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史論‧歷史事件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乌鲁木齐“7•5”暴力犯罪事件死亡人数增至156人
 瀏覽846|回應5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7日电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长李屹7日凌晨透露,截至6日19时,乌鲁木齐市“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死亡人数增至156人,其中,男性129人,女性27人;受伤人员1080人。

    目前,公安部门已抓捕1434名参与打砸抢烧杀嫌犯,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对这些人员的审讯工作正在进行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16343
 回應文章
反恐专家称“世维会”是7-5暴力事件主要策划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华网北京7月7日电 (记者桂涛周岩)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7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种种迹象及已掌握的证据表明,“世维会”是新疆“7·5”事件的主要策划者。

“这是一起带有恐怖主义色彩的打砸抢烧事件,是以热比娅为首的‘世维会’在境外策划并通过网络指挥煽动的。”李伟说,“从历史依据和现实状况上看,我们认为,‘7·5事件’是境内外互动、有计划、有指挥的打砸抢烧事件。”

李伟认为,这次事件不是“自发的和偶发的”,因为事发时在几处同时出现骚乱局面,策划者目的是要造成场面宏大的视觉效果,并且使政府的处置变得困难。

他说,从历史上看,2006年热比娅在西方势力支持下成为“世维会”新主席,并继续了首任主席艾尔肯一直从事的分裂活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50年大庆时,热比娅就曾表示准备进行一些破坏活动。‘3·14’以后,热比娅曾公开宣扬,认为‘东突’也要在新疆搞一些类似‘3·14’的事件,”李伟说,“再看这次的‘7·5’事件,就和‘3·14’有很多相似之处。”

李伟说,热比娅在境外和达赖集团关系密切,也不排除这次事件是模仿“藏独”势力在“3·14”时进行的活动。

“热比娅一直在网上要求闹事者‘把胆子放大’,要求把事情闹大,导致了此次事件不亚于‘3·14’的规模和残忍程度。”

“比起爆炸等典型的恐怖主义行为,这样的事件在认定为恐怖主义事件上存在难度,‘世维会’可以尽量避免将自己与恐怖组织联系起来,以便继续争取国外反华势力的支持。”

“普通打砸抢烧事件会造成严重的财产损失,但这起事件有明显针对民众的性质,造成巨大伤亡,恐怖色彩很浓厚。”

李伟表示,今年是国庆60周年,“世维会”针对这一特殊时间点制定了干扰、破坏活动。

“2008年库车爆炸事件和‘炸机未遂事件’,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世维会’通过网络传播影响制造的,他们一直在准备实施干扰破坏,广东韶关事件只是一个着力点和导火索。即使没有韶关事件,他们也会借助其他机会进行煽动。”他说。

李伟预计,“7·5”事件后,不排除还会有后续的骚乱。“只要境外‘东突’势力依然存在,依然不断向境内渗透,这样的事件还会发生。”

新疆公安厅介绍,以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为首的“世维会”近日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煽动闹事,称“要勇敢一点”,“要出点大事”。事件发生前,有人大量发送短信,号召人员向乌鲁木齐聚集游行。

警方已经掌握境内有多部境外电话在遥控指挥这一事件。警方截获了境外东突组织与境内进行电话联系的录音。

2009年07月07日      新华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33737
万金刚烈士遗体告别仪式在乌鲁木齐举行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17日电 (记者曹志恒)在乌鲁木齐“7·5”事件中壮烈牺牲的武警中队长万金刚烈士遗体告别仪式,17日上午在乌鲁木齐市殡仪馆举行。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努尔·白克力等参加了万金刚烈士遗体告别仪式,万金刚烈士的战友、亲友和邻居等数百人为他送行。

31岁的万金刚,生前是武警新疆总队乌鲁木齐市支队十二中队中队长。7月5日19时40分许,他正带领8名官兵与公安特警一起在乌鲁木齐市国际大巴扎一带巡逻。接到有人聚集闹事的报告后,他立即带领官兵赶到事发地二道桥,与公安特警一起对闹事人群进行劝阻,遭到辱骂和攻击。万金刚教育战士保持最大克制,依法处置、文明执法。对峙中,一些闹事的骨干分子开始打砸车辆,万金刚立即带领战士进行驱散,遭到暴徒砖块、石头袭击。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徒,万金刚迅速组织巡逻组形成防护队形。

