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領袖‧鄧小平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Fw: 胡趙新政失敗深層原因探討
 瀏覽3,964|回應0推薦2

Gary Y. C. LI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CHARLIE
安津

專 稿
胡趙新政失敗深層原因探討
胡績偉初稿 姚監復整理

  對於胡耀邦、趙紫陽的十二年新政,我已經寫了多篇文章回憶與論述。被譽為中國社會的黃金時代的「胡趙新政」,為什麼會失敗?被鄧小平扼殺而夭折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值得認真研究。

  我考慮,主要是鄧小平仍然堅持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的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路線,堅持「四個凡是」的「四項基本原則」;而胡耀邦、趙紫陽的新政實際上是重建新民主主義社會,堅持的是新式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路線,這兩種不同的理念與路線,產生了鄧小平與胡趙在政治上、思想上、組織上一系列重大問題上的分歧與對立。最後鄧小平以黨內太上皇的地位,以軍力為後盾,依靠保守的元老集團將不盲從的胡耀邦、趙紫陽兩任總書記趕下台。胡趙新政不幸夭折。

  一、胡趙新政失敗的直接原因

  鄧小平繼承了毛澤東掌握權力的關鍵:緊緊抓住軍權不放,一定要擔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可以放棄國家主席職位,讓給劉少奇當。但是至死仍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軍權絕不撒手,調動任何一支小部隊都要經過軍委主席批准。鄧小平可以讓胡耀邦、趙紫陽擔任總書記,把名義上的黨內最高職務放棄,但是,鄧小平緊緊抓住軍委主席職務不撒手,胡耀邦、趙紫陽實際上只是「大秘書長」,調動不了任何一支部隊。這樣,以軍力為後盾的軍委主席鄧小平,可以利用毛澤東培養出來的一批頑固的元老集團,幾個老人一開會,就把胡耀邦、趙紫陽罷黜了。鄧小平用軍力實力為後盾的強大政治壓力,使胡趙十年新政過早地結束了。

  毛澤東奪得黨權、軍權以後,還掌握了「重大問題的最後決定權」,儼然擁有壟斷一切、判斷是非、敵我的最高決定權。特別是確定和否定接班人的大權,從高崗、劉少奇、林彪、王洪文到周恩來、鄧小平的上上下下,直到最後選出華國鋒,都是毛澤東一個人說了算。鄧小平繼承了毛澤東的這一套傳家法寶──以軍權為後盾壟斷所有大權,因此,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以及江澤民、胡錦濤在接班人位置的上上下下,都憑鄧小平的一句話,他一個人說了算。

  因此,毛鄧的凌駕於黨章、憲法之上的軍事獨裁、政治壟斷的專制統治的中國特色政治制度。是胡趙十年新政失敗的客觀、直接原因。

  二、胡趙堅持新式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路線

  胡趙新政的理論根據和方針路線、政策、措施,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共產黨集體智慧的結晶──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與建設新民主主義社會的理論與實踐,同時在新的歷史條件上繼承、發展和新的創造。突出的表現在胡耀邦堅決主張為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運動」平反,實際上為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政治路線平反。因為一九五七年當時定為右派分子的主要罪名是「反黨反社會主義」,胡耀邦等為反右派運動和右派分子平反,等於承認右派分子反對共產黨、反對社會主義無罪,因為《共同綱領》確定了中國是新民主主義社會,不是社會主義,共產黨也是各民主黨派之一,與其他黨派在政治上是平等的,可以互相監督,相互批評的。胡耀邦說:「我們是執政黨,如果連群眾一點意見或反對意見都聽不進去,都視為反黨,又怎麼能領導好、建設好這麼一個大國呢?定成『右派』,一下就是二十年。有些知識份子,恰恰是愛獨立思考,有見解的人,不願意唯唯諾諾,不喜歡說一不二。而我們國家需要的是人才,不是奴才啊。」(《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194頁)一九七七年胡耀邦就認為:「毛主席講,中國的民主革命是新式的、特殊的、資產階級性質的,綱領沒有超過反帝反封建,是無產階級領導下的人民大眾的革命。當時只能分兩步。兩步併一步走,就是王明路線。不是那些人不願意,而是歷史的進程不允許。主席要我們分兩步走,但落得過資產階級民主派。這是胡說八道,混淆資產階級革命和資產階級性的特殊的新式革命。有沒有新民主主義社會,主席是講過的。」(《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78頁)

  而鄧小平堅持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理論、堅持毛澤東的「六條政治標準」和他自己的「四項基本原則」,核心就是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政治制度。在一九七八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他的發言稿第一稿,還堅持毛澤東文革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認為「四人幫」是走資派。這種從政治路線上一貫反右派的鄧小平理論,必然會繼續反右派,要反對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的普世價值和思想文化,從批判《苦戀》、清除精神污染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對新自由主義,直至悍然調動國防軍鎮壓學生運動。

