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開國中將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開國中將﹝37﹞:劉西元
 瀏覽364|回應1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劉西元,1917年出生于江西吉安,1931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軍學校政治部青年幹事,紅1軍團第4師青年幹事,12團政治委員。參加了長徵。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115師343旅686團營政治教導員、團政治委員,魯南支隊政治委員,教導第2旅6團政治委員,濱海軍區濱北軍分區政治委員。解放戰爭時期,任通化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獨立第2師師長兼政治委員,東北野戰軍第3縱隊副政治委員,第四野戰軍47軍副政治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國人民志願軍38軍政治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青年部副部長,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華全國民主青年聯合會副主席、主席,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總政治部副主任,蘭州軍區副政治委員,南京軍區副政治委員。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二、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第四、五屆全國委員會委員,第一、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74387
 回應文章
劉西元:受到毛主席稱讚的"萬歲軍"政委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提到抗美援朝戰爭,不能不說說38軍。居然會有那麼一天,身經百戰的彭德懷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情,手書:38軍萬歲!這一筆為那場在彭德懷眼中艱苦卓絕不遜于紅軍長徵過雪山草地的鐵血較量留下了一段讓人難忘的插曲。

    插曲的背景是激昂的金戈鼙鼓之聲,彭大將軍的威風八面,“鐵匠”梁興初的虎將虎膽都因此而深深印入世人腦海中。那是一個生長英雄和激情的年代,即使半個世紀後回眸起來,仍讓人心跳不已。

    面對戰爭史,我們常常將欣賞的目光投注向那些個性張揚的戰將身上,卻沒有認真地關注一些事實上十分重要的人物。比如許多有著非凡指揮才能的政治委員們,像和梁興初搭檔的“萬歲軍”政委劉西元。提起這段歷史,有一點請您千萬不要忽視,劉西元以軍政委的職務率數萬大軍入朝參戰時年方34歲。

    也正因為如此,半個世紀後,我還能有機緣坐在這位已經85歲的戰爭親歷者面前,聆聽他講述那段已經十分遙遠的戰爭風雲。

  ■“萬歲軍”政治委員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38軍首批入朝參戰。

    為熟悉敵情、地形、民情,38軍軍長梁興初、政委劉西元率先遣隊于1950年10月19日跨過鴨綠江,進至朝鮮的滿浦,受到朝鮮人民軍後方基地負責人吳挺少將接待。

    “吳挺向我們詳細介紹情況後,請求我軍派部隊火速趕往熙川以北的狗峴嶺,搶運出人民軍撤退時未及時運出的3個師的全套裝備、一個大型工廠和武器庫。”劉西元回憶。

    劉西元與軍長商量後,立即令先遣隊乘汽車前往狗峴嶺,同時急令前衛113師339團、338團火速渡江趕往110公裏之外的狗峴嶺。該部在車輛被敵機擊毀情況下,改為徒步前進,他們冒著風雪于第二天深夜先敵佔領狗峴嶺黃龍洞軍械庫。在朝鮮人民軍和群眾的配合下,勝利完成了武器裝備和軍工廠搶運任務。

    入朝第一次任務就完成得如此出色,讓38軍全體將士對即將到來的血戰充滿信心。

    然而不久,38軍卻因在第一次戰役中貽誤戰機,受到彭德懷的嚴厲批評。“我們誤將熙川守敵南朝鮮軍一個營當成美軍一個‘黑人團’,致使攻擊命令遲遲未下,造成熙川守敵脫逃。”劉西元回憶。

    第一次戰役剛結束,劉西元、梁興初收到彭德懷司令員、鄧華、洪學智副司令員聯名簽署並報軍委的電報,嚴厲批評38軍在打熙川、穿插軍隅裏、新安州作戰中貽誤戰機的錯誤。

    “對這樣的批評,我作為軍政委,深感懊悔與內疚。”雖然已經過去半個世紀,雖然已是耄耋老人,但劉西元當年的焦慮情緒仍然如在眼前,“我徹夜難眠。這樣的戰爭,我們第38軍以前可是從未打過啊。”

    從彭德懷領導的平江起義的烽火硝煙中走來的38軍,戰功赫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中戰鬥力最強的部隊之一。這一場失利,刺痛了所有指戰員的心。

    38軍黨委擴大會議。與會人員一聲不吭,局面勢如寒冬。劉西元帶頭站起來,說:“這一仗沒有打好,梁興初作為一軍之長固然有責任,我作為軍黨委書記、軍政治委員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大家應當分擔,關鍵是要在以後的戰鬥中打出第38軍的威風來。”

