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逐鹿中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福州解放大事记
 瀏覽1,041|回應3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49年1月18日 毛主席为中央起草的《目前形势和党在一九四九年的任务》指出:确定“一九四九年夏秋冬三季,我们应争取占领湘、鄂、赣、苏、皖、浙、闽、陕、甘等省的大部,其中有的省则是全部”。对福建是相机占领靠近浙江的一些地区,1950年解放全省。

  1949年5月23日 毛主席、中央军委电示三野:“你们应当迅速准备提早入闽,争取于六、七两月内占领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入闽部队只待上海解决,即可出动”,毛主席、党中央决定,提前一年进军福建。

  1949年5月27日 第三野战军首长电示:十兵团全部进行入闽准备。兵团所属兵团部、二十八军、二十九军、三十一军集结在苏州、常熟、嘉兴一带休整,总结渡江以来作战经验教训,补充兵员,进行政治动员,介绍福建情况、山地行军作战训练等。

  1949年6月7日 十兵团党委决定,派遣二十九军梁灵光参谋长,率领400多人的先遣队入闽,当晚乘十辆汽车由苏州出发。

  1949年6月14日 先遣队抵达中共闽浙赣省委所在地建瓯。

  1949年6月18日 闽浙赣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重点研究支前问题。会议决定,由黄扆禹同志配合后勤组抓筹粮工作;由粘文华同志抓支前民工、交通运输工作;由王一平同志配合兵团政治组,搞好支前政治工作;由苏华同志带三个人和一部电台,秘密潜入福州城内,收集国民党的军事部署情况;由曾镜冰、梁灵光负责全面工作。

  1949年6月17日 十兵团政治部颁发进军福建动员口号(发至连)。最后一条口号是:解放福建,建设福建胜利万岁!

  1949年6月19日 经党中央批准,中共福建省委在苏州市组成,张鼎丞被任命为省委书记。省委委员有曾镜冰、叶飞、韦国清、方毅、梁国斌、伍洪祥、刘培善、范式人(未到任)、冷楚、陈辛仁、黄国璋,以后又补左丰美、魏金水、刘永生为委员。省委又迅速组建了接管福建的地方干部队伍,把冷楚率领的从华北太行、太岳等老解放区抽调的干部4000多人,组成长江支队;把从华东、苏南老解放区抽调的干部200多人,组成南下纵队。同时,在上海招收大中学生和社会青年2000多人,组成“华东随军服务团”(又称“南下服务团”)。

  1949年6月21日 蒋介石从台北乘“美龄号”飞抵福州,在义序机场办公大楼召开军事会议。蒋介石特别强调固守福州决策的重要性,他说:“没有福建就没有台湾。”会议就固守福州的防务作出了六条决策。蒋介石责成福州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迅速部署落实。

1949年6月25日 十兵团团以上干部到上海国际饭店,听取三野首长陈毅、粟裕作的关于进军福建的指示,陈毅提出:“我们不仅要解放福建,还要建设好福建。”

  1949年6月27日 十兵团发布了进军福建的命令,各部队整装待发。

  1949年7月2日 十兵团在司令员叶飞、政委韦国清率领下,从苏州出发,7月4日至嘉兴乘火车,7月5日上午8时火车遇空袭被炸,9时至江山站下车步行(二十九军在上饶下车步行),7月7日由江山行军至贺村。7月8日至峡口,7月9日至保安,7月10日至28都,7月12日至九牧,7月13日至仙阳,7月14日至浦城,7月19日至水吉。7月26日,二十八军集结在建瓯,二十九军集结在南平,三十一军集结在古田,兵团部驻建瓯,后移驻古田。

  1949年7月20日 十兵团在建瓯召开军事会议,确定分两阶段歼灭福建境内蒋军,第一阶段全力围歼福州地区守敌李延年6兵团,解放福州。第二阶段乘胜南下,攻占泉州、漳州,得手后再攻厦门、金门,歼灭刘汝明8兵团和李良荣的22兵团。

