们四下搜寻。美军飞行员这时正躲藏在草丛里,惊恐不安地张望着。他看到正在搜索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日本兵,而是穿着和老百姓一样的中国人,便马上从草丛里钻出来,手举联络证,向游击队员不住地打着手势,请求得到保护。

  丁麟立刻跑到公路上拦了一位商贩的自行车,由凌关根带着几名队员,护送美军飞行员到海滨的渔民家中隐蔽。然后,丁麟命其余队员迅速拆下坠毁美机机头上的那挺机枪,送回大队部。丁麟判断日军肯定要来搜捕,为了赢得宝贵的时间,他又急速赶往高桥乡乡长家里,化装成一个从上海市区来的富商,手提篮子,让乡长扮做他的舅舅随行,挑着扫墓用的祭品,直奔坠机现场。

  果然如丁麟所料,大批日军已经乘坐卡车赶到了坠机现场。当鬼子兵到来时,附近的村民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时,他们忽然看到田野里走过来两个扫墓人,忙围了上来,连喊带叫地问他们:“是否看见跳伞的美国人?”丁麟和他的“舅舅”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只说今天是先人的忌日,东拉西扯地和鬼子兵周旋,有意拖延时间。最后,两人又领着鬼子兵到河边去看那具血肉模糊的农妇尸体,鬼子翻译看后说,衣服样子是中国式的,这不是他们要找的美国飞行员。丁麟很“遗憾”地表示自己再也帮不上他们什么忙了。

  鬼子兵只得到附近的村子里去挨门挨户地盘问,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晓得”。他们很不甘心,又找来当地的保长,威逼拷问。这保长事先已得到丁麟的叮嘱,虽被鬼子打得鼻青脸肿,仍一口咬定什么也没看到。鬼子无计可施,见天色已晚,怕遭到游击队的夜袭,慌忙乘卡车撤离了。

  被救的美军飞行员叫斯洛根,时年22岁。抗日游击队在浦东将其救起后,很快把他送到金华,从那里转道大后方回国。斯洛根始终不忘中国人民的救命之恩,中美两国建交后,他曾来信向当年营救过他的游击队员们致敬问候。

  1984年4月,宝山县公安局在五角场召开了“老土地座谈会”,丁麟也在被邀请之列,他1990年去世时,已过古稀之年。
1945年春季,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捷报频传。德、意法西斯在欧洲全面溃败,日军在太平洋和中国战场也一败涂地。这时盟国军队已推进到日本本土的周边地区,随着战争的进程,日军丧失了空中优势,美军经常从海上派飞机,对日军重要设施进行轰炸。

  1945年4月13日下午,美军一批B24型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护航下,飞临上海江湾机场上空,轰炸设在这里的日本空军基地。返航时,美军一架担任护航任务的P51型战斗机,被日军设置在虬江码头的高射炮击中,受伤美机强撑着飞过黄浦江,坠落到浦东东沟的稻田里。美军飞行员及时跳伞逃生,落在距坠毁的战机不远处的地方。

  盟军情报部门早就获知,浦东一带有抗日游击队活动,盟军飞机一旦在上海地区失事,只要降落到浦东,就可能获得营救。所以那架P51战斗机中弹后,美军飞行员拼命驾驶着摇摇欲坠的飞机飞往浦东。

  飞机坠落后燃起的熊熊大火,立刻引起了浦东百姓的注意。浦东游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凌关根、副大队长丁麟,带领十余名游击队员迅速赶到坠机现场。只见美机坠落在东沟河对面的村子旁,机身已经损毁,河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碎片,机头上的一挺机枪却还完好无损。

  这时,有民众前来报告:不远处的一棵槐树上,挂着一顶白色降落伞。丁麟意识到,跳伞的美军飞行员一定就在附近。他立刻命队员们四下搜寻。美军飞行员这时正躲藏在草丛里,惊恐不安地张望着。他看到正在搜索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日本兵,而是穿着和老百姓一样的中国人,便马上从草丛里钻出来,手举联络证,向游击队员不住地打着手势,请求得到保护。

  丁麟立刻跑到公路上拦了一位商贩的自行车,由凌关根带着几名队员,护送美军飞行员到海滨的渔民家中隐蔽。然后,丁麟命其余队员迅速拆下坠毁美机机头上的那挺机枪,送回大队部。丁麟判断日军肯定要来搜捕,为了赢得宝贵的时间,他又急速赶往高桥乡乡长家里,化装成一个从上海市区来的富商,手提篮子,让乡长扮做他的舅舅随行,挑着扫墓用的祭品,直奔坠机现场。

