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逐鹿中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天津战役
 瀏覽822|回應1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49•旧闻新解:29小时攻下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

 新华网北京2009年9月10日电题:1949·旧闻新解:29小时攻下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

    新华社记者张汨汨、王经国

    编者按: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本网从9月10日起,推出“1949·旧闻新解”系列报道,通过亲历者的回忆,重温新中国成立前后的重大新闻事件,解读1949年这个中国历史上不平凡的年份。

    (1949年旧闻:新华社平津前线十五日下午三时急电 人民解放军今日下午一时半完全占领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天津,守敌全部被歼……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被生俘。市民对于天津的迅速解放,极为欢欣……

    亲历者说:

     “陈长捷被俘后见到我们的随军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没想到贵军之神速。”李中权说。

    今年96岁的李中权,是天津战役的亲历者。当年,他是东北野战军九纵的政治委员。 

    这“没想到”的“神速”当指两样:一是李中权所在的东北野战军“一步不停地于解放沈阳后长驱入关,且率80万人之多”。二是在战前被夸耀“固若金汤”的天津城,解放军仅用29个小时就攻下来了。

    在战前,陈长捷这位“天津警备司令部司令”曾与他的上司——“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有过一致的判断:从军队常情、战争史实看,刚刚打完辽沈战役的东北野战军,至少要经过3个月的休整才会入关作战。为此,他们把“下一场大会战”的时间,定到了“明春化冻以后”。

    不曾料想,辽沈战役后仅过半个月,东北野战军就结束休整,秘密开赴平津战场。

    “提前入关,就是要协同华北野战军歼灭傅作义主力,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不给他南下支援长江防线、或西退绥远老巢的机会,尽快完成东北与华北的统一。”李中权回忆。

    这一边,为迷惑敌人,东北的报纸、电台还在大量播发东野主力在各地的庆功、祝捷、练兵等消息;那一边,各路部队已绕开山海关,从热河出冀东,夜行晓宿,疾赴平津。

    李中权所在的九纵半个月内行程1400里,到达冀东迁安县后,又以每天100里的速度赶向芦台、塘沽,切断天津与塘沽之间的联系。

    “10天,我们歼敌9700多人,缴获了大批物资,还有1架飞机。”李中权说。

 东北、华北野战军把傅作义几个王牌部队分割包围在张平、平津线上,实施各个歼灭,到1948年底,傅作义在华北的嫡系主力丧失殆尽。“这是毛主席订的连环计,叫‘先打蛇尾,再打蛇头’!”李中权说。

    1949年元旦,蒋介石发表了一篇有气无力的“元旦公告”:要“建设起一个完整无比的三民主义的富强康乐的新国家”。与此同时,毛泽东发表新年献辞:将革命进行到底!

    1月,东北野战军集中5个纵队、22个师共34万人合围天津,参谋长刘亚楼任前线总指挥,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这是一场攻坚战。”李中权说,“陈长捷在城防上做了充分的准备,把天津城修成了一个‘大碉堡’。”

    为扫清射界,陈长捷下令把外围防御阵地前1000米以内的树林、房屋全部烧毁,埋设了4万颗地雷;把运河水引入3米多深的护城河;城墙上遍布电网、铁丝网,每隔30米就有一个碉堡,城垣后面是星罗棋布的纵深地堡群;市内的主要马路、胡同路口还修筑了380多个大型碉堡……固防后的天津,陈长捷用了4个字来形容:固若金汤。

    “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代表傅作义跟我们谈判时说:解放军半年也打不下天津。”李中权说。

    当时,中央军委给出的破城时限是3天,林彪定限48小时,刘亚楼满有把握:30个小时内保证把天津城拿下。

    “我军历来讲: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仗。敢说30个小时打下天津,因为我们也做了充分的准备。”李中权说。

    攻城部队集结了1300多门火炮,在天津城墙下挖了纵横交错的交通壕,修建了1100多个掩体,还用芦苇扎成了简易的浮桥,用以通过护城河。

    1月14日10时,弥漫在天津城上空的浓雾逐渐散去,随着3颗绿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总攻打响了。 
 上千门火炮怒吼着向城墙轰去,铁丝网、鹿砦被炸得乱飞,被引爆的地雷一连串地爆炸,随即,爆破队在火力掩护下冲向障碍区,主攻部队像潮水一般涌向城墙……

    “部队从东、西、南三个方向猛攻。”李中权说,“作战方针叫‘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

    李中权所率领的九纵担负城南的攻城任务,担当突击队的两个团相继向护城河扑去。守敌在地堡中疯狂射击,并使用了大量燃烧弹。突击队员一排排地倒下,又有更多的战士冒死冲向城墙,突破口越撕越大,到15日凌晨1时,津南城防被彻底攻破。