面对暴徒从四周用石头、砖块的猛烈攻击,万金刚和战士们始终保持了最大的克制。在组织队员向增援部队靠拢时,万金刚看到副班长姜兴卫被暴徒打倒在地,就一把将姜兴卫拉起来,交给身后的战友。3名暴徒从他身后突然用石头猛击他的头部,万金刚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其他两名战士也被打成重伤。

94岁的维吾尔族老人阿依木萨汗是万金刚生前的邻居,她说:“我心里非常悲伤,我们的英雄在歹徒的暴行下离开了家人和我们,万金刚是我的好邻居、好儿子!我们像一家人一样相处。现在他走了,但是我们会永远记住他的。”

武警党委日前作出决定,号召全部队官兵广泛开展向万金刚学习的活动。武警新疆总队政治部追认万金刚为革命烈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33709
乌鲁木齐7-5事件分析:暴徒在50地点同时施暴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18日电 题:暴行显示了什么?——乌鲁木齐“7·5”事件采访思考

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的发生已过去近两周,目前事件已经平息,乌鲁木齐社会秩序和人民生活趋于正常。

在对乌鲁木齐“7·5”事件采访中,新华社记者了解到的一系列事实和大量细节均显示:无论组织特点、实施手段,还是施暴工具、人员构成、攻击目标等,都说明这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图谋并带有恐怖性质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明处闹事 暗处施暴

记者调查发现,明处聚众闹事吸引注意力和警力,暗处行凶施暴、打砸抢烧,是“7·5”事件的一个突出特点。

5日下午18时许,一些人员到人民广场聚集。新华社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些人不停地用手机打电话、发短信;有些人高喊口号,吸引人围观,煽动聚集。其间,人群越聚越多。

据公安部门介绍,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各有关派出所、武警特警队等迅速调集约1500名警力前往人民广场及其附近的南门等地,劝阻、疏散人群,维持治安。

当大批警力从城市四方向人民广场汇集时,自治区公安厅指挥中心20时许得到的信息显示,一部分暴徒开始在乌鲁木齐市南部的二道桥一带实施小范围打砸抢烧。随后,暴徒开始打砸焚烧警车,掀翻交通护栏阻挡交通,打砸路上行驶的公交车、小轿车及路旁的商店,殴打无辜群众——在城市中心广场有人群非法聚集的同时,城郊一带的暴徒开始打砸抢烧。

这时,在二道桥一带国际大巴扎立交桥上采访的新华社记者看到桥下有一具无辜群众的尸体。这一带街面秩序大乱,商店纷纷关门,无辜群众四散奔逃。随后这一带的暴徒一路走,一路打砸抢烧,越来越多的店铺、汽车、公共设施受到损毁,街上出现越来越多受伤的无辜群众。

20时左右,在人民广场上聚集的人群开始经中山路、小西门、大西门往西走,然后转向新华南路一路往南走。自治区民宗委的两位同志从人民广场开始,一路跟随着聚集人群观察。事后两人回忆说,聚集人群向南走到新华南路龙泉街路口,挑头闹事者公开跳出来,指挥行进路线,煽动周边不明真相的人加入。龙泉街是连接新华南路通往二道桥一带的重要通道。

一路目睹聚集人群前行的新华社记者在龙泉街路口看到,数十名暴徒在路口将执勤的警车砸毁,一名青年女子还跳上被砸毁车辆呼喊召唤,一些暴徒遂将车辆焚烧。

20时40分左右,继续往南走的聚集人群走到新华南路天池路相交的丁字路口。大约200人从天池路口冲出来,手上拎着长短粗细差不多的棍棒,加入到聚集人群中。

自治区民宗委的两位同志描述,当聚集人群继续往南走到新华南路广汇立交桥下时,现场不到20名武警在路口搭起了拦阻的人墙。很快有人指挥暴徒冲开人墙。一名武警战士被打后,有人向他扔石块和砖块,还有人上去踩踏。随后,聚集的人群开始大范围、肆无忌惮施暴,并一直向南走,沿新华南路、胜利路、新疆大学、三屯杯、赛马场,一路打砸抢烧。

参与现场处置的一些公安干警介绍,暴徒行进路线长达几公里、施暴地点分散、四处流动作案,途中还不断有人加入,并在沿途设置多处路障,制造混乱局面,阻挡救援及公安武警车辆前行。

50处现场 集中“爆发”

