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開國中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開國中將﹝132﹞:徐立清
 瀏覽266|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從上將變成中將的開國將軍

徐立清中將。他是我軍在戰爭年代時大兵團級唯一一個被授予中將軍銜的,同時也是在1955年授銜中,唯一一位要求降低軍銜,而被批準的人。

    在1955年的授銜過程中,一些同志認為給自己授銜高了,主動要求低授一級軍銜。其中徐向前、羅榮桓要求不授元帥軍銜,徐海東、許光達要求不授大將軍銜,徐立清要求不授上將軍銜,孫毅要求不授中將軍銜。最後評定的結果,除徐立清由上將降為中將之外,其余要求低授的同志在組織上做說服工作後,都授予了他們應授的軍銜。

    按照授銜條件,徐立清應該被授予上將軍銜,可他三番五次地給黨中央、毛主席寫信,請求不要上將軍銜,在全軍傳為佳話。當時在正兵團級幹部中,徐立清是僅有的幾名中將之一,其他都是上將。一位老將軍這樣稱讚道:“徐立清精神可嘉,人品難得,從古至今,少有少有。”

    1910年,徐立清生于安徽省金寨縣。1927年參加革命,1930年入黨。先後歷任紅四方面軍第四軍政治部主任、紅四方面軍總衛生部政委、八路軍第一二九師政治部組織部長、陜甘寧晉綏聯防軍新編第四旅政治委員、西北野戰軍政治部主任、第六縱隊政治委員與第一野戰軍第六軍政治委員等職務。1949年10月率部進軍新疆,11月任第一兵團政治委員兼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副書記。1950年9月,徐立清任中央軍委總幹部管理部(1954年10月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幹部部)副部長,為統一全軍的幹部管理,建立正規的幹部工作制度做了大量的工作。1960年12月,徐立清任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文革”中受到誣陷和殘酷迫害。1973年恢復工作後任濟南軍區政委。1975年再任總政治部副主任。1980年任成都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第一政委。

    早在1955年讓上將軍銜之前,徐立清就已在評級中主動提出讓級別,要求將自己的正兵團職降為副兵團職。總幹部部羅榮桓部長、賴傳珠副部長也都認為徐立清應定正兵團級,但又為徐立清這種高尚風格所感動。羅榮桓部長在大會小會上多次表揚徐立清,稱徐立清是一位“以身作則的楷模,同志們學習的榜樣”。

    後來,軍委副主席彭德懷專門找到徐立清,明確提出不同意他定副兵團級。因此在定級的申批報告上,彭德懷又將徐立清的副兵團級改為正兵團級。

    1955年1月,中央軍委發布了《關于評定軍銜工作的指示》,對軍銜評定工作給予了政策性的規定。1955年2月8日,毛澤東主席正式簽發了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服役條例》,宣布中國人民解放軍將于1955年10月1日開始實行軍銜制度。這在全軍上下引起廣泛的關注,絕大多數幹部對此都能有比較正確的認識,但也有一些幹部擔心自己的軍銜評低了,面子上不好看。

    有的公開擺資格、列戰功,覺得應該得到更高的榮譽和獎賞。更有甚者,在提出要求未能滿足後,竟鬧起了情緒,哭起了鼻子。有一位紅軍時期的老幹部,在他聽說自己將被授予少將軍銜的時候,十分不滿,竟然公開地說:“我要把那牌子挂到狗尾巴上去。”毛主席當時風趣地批評這種現象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授銜時。”

    根據軍官服役條例,按照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的歷史功勳和在部隊的任職情況,是應該給他們授銜的。在初步方案中,其中有這樣的內容:毛澤東為大元帥;周恩來、劉少奇、鄧小平為元帥;李先念、譚震林、鄧子恢、張鼎丞為大將。當毛澤東看到這一方案時,他思考片刻,提起手中的筆,將自己的名字從大元帥的銜位上圈了出來,並說他本人不要大元帥軍銜。在一次會議上,毛澤東說:“我這個大元帥就不要了,讓我穿上大元帥的制服,多不舒服啊!到群眾中去講話、活動,多不方便啊!依我看,現在在地方工作的,都不評軍銜為好!”他問劉少奇:“你在部隊搞過,你也是元帥。”劉少奇同志當即表示:不要評了,不要評了。毛主席又轉向了周恩來、鄧小平,他們都擺擺手說:“不要評了,不要評了。”毛主席又轉身問過去長期在軍隊擔任領導職務,後來到地方工作的鄧子恢、張鼎丞等同志:“你們幾位的大將軍銜還要不要啊?”這幾位同志也都說:“不要評了,不要評了。”

    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不要軍銜的事,對負責授銜工作的徐立清震動很大。他也開始認真考慮自己在這次評銜中的姿態。他對當時的成都軍區副司令員黃新廷說:“新廷啊,我有個想法想給你說一下,按照條件我是該授上將軍銜的,我看哪,這個上將就不要啦,要個中將如何呀。”