    进入市区后,部队更加势如破竹,被打退的敌人落荒而逃。“一路上,到处都听见我军战士在喊抓俘虏。”李中权回忆道。

    15日中午,东、西、南三路大军在耀华中学会师,“天津警备司令部司令”陈长捷在指挥所地下室被俘。至15时,天津战役胜利结束。

    “这时,离总攻发起的时间,才29小时。”李中权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611587
 回應文章
1949之解放北平:地下党员见面大呼“原来是你!”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49年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中午12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部由西直门进入北平城,开始接管北平防务。原守卫北平的傅作义部20万人全部开往城外听候整编。至此,历时64天的平津战役结束。这是1949年2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举行北平入城式,经过前门大街(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1949年旧闻:新华社陕北二月三十一日电 世界驰名的文化古都,拥有二百余万人口的北平,本日宣告解放。北平的解放是伟大的中国人民革命运动中最重要的军事发展和政治发展之一。原有国民党反动军队及其军事机构大约二十万人据守的北平,乃是执行中国共产党毛泽东主席所宣布的八项和平条件以和平方法结束战争的第一个榜样……北平的国民党军主力现已开至城外指定地点,人民解放军定于本日开始入城接防。)

  亲历者说:

  北平的和平解放,归功于傅作义最后时刻的正确抉择,归因于大势所趋,其中,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推手,就是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积极活动——平津战事未开,北平的地下党已经形成一条巨大的暗河,向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渗透。

  到1948年冬,北平地下党员的人数已扩大到了3000人,党的外围秘密组织‘民青’(民主青年同盟)和‘民联’(民主青年联盟)——当时统称“地下盟”,盟员已有5000人。

  陈淑光当时是北平艺专的学生,19岁的她也参加了“地下盟”。“那时候,青年学生里的地下党员、地下盟员是最多的,清华和北大都被叫做‘小解放区’了。”陈淑光说。她和地下盟的同学们晚上派发传单,“每条胡同挨家从门缝里塞进去”,还抄写了大量的“警告信”,“写给我们知道的特务,警告他们要将功赎罪”。

  1948年底的一天,陈淑光又受领了一项任务:调研北京站的布防工事。她一身学生打扮,夹着几本书来到城墙下,往前踱着步。“右手里拿着管口红,看到碉堡、大炮,就在左手心相应的位置点一下。万一被抓住,我一搓手,他们什么证据也拿不到。”

  外表悠闲,心情忐忑。其间,还真有小小的惊险:“两个国民党兵跑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在这里转悠什么。”

  陈淑光看见不远处有所小学,灵机一动,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要到小学去看朋友!怎么,这都不行吗?”说完,她不等两个兵答话,转身就往小学走。

  “还好当时学校都不上课,门禁管得不严,不然如果到了门口被拦住,那两个兵肯定要追上来抓我。”陈淑光说,走出好远,她还感到背后两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

  不久,成套的城防图摆到了解放军平津前线指挥部的桌面上,图上清晰地标注了北平城里所有的碉堡、弹药库和其他军事设施。“其实我们这些学生的侦察只起到辅助和印证的作用,详细具体的城防图还要靠地下党提供。”陈淑光说。
其中,专门负责军事策反工作的王甦功不可没。经过他的策反,国民党军不仅送来了内部的城防图,一位国民党师长还对王甦说:“你们一开始攻城,我就把军官集中起来开会,让部队失去指挥。”傅作义的铁甲车队也与地下党约定暗号,一旦攻城,铁甲车将临阵倒戈,带领解放军破城而入。

  “我常常在想,傅作义是识时务的,走上了和平改编之路。如果他不走这条路,他的部下也会走,北平的和平解放,是谁也挡不住的。”晚年的王甦每当谈及北平解放之事,都会感慨地得出这样的结论。

  “工厂、学校、报社、铁路局、电信局……以至国民党的党、政、军、警、宪、特等机关,到处都有我们的同志。”时任北平地下党学生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的崔月犁在回忆文章中写到。

  中共对傅作义所做的工作,主要通过三个人来完成:傅作义的老师刘厚同,傅作义的同事、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和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

  “我就是党安排在我父亲身边的传声筒。”傅冬菊曾这样总结她的地下党工作——傅作义在家里叹气、咬火柴棍、对着镜子大喊大叫,还拔出手枪来对着太阳穴,诸多类似的举动都很快送到了解放军的高层首长那里,以供研判。

  刘厚同则是以坚定的态度反复向傅作义谈形势,摆利害。傅冬菊曾回忆,傅作义常对部下说:和谈是不是投降?不讲道德还能做人吗?“关于‘忠’的问题,刘老对父亲是这样说的:商汤、周武讨伐桀、纣,后人不但不骂他们是叛逆,反倒赞美他们是圣贤。忠,要忠于人民,并非忠于一人。如果你能顺应历史发展,顺应人心,起来倡导和平,天下人会箪食壶浆欢迎你,谁还会骂你叛逆呢?”

  1月,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终于作出了他一生中最正确的抉择,率部25万余人宣布起义。

  北平和平解放,中共中央和北平市委决定:地下党可以内部公开。于是,在解放军入城的第二天,2000多名地下党员集聚在宣武门外大礼堂,第一次举行了公开会议。

  “我们这些去开会的人,有的还戴着大口罩、帽子。因为做地下工作是单线联系的,很多人彼此都不认识。”当时担任北平高等工业学校地下党总支部书记的王大明参加了那次会议,他记忆犹新。

  彭真、聂荣臻、叶剑英、薄一波等都出席了会议。

  “今天,我们北平的地下党员终于从地下转到地上了,就这一句话,全场都沸腾了!”王大明回忆,“我们这些年轻人把帽子都扔上了天,大家摘了口罩,彼此相认,互相指着对方:‘原来是你呀!’欢呼、握手、拥抱,那个激动,那个兴奋,真是!多少年了,到现在都忘不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614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