  1949年7月24日 十兵团在南平召开作战会议,研究福州战役作战方案。会议决定采取远程钳形大迂回包围的攻击战术。其作战部署是:以三十一军为左路军,由古田出发,攻占连江、马尾各要点,断敌海上逃路,然后由马尾向福州攻击;以二十九军为右路军,由南平出发,攻占永泰、福清、长乐,截断福州守敌沿福厦公路南逃路线;以二十八军为中路军,由古田沿闽江两岸向福州实施正面突击,攻取福州。

  1949年8月1日 中共福建省委、十兵团在建瓯大戏院召开誓师大会,吹响了向福州进军的号角

 1949年8月6日 战役开始。右路二十九军在政委黄火星、副军长段焕竞率领下,每人携带五天干粮,轻装疾进,重武器改用人扛。三个师于8月5日、6日、7日分别从尤溪、樟湖坂、南平一带出发,翻山越岭,冒酷暑5天行进200多公里。

  1949年8月11日 86师257团16时攻占永泰县城,歼敌一部,守敌大逃窜。

  1949年8月14日 85师、86师挺进大渡口、一都街、溪悍一线。正准备向宏路、福清发起攻击时,接兵团急电:令二十九军迅速攻占福清、长乐、尚干,切断敌陆上逃路。军部立即下令85师单独攻取宏路、福清、渔溪,然后构筑向南狙击阵地,令86师迅速攻占长乐营前,令87师攻占尚干,协同左路三十一军封锁乌龙江口,阻止敌人南逃。随后,85师255团于15日22时攻占宏路,当晚253团进占渔溪。16日上午10时30分,254团、255团攻入福清县城。16日晚,86师占领长乐营前,与三十一军隔江呼应,封锁了闽江。87师攻占青圃、尚干。

  左路三十一军,在军长周志坚、政委陈华堂率领下,8月6日由古田出发,13日首战丹阳告捷,15日攻占闽安、宁头各点,16日攻占连江县城及南安、马尾、官溪,控制了海上敌人逃路。

  中路二十八军在军长朱绍清、政委陈美藻率领下,8月7日由建瓯出发,10日翻越大夫岭,12日进入古田县城,14日占领雪峰、大湖,16日攻占小北岭、白沙、甘蔗、徐家村。沿闽江进攻的84师先后夺取了白云渡、祥溪口等地,在闽清游击队配合下,15日拂晓解放了闽清县城。

  1949年8月17日 蒋军福州最高当局朱绍良、李延年见大势已去,电告蒋介石、汤恩伯求援无望,遂于凌晨往义序机场乘飞机逃往台湾。

  8月17日凌晨5时,攻占小北岭的二十八军82师245团3营,在团政委孙乐洵指挥下,首先攻下福州市。攻占新店、屏山后,城内敌军向南台逃跑。于是下令沿中正路(今八一七路)向台江追击。经过激烈战斗,245团攻占了中洲岛、万寿桥,福州市解放了!

http://news.fznews.com.cn    2009-8-14   来源:福州新闻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604759
 回應文章
闽都重生:1949年8月17日福州市民喜迎解放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解放军纪律严明,不进民房,露宿街头


8月17日当天,老百姓纷纷涌上街头庆祝福州解放

  N本报记者 侯希辰 肖春道 实习生 刘晓霞 文\图

  核心提示 1949年8月16日下午,福州外围传来炮响。几场惨烈的战役过后,8月17日清晨,福州城内,市民照旧上街买菜,一些商铺也如时开门营业。只不过,一些市民惊奇地发现,街上的国民党兵没了踪影,而陆续徒步而过的,是穿着黄衣服的解放军战士,这时不少市民才突然意识到,福州解放了!