  果然如丁麟所料,大批日军已经乘坐卡车赶到了坠机现场。当鬼子兵到来时,附近的村民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时,他们忽然看到田野里走过来两个扫墓人,忙围了上来,连喊带叫地问他们:“是否看见跳伞的美国人?”丁麟和他的“舅舅”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只说今天是先人的忌日,东拉西扯地和鬼子兵周旋,有意拖延时间。最后,两人又领着鬼子兵到河边去看那具血肉模糊的农妇尸体,鬼子翻译看后说,衣服样子是中国式的,这不是他们要找的美国飞行员。丁麟很“遗憾”地表示自己再也帮不上他们什么忙了。

  鬼子兵只得到附近的村子里去挨门挨户地盘问,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晓得”。他们很不甘心,又找来当地的保长,威逼拷问。这保长事先已得到丁麟的叮嘱,虽被鬼子打得鼻青脸肿,仍一口咬定什么也没看到。鬼子无计可施,见天色已晚,怕遭到游击队的夜袭,慌忙乘卡车撤离了。

  被救的美军飞行员叫斯洛根,时年22岁。抗日游击队在浦东将其救起后,很快把他送到金华,从那里转道大后方回国。斯洛根始终不忘中国人民的救命之恩,中美两国建交后,他曾来信向当年营救过他的游击队员们致敬问候。

  1984年4月,宝山县公安局在五角场召开了“老土地座谈会”,丁麟也在被邀请之列,他1990年去世时,已过古稀之年。
1945年春季,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捷报频传。德、意法西斯在欧洲全面溃败,日军在太平洋和中国战场也一败涂地。这时盟国军队已推进到日本本土的周边地区,随着战争的进程,日军丧失了空中优势,美军经常从海上派飞机,对日军重要设施进行轰炸。

  1945年4月13日下午,美军一批B24型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护航下,飞临上海江湾机场上空,轰炸设在这里的日本空军基地。返航时,美军一架担任护航任务的P51型战斗机,被日军设置在虬江码头的高射炮击中,受伤美机强撑着飞过黄浦江,坠落到浦东东沟的稻田里。美军飞行员及时跳伞逃生,落在距坠毁的战机不远处的地方。

  盟军情报部门早就获知,浦东一带有抗日游击队活动,盟军飞机一旦在上海地区失事,只要降落到浦东,就可能获得营救。所以那架P51战斗机中弹后,美军飞行员拼命驾驶着摇摇欲坠的飞机飞往浦东。

  飞机坠落后燃起的熊熊大火,立刻引起了浦东百姓的注意。浦东游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凌关根、副大队长丁麟,带领十余名游击队员迅速赶到坠机现场。只见美机坠落在东沟河对面的村子旁,机身已经损毁,河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碎片,机头上的一挺机枪却还完好无损。

  这时,有民众前来报告:不远处的一棵槐树上,挂着一顶白色降落伞。丁麟意识到,跳伞的美军飞行员一定就在附近。他立刻命队员们四下搜寻。美军飞行员这时正躲藏在草丛里,惊恐不安地张望着。他看到正在搜索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日本兵,而是穿着和老百姓一样的中国人,便马上从草丛里钻出来,手举联络证,向游击队员不住地打着手势,请求得到保护。

  丁麟立刻跑到公路上拦了一位商贩的自行车,由凌关根带着几名队员,护送美军飞行员到海滨的渔民家中隐蔽。然后,丁麟命其余队员迅速拆下坠毁美机机头上的那挺机枪,送回大队部。丁麟判断日军肯定要来搜捕,为了赢得宝贵的时间,他又急速赶往高桥乡乡长家里,化装成一个从上海市区来的富商,手提篮子,让乡长扮做他的舅舅随行,挑着扫墓用的祭品,直奔坠机现场。

  果然如丁麟所料,大批日军已经乘坐卡车赶到了坠机现场。当鬼子兵到来时,附近的村民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时,他们忽然看到田野里走过来两个扫墓人,忙围了上来,连喊带叫地问他们:“是否看见跳伞的美国人?”丁麟和他的“舅舅”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只说今天是先人的忌日,东拉西扯地和鬼子兵周旋,有意拖延时间。最后,两人又领着鬼子兵到河边去看那具血肉模糊的农妇尸体,鬼子翻译看后说,衣服样子是中国式的,这不是他们要找的美国飞行员。丁麟很“遗憾”地表示自己再也帮不上他们什么忙了。