    政治委員的一席話,如一股暖流,會議的沉悶氣氛頓時得到了扭轉。

    第二次戰役打響了,在劉西元和梁興初的一再請戰下,志願軍總部決定將圍殲德川境內的李承晚偽7師的任務單獨交給38軍。

    根據出國第一仗失利的經驗教訓,劉西元和梁興初運用先遠後近和先側翼迂回、後正面攻擊的戰術,指揮部隊向敵發起攻擊。第112師從1950年11月25日16時30分起向南猛插,于26日5時佔領德川西面的雲松裏等地,切斷了李承晚偽7師西逃之路。

    11月26日,劉西元和梁興初命令各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四面八方發起猛攻。敵人在飛機掩護下兩次企圖突圍,均未能得逞。激戰至晚上7時,德川之敵大部分被殲,還俘虜了美軍顧問團上校1名、中校1名、少校5名。

    被許多中國人所熟知的松骨峰戰鬥就發生在這次戰役中。著名作家魏巍據松骨峰戰鬥寫成了那篇著名的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

    根據戰局的發展,志願軍總部適時命令38軍向敵縱深迅猛穿插。28日,38軍113師及時搶佔了三所裏地區,卡住了敵軍南撤的咽喉,並在隨後數日內頑強阻擊,守住了陣地。二次戰役由此取得了空前的勝利。

    38軍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11月26日,毛主席發來電報,祝賀德川方向取得的偉大勝利。12月1日,彭德懷總司令親自起草電報,傳令嘉獎第38軍。嘉獎令指出——

    梁、劉轉38軍全體同志:

    此次戰役,克服了上次戰役中個別同志某些過多顧慮,發揮了38軍優良的戰鬥作風,尤以113師行動迅速,先敵佔領三所裏、龍源裏,阻敵南逃北援。敵機、坦克各百余,終日轟炸,反復突圍,終未得逞。致昨(30日)戰果輝煌,計繳僅坦克、汽車近千輛,被圍之敵尚多。望克服困難,鼓起勇氣,繼續全殲被圍之敵,並注意阻敵北援。特通令嘉獎,並祝你們繼續勝利!中國人民志願軍萬歲!第38軍萬歲!

    志願軍司令部政治部     

    彭總在電報的結尾重重地加上的這句“38軍萬歲!”讓38軍從此有了“萬歲軍”的美譽。

    據說,彭德懷嘉獎令起草好之後,中國人民志願軍幾個副司令員對“萬歲”這個稱呼提出了異議。

    “他們認為,在漢語中,‘萬歲’一詞是不能隨便用的。只有至高無上的人物和事物才能用。”劉西元說。

    幾位副司令員建議把“萬歲”一詞換掉。但彭德懷堅持用“萬歲”。

    在前線指揮戰鬥的梁興初、劉西元接到彭總的嘉獎令之後,都流了淚。

    1951年3月,四次戰役尚未結束,志願軍黨委通知劉西元,讓他隨同中國人民志願軍副司令員鄧華回北京向軍委匯報朝鮮戰場情況。

    抵達北京第一天,毛主席即電話詢問總政副主任蕭華:聽說有一個叫劉西元的軍政治委員剛從前線回來,就是打了大勝仗的那個軍,我想找他來我這裏談談,你明天下午3點把他找來。

    劉西元回憶:“就寢前,蕭華副主任電話通知了。我激動得徹夜難眠,想到在朝鮮的38軍全體指戰員,為祖國,為世界和平,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贏得了榮譽,現在我代表他們向毛主席匯報,我該如何表達全體指戰員的心情呢?”

    第二天下午3時,劉西元隨同蕭華驅車來到中南海頤年堂毛主席住處。“毛主席魁偉的身軀佇立在門口等候著,我格外地震驚與不安。車未停穩,我就急忙跨出車外向毛主席立正敬禮:‘主席您好!’”