  村民自发掩埋烈士遗体

    每年清明节,他们都会到猪蹄峰山脚下的墓前摆上供品和野花。虽然岭头一次次开山筑路造屋,但村民一直精心保护着这里。
 
  军史专家曾经评说过,强攻猪蹄峰、万寿桥血战是解放福州最为激烈的几场战斗之一。日前,记者找到了猪蹄峰。要不是山路路口的一处木门,以及上面写着的“打响解放福州第一枪”,我们难以想象眼前这座满目翠绿的山丘,在60年前曾经有过这般惨烈的战斗。

  “战斗是在傍晚时候打响的,山上火光冲天,炮声和打雷一样,震得窗户都在抖,枪声就更密了,好像下着暴雨,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人的喊杀声。”对于那场战役的惨烈程度,当地几名老人的记忆仍十分清晰。据他们回忆,战斗结束时,猪蹄峰一片焦土,“上山帮忙清理战场的村民回来说,战壕里面到处都是尸体,弹壳铺了一地”。

  当地老人说,血战后,村民、游击队员配合部队后勤部门,把烈士们的遗体掩埋在山脚下,碑上有“刘新堂,山东渤海人,三营一排长”等字样。此后每年清明节,村民都会到墓前摆上供品和野花。虽然岭头一次次开山筑路造屋,但村民一直精心保护着这里。1999年,当时健在的突击队员们曾多次来到猪蹄峰,找到了大量烈士遗骸。随后,这些遗骸被收进了八一七解放公园的烈士墓内,并在墓前建了高大的八一七烈士纪念碑。17米高的纪念碑直刺蓝天,无言地述说着当年炮火中一个个前行的身影。

  用福州话问解放军:“喝水吗”

  “菜市上还是正常在卖菜、买菜,只是街上的国民党兵没了踪影。早上7点左右开始,在街头看到穿黄军装的战士。这才突然意识到,福州解放了!”

  除了解放福州的战斗记忆,福州的不少老市民对于解放前夕的日常生活,同样印象深刻。

  今年78岁、家住福州晋安区的王建华老人回忆说,“福州解放前,当时最紧张的是粮食,家里一点存粮都没有,倒是手里积留了很多的‘金银券’,但是这些‘钱’就跟废纸没两样。”王建华回忆道,“早上出去买米,通常要扛一大袋钱去,从中亭街头走到街尾,米价又涨了一倍多。”商人为了不赔钱,甚至定下了不收金银币的规矩,“有些卖菜的、卖日用品的,都要求直接用大米来交换”。

  “苛捐杂税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福州市面一片萧条。”王建华说,解放前夕,城里的百姓都在盼望解放军快点进城。“当时谁也不知道解放军什么时候会进城,只知道国民党的兵陆续都逃走了。8月16日那天晚上,一个经常来我们家吃小吃的国民党团长,吃完点心后跟我们说,他马上要走了。”
王建华回忆说,“1949年8月17日早上,菜市上大家还是正常在卖菜、买菜,只是街上的国民党兵没了踪影。早上7点左右开始,我们在街头看到穿黄军装的战士。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福州解放了!”

  不少市民还看到,劳累的解放军战士,有的在马路边就地休息,没有扰民。一些福州市民拎着茶水,用方言问解放军要喝水么,听不懂方言的解放军战士大都笑着摆了摆手。

  欢呼声,整个仓山都能听到

    8月17日下午,群众自发组织了一次游行,“当时满大街都有人在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团结就是力量’,整个福州沉浸在解放的喜悦之中。”

  81岁的程云达老人也回忆:“17日早上,在解放军先头部队路过的南街、后街,我们组织群众在那里设立敬茶站。”不少人自发从家里搬出大木桶,拿来茶碗,架锅烧水,有的还搬来椅子放在树阴下,请解放军战士坐下休息,“解放军进城的沿路有好几个这样的敬茶站”。

  同时,福州的大街小巷都贴满红色铅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这些布告就是我们联合小组连夜赶出来的。”程云达仍然记得,为了迎接解放军入城,8月16日晚上,他所在的一个配合福州解放的联合小组连夜赶到东街《民主报》印刷厂,说服该厂负责人发动工人,连夜排版印刷了两批11000多份“约法八章”。

