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新長城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百名紅軍將士進藏記
 瀏覽400|回應0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明知

 20世紀50年代初,有100多名老紅軍戰士和人民解放軍部隊及地方工作人員進藏,完成了和平解放西藏、鞏固國
防、平叛和改革任務,使經歷了1000多年封建農奴制的舊西藏走上社會主義道路的同時,還傳承了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的優良作風,以實際行動培育了特別能
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創業,特別能奉獻的老西藏精神。他們的崇高理想和光輝業績,至今仍在雪域高原廣為傳頌。


    這些紅軍幹部中,既有來自中國工農紅軍第一、第二、第四方面軍的,又有來自陜北紅軍、山西“犧盟會”決死隊的;還有來自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
時期參加工作或入黨,後來享受紅軍待遇的,他們絕大多數是軍隊和地方的各級領導幹部,包括軍(省)、師(地)、團(縣)、營(區)幹部和連排幹部,也有個
別紅軍戰士。他們主要是在軍隊從事政治、軍事、後勤保障工作,也有參加地方黨政工作、財政經濟、文化宣傳、安全保衛工作的,都有15年以上的革命鬥爭經
歷,許多人參加過二萬五千裏長徵。


    由于西藏特殊的地理、歷史、社會等條件,新中國成立前全國數十個省(區)中,西藏是唯一沒有中國共產黨組織的地區。1950年1月10日,
毛主席在決定解放西藏之初就提出: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經營西藏,首先要“成立一個黨的領導機關”,“負責籌劃一切”。10天之後,中共中央和毛主席根據
西南局鄧小平的提議,批準組成了以十八軍軍長張國華為書記的中國共產黨西藏工作委員會(中共西藏工委)。


    這個委員會的成員主要是進藏部隊十八軍的軍領導幹部,他們都是紅軍時期入伍的。書記張國華、副書記譚冠三,委員分別有昌炳桂、陳明義、李
覺、劉振國、王其梅和參加了紅四方面軍、經歷過二萬五千裏長徵的藏族紅軍幹部天寶,還有後來合並到西藏工委的西北西藏工委的主要領導范明和成員慕生忠、白
雲峰、牙含章。從此,西藏有了黨的組織,有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在進軍西藏的紅軍幹部隊伍中,堪稱紅軍幹部代表的是張經武。他1930年參加中國共產黨,次年到中央蘇區從事軍事工作,長徵時擔任中央軍委
縱隊參謀長,掩護黨中央、毛主席到達陜北。西藏和平解放後,張經武作為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進入西藏督促“十七條協議”的貫徹實施,遵照中央的西藏工作方
針政策進行工作,體現了中央和黨的第一代領導集體對西藏各民族的殷切關懷。還有一些紅軍將士鮮為人知,他們是吳忠、陳子植、李明、高宗義、肖猛、高建興、
成澤民、崔家順、薛和、喬加欽、扶廷修、賴榮光、劉文章、陳新芳、黃順舉等。


    1951年秋冬,西藏工委和各分工委在西藏各地初步開展工作。當時,黨組織不在社會上公開,對外均以解放軍的名義出現。進藏部隊每到一處都
爭取並團結西藏地方上層人士、寺廟活佛,到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忘為藏族群眾看病治病、做好事,使廣大藏族群眾普遍認為,“共產黨就是解放軍,解放軍就是共產
黨”,共產黨和解放軍是真正為西藏人民服務和當家做主的。這些措施和行動為後來西藏的建設發展、民族團結起到了重要作用。


    本著“一面進軍,一面建設”的原則,進藏部隊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開始從內地向西藏修築公路,這是西藏現代化建設的開端。1951年春,組建
十八軍後方司令部,軍、師、團幹部中軍首長有陳明義、何雨農、白健,師領導有金紹山、邢天仁、洪流、張忠、幹炎林、惠毅然、田寶瑚。參加築路的團領導有孟
永福、梁廷佐、劉萬全、苑慶祥、金榮功、鄭俊傑、郝海林、趙希忠、張大明、高錦雲、芮波、劉琪、郭映緒等,他們都是紅軍幹部。以後這支隊伍在陳明義的帶領
下,繼續參加了當雄機場、中尼公路、拉薩納金水電站的修建和藏北地區硼砂礦的開採。擔負修建青藏公路的紅軍幹部有慕生忠、任啟明、王寶山、蒙啟貴、楊笑
萍、楊林、邱先忠、周華彪等。


    1951年初,十八軍後方部隊領導機關在甘孜組成後,迅速派人進行調查核實,大體弄清了進軍西藏的紅軍將士情況。其中甘孜58人、爐霍
107人、道孚38人、新龍12人、鄧柯2人。所有進藏部隊紅軍將士中年齡最大的名叫張金山,當時已62歲。連同所有進軍西藏的紅軍幹部,他們為西藏歷史
上的第一條公路、第一座機場、第一座電站、第一座橋梁、第一所學校、第一個農場等200多個第一的誕生,和鞏固西南邊防及西藏的建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繼承紅軍傳統,以紅軍精神教育官兵,激勵部隊,成為經歷過長徵的領導機關和參加進軍西藏的紅軍幹部們的一項重要工作。


