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紅軍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黃埔精英大搏殺
 瀏覽395|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軍事走向現代化,黃埔是個重要的裂變之源。將這一歷史獨特風景作濃筆描述,不僅將引來許多有趣的歷史鏡頭、激宕的歷史劇幕的展現,更將引發深刻的歷史反思與啟示。民國史專家王曉華所著《黃埔軍校的將帥們》,全面再現了現代中國歷史上一個奇特的歷史特徵和一道別致的風景:鐵血黃埔的傳奇軍魂軍史。

 
    七裏坪之戰

    1932年6月開始,蔣介石親自指揮50萬大軍,對鄂豫皖紅色根據地進行第四次“圍剿”。這可謂是中國戰爭史上的一場黃埔精英大搏殺。校長蔣介石親自挂帥,排出最佳陣容:

    胡宗南(黃埔一期),第一師師長;

    黃傑(黃埔一期),第二師師長;

    李玉堂(黃埔一期),第三師師長;

    徐庭瑤(黃埔一期),第四師師長;

    蔣鼎文(黃埔一期),第九師師長;

    李默庵(黃埔一期),第十師師長;

    李思愬(黃埔一期),第八十師師長;

    蔣伏生(黃埔一期),第八十三師師長;

    俞濟時(黃埔一期),第八十八師師長;

    湯恩伯(黃埔入伍生大隊長),第八十九師師長;

    陳繼承(黃埔軍校戰術教官),第二縱隊指揮官。

    與之對陣的鄂豫皖紅四方面軍:

    徐向前(黃埔一期),總指揮兼紅四軍軍長;

    曾中生(黃埔四期),紅獨立第一師師長;

    倪志亮(黃埔四期),紅十師師長;

    陳賡(黃埔一期),紅十二師師長;

    蔡升熙(黃埔一期),紅二十五軍軍長;

    曠繼勳(黃埔一期),紅二十五軍軍長。

    8月7日,蔣介石下達總攻令。所部從東西北線大舉進攻。此時的紅四方面軍在張國燾錯誤路線的指導下,認為國民黨軍已被我軍打得潰不成軍,紅軍應乘勝利之余威,南下麻城,威脅武漢;沒想到與敵戰成膠著。

    蔣介石“進剿”軍主力即由衛立煌指揮的第十師、第八十三師和第八十九師,在花園一帶集結完畢,決定經河口,直趨根據地中心地區紅安(即黃安)、七裏坪。

    11日中午時分,李默庵師已猛撲到馮壽二、馮秀驛地區,迎頭撞上他的老鄉、同學陳賡。霎時間,激烈的槍炮聲響成一片。這場等待已久的較量,終于開始了。

    陳賡命令:“堵住敵人。不是魚死就是網破!”部隊一陣風衝了上去,勢不可當。

    李默庵也急了,面對後退的部隊,令黃埔一期的旅長王勁修:“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打退陳賡!你倒下我跟著衝上去!”

    第58團團長、黃埔生龍其五帶頭衝鋒,被迎面飛來的子彈擊中,一頭栽了下去。王勁修無路可退,硬著頭皮帶隊衝鋒,也被機槍打倒。該旅損失慘重,排長死傷殆盡,連長、營長七零八落。李默庵從望遠鏡裏觀察到這慘烈的戰爭場面,不禁心驚肉跳,急令59團、60團支援。

    紅十二師竭力拼殺,逐漸不支。在最緊張激烈的時候,遠處傳來嘹亮的軍號聲,在絕境中的傷兵殘將,為之一振。徐向前帶著部隊趕來了。他們冒著酷暑烈日,跑步前進,中暑掉隊的很多,直到下午5點多才疲憊不堪地陸續趕到,來不及喘口氣,到了一批便投入一批,頂住了敵人的瘋狂進攻。這時,紅十一師王樹聲師長向敵左翼迂回,擬對敵三十旅形成圍擊;李默庵急令第二十八旅旅長(黃埔一期生)劉戡,率所部兩個團迎頭攔截,形成對攻。河口獨立團亦主動抄襲敵第十師的後路,配合紅十二師正面反擊成功。這樣,李默庵部損失了王勁修以下2000多人,被迫後撤。