  “这些材料明确写了人民解放军对新解放地区的各项政策,是解放后福州百姓最需要知道的。刚印刷好,我们马上拿着糨糊上街到处去贴。”程云达说,布告刚贴上去,福州市民就围着传单看,“有些人看完后当场拍掌叫好”。

  除此之外,1949年8月17日下午,福州城里还有一场庆祝解放的群众自发性游行。

  “当游行队伍走到大桥头的时候,大家大喊‘欢迎人民解放军’、‘庆祝福州解放’!”今年78岁的林月新老人,当时家住仓山一带,他回忆说,“游行队伍的欢呼声,整个仓山都能听到。”参加这场游行的,大部分为青年学生、工人和公教人员等,游行的队伍从北至南走到大桥头后返回。“当时满大街都有人在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团结就是力量’,整个福州沉浸在解放的喜悦之中。”

  几场篮球军民成了朋友

    “晚上成排的解放军战士就睡在街边,说话客客气气的。”“有一名小战士借桶打水,用完就把桶还给我们后一直在道谢,真是很可爱。”

  “晚上成排的解放军战士就睡在街边,说话客客气气的。”今年已85岁、当时家在南门兜一带的李金龙老人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名小战士借桶打水,用完就把桶还给我们后一直在道谢,真是感觉这些战士很可爱。”

  “当时我还跟好几名解放军战士成了好朋友,跟他们一起打篮球。”退休前曾任福州八中政治老师、今年76岁的黄展斌老人说,当时他在协和大学附属中学念初中,学校在闽侯的甘蔗,“8月17日中午,有一支解放军部队在我们学校附近驻扎下来,校里的同学几乎是奔走相告,大家都跑去看解放军”。

  “那时候好些解放军战士都和我们差不多岁数,没几天福州的形势稳定了,到傍晚时候他们就在操场外看我们打球。我们喊他们一起来打,几场球打下来,大家就成了朋友。”黄展斌回忆起那时的场景,脸上带着笑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604883
三野老兵讲述回忆福州战役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核心提示 在许多老人的记忆中,1949年8月中旬的福州,天气异常酷热,仿佛连空气都可以被点燃。8月16日傍晚,下了一阵小雨,人们纷纷搬出竹椅到路边纳凉,微风中已经隐约听到阵阵枪炮声。

  军史专家介绍,当时盘踞在福州地区的是国民党李延年兵团,计有5个军13个师约6万多人。针对李延年善逃的特点,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政治委员韦国清,决定采取大迂回钳形战术,“首求断敌海陆退路,尔后会歼福州守敌”。

  根据这一战术,8月起,第十兵团31军为左翼,从古田经连江攻击马尾,封锁闽江口,切断敌军海上退路。29军为右翼,经永泰到福清、长乐,占领福厦公路沿线,切断敌军陆上退路。而28军则为中路,从古田方向正面攻打福州。三路军完成对福州的合围后,1949年8月11日,福州战役拉开序幕……

  【拿下猪蹄峰】

    一排长刘新堂在冲锋时下巴被子弹打穿,三排长冯兆庆前去扶他时,他挥手说:“我不行了,还是让我来掩护战友们吧!”说完坚持前行十几米才倒下,身上留下十几个弹孔。

  猪蹄峰位于福州晋安区北峰岭头乡,海拔524米,形似猪蹄,三面悬崖峭壁,山下有一条始建于宋初的古驿道通往福州。从大湖、江洋店东进的28军82师,准备攻下小北岭,从而进入福州市区,猪蹄岭便成了第一道屏障。

  “猪蹄峰就像一把战刀,耸立在小北岭的前面,要攻下小北岭,就必须先夺下这把战刀。”当年的战斗亲历者、时任第82师245团政委的孙乐洵,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全部美械装备的国民党独立50师一个团兵力扼守于此,并在山前设置用木桩和铁丝网构成的鹿寨。