    黃新廷對徐立清這種精神給予支持和讚賞。他表示:“你歷來對自己要求很嚴,不爭名不爭利,你這種思想很值得同志們學習啊,如果全軍的廣大幹部都像你這樣,就沒有那麼多矛盾了。”

    紅四方面軍的老戰友、當時擔任華東軍區副司令員的許世友來京開會,徐立清和他聊起了這件事,表明了不要上將軍銜的態度。許世友聽後緊緊握住他的手連聲說:“好樣的,好樣的,我支持你,你是榜樣。”
幾天後,徐立清在和一位幹部談心時說了這樣兩句話:“如果一個人只考慮個人的待遇得失,名利地位,不考慮大局,就不會得到同志們的信任,更不會為黨為人民作出貢獻來。”

    徐立清還和夫人黨秀玉商量讓銜這件事。黨秀玉也很支持:“咱不要在待遇上、名利上和別人爭高低,你要中將我支持你。”在親人和戰友的支持下,徐立清下定決心,這次授銜一定要實現自己的心願。

    周總理說:“主席說許光達是一面明鏡,共產黨人自身的明鏡,我說你徐立清也是一面鏡,是難得的一位好同志嘛。”

    按照中共中央軍委規定的條件,正兵團級現役軍隊高級幹部一般都要授予上將軍銜。徐立清是完全符合授予上將軍銜條件的。可他想來想去,覺得還是要個中將為好,這樣對個人對工作都有利。徐立清還考慮到紅四方面軍是個“大山頭”,資格老、級別高的幹部太多,不能在上將中佔比例過高,要與其它“山頭”拉平。于是徐立清就下決心,先把自己減下來,按照他自己的話來說,這樣做至少有三個好處:一是可以減少四方面軍在上將中所佔比例,不突破主席最初的設想;二是對自己有一個正確地估價,激勵鬥志,克服名利思想;三是便于做一些爭軍銜人的工作,保證授銜工作的正常進展。徐立清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黨和人民給了我很多榮譽,我不要上將,給個中將就行了。”

    這時候,徐立清第一次向羅榮桓部長寫了要求低授軍銜的報告,申明自己要求低授的理由,並表示了自己的態度和決心。過了幾天後,當他看到授予上將軍銜人員中仍有自己的名字時,毫不猶豫,親自把自己的名字從上將名單中劃去,在中將名單上加添了“徐立清”三個字。

    名單到了總幹部部羅榮桓部長手裏後,他看後親自找徐立清談話。羅榮桓帶有批評的口吻說:“這是中央軍委定的,正兵團職的一般都授上將,你的名字怎麼能隨便劃了呢?你徐立清是有貢獻的,是夠資格的嘛。”于是,羅榮桓又把徐立清的名字加到了上將名單中。

    名單很快報到了中央軍委,徐立清感到十分不安。這時不少同志都勸他說:“你是符合條件授上將軍銜的,不要違反規定,這個事就不要再提了。”同時也有一些老同志勸他說:“你符合上將條件,非要個中將,其他夠上將條件的同志該怎麼想?”徐立清也陷入了矛盾之中,幾天來,他的腦海裏總是在思索這個問題。他說:“我是總幹部部的副部長嘛,是負責授銜工作的,與別人不一樣,他們也會給予理解的。”

    正在這時,裝甲兵司令員許光達也給毛主席和中央軍委寫了報告。許光達把自己和有關同志做了比較後,鄭重請求不要大將軍銜,希望降為上將。毛主席說許光達:“這是一面鏡子,共產黨人自身的明鏡!”徐立清認為自己也有了學習的榜樣,連夜給許光達打電話,彼此交流了自己要求低授軍銜的看法。許光達對徐立清說:“這是我們個人的想法,跟別人沒關係,要堅持下去做出榜樣來,看那些爭著要高銜的人有啥話可說。”

    一天深夜,徐立清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他想,要求低授這是自己的意願,決不能半途而廢。于是,他披衣起床,伏案給中央軍委和羅榮桓部長寫信表示;此次授銜,我要求低授,這是因為我是主管授銜工作的副部長,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為大家做出個好樣子。要不然,我就不好去要求別人了。我出身于一個貧苦家庭,從小給地主家放牛,是黨把我培養成一個革命軍人,可我與黨和人民的要求相比,所做出的成績是微不足道的,授予我上將軍銜心裏很不安。論德、才、資、功授予中將我就已經感到十分榮耀了,再三懇求軍委和總部領導能批準我的要求。