  胡耀邦「從來就反對在學生中打右派」(二○○九年二月十五日,胡德平接受鳳凰衛視台採訪的專題節目),要為全部右派分子、為反右派運動平反。而鄧小平認定「反右派鬥爭是必要的正確的」,頑固堅持他為副帥(毛澤東自封為主帥)和反右派鬥爭五人領導小組組長的歷史錯誤,拒絕為反右派鬥爭平反。

  鄧小平、胡喬木、鄧力群提出清除精神污染,搞「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認為周揚、夏衍、巴金是搞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帶頭人,又要批王若水、胡績偉、蘇紹智、王若望、劉賓雁等一大批知識份子,遭到了胡耀邦、趙紫陽的抵制,被胡耀邦稱為「文化小革命」的清污運動只搞了二十八天就收場了。

  鄧胡之間在政治路線方面的原則分歧不僅突出反映在反右派鬥爭的平反之爭,也貫穿在整個胡趙新政期間的政治生活之中。

  當鄧小平認為胡耀邦「想樹立自己的形象」時,意味著軍委主席決心罷總書記的官了。鄧小平與胡趙政治路線的鬥爭,只能以胡趙新政的失敗告終,因為中國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三、胡趙堅持實事求是思想路線;鄧小平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唯心主義

  胡耀邦、趙紫陽的新政,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個方面都是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胡耀邦親自發動、具體組織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討論,衝破了「兩個凡是」的思想牢籠,才能大規模地平反毛澤東製造的大批冤假錯案、解放了思想和人──最重要的生產力。

  相反地,鄧小平同華國鋒一樣也是「凡是派」,不過鄧小平提出的「兩個凡是」論點,比華國鋒早三十年,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在晉冀魯豫幹部會上他就曾經說過:

  「凡是自己思想與毛主席相抵觸時,要無條件承認自己錯了,因為歷史證明毛主席是絕對正確的,沒有一點不對。

  凡是地主與農民發生糾紛,不用調查,要首先承認農民是對的,地主是錯的,這是立場問題,要無條件提倡。」(何方:《何方自述》,第178─179頁)

  鄧小平在一九七八年表面上支持胡耀邦批判「兩個凡是」,因為這個批判有利於為一九七六年「天安門事件」和「鄧納吉是後台」的錯案平反,也有利於他把華國鋒打下台,自己取而代之,擔任黨中央軍委主席要職,成為精神領袖,攬大權於一身。到了一九七九年中央理論務虛會上,鄧小平就提出「四項基本原則」的「四個凡是」取代了華國鋒的「兩個凡是」。鄧小平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大棒打倒了胡耀邦、趙紫陽兩任總書記,發動清查、整黨、反自由化等運動,把胡趙貫徹執行的黨的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拋到九霄雲外,又回到毛澤東的一言堂,他公然講:「毛主席在,毛主席說了算;我在,我說了算。什麼時候,你(江澤民)說了算,我就放心了。」這樣,鄧小平暴露了他的封建專制帝王思想,同胡趙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根本不同,這種思想路線的矛盾,決定了必然出現分歧,胡趙新政也不可能在鄧大人的這種帝王思想領導之下維持更長久。

  四、在清算毛澤東極左路線方面,胡耀邦批「五人幫」,鄧小平只准批「四人幫」

  胡耀邦認為對文革後撥亂反正、平反冤假錯案的鬥爭中,不能提出批「五人幫」,要考慮許多老幹部對毛澤東的心理承受能力,但在實際工作中,他是同意批評和糾正毛澤東的路線錯誤的,只點「四人幫」名的批判文章,實際上也是批毛澤東。為「反右派鬥爭」平反,實際上是糾正毛澤東的嚴重錯誤和犯罪行為,因為一九五七年還沒有「四人幫」。而鄧小平處處為胡耀邦設置障礙,限制矛頭針對毛澤東的揭發批判。例如,為劉少奇平反的《人民日報》社論題目,報社送審稿,建議用「還歷史本來面目」,胡耀邦同意,而鄧小平反對,他堅持要改成「還毛澤東思想本來面目」,似乎是毛澤東最後又為劉少奇平反。鄧小平拒絕為反右派鬥爭平反,胡耀邦只能為右派分子「改正」,鄧小平只承認反右派擴大化,一定留下幾個右派分子,以證明毛澤東為主帥、鄧小平為副帥領導的這場政治運動是必要的正確的。而胡耀邦認為:「多少年來,『四人幫』歪曲我們解放以來的黨史,把開國後的歷史,說成是資產階級進攻,右派進攻,右派是資產階級的一部分,講得殺氣騰騰,是為了講黨內鬥爭不得了,攪亂人心,亂中奪權。搞得不好上當。」(《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71頁)