21时许,从人民广场到新华南路一带聚集的一部分人群,又重返人民广场聚集闹事。

此时,暴徒开始在乌鲁木齐领馆巷、教育厅、延安路、电视台、大湾、团结路、赛马场、外环路等多处施暴,事件全面升级。新疆公安厅指挥中心21时许的信息显示,乌鲁木齐全市50多个点集中爆发打砸抢烧,针对行人、公交车、私家车和商店、居民住所、政府机关、公安武警、宣传机构等进行暴力袭击。

公安厅指挥中心不断收到各个区域传来的求援信息:赛马场有成群的暴徒在砸毁、焚烧大量公交车,杀害无辜群众;幸福路有群众被围;大湾派出所遭到上百名暴徒攻击;数百名暴徒冲击乌鲁木齐消防支队训练基地……

此次事件中,无辜群众死伤最为严重的大湾、黑甲山、赛马场等地,相互联结的小巷子四通八达。公安人员说,有时候即使在远处发现了暴徒施暴,但赶过来时,这些人早已在小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乌鲁木齐120急救中心介绍,20时23分接到第一个急救电话:后泉街发生暴乱,有人受伤。紧接着,无数个求救电话从多个区域打来,致使急救中心30部交换机被打爆,系统瘫痪。

7月5日晚至6日凌晨,乌鲁木齐市120急救中心共调动救护车737台次,救助受伤群众近900人,其中救助受伤群众最多的一辆救护车救助71人。

一名女青年告诉记者,暴徒开始打砸抢时,她正在106路公交车上。“车里面也有暴徒,他们就像是串联好的一样,提前在车里等待机会。”她说,当时暴徒已经在山西巷子和新华南路的交叉口打砸抢,路被堵死,司机打开车门让乘客们立即下车。就在这时,车里发生骚乱,她正准备走出车门,后脑被木棒一样的东西狠狠击中,后被送到医院才转危为安。

“如果没有事先周密的策划、事中严密的组织,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在50多个点,用类似的手法实施打砸抢烧呢?”一位长期从事公共安全研究的专家对新华社记者分析说。

预备凶器 分工明确

根据公安机关对抓获暴徒的初审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暴徒多来自乌鲁木齐以外的地区,其中带头挑事者服饰相近、特征明显。

暴徒实施暴力犯罪使用的工具,多为石头、砖块、木棒、铁棒等,也有一些刀具和枪支。记者查看了公安机关及部分群众收集的部分施暴工具,发现砖块多为道路两旁铺地板所用的花砖,而木棒和铁棒来源不一。市内一些商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7月5日之前两三天,店内刀具明显热销。

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公安干警从抓获的来自南疆的嫌犯身上翻出2张车票,一张是检过的4日到乌鲁木齐的票,一张是6日从乌鲁木齐返回的票。公安部门还发现,当晚运送暴徒和施暴工具车辆牌照的后几位数字都是相同的。有专家解释,这些数字可能与“伤害头部”的指代用语有关。而此次事件中大多数受伤或死亡无辜群众的头部都遭受袭击。

事发当晚,200多个手持尺寸相近木棒和砖块的暴徒从连接新华南路和二道桥一带的另一个街道天池路冲出来,加入正在从人民广场一路往南的聚集人群。

天池路某单位向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20时40分左右,有些手持棍棒的暴徒涌入天池路,其中几个暴徒用脚狠命将该单位大门踹开,一名身着蓝色T恤的暴徒向院内投掷石块并砸伤保安。信息还显示:一个身着黑袍、头戴黑头巾的妇女,带着大约30名暴徒自西向东冲过来,迎面来的一男子将几根棍子递给她,她又把棍子分发给身后的人。

该单位负责人说,那些石块有的是路面上的花砖,但不是天池路上的,因为这条路上人行道上的花砖没有损坏,还有些石头像是建筑工地的水泥块、建筑垃圾,“是事先准备好的”。记者看了这家单位安保人员当晚从门口捡回来的砖,大概十厘米见方,有的还有血迹。

现场目击的群众告诉记者,当时这群暴徒手持的木棍多来自路两旁新栽树的支撑杆,大约1.2米长,直径在5到10厘米。记者现场数了数两旁的树木,共有60棵左右,每棵树的支撑杆有3个,有180个左右这样的木棍。当地居民认为,这些树是上个月中旬刚刚栽上的,暴徒在这里汇集,正是看中天池路上有“现成的”木棒,路两旁小巷子纵横,四通八达。