  鬼子兵只得到附近的村子里去挨门挨户地盘问,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晓得”。他们很不甘心,又找来当地的保长,威逼拷问。这保长事先已得到丁麟的叮嘱,虽被鬼子打得鼻青脸肿,仍一口咬定什么也没看到。鬼子无计可施,见天色已晚,怕遭到游击队的夜袭,慌忙乘卡车撤离了。

  被救的美军飞行员叫斯洛根,时年22岁。抗日游击队在浦东将其救起后,很快把他送到金华,从那里转道大后方回国。斯洛根始终不忘中国人民的救命之恩,中美两国建交后,他曾来信向当年营救过他的游击队员们致敬问候。

  1984年4月,宝山县公安局在五角场召开了“老土地座谈会”,丁麟也在被邀请之列,他1990年去世时,已过古稀之年。

1945年春季,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捷报频传。德、意法西斯在欧洲全面溃败,日军在太平洋和中国战场也一败涂地。这时盟国军队已推进到日本本土的周边地区,随着战争的进程,日军丧失了空中优势,美军经常从海上派飞机,对日军重要设施进行轰炸。

  1945年4月13日下午,美军一批B24型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护航下,飞临上海江湾机场上空,轰炸设在这里的日本空军基地。返航时,美军一架担任护航任务的P51型战斗机,被日军设置在虬江码头的高射炮击中,受伤美机强撑着飞过黄浦江,坠落到浦东东沟的稻田里。美军飞行员及时跳伞逃生,落在距坠毁的战机不远处的地方。

  盟军情报部门早就获知,浦东一带有抗日游击队活动,盟军飞机一旦在上海地区失事,只要降落到浦东,就可能获得营救。所以那架P51战斗机中弹后,美军飞行员拼命驾驶着摇摇欲坠的飞机飞往浦东。

  飞机坠落后燃起的熊熊大火,立刻引起了浦东百姓的注意。浦东游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凌关根、副大队长丁麟,带领十余名游击队员迅速赶到坠机现场。只见美机坠落在东沟河对面的村子旁,机身已经损毁,河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碎片,机头上的一挺机枪却还完好无损。

  这时,有民众前来报告:不远处的一棵槐树上,挂着一顶白色降落伞。丁麟意识到,跳伞的美军飞行员一定就在附近。他立刻命队员们四下搜寻。美军飞行员这时正躲藏在草丛里,惊恐不安地张望着。他看到正在搜索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日本兵,而是穿着和老百姓一样的中国人,便马上从草丛里钻出来,手举联络证,向游击队员不住地打着手势,请求得到保护。

  丁麟立刻跑到公路上拦了一位商贩的自行车,由凌关根带着几名队员,护送美军飞行员到海滨的渔民家中隐蔽。然后,丁麟命其余队员迅速拆下坠毁美机机头上的那挺机枪,送回大队部。丁麟判断日军肯定要来搜捕,为了赢得宝贵的时间,他又急速赶往高桥乡乡长家里,化装成一个从上海市区来的富商,手提篮子,让乡长扮做他的舅舅随行,挑着扫墓用的祭品,直奔坠机现场。

  果然如丁麟所料,大批日军已经乘坐卡车赶到了坠机现场。当鬼子兵到来时,附近的村民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时,他们忽然看到田野里走过来两个扫墓人,忙围了上来,连喊带叫地问他们:“是否看见跳伞的美国人?”丁麟和他的“舅舅”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只说今天是先人的忌日,东拉西扯地和鬼子兵周旋,有意拖延时间。最后,两人又领着鬼子兵到河边去看那具血肉模糊的农妇尸体,鬼子翻译看后说,衣服样子是中国式的,这不是他们要找的美国飞行员。丁麟很“遗憾”地表示自己再也帮不上他们什么忙了。

  鬼子兵只得到附近的村子里去挨门挨户地盘问,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晓得”。他们很不甘心,又找来当地的保长,威逼拷问。这保长事先已得到丁麟的叮嘱,虽被鬼子打得鼻青脸肿,仍一口咬定什么也没看到。鬼子无计可施,见天色已晚,怕遭到游击队的夜袭,慌忙乘卡车撤离了。