    是日,曾中生率領的獨立第一師,與湯恩伯第八十九師終日激戰于高橋河。紅軍援軍趕到時,湯恩伯依托工事據守,戰成相持,直著脖子在電話中喊“增援”。

    入夜,李默庵不敢喘息,他深知紅軍有夜戰的傳統,命令部隊星夜搶修工事,與蔣伏生第八十三師聯合掘壕固守。徐向前帶隊攻擊,但被擊退。雙方形成對峙。

    8月12日下午,第六縱隊司令官衛立煌趕到李默庵師部督戰。該師部設在距前沿陣地約四五華裏的一個農家小院中,他們正在研究對策,突然師部外槍聲大作。參謀人員驚慌失措地進來報告:共軍約500余人欲偷襲我師部,離此地不足一華裏了。

    李默庵抓起一支德式衝鋒槍,命令一營營長王炎武,拼死攔截。王炎武自知責任重大,親自率隊衝了出去,對面彈如飛蝗,王炎武當即陣亡。衛立煌見情況萬分緊急,令其特務連投入戰鬥,自己也親自拔槍射擊。

    李默庵親自督陣,一營官兵拼死抵抗,死傷過半,苦戰不退;因天色昏暗,紅軍見難以取勝,才主動撤退。李默庵與衛立煌不約而同說了聲:“好險!差一點都完了!”

    此時,鄂豫皖“剿匪”軍中路第二縱隊,在司令官(原黃埔軍校戰術教官)陳繼承指揮下,從宣化店向七裏坪開進。徐向前、陳賡擔心後路有被敵抄襲的危險,決定放棄黃安,轉向七裏坪擊敵。

    8月15日拂曉,國民黨軍全線出動,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七裏坪陣地展開猛攻。激戰半日,徐向前見敵各師攻勢略減,于是一下子集中5個主力師,反擊黃傑、李玉堂兩師正面的進攻,想打亂敵人的陣線。黃、李二人陣地戰的本領相當出色。我攻敵防,寸土必爭,一場殘酷的大血戰,最後全是白刃格鬥,飛機、大炮都失去了作用。直到日薄西山,我軍終于從正面突破敵陣地,佔領黃傑的師指揮部。是日,我軍打死敵6個團長,該師損失2000人以上;紅軍乘勝追擊,向縱深發展,已接近陳繼承縱隊司令部。陳繼承張皇失措,已準備撤退,敵全線呈現潰退之勢。但衛立煌趕至陳繼承的指揮部,令其堅決死守。我軍終因兵力不足,反復衝殺,攻不上去,戰至天明,停止進攻,功虧一簣。

    這場黃埔精英大搏殺,直打得河山易色,日月無光,讓國共雙方將領都心悸不已。

    徐向前說:“七裏坪之役,戰鬥的激烈程度,實屬少見。”

    陳賡說:“七裏坪之戰,比任何一次內戰都更為激烈。”

    許世友說:“這次戰鬥的激烈程度,大大超過了我們所經歷過的任何一次戰鬥。”

    李默庵說:“馮壽二、馮秀驛和七裏坪兩次戰鬥,是第四次‘圍剿’中兩次激烈的大戰。之後,紅四方面軍主力轉移到川陜邊界,開辟了川陜革命根據地。”

  林彪大戰陳誠

    1933年2月,陳誠率12個師為中路,朱紹良率8個師為右翼,蔣鼎文、蔡廷鍇率8個師為左翼,採用“分進合擊”戰術,氣勢洶洶,向根據地撲來。

    戰前蔣介石召開軍事會議,本來也是為了勸將不如激將,有意識誇讚了林彪幾句:“我是要特別提醒在座諸位,要重視那個林彪,不要以為他在黃埔默默無聞,不顯山不露水的。當年我是與他有過接觸的,讓人覺得胸有丘壑,這幾年交戰,更讓我有這個感覺,是當代韓信。諸位此行出戰,萬萬慎重,不要打虎不成反被虎傷。”

    陳誠忍不住地站了起來:“校長提醒得是,不過據學生以往與林彪作戰的體會,那林彪也並非如何了得,總是避戰、怯戰,不敢與我軍正面交鋒。學生不才,願為此次剿共先鋒,將那林彪捆于馬前,綁著來見校長。”