其他地方不少遭受袭击者和目击者都表示,“乌鲁木齐市内没有这样的石块,一定是事先准备好的。”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一带的商户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事发时还有不少人从楼上往下扔石块,砸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他们认为,“石块一定是事先搬到楼上去的,否则楼上哪来这么多石块。”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此次暴力犯罪过程中,目击者的描述和监控录像多次出现身着白黑棕色长袍、头戴黑色头巾的年轻女子,以及身着蓝色T恤的年轻男子的身影。女的在其中多扮演的是引导者、煽动者、组织者的角色,男的多扮演的是暴力实施者的角色。

一直跟随聚集人群的新华社记者在多处现场先后看到十几个这样装扮的女子,在人群中充当领头者的角色。21时10分左右,记者在人民广场看到,一名穿蓝色T恤衫的青年男子和一名头戴黑色头巾的女子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二人不断举起双臂,煽动人群闹事。自治区民宗委的同志也在龙泉街路口看到几个身着袍子、头戴黑头巾的妇女加入人群,她们挥着手,高叫着指挥人群。这样的女子还多次出现于不同地点的监控录像中。

公安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这些妇女着装特别,在乌鲁木齐很少见到,如此普遍出现更是罕见。

手段残忍 手法专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用木棒石块等重击无辜群众头部,是这次暴力犯罪事件中暴徒施暴的主要手段。受到攻击的一些公交车站的工作人员回忆称,一些暴徒在市内主要交通干道设置路障,并熟悉汽车构造,驾驶技术娴熟。

记者在乌鲁木齐市内多家收治“7·5”暴力事件中受伤群众医院采访时了解到,大部分病人在头部都有重伤,大部分遇害者也都是因头部遭袭击而死亡。公安机关公布的一些暴力事件现场照片显示,许多倒卧街头的遇害者头部旁边都散落着砖块或石块,有的大小竟然与西瓜相仿。

损坏公共交通工具,阻断交通,制造大范围混乱,是暴徒在此次事件中的重要手法。乌鲁木齐公交集团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集团公司共有28辆车被焚烧,266辆车被砸,毁损车辆超过总量的十分之一。

乌鲁木齐公交集团下属的兴盛公司大部分车辆都在此次事件的发生区域行驶,此次事件中有四名员工遇难,公司300辆车中的约三分之一遭到损毁。其位于乌鲁木齐南郊赛马场大湾路的总站周围,正是此次事件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总站大院也受到暴徒冲击,停在院内车辆还被暴徒开到路面用于撞毁监视器、设置路障等。

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晚21时30分左右,一伙暴徒冲进院子,撬开车门,撬下驾驶台上的电路板,抽出电线接火启动车辆,有人将车辆开上公路设置路障并焚毁车辆,还有人开车撞毁院门口的一个装有监视器的灯杆,显然是想消除此次暴力犯罪的证据。

现场目睹者描述,被焚车辆多是从车辆尾部大灯处被点燃的。该公司车辆都是燃气车,储气罐在车的尾部,而车的尾灯灯罩是塑料的,暴徒往往是敲碎灯罩后再点燃,引发储气罐爆燃,致使整个车辆被焚毁。他们认为,从纵火手法上看,这伙暴徒非常熟悉车辆结构,事前很可能还研究过点火方式。

7月6日上午陆续送来修理的一些公交车尾部的加气阀保护盖都被撬开了,加气阀被拧开。公司职工分析,暴徒显然是想把车内燃气放出来之后点燃,纵火焚车。但是由于当时这些车已经跑了一天,没多少气了,没能得逞。

看到这些情况,公司很多职工都很惊诧。他们说,一般人哪会知道公交车的加气阀在哪里呀,即使公交司机上岗前,也要进行专门培训,告诉他们加气阀在什么位置等,“这些人一定经过了专业训练”。

采访中,公司员工向记者回忆,近一段时间,赛马场一带的马路上每天晚上都有一些青年在练车——速度很快,经常练习急停、超车、8字行进等技能。很多上夜班员工在后半夜都会听到马达的轰鸣声和急刹车的声音。从看到的情景和汽车的性能判断,他们认为,这些用于训练的车大多是一些改装车。

冲击机关 意图明显

记者了解到,此次事件中,一名武警受到暴徒攻击壮烈牺牲,数十名公安武警被打伤,自治区党委、公安武警特警消防驻地、新闻媒体所在地、民族干部大院等遭受攻击,这些均显示这起事件绝非一般暴力事件。

5日18时许,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人群不断向自治区党委门前聚集,试图冲入自治区党委大院,但被武警战士阻拦。