    當年紅軍在長徵途中路經阿壩等少數民族地區時,因糧食短缺,各級都為及時解決給養而殫精竭慮,作為總司令的朱德還曾親自組織部隊挖野菜、購
買牛羊。在進軍西藏初期,朱總司令于1950年2月初寫信給西南軍區負責人時指出:“進兵西藏,糧食難以接濟”,可以“購買本地牛羊肉為主食品,購酥油及
青稞麥為副食品”;“在肉食上不習慣,可用野菜伴肉煮湯,吃少量青稞,一月內可習慣”。朱總司令特別強調:“購牛運糧,隨軍前進,糧完可吃牛肉,紅軍北上
有此經驗。”參加昌都戰役的五十二師部隊購買了9000多頭牦牛馱運糧食,隨軍前進。由于牦牛行走速度很慢,邊走邊啃草,部隊到達昌都之後一個多星期才跟
上來,于是吃完牦牛馱運的糧食後再殺牛吃肉,大體解決了部隊給養問題。


    參加進藏的十八軍等部隊曾經歷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錘煉,有的連隊本身就是紅軍連隊,他們具有百折不撓、一往無前的光榮傳統,但對進入邊
遠的西藏高原仍產生一些顧慮:山高路遠,氣候惡劣,長途跋涉不易;後方供應困難,可能遇到糧食等物資供應不上;語言不通,與當地生活方式迥異等。軍長張國
華在受領進藏任務後的首次軍黨代會上動員:“我們是共產黨領導的工農子弟兵,不少幹部是經過萬裏長徵的,前進的道路上沒有我們克服不了的困難。”軍政委譚
冠三在黨代會上表示:“萬裏長徵都過來了,西藏再艱苦,也不過跟長徵差不多。別看我年紀比你們大一點,我堅決要求進藏。”時任支援司令部政委的胥光義在西
南軍區支援工作會議上發言時講道:“進軍西藏可能比紅軍長徵時過草地還要苦。紅軍過草地只有45天時間,這次就不是45天可以到西藏的,而是一進去就得建
設西藏,要服務西藏人民1萬年。”確實,進軍西藏,前方糧食不足,後方供應不上,天降雨雪冰雹,對進藏部隊官兵都是嚴峻的考驗。


    率北路進軍先遣部隊的五十二師師長吳忠一到甘孜就頗有感觸:“從雅安到甘孜這一個月的行軍雖然艱苦,但我很興奮。這不僅因為我們執行的是一
項光榮任務,還因為我是重來舊地。14年前,我作為紅四方面軍的一員,曾沿著這次進軍路線到過甘孜,住了三四個月之久。”先遣部隊到甘孜不久就面臨嚴重缺
糧困境,曾以挖野菜、捕鼠雀充饑,並較長時間吃酥油糌粑,開始很多人不習慣,有人聞到酥油味就咽不下。吳忠在幹部會上動員說,糌粑體積小,分量輕,最適合
長途行軍和作戰需要;酥油是從牛奶中提煉出的精華,營養成分高,可以保證我們的健康。他號召幹部黨員要帶頭吃酥油糌粑,使部隊生活高原化。開飯時,他的碗
裏盛著糌粑,倒進酥油,用手捏成小團,塞進嘴裏,吃得很香。大家也都這樣吃著,逐漸習慣下來。他在進藏動員大會上總結時曾說:“把我們今天的艱苦同紅軍長
徵的艱苦比一比,同八路軍抗戰和大別山時比一比,就不會覺得艱苦那麼怕人了!”


    進西藏對身體要求很高,體弱有病的都被留下來,但也有些堅決要求進藏的。原十八軍宣傳部長樂于泓,早在進軍西南前夕就已確定留在南京市總工
會工作,他堅決要求進藏,路經西南時檢查身體,發現他的一側肺已經萎縮,不符合進藏體質要求。樂于泓與醫生爭辯不下,經張國華與有關部門商量才得以放行,
並在西藏堅持工作整整3年。18歲在紅二十五軍任指導員的金紹山,抗日戰爭時期已經是豫皖蘇軍區獨立旅旅長,進藏時是五十三師師長。他在內地院校學習結業
時,組織上考慮其身體不好,準備調他到氣候好的昆明地區工作,徵求意見時,金紹山毫不猶豫地表示:“回西藏!”擔任了西藏軍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的他年僅
42歲就為西藏的建設發展獻出了寶貴生命,成為進藏幹部中英年早逝的第一位將軍。


    進軍西藏之初,毛主席曾指出“建軍西藏,三年一換”。軍長張國華在誓師大會上動情地說:“此去西藏,我是去給西藏人民當長工的。”政委譚冠
三更是說出“男兒壯志當報國,二次長徵不畏難,高原有幸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屍還”的錚錚誓言(譚冠三去世後,其骨灰埋葬在拉薩八一農場內,實現了自己的諾
言)。進軍途中,進藏部隊全體指戰員響亮地喊出“吃大苦,耐大勞;讓高山低頭,叫河水讓路”的口號。到達拉薩後,廣大官兵咬破手指寫血書給毛主席,決心
“長期建藏,邊疆為家”。(黃可 冉啟培)

2010年04月05日 
 來源:解放軍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928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