  胡耀邦建議對高崗、饒漱石等人平反,也遭到鄧小平的拒絕,因為牽涉到毛澤東先是暗示高崗反劉少奇,後來又拋出高崗的陰謀詭計。而且鄧小平當時也扮演了密告和主持批判饒漱石的不光彩角色,從此以後他便青雲直上至中共中央常委、秘書長,成為接班人候選人之一。正因為幾十年來,毛澤東的一系列重大錯誤決策是由鄧小平具體執行的,許多重大冤假錯案是鄧小平協助毛澤東製造的,鄧小平才被毛澤東封為他的副帥。文革結束後,鄧小平缺乏正視自己助紂為虐的歷史性錯誤,不敢進行深刻的自我檢討,因此,不願意、不支持、實際上反對胡耀邦等人批判、揭發毛澤東錯誤路線。而胡耀邦清醒地做了深刻的總結:「從一九五七年反右以來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階級鬥爭,也是建立在錯誤分析形勢和情況的基礎上,犯了階級鬥爭擴大化、尖銳化、人為化的錯誤。是封建獨裁、個人專斷、家長作風、唯意志論的體現。」(《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312頁)以至於到了二○○九年,中國共產黨還沒有對毛澤東的歷史錯誤進行徹底的清算和準確的評價,毛澤東的思想陰影仍然控制了鄧小平的接班人的頭腦,他們繼續執行著一條錯誤的政治路線,對於鄧小平罷黜了胡耀邦、趙紫陽,製造了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的冤案仍然未能平反,延誤了中國的政治進程。

  五、鄧小平堅持一黨專政,反對三權鼎立;胡趙堅持建立民主政制

  胡趙十年新政的重要內容是真正推進中國黨政機構的政治體制改革,建立民主的政治制度,而鄧小平按他的「四個堅持」要把斯大林、毛澤東無產階級專政的一黨專政的壟斷集權獨裁政治制度繼續頑固地堅持下去。這兩種對立的指導思想,必然出現鄧小平與胡趙的分歧與鬥爭,最後是鄧小平把胡趙打下去,罪名是「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

  在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廢除幹部終身制方面,鄧小平是口頭革命派,他死死抓住中央軍委主席不放,對「太后專政」或實際上的領袖大權至死也沒有放手,在鄧小平身上真正體現了毛澤東一樣的領袖終身制。鄧小平當然注意到了胡耀邦多次強調廢除幹部終身制,說了不少在鄧小平聽來相當刺耳的話,包括:胡耀邦強調民主,他說:「什麼叫無產階級專政?實際上這個問題沒有弄懂。只有充分民主才能有效專政。離開了民主就是法西斯專政。人民民主是基礎。我們靠民主,專政才正確。」(《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123頁)「中國從來沒有經歷過資本主義社會,不可能『復辟資本主義』,江青之流要復辟,只能是復辟封建主義,搞封建法西斯主義。」(《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31頁)

  胡耀邦說毛澤東建國以後才幾年,「他也不大謹慎了,許多事情都是他一個人說了算,別人不能說不同意見,說了就倒楣。我想,一個是脫離實際、脫離群眾,一個是民主生活不健全,這兩條教訓實在值得很好記取。」(《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37頁)

  胡耀邦認為,「四人幫」以假亂真,「打著紅旗反紅旗,先把你的思想搞亂,同時結幫篡黨,實行法西斯專政。簡單說是兩條,一是愚民政策,一是恐怖手段。沒有這兩條,他們三個月也維持不了。」(《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48頁)針對一九七七年的中央文件稱「四人幫」是「正在走的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胡耀邦說:「在思想政治或者其他領域,到底應該反對資本主義,反對修正主義,還是反對封建專制主義,反對流氓無產階級?」(《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55頁)「在『四人幫』身上表現得最突出的一個東西就是農奴主的封建專制思想。」(《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85頁)

  胡耀邦最早主持為老幹部平反,支援他們出來工作,同時堅決主張廢除幹部終身制,是說到做到的真正革命派,與鄧小平的口頭革命派完全不同。胡耀邦早在一九七七年就說:「我相信自然規律。人老了,生理是會有變化的,身體和機能也都會發生變化,人都一樣。所以,我在想,人趁著頭腦還清楚的時候,退出領導崗位和決策層是明智的。這對個人、對國家、對人民,都有好處。」(《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3頁)一九七八年四月他又說:「幹部管理制度要改革。配備班子,要發現優秀的青年幹部,五十歲、四十歲,今明年做準備,老同志帶一下。一九八○年之後的第二步,要產生一些五十歲左右的第一把手。中央組織部幾百人在幾年內能找出幾百個四十歲左右的幹部,二十年後人們還會懷念我們的。」(《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160頁)「老同志最重要的任務是為黨發現和培養中青年幹部,搞好傳幫帶。」(《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243頁)