    毛主席微笑著握住劉西元的手,仔細端詳著,關切地問:“前線同志辛苦了!你這個人為何這樣瘦呀?要請個醫生來給你診一診。”

    “謝謝主席關心。”劉西元的聲音有點嗚咽。蕭華在旁介紹了38軍的情況。毛主席笑著打斷說:“知道啊,你們打了個蠻好的仗,名氣可大啦!把美國佬打痛了,是不是?”蕭華、劉西元跟著主席邊說邊走到屋裏。

    坐下後,蕭華繼續向毛主席介紹了38軍在解放戰爭、抗美援朝中的表現。“好呀,勝利之軍呀,打勝了美國佬。你們鑽進美國人的後方,打了個大勝仗,但勝利之軍容易驕傲的呢,你們不能因為打了勝仗就輕敵了,輕敵、驕傲,那是要吃虧的呢!”毛主席高興地叮囑劉西元。

    “我們一定牢記主席教導,力戒驕傲!”劉西元激動地表態。

    “你們在前方直接同美國佬較量了的,依你們看,這美國佬到底怎麼樣?”主席把話題轉入到他最關心的問題上,劉西元坦率地向他報告:“部隊剛出國時對美軍沒有底,後來打了幾仗慢慢地有底了。美軍最怕近戰、夜戰,最害怕我們同他們拼刺刀,甩手榴彈,抄他們屁股。二次戰役,我們部隊就是插到美軍後面把敵人堵住了,配合兄弟部隊打了勝仗的。”

    毛主席十分高興,他激動地站起來,讚揚劉西元說:“好啊,這就是軍事家,戰略家。我們打勝仗的辦法就出在這裏頭。美軍裝備好,仗著他的飛機大炮來欺負我們;我們的辦法就是利用敵人的弱點,發揮我們的長處,把敵人調動開,分散開,然後集中優勢兵力,利用夜戰、近戰同敵人拼刺刀,拼手榴彈,敵人搞不過我們,我們可以一口一口地,一股一股地把它包圍起來吃掉。”

    毛主席越講越高興,指著挂在墻上的地圖說:“朝鮮的山溝多,是我們屯兵的好地方。我們在井岡山、在延安都是靠山溝溝打敗敵人的。解放戰爭時期,蔣委員長在南京、北京佔了洋樓,我們在鄉下鑽山溝溝。到後來,還是我們共產黨鑽山溝溝有出息。因為不到4年時間,我們就把那位蔣委員長從洋樓上給趕下來了嘛!”

    當晚,毛主席設宴招待劉西元和蕭華。吃飯時,毛主席詳細詢問戰士在前方的生活情況。當得知由于敵機封鎖,戰士們有時幾天餓著肚子打仗,長時間不能洗澡更衣,身上長了虱子等情況時,毛主席深沉地對劉西元說:“我們的戰士太辛苦了。國內人民正在想辦法幫助前方克服困難。我們的總理、朱老總他們,都在親自組織群眾給前方同志們做炒面、做幹糧,你們在前方吃到這些東西沒有?”

    毛主席的一席話,讓劉西元激動得抑制不住淚水。劉西元說:“請主席放心,前方的困難已經有了好轉,大家對打敗美國侵略者的信念十分堅定而樂觀。為了保衛祖國,支援朝鮮,不少指戰員在戰場上同敵人拼斷了刺刀,打完了子彈,就用牙咬、手抓,拳打腳踢,同敵人廝拼。有的抱著炸藥,身上燃著烈火,與敵人同歸于盡。”

    毛主席聽到這裏,很有感觸地對劉西元說:“我們的戰士是不怕困難的,我們的人民是不怕困難的,我們的民族、我們的黨是不怕困難的。戰爭不是我們想打不想打的事。杜魯門把戰爭搞到我們頭上來了嘛!你不打也得打。為了支援朝鮮,保衛我們的建設,我們硬是要把這場反侵略戰爭打贏,一直打到那位杜魯門總統罷手為止。”

    毛主席的這次接見,長達4個多小時。

    不久,劉西元重返朝鮮前線,向部隊詳細傳達了毛主席的關懷和指示,極大地鼓舞了部隊士氣。

■抗戰中“救”過衛立煌

    劉西元給人的印象是一員思想敏銳富有感召力的儒將,但事實上,他也打過許多硬仗,比方說平型關血戰,再比如掩護衛立煌的白兒溝阻擊戰。

    衛立煌是國民黨“五虎將”之一,在抗日戰爭初期任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1938年3月,日軍在大寧一帶發現了衛立煌部的行蹤。坂垣徵四郎立即派出飛機和步兵阻截。衛立煌迅速向115師求援。代師長陳光和政治部主任羅榮桓為了團結衛部共同抗日,指派劉西元在日寇必經之地白兒溝阻敵。

    他們卻只能給劉西元一個連的兵力。

    劉西元靠著手中這個連從上午7時到下午4時,頂住了800余名敵人的數十次進攻,使衛立煌部得以安全轉移。

    戰鬥進行過程中,衛立煌用望遠鏡觀察白兒溝的戰況,問:“那裏阻敵的是幾個團?”