    這封信第二天就到了羅榮桓部長手裏。羅榮桓部長和總幹部部的另外兩位副部長賴傳珠、宋任窮進行了商量。他們一致認為,徐立清建國初期就任兵團政委,現在又任軍委總幹部部副部長,在群眾中威信高,影響大,應該授予他上將軍銜。爾後他們又把這個意見向彭德懷副主席作了匯報。彭德懷同意總幹部部的意見,授徐立清上將軍銜。

    一天,彭德懷把徐立清叫到辦公室,請他當面解釋不要上將軍銜的原因。徐立清說:“這個問題我已經考慮很久了,按照評銜條件,我該授上將,可我是主管授銜工作的,不能在上將的名額中和別人去爭,如果把別人減下去顯然不合適,把自己減下去比較符合實際,這也是我的心願,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

    彭德懷說:“立清,我已經和許光達同志談了兩次話,他也向軍委寫了報告,要求由大將降為上將,我沒有同意。我是很了解你的,你不要上將的事,我看還是商量一下再說,這個問題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這是組織上的決定。”

    之後,彭德懷副主席又兩次找徐立清談話。徐立清態度非常堅決,一再表示不要上將軍銜。彭德懷始終沒有答應他的請求。彭德懷在軍委召開的一次會議上提到這件事時說:“徐立清我了解他,人很好,沒有名利思想,而且言必行,行必果。”毛主席接著說:“不簡單哪,金錢、地位和榮譽最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思想和品格,古來如此!”

    授銜授勳的日子一天一天迫近,徐立清更加感覺不安。現在問題已經提到了組織紀律的高度,是答應還是不答應,他經過反復思考,決心已定,又先後給毛主席、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羅榮桓部長連續寫了幾封信,表明自己的決心,再次闡明自己要求低授的理由。

    此事反映到周恩來總理那裏,周總理親自找徐立清談話,做工作。周總理說:你多次申請低授,這種精神是值得提倡的,是值得我們每個幹部學習的。從戰爭年代到和平時期,你始終保持著共產黨人這種優秀的品質,難能可貴呀。不過,你徐立清是完全符合授予上將軍銜條件的,不要認為自己是幹部部的副部長就可以低授。

    徐立清一直堅持自己的想法,他和總理談了授銜工作中有些人爭官爭位,不考慮大局,兩眼只盯著幹部部門,我授低了,有利于做他們的工作,這完全是為工作考慮的。周總理沒有做通徐立清的工作,徐立清反而做通了周總理的工作。

    最後,周總理同意了授予徐立清中將軍銜。
  徐立清主動讓銜的事感動了周恩來總理。在授銜儀式舉行的前一天,周總理又專門打電話邀徐立清同志到中南海面談。周總理說:“主席說許光達是一面明鏡,共產黨人自身的明鏡,我說你徐立清也是一面鏡,是難得的一位好同志嘛。”之後,周恩來把女攝影師叫來,在他的書房裏和徐立清合影留念。周恩來還帶著徐立清來到懷仁堂察看授銜現場準備情況。”

    劉少奇說:“你是一名應該授上將而沒授上將軍銜的中將。”

    1955年9月27日下午,授銜儀式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這次評銜,共評出了10位元帥、10位大將、55位上將(王建安、李聚奎是後來補授的,連這二人在內共有上將57位)。授銜儀式結束後,羅榮桓元帥興致勃勃地找到了徐立清說:“立清啊,我是很理解你的,你對革命的貢獻是很大的。”他還拍著徐立清的肩膀說:“好樣的!”

    徐立清望著這位比自己年長近十歲的老首長,心中生出無限感慨:“感謝您對我的鼓勵,感謝軍委對我的信任。”和徐立清同期參加革命而被授予上將軍銜的紅四方面軍老戰友王宏坤、洪學智等同志先後握住徐立清的手,對他這種主動讓銜的精神表示敬佩。許光達大將也專門找到徐立清說:“我要求降為上將的請求沒有批準,你成功啦,我祝賀你。”

    9月27日晚,在中南海懷仁堂外的草坪上舉行了盛大晚宴。周恩來在晚宴上發表了祝酒詞,元帥、將軍們身著將帥服,端著酒杯互相問候祝賀著。被授予中將軍銜的徐立清也興高採烈地舉杯祝賀。未被授銜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突然叫了“徐立清”的名字。徐立清急忙來到劉主席跟前,劉少奇說:“你是一名應該授上將而沒授上將軍銜的中將。”徐立清說:“您本該授元帥不是也沒要嘛,您永遠是我學習的榜樣。”正在這時,彭德懷也來到徐立清面前說:“你兩個金豆的含量可不一般。”毛澤東對徐立清這種不為名、不為利、嚴格要求自己的做法給予高度評價,在一次全軍的高級幹部會議上,毛澤東稱徐立清是我黨我軍的“好同志,好幹部”。葉劍英、羅榮桓、徐向前、彭德懷等老帥也都在不同的會議和場合讚揚徐立清同志是我黨我軍幹部學習的榜樣。許光達、肖勁光、羅瑞卿、粟裕等大將也號召部隊的幹部們向徐立清同志學習。一些中高級幹部紛紛寫信和發表文章,稱徐立清是高風亮節,人生楷模。