   1949年8月15日黄昏,战斗打响。根据作战布置,猪蹄峰必须在第二天天亮之前拿下来。“我军很快攻下猪蹄峰前面的两个山头,紧接着展开攻打猪蹄峰的激战。两个排分成四路,从东西两侧攻击,由于周围都是悬崖峭壁,根本爬不上去,我们只能沿小路往上冲。”

  然而,在距离敌人百米左右的时候,敌人开火了,子弹和手榴弹密集得如冰雹一样,部队被压在山路两旁,头也抬不起来。我军的火力压制和冲击都没能奏效,伤亡大增。

  经过商量,我军组成了突击队向峰顶冲击。在一排长刘新堂带领下,冲击开始了,只见他举起冲锋枪,大声喊道:同志们,为解放福建人民,跟我冲啊!敌人在阵地前沿设置了十几米长的鹿寨,一排排尖利的树杈挡住了进攻的路,冲上去的突击队员虽然打通了道路,但都牺牲了。“幸亏营里了解到八连攻击猪蹄峰的受阻情况,及时调来了火力支援,轻重机枪、六○炮、掷弹筒一齐开火。晚10点左右,猪蹄峰被我军拿下,敌人除毙伤外,其余全部被俘,夺取小北岭的最大障碍摧毁了。”
 百名英雄长眠于此

    有关猪蹄峰血战的军史记载更为详细:刘新堂在冲锋时下巴被子弹打穿,跟随他的4个战士也都壮烈牺牲。三排长冯兆庆见刘新堂受伤,前去扶他,他挥手说:“我不行了,还是让我来掩护战友们吧!”说完坚持前行十几米才倒下,身上留下十几个弹孔。

  战士杨家寿在排长刘新堂牺牲后猛地跃起,冲向鹿寨。敌人枪声响起,他的左臂和左腿连中两弹,杨家寿艰难地爬向鹿寨。当接近鹿寨时,他又中一弹,但他坚持着把爆破筒塞进鹿寨。担心炸不开,他又解下身上所有的手榴弹,把它捆扎在爆破筒上。

  战友们见杨家寿拉燃导火索,人还未来得及翻滚下来,便听得一声巨响,鹿寨被炸开,而杨家寿也牺牲了。

  孙乐洵说,为了拿下猪蹄峰,近百名战士永远长眠在这座不高的山峰上。

  1949年8月17日清晨5点多,孙乐洵带领三营四百多名将士攻至福州北门,他已能依稀看到屏山上的林森纪念堂,“市内电灯明亮,寂静异常,一路也未发现敌人。只是在新店附近发现零散的无人防守的军事掩体,有的掩体还未挖成”。此时,在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的情况下,孙乐洵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命令三营直插南台,夺下万寿桥,截住敌人的逃路。

  【西郊遇阻击】

    甚至有的敌人一看到我们来了,就把枪往地上一扔,急忙立正敬礼,说“我们缴枪投降,我们知道贵军的政策是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在82师攻打猪蹄峰、大小北岭的同时,83师向城西的甘蔗、徐家村发起了进攻。今年87岁、时任83师248团卫生队队长的张廷斌回忆说,1949年8月17日凌晨,“我们沿闽侯甘蔗的一条土路进攻福州市区,开始没遭遇到什么敌军。甚至有的敌人一看到我们来了,就把枪往地上一扔,急忙立正敬礼,说‘我们缴枪投降,我们知道贵军的政策是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所以我们前进的速度很快,有时候甚至是一路小跑,大家都急着想把福州给解放了”。