    蔣介石就喜歡陳誠這股衝勁。大戰之前,要的就是這種必勝的信念。

    陳誠指揮的中路軍12個整師,16萬人,其中包括後來名列國民黨“五大主力”的第十八軍,它下轄三個基幹師,分別為十一師、五十二師、五十九師,其中又以第十一師為全軍之冠。這支隊伍實力不同凡響,兵精馬壯,器械精良。軍中著名戰將有霍揆彰、蕭乾、黃維、夏楚中、李及蘭、彭善、陳烈、胡啟儒、方天、宋瑞珂、方靖等等,都來自黃埔,他們有的與林彪還是同窗,當年一起滾大通鋪的。

    紅軍剛經過整編,林彪升任為紅一軍團軍團長,成為紅軍最年輕的軍團長,與彭德懷的紅三軍團構成了紅一方面軍的兩大主力。為了加強這支紅軍主力的領導力量,中央又調聶榮臻為政委,陳其涵為參謀長。這兩人都是從黃埔出來的,聶榮臻與林彪有師生之誼,而未來的共和國上將陳其涵則擔任過黃埔軍校少校中隊長,後轉到地方上工作。蔣介石一直沒有忘記他,大革命失敗後還從南京專門寫信給陳其涵,邀他擔任侍從室主任,這可是非同小可的誘惑,但陳其涵卻不為所動,冷冷地拒絕了。

    紅一軍團下轄的兩個軍分別是紅四軍和紅十五軍,主要領導人也大都是黃埔同學。紅四軍軍長王良是黃埔六期生,參加過秋收起義,只是不久前在漳州戰役中犧牲。而該軍政委羅瑞卿則是王良的同班同學。紅十五軍軍長黃中岳雖不是黃埔出身,但該軍的政委卻是正宗地道的黃埔一期生左權。他們也盼望著和陳誠交手,試一試孰高孰低。

    林彪卻很謹慎,保持著低調。兩道濃眉緊鎖,滿臉陰雲密布。林彪的老部下黃永勝回憶打陳誠時說:“那時部隊求戰熱情很高,但林總卻常說他下不了決心,因為我們過去對付的都是國民黨雜牌軍,十一師才是蔣介石的精銳中之精銳,是王中王。許多人都不服氣,爭著要打十一師。後來我們才懂得,林總用的是激將法。”

    把部隊的火氣煽旺了,林彪這才吐口,說是先拿五十二、五十九師祭旗,打贏了才有資格打十一師。此語一出,紅一軍團上下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開打。

    兩軍對壘,各展手段,陳誠也不是浪得虛名,行軍布陣極具章法,部隊首尾呼應,左右照顧,紅軍竟一時無懈可擊,尋不出破敵良策。

    時任紅軍總政委的周恩來,與紅軍總司令朱德,密切注視敵軍動向。于是決定佯攻南豐,吸引敵主力增援南豐;紅軍主力埋伏于黃陂、登仙橋一帶的高山密林中,待機破敵。

    周恩來故意將一封假敵情電報落到敵人手裏。電報內稱:

    我工農紅軍正圍攻南豐,旦夕可下,惟樂安之兩師白軍,若向河口、黃陂前進,則我紅軍不特無法攻下南豐,本身亦感至大危險。萬望派人監視此兩師敵人,果其南來,即迅速報告,予當率兩團竭力抵抗之。

    這一手果然奏效,陳誠急電第五十二、五十九師,讓其速奔黃陂,先吃掉紅軍掩護部隊,然後相機解南豐之圍,裏應外合,形成夾擊紅軍之勢。

    敵第一縱隊指揮官羅卓英得知紅軍只有“兩團”兵力打阻擊,求戰心切,令第五十二、五十九師兩師由樂安地區取道永豐、樂安向宜黃南部前進,自己率第十一師從宜黃南下,兩軍在黃陂會合後,一起向廣昌、寧都進攻,企圖堵住我主力紅軍撤回中央根據地的歸路。2月26日拂曉,敵兩個師在李明統一指揮下,兵分兩路,中隔大山,相距10余裏,向東南開進。

    敵人終于露出破綻。周恩來、朱德立即召集軍事會議,決定在黃陂以西、登仙橋以東地帶側擊並消滅來敵。當晚,林彪、聶榮臻、羅瑞卿、徐彥剛率領4萬多紅軍,冒雨分別向伏擊地點開進。經過強行軍,部隊在天亮前,都潛伏到預定地點。中午時分,山間晨霧彌漫,峰巒皆隱。派出去的偵察員回來報告:“敵五十二師正按正常速度進入我陣地!”