    在事隔四十多年後,許多老同志仍對徐立清讓軍銜的事讚不絕口。李德生、洪學智、宋任窮、廖漢生、黃新廷、王恩茂、劉志堅、王誠漢、向守志等老將軍,高度讚揚徐立清同志這種崇高的品格,並說在遇到名利的時候都應該很好地向徐立清學習。

    原新疆人民政府副主席賽福鼎·艾則孜深有感觸地說:“我當年聽到徐立清不要上將軍銜的消息,對我震動很大。心想,徐立清這個人不簡單,全軍又有幾個人能夠真正做到這一點呢?惟有徐立清。過去一些老首長、老同志也曾提出過要求讓銜的事,但最終還是按照條件授予他們應授的銜位。所以說,我佩服徐立清這種精神,敬仰他這種風格。因此,我處處以他為榜樣,虛心地向他學習,接受了徐立清很多好的做法。在新疆工作期間,按照規定,我自己的工資每月增加幾百元,我堅持不要這些增加的工資,拿它繳黨費或支援有困難的同志。我常想,徐立清能夠做到的,我為什麼就做不到呢?共產黨人不能處處先想自己如何,更重要的是不爭名利,為人民多做點好事嘛!”

    許光達、宋任窮、賽福鼎·艾則孜等老同志在自己的回憶錄中,都一致高度讚揚徐立清讓銜的事跡,並表示要很好地向徐立清同志學習。

    生產建設兵團時期的徐立清將軍。先後任第二兵團副政治委員,第一兵團政治委員。

    鄧小平說:“立清是我的老部下、老戰友,他是一個好同志。”

    1983年1月6日,時任成都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第一政委的徐立清病逝于北京,享年73歲。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對徐立清的喪事非常關心,軍委主席鄧小平在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楊勇的治喪報告上批示:“要把徐立清同志的治喪同楊勇同志的治喪通盤考慮安排。”並說他要親自參加徐立清同志的遺體告別儀式。

    對于一個大軍區領導的治喪安排,提高到中央領導人的規格,這在我黨我軍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這說明了中央軍委和小平同志對徐立清的重視和關心,同時也說明了徐立清在全黨全軍和人民群眾中的崇高威望。徐立清去世後,鄧小平感到十分悲痛,他最先來到靈柩前,向徐立清同志遺體深深地三鞠躬。然後,他拉著黨秀玉的手說:“立清是我的老部下、老戰友,他是一個好同志。”

    病中的徐向前元帥,聽到徐立清病逝的消息後不能成眠,他為失去一位幾十年共同奮鬥的老部下而十分痛心,不禁潸然淚下。徐帥說:“我因病不能參加徐立清同志的喪事活動,請治喪辦公室的同志轉達我對徐立清同志的深切哀悼,對徐立清同志的家屬及其子女表示親切的慰問。”

    1月13日,徐向前元帥在病中還親自審查了對徐立清的悼詞,還專門寫了一封深情的悼念慰問信。信中說:“在長期的革命戰爭中,在社會主義建設中,立清同志一貫忠實于黨,忠實于共產主義事業,無論環境多麼惡劣,條件多麼艱苦,他都能堅持無產階級黨性原則,保持了共產黨人的革命氣節和優秀品質;在長期做政治工作、幹部工作中,他勤勤懇懇,原則性強,作風正派,從不鬧地位,從不搞派性;他艱苦樸素,平易近人,善于團結幹部;他有功不驕傲,委曲能求全,他是個黨性強、作風好的好同志,我很敬重他。”

    徐立清去世後,他的夫人黨秀玉不僅退掉了房子,而且把公家配的一輛上海小轎車交了公。徐立清以自己的高風亮節贏得了人們的尊敬。在他去世之後,人們仍然深情地懷念著他。每到清明節,很多老幹部、老將軍拄著拐杖到八寶山革命公墓徐立清的骨灰盒前默哀。還有些普通群眾、職工從千裏之外的湖北、延安等地趕到八寶山哀悼他。1986年,在徐立清的骨灰盒前,安放著一個茶杯口大小的花圈。花圈由各種彩綢扎成,兩邊是怒放的花朵和含苞待放的花蕾、蒼翠的樺枝和樺針,頂端是一朵富麗的牡丹,大概是借助“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之意。花圈下端有塊白綢布,上面寫著:“獻給尊敬的徐立清同志,一個曾經反對過您後來被實踐證明反對錯了的人敬獻。”

來源:鳳凰網     2009年03月31日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376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