    “報告,只有一個連。”參謀說。

    “八路軍真能打!”衛立煌感慨地說。

    沉思良久,他又說:“這個連恐怕完了。”

    然而,衛立煌的預言並未應驗。完成阻擊任務後,劉西元帶著這個連隊凱旋,不僅斃傷敵人100多,還繳獲了大量戰利品。衛立煌當即給115師送去一大批子彈、迫擊炮彈和手榴彈,以示感謝。

    ■ “劉東元”聲名遠播日本

    抗戰勝利後,中共中央決定經營東北。劉西元改名為“劉東元”,身著便裝,赴東北任中共通化地委書記。

    剛到通化,國民黨的通化縣黨部書記孫耕曉便找上門來。孫耕曉說:“中共必須承認我們改編的國民黨公安隊的合法地位;國民黨通化縣黨部的牌子理應挂起來。”

    劉西元說:“東北根本就沒有國民黨的武裝,要有就是漢姦;牌子,我們共產黨沒有挂,你們國民黨也不能挂。”

    氣急敗壞的孫耕曉迅速糾集公安隊和一群土匪,趁蘇聯紅軍撤退之際,強佔制高點,瘋狂地進攻通化。劉西元一面嚴密防守,一面向梅河口的東北挺進縱隊司令員萬毅求援。在萬毅派出的一個團的支援下,國民黨的反動武裝被打跑了。

    通過這件事,劉西元進一步認識到鬥爭的復雜性和艱巨性,要站穩腳跟,要建立鞏固的根據地,必須堅決消滅反動武裝。

    1946年農歷大年三十晚上10時,劉西元突然接到密報:通化的反動頭頭準備在大年初一淩晨3時舉行暴動,顛覆新生的人民政權。

    當時距離反動分子暴動時間只有幾個小時,情況萬分緊急。劉西元迅速派兵,將正在開會密謀的10多名頭目抓來,劉西元發現,所抓的人中沒有組織暴動的總指揮,于是意識到暴亂還會如期舉行。果然不出所料,淩晨3時,市內驟然響起一陣密集的槍聲和爆炸聲,手揮戰刀、棍棒、鐵鎬等兇器的日偽分子,衝進行署機關大院,一直衝到通化保安司令部附近。被抓獲的反動頭目也迅速活躍起來,形勢萬分危急。

    在這緊急關頭,劉西元一面指揮部隊進行阻擊,同時決定立即將被抓來的10多個頭目就地正法,根除後患。在他指揮下,通化支隊所屬炮兵摧毀了反動分子佔領的一處制高點。駐扎在郊區的第2團也開進市區。當天下午,通化的社會秩序恢復正常。

    劉西元在通化打退敵人進攻和平息暴亂,產生了很大震動,並流傳到國外。1957年,劉西元率中國青年代表團到日本訪問,日本青年聯合會負責人還專門向劉西元打聽“劉東元”的事,並問:“通化的‘劉東元’還在不在那裏?”

    ■與青年工作結緣

    劉西元很年輕的時候就成為一位出色的領導者,因此他與青年工作也結下了不解之緣。

    參加革命後不久他就在少年先鋒大隊當上了班長,後來又一直擔任青年幹事、團支書等。1930年,13歲的劉西元加入了中國工農紅軍。在瑞金紅軍學校當司號員、通信員和收發員期間,他經常被抽調到團支部去工作,並多次獲演講比賽第一名。

    校長兼政委劉伯承很欣賞劉西元的才幹。一次,劉伯承關切地問他:“我想讓你擔任黨支部青年委員、團支部書記,怎麼樣?”

    “首長,我……我恐怕不行吧。”這顯然出乎年僅14歲的劉西元的意外。

    “你這‘紅小鬼’還挺謙虛,不用推辭,就這麼定了。”劉伯承果斷地說。

    1934年3月,朱德總司令到紅軍學校要青年幹事,又一次相中了年僅17歲的劉西元。隨後,他被任命為紅一方面軍直屬隊黨總支青年幹事。朱德預言說:“這個‘紅小鬼’將來能成為不錯的儒將。”

  新中國成立後,由于在紅軍中的青年工作經歷,更因為他本身的年輕和領導才幹,劉西元擔任了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青年聯合會主席。

    毛澤東主席曾對劉西元說:“你對共和國的青年事業是有大功的!”

    而紅軍總司令的預言也得到了驗證,1955年,劉西元被授予中將軍銜,時年38歲,是共和國歷史上最年輕的中將之一。

﹝ 採寫時間:2002年3月  ﹞   

  來源:新華網   2009年06月19日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74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