  到17日早上7点多,他们已经能隐约看到福州城,“可就在西郊的一个山头附近,我们突然遭遇到猛烈的火力阻击。重机枪、轻机枪、山炮从山顶往路上扫射,子弹就和下雨一样,‘刷刷’地从头顶上飞过,打在路上激起一片尘土,一下好几名战士就牺牲了。原来这里有敌军一个加强营,他们占据着地形优势,我们只能发起强攻”。张廷斌说,在炮兵和重机枪的掩护下,248团两个营从山的两个侧面发起冲锋,“战斗打得相当激烈,到上午9点多战斗结束,敌人被全歼,我团也伤亡七十多人”。

  此后,248团向福州方向一路急行军,“路上就没有再遭遇大的战斗,我们从西门进入市区,这时敌军已经溃逃了,中午12点左右我们就看到一座很高的楼。”张廷斌说,后来他们才知道这就是福州市中心标志建筑之一的鼓楼。

  “路边站了好多市民,好奇地看着我们这支从没见过的部队。由于当时我们听不懂福州话,只好微笑着向他们挥手、点头。他们也向我们笑着,还有人不停地鼓掌。”张廷斌回忆说,那时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在福州大街上行进,“路边大多是用木板拼成的平房,并且都非常破旧。从鼓楼一直走到南门兜,我们部队接到命令就地休息,大家就在路边的屋檐下休息,这时好多市民送来茶水慰问我们”。

  直到傍晚时分,张廷斌听说245团在万寿桥打了一场恶战。

  【恶战万寿桥】

    “快跑,快跑,桥下还有一包炸药!”爆破员急忙翻过桥栏,扑了上去,用牙齿咬掉导火线,把炸药推入江中。
 “万寿桥是当时横跨闽江的唯一桥梁,它的完好保存对解放军进入福州至关重要,此时敌军在桥南端和两侧用装满大米的麻袋垒成工事。”时任第82师245团政委的孙乐洵曾回忆说,“离万寿桥只有几十公尺了,突然,桥南头的枪炮开火了,由于部队来不及隐蔽,遭受了伤亡。‘政委,让我去完成任务。’三营副营长魏景利主动请战。”

  然而,在攻夺万寿桥的战斗开始后,魏景利指挥的七连连续两次突击都没有成功。桥南头敌人的炮火暴雨般地倾泻到万寿桥上和桥北端两侧,突然,桥西边的楼窗上又出现了两个火力点,更增加了夺桥的困难,两次攻击均告失利。魏景利一面组织火力压制敌人,一面组织夺桥突击队攻占大桥。

  孙乐洵命令全营火力压制和封锁敌人,整个桥面子弹纷飞。突击队的战士们沿着桥两边的栏杆冲过去了。突然,一颗子弹打中了魏景利的胸膛,他忍受着剧痛,用左手捂着涌血的伤口,一边冲一边喊着:“冲啊……冲……”终因伤势过重倒在桥上。

  副连长赵元仁带着四班冲上来,要背下魏景利,可他却摆摆头,用颤抖的声音说:“夺桥……不要……管……我。”赵元仁含泪放下了魏副营长,高喊着“为副营长报仇”的口号,继续带领突击队冲击。这时,四班长孙继才、战士阎凤池也负了伤,他们都忍着伤口疼痛,端着枪边冲边射击。二排副王克勤冲在最前面,他用冲锋枪向桥头工事扫了一梭子弹,当场俘虏了敌军团长。除少数敌人逃窜外,其余都被俘歼了。夺取万寿桥的任务胜利完成。

  在夺取万寿桥后,战士们赶到仓前桥头。此时敌人已经溃逃,跑到前边的七连爆破员惊喊一声:“炸药!”果然,在桥面上敌人放了一包炸药,导火线已经在燃烧。孙乐洵看到爆破员拿起炸药包,用负了伤的右手拔出导火线,把它扔入江中。这时,一个俘虏又叫起来:“快跑,快跑,桥下还有一包炸药!”爆破员急忙翻过桥栏,跳到桥墩上。桥墩上真的塞了一包炸药,导火线飞溅着火星,爆破员扑了上去,用牙齿咬掉导火线,把炸药推入江中。