地处国际大巴扎附近的乌鲁木齐特警支队二大队,当晚也遭受暴徒冲击。其警员告诉记者,当时大部分警力在其管辖的街上值勤或被调往其他地方执行任务,留守大队的只有七八名武警战士,暴徒两次试图闯入大队院内,均被职守的武警战士挡住。随后增援的武警赶到,暴徒才放弃冲击。

20时左右,上百名暴徒冲击位于龙泉街上的乌鲁木齐公安局南关派出所。派出所负责人介绍,暴徒与留守在派出所的警力对峙了大约20分钟,看到民警拔枪后才相继散去。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张宗堂、孙闻、曹志恒、陈国军

2009年07月18日       新华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33705
乌鲁木齐7-5事件迄今已造成197人死亡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18日电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18日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说,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已经造成197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无辜群众。

       努尔·白克力对犯罪分子惨无人道的行径表示强烈谴责,并对无辜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向无辜受伤群众及无辜遇难者家属表示慰问。

努尔·白克力说,“7·5”事件发生后,内地的一些省份以及大的国有企业和社会各界纷纷要求捐款,我们设立了民族团结互助基金,从这个基金当中,每个无辜死亡者的补贴不会少于政府所给予的抚恤标准,当时政府给的抚恤标准是20万元,这个项目给予的抚恤标准也不会少于20万元。另外,无辜受伤群众所有的治疗费、医疗费、护理费全部由政府承担。

2009年07月19日  新华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33699
为第一时间公开“7·5”事件信息叫好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7月5日乌鲁木齐发生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后,当地政府在第一时间公开发布信息,第一时间开放境外媒体到现场采访。目前,已有60余家境外媒体正在当地进行采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外宣办主任侯汉敏说:“在安全保障不是特别为难的情况下,我们尽量满足大家的采访要求。”(7月8日《新京报》)

  众所周知,突发事件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在当今社会深刻变革中,社会利益冲突很难完全避免,突发事件越来越多,舆论传播格局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现代通讯技术日新月异的“大气候”下,第一时间公开发布权威信息,掌握主动、澄清真相、赢得信任,使不实传闻和谣言没有产生、传播的空间和机会,已成为国家应急机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此次乌市在第一时间公开“7·5”严重暴力事件信息,可圈可点。6日下午,自治区政府和乌市政府成立新闻中心,负责接待所有境内外媒体记者,并提供50余条网线为境内外记者上网发稿,新闻中心24小时开放;7日中午,自治区和乌市共同举行新闻发布会,共有140家媒体参加,其中境外媒体60家。在发布会上,一批暴力犯罪事件发生时的现场图片同时公布;7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发表电视讲话……

  这些“第一时间”,让世界及时知晓了事件的严重后果。“7·5”事件共造成乌鲁木齐260部车辆被毁,203间门面、14间民房受损,总过火面积达到56850平方米,全市共有220多处纵火点,有两栋楼房被烧毁。暴徒的罪恶行径惨绝人寰、令人发指。截至6日19时,死亡人数增至156人,受伤人员1080人。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新疆历次事件中造成人员伤亡和经济财产损失最严重的一次事件。

  这些“第一时间”,让公众及时明白了事件的内幕真相。有充分的事实表明,“7·5”事件是一起由境外“世维会”等“三股势力”直接煽动、策划下实施的有组织、有预谋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境外分裂势力通过网络等方式,煽动组织。它敲响了这样一个警钟——我们与“三股势力”的斗争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而是一场捍卫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的一场激烈的血与火的政治斗争!

  这些“第一时间”,使当地百姓理解了政府的非常之举。由于境外分裂势力在事件发生之前频频使用互联网和手机这种方式进行策划、煽动、串联,为防止事态蔓延,有关部门暂时切断了乌鲁木齐对外的网络联系,并进行通信管制和全面交通管制。对这些特殊情况下采取的特殊举措,政府部门不是捂、压、瞒、拖,而是直言相告,称是为了更好地处理事件,是为了维护当地的社会稳定。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还特意就此向民众道歉,赢得了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这些“第一时间”,为外媒客观公正报道创造了条件。“7·5”事件发生后,各国媒体记者陆续赶到乌鲁木齐市。当地官方为这些外国记者采访提供积极协助和便利。外国媒体深入现场,记录下所见所闻。在该市互联网一度无法正常访问的情况下,特在位于市人民广场旁侧的海德酒店设立网络中心,供记者使用。6日,“乌鲁木齐发生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的消息迅速占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多家西方媒体网站头条。

网友:高福生2009年07月09日15:56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29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