  被救的美军飞行员叫斯洛根,时年22岁。抗日游击队在浦东将其救起后,很快把他送到金华,从那里转道大后方回国。斯洛根始终不忘中国人民的救命之恩,中美两国建交后,他曾来信向当年营救过他的游击队员们致敬问候。

  1984年4月,宝山县公安局在五角场召开了“老土地座谈会”,丁麟也在被邀请之列,他1990年去世时,已过古稀之年。

1945年春季,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捷报频传。德、意法西斯在欧洲全面溃败,日军在太平洋和中国战场也一败涂地。这时盟国军队已推进到日本本土的周边地区,随着战争的进程,日军丧失了空中优势,美军经常从海上派飞机,对日军重要设施进行轰炸。

  1945年4月13日下午,美军一批B24型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护航下,飞临上海江湾机场上空,轰炸设在这里的日本空军基地。返航时,美军一架担任护航任务的P51型战斗机,被日军设置在虬江码头的高射炮击中,受伤美机强撑着飞过黄浦江,坠落到浦东东沟的稻田里。美军飞行员及时跳伞逃生,落在距坠毁的战机不远处的地方。

  盟军情报部门早就获知,浦东一带有抗日游击队活动,盟军飞机一旦在上海地区失事,只要降落到浦东,就可能获得营救。所以那架P51战斗机中弹后,美军飞行员拼命驾驶着摇摇欲坠的飞机飞往浦东。

  飞机坠落后燃起的熊熊大火,立刻引起了浦东百姓的注意。浦东游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凌关根、副大队长丁麟,带领十余名游击队员迅速赶到坠机现场。只见美机坠落在东沟河对面的村子旁,机身已经损毁,河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碎片,机头上的一挺机枪却还完好无损。

  这时,有民众前来报告:不远处的一棵槐树上,挂着一顶白色降落伞。丁麟意识到,跳伞的美军飞行员一定就在附近。他立刻命队员们四下搜寻。美军飞行员这时正躲藏在草丛里,惊恐不安地张望着。他看到正在搜索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日本兵,而是穿着和老百姓一样的中国人,便马上从草丛里钻出来,手举联络证,向游击队员不住地打着手势,请求得到保护。

  丁麟立刻跑到公路上拦了一位商贩的自行车,由凌关根带着几名队员,护送美军飞行员到海滨的渔民家中隐蔽。然后,丁麟命其余队员迅速拆下坠毁美机机头上的那挺机枪,送回大队部。丁麟判断日军肯定要来搜捕,为了赢得宝贵的时间,他又急速赶往高桥乡乡长家里,化装成一个从上海市区来的富商,手提篮子,让乡长扮做他的舅舅随行,挑着扫墓用的祭品,直奔坠机现场。

  果然如丁麟所料,大批日军已经乘坐卡车赶到了坠机现场。当鬼子兵到来时,附近的村民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时,他们忽然看到田野里走过来两个扫墓人,忙围了上来,连喊带叫地问他们:“是否看见跳伞的美国人?”丁麟和他的“舅舅”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只说今天是先人的忌日,东拉西扯地和鬼子兵周旋,有意拖延时间。最后,两人又领着鬼子兵到河边去看那具血肉模糊的农妇尸体,鬼子翻译看后说,衣服样子是中国式的,这不是他们要找的美国飞行员。丁麟很“遗憾”地表示自己再也帮不上他们什么忙了。

  鬼子兵只得到附近的村子里去挨门挨户地盘问,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晓得”。他们很不甘心,又找来当地的保长,威逼拷问。这保长事先已得到丁麟的叮嘱,虽被鬼子打得鼻青脸肿,仍一口咬定什么也没看到。鬼子无计可施,见天色已晚,怕遭到游击队的夜袭,慌忙乘卡车撤离了。

  被救的美军飞行员叫斯洛根,时年22岁。抗日游击队在浦东将其救起后,很快把他送到金华,从那里转道大后方回国。斯洛根始终不忘中国人民的救命之恩,中美两国建交后,他曾来信向当年营救过他的游击队员们致敬问候。

  1984年4月,宝山县公安局在五角场召开了“老土地座谈会”,丁麟也在被邀请之列,他1990年去世时,已过古稀之年。
 

2010年04月15日13:10   来源:《人民政协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940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