  胡耀邦的有些話,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可能鄧小平極不高興。如一九七八年胡耀邦講:「我們黨內不能製造迷信,不要突出宣傳個人。這是非常錯誤、非常危險的東西。」「我們黨內的陰謀家就是要製造迷信,好去搞陰謀。」「有些人不重實踐,總說毛主席沒有說過呀!……什麼砍紅旗,是你砍旗還是我砍旗?你參加砍旗,砍了多少年了;你還瞎說八道,還以為自己高明,老子天下第六:馬、恩、列、斯、毛、我。擺教師爺的架勢,老子天下第六不好哇。總說自己是最革命的,最最最,三個最還嫌少。」(《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270、267、253頁)事實上,胡耀邦的批評成了準確的預言,官方不是編了「馬恩列斯毛鄧論XX」之類的小冊子嗎?!胡耀邦支持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人民日報》發表《人民萬歲》的文章,指出「如果人民能夠真正行使憲法規定的各種民主權利,『四人幫』又怎能對天安門廣場群眾採取反革命暴力手段,使人們付出血的代價?」「我們的國家還存在反人民、反民主的勢力,人們的民主權利經常受到這樣或那樣的侵犯。因此,進行爭取和保衛人民民主鬥爭,就成為一項長期的極為重要的政治任務。」一九七六年和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證實了這些判斷是符合中國國情的真理。

  胡耀邦堅決主張改革幹部體制,並從自己做起,落實廢除幹部終身制的決定,早在一九七九年他尖銳地指出:「幹部體制不改革,要亡黨亡國。」(《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376頁)還具體指出:「一定要堅決地、有步驟地實行中央所提出來的改革黨的幹部制度,包括建立和完善對幹部的考試制度、考核制度、監督制度、獎懲制度、罷免制度、輪換制度、退休制度,將來加一條學習制度。……我放了好幾次空氣了,主張許多老同志不任實職工作,拿出有生之年來寫革命回憶錄。……不任實職的同志也可以為黨多做貢獻。」(《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40頁)「中央委員會這一屆的平均年齡五十九歲,比較合理的也許是五十五歲,滿期是六十五歲。上限是七十五歲,下限三十五歲。任何職務都不是終身制,這是不能變的原則。」(《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783頁)「我希望我們的國家也能有華盛頓,我一定只幹一屆,到七十歲就退下來,成為黨內首先自覺退下來的一個!設想:今後我們黨委要做個規定,七十歲以上的同志一律不再擔任高級領導職務。」(《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790頁)「我們的老同志,特別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同志必然瞭解,我們是很難工作到九十年代的,因此必須誠心誠意支援年青人上台。」(《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827頁)一九八四年胡耀邦對李銳說:「自己準備一九八七年下來。」(《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967頁)

  胡耀邦一九八○年四月同意大利貝林格談話時,引用了鄧小平的話:「人到八十歲,一般地講,腦子僵化了。有功績的人當然要尊重他,更重要的是,要強調集體領導。少數人掌握國家大權效果不好,」他並說:「作為執政黨,要防止文革這樣的災難,必須從黨和國家的制度上想辦法,一定要把黨和國家的根本制度搞好,要制定一整套適合執政黨的黨規黨法,要發展和健全民主。」(《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492─493頁)一九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中央政治局通過決定,「凡年事已高、喪失工作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同志,不當黨的十二大代表和中央委員會候選人」。(《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497頁)胡耀邦還說過:「要認真負責地妥善地安排一大批對黨和人民有貢獻的年老體弱的同志,退居二線或第三線。」(《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501頁)「不能把個人凌駕於黨之上,不許一個人說了算,不許搞幹部職務終身制,一定要搞集體領導,重大問題要經過黨委集體討論。」(《胡耀邦思想年譜》上,第532頁)

  胡耀邦、趙紫陽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取消幹部終身制,關於老同志退居第二線、第三線的意見,這些對於喜愛攬權於一身、一個人說了算的鄧小平等人來說,是很刺耳的。認為是搶班奪權,有人說是「要奪小平的位置,逼小平下台。」(《胡耀邦思想年譜》下,第1317頁)鄧小平採取的對策是先下手為強,把胡趙打下去是必然的。

(未完待續)


Gary Y.C. LIN ^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82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