  1949年8月17日上午7时许,福州全市解放。各部随即向乌龙江边追击,下午攻下高盖山及其以东高地,歼灭国民党军掩护部队两千余人。同日,国民党军318师副师长率从长乐北撤的一个团于东郊横屿向解放军投降。

 2009-7-28   来源:福州新闻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604773
福州解放前夕地下党组织为福州解放立下汗马功劳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49816下午,西门小排营26号,中共地下党党员干部扩大会正在紧急召开,会上传出消息:解放军将于次日解放福州!与会人员欢欣鼓舞,大会一直从下午开到深夜。会议决定,在光禄坊闽山花园成立迎接解放军的临时指挥部。

  福州地下党组织前身是由原来的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所属的叶绍芬、陈耀民、王实3个分部组成。19495月,福州联合小组正式成立,推选叶绍芬为书记,陈耀民为副书记,王实、唐文光、章燕行、邹传辉、徐心坦、吴梦熊等8人组成领导机构,下设1个党总支、5个党支部,共有共产党员115名。

  福州联合小组成立后,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在艰难的处境下,刺入敌人的心脏,独立作战,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19494月,章燕行通过福建学院共产党员陈绍恭、黄淑梅夫妇,联络爱国人士、邮政帮办林卓午。林卓午又向陈绍恭引荐萨镇冰、陈绍宽、丁超伍和严叔夏等爱国人士。陈绍恭又联系了福安乡亲,取得福安会馆正、副经理张志坚、陈松青两位革命前辈的协助,再通过农工民主党党员李德光,动员国民党福建省警保人事股长魏阙,在福州警务界进行策反工作,促使魏阙及其联络的福州市鼓楼、大根、台江、仓山4个警察局的分局长、警察中队的中队长和东门军械修造厂的厂长,率领他们所控制的6个单位共600余人秘密起义。他们承诺为地下党提供情报,按约法八章办事,迎接福州解放。

  19495月,叶绍芬、王实等人组织省盐务局共产党员黄大康,在盐务局电台收听新华社播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即约法八章),一字字抄录后迅速送到地下党印刷所铅印1600份,于519下午,由7个党小组分别在全市各邮筒投邮。其中500份布告寄给国民党省市党政军、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名流。布告宣传党的政策,解除了他们对共产党、解放军的疑虑,分化了敌人,安定和振奋民心。   

  19497月,福建省银行总经理许显时,经过陈炬荪的动员说服,在银行的主任秘书刘子松(地下党员)配合下,决定率领员工起义。福州联合小组领导和农工民主党党员李德光商议,为了粉碎省长朱绍良企图劫走金库600两黄金逃往台湾的阴谋,联络了民盟的宋之英,共同监管金库。最后,许显时成功率领全行员工宣布起义,使库存黄金3000两、银元20000元,顺利移交人民政府。

  福州解放前几个月,民主党派丁超伍、严叔夏先后2次向我地下党提供重要情报,告知国民党反动派要对我地下党进行大逮捕、大破坏。地下党得到情报后,及时采取转移隐蔽措施,革命事业没有遭受损失。

  福州解放前,爱国元老林卓午,按福州地下党的要求,部署邮电职工在福州解放新旧交替之时,要各守其职,确保福州解放时的邮政、电讯畅通无阻。

  8月初,福州协和大学地下党员程秀南对军统保密局报务员林某进行政策攻心。17日,林某向解放军交出秘密电台和20多名潜伏特务名单。

  16日晚,章燕行动员福建时报印刷工人印刷了6000份约法八章布告。17日黎明前,地下党党员分别在福州东、西、南、北、中各交通要道和大街小巷张贴布告。17日,地下党组织的以大中专学生、机关干部等社会各界人士组成的1000多人欢迎队伍,欢迎解放军入城。有位刚进城的解放军首长看到福州市在新旧交接之际的情景,感慨地说:“这在全国许多城市解放战斗中是罕见的。”

2009-8-14   来源:福州新闻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604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