    指揮部空氣頓時緊張起來,林彪命令:“告訴部隊,注意隱蔽,沉住氣,讓敵人往裏走!”

    這時,溝口人喊馬嘶。敵第五十二師4個團在師長李明的帶領下,大搖大擺地進入伏擊圈。這時軍團指揮部發出總攻的信號。霎時間,幽靜的山谷像天崩地裂一般,爆發了震動山岳的槍炮聲。敵人被打得暈頭轉向,擠在狹窄的山谷中,亂成一團,自相踐踏;敵師長李明受了重傷,做了俘虜,不久斃命;一個師就這樣被報銷了。

    敵第五十九師也陷入絕境,被紅軍分割包圍,後隊已被截斷。29日晨,陳時驥企圖突圍回樂安,因迷失方向,抓來一個農民為向導,不料此農民將其引至登仙橋附近,為紅軍圍殲,陳時驥被俘。

    眼看著敵兩個師從陣中殺出,林彪率紅一軍團主力立即撤出南豐的戰鬥,晝伏夜行,潛伏至黃陂一帶,就等著收網捕魚了。

    大戰在即,林彪表現了他那特有的細心和審慎,靜如山岳聳峙,動如雷霆奔涌,這是他的作戰風格。他再一次親自檢查後將偵察員放了出去,並一再叮囑部下膽子要大,動作要猛。這種大局著眼、小事著手的工作作風,是一名出色的指揮員必須具備的素質素養。

    接到五十二、五十九師相繼被殲的消息,陳誠抱頭痛哭。蔣介石也很不滿:“陳辭修太輕敵了,我早提醒過他,林彪很狡猾,不易對付,如今果然付出了代價。”一向與陳誠不和的黃埔一期生、軍中驍將陳明仁樂得看笑話,私下裏和人開心地道:“那陳小鬼(這是白崇禧給陳誠起的綽號)的能耐就是如何討得校長喜歡,眼高手低,輕視天下英雄,林彪這一仗打得好,好歹殺一殺陳小鬼的傲氣。”

    陳誠立命在宜黃的蕭乾指揮第十一師速往增援,進至草臺岡、東陂一帶。

    周恩來、朱德當即拍板,下達了作戰命令:“紅軍擬于二十一日拂曉,採取迅雷手段,幹脆消滅草臺岡、徐莊附近之十一師,再夾擊東陂、五裏排之敵。”

    3月20日夜間,林彪、聶榮臻率部進入陣地。拂曉時戰鬥打響,第十一師果然是王牌中之王牌,居高臨下,以猛烈的火力對進攻的紅軍進行阻擊。敵人的飛機也來助陣,炸彈魚貫而下,林彪和聶榮臻都在前沿陣地,一顆炸彈下來,把正在寫作戰命令的林彪震下山坡,聶榮臻也被氣浪推倒。一陣硝煙過後,他們若無其事地站了起來,繼續指揮戰鬥,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之鎮定。

    盡管第十一師困獸猶鬥,卻難敵紅軍之奮勇。這一役,素稱蔣介石之嫡係,而陳誠靠之起家的第十一師只逃走不過一個團的兵力,師長蕭乾被擊傷,黃維坐著擔架逃出了根據地,5個團長被打死了4個。站在山頭上,望著成片的死屍和一長串的俘虜,林彪猶不解氣,恨恨地道:“真想把這些人的耳朵割下來,裝上一籮筐,送給蔣介石、陳誠瞧一瞧。”這話雖不當真,卻把站在林彪旁邊的左權嚇了一跳:“林彪啥時候這樣嗜血如狂的,為什麼對十一師如此別樣看待?”他不了解林彪的心理。(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495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