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黨魂‧人民英模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張國燾胞弟張國庶被追認為烈士始末
 瀏覽423|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張國庶是張國燾的同胞兄弟,早年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後轉入黨,曾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1930年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因為他是張國燾的胞弟,再則他當時犧牲的真實情況不詳。故叛徒耶?烈士耶?眾說紛紜。直到他犧牲的50多年後才被追認為革命烈士——

    張輝瓚親自下令處決張國庶

    張國庶,別名張訓年,江西省萍鄉市上栗縣人。1905年9月24日生于一個富裕家庭。1923年考入萍鄉中學。當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安源工人運動風起雲涌。張國庶受到安源工人運動的影響,開始接受革命思想。1924
 
年冬,由中共安源地委書記汪澤楷介紹,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汪澤楷也是鄧小平的入團介紹人)。次年上半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擔任萍鄉黨小組組長(隸屬中共安源地委領導)。1926年北伐軍到萍鄉後,他積極參與萍鄉各界革命團體的籌建工作,曾任青年團萍鄉特別支部訓育(宣傳)委員、國民黨萍鄉縣黨部常務委員。1927年初,由中共湖南省委選派,到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

    1929年春,張國庶從蘇聯歸國後,化名周之德,擔任黨中央派往上海各區巡視員。同年底,中共江西省委由于叛徒出賣而遭到破壞,脫險的省委宣傳部長吳道一、秘書長馮任于1930年1月來到上海,向黨中央匯報省委被破壞經過,並建議中央立即組織新省委,以領導全省工作。在中共中央第112次常委會上,根據李立三、羅登賢的提議,黨中央批準,任命張國庶為新一屆中共江西省委書記。

    1930年5月中旬,國民黨第18師訓練處的一個特務在九江執行偵緝任務時,發現共產黨在該處活動,于是報告師政治訓練處,又由訓練處轉報南昌衛戍司令部。時任國民黨南昌衛戍司令部司令的張輝瓚立即命令執法處長徐業道帶領數十名武裝便衣特務和2名中共叛徒龐雲飛、王立生,前往九江破獲共產黨地下組織,搜捕共產黨人和革命同志。

    5月27日,中共江西省委又一次遭到國民黨特務的大破壞。省委書記張國庶、省委秘書長徐荷雲、省委組織部長葉守信、省委婦女部長晏碧芳、團省委書記徐少傑等50余人先後被捕入獄。張國庶被捕後,敵人得知他是省委書記,又是“共匪頭子”張國燾的親兄弟,于是軟硬兼施,想從他口中得到更多的“機密”。敵特先是以高官厚祿相許,勸誘他投降,遭嚴辭拒絕後,敵特又對他嚴刑拷打,想使他屈服。張國庶始終堅貞不屈,嚴守黨的秘密。張輝瓚惱羞成怒,親自下令處決張國庶。7月5日,張國庶被敵人裝進麻袋沉入贛江,壯烈犧牲;其妻晏碧芳被砍去頭顱“暴屍三天”。當時的《南昌新聞晚報》報道:“赤匪頭子周之德等人被處決。”

    張國庶有“叛變行為”嗎

    張國庶為革命英勇犧牲,卻長期沒有被黨和政府追認為“革命烈士”,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三點:一是張國庶犧牲時採用的是“周之德”這個化名,家人根本不知道,找不到他為革命犧牲的證明材料;二是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大叛徒張國燾的弟弟,大叛徒的弟弟死了往往不會引起人們重視;三是說他有“叛變行為”。其主要依據是:一1930年7月18日至23日《南昌新聞晚報》第八版分三次刊載了署名張國庶的《脫黨聲明書》。(其實,《脫黨聲明書》並不能作為張國庶叛變的根據,因為當時敵人經常利用偽造的卑劣的手段來欺騙群眾,妄圖擾亂革命陣線。更何況這個“聲明”是在張國庶去世13天後公開發表的。其真實性更是值得懷疑。)(二)一名被人民政府處決的叛徒——葉守信(1930年任中共江西省委組織部長)生前在供詞中寫道:“葉守信經龐雲飛、徐葉道及愛人孫一平誘騙後自首承認了,指捕了省委書記張國庶連同他的愛人晏碧芳。張國庶又指捕了徐少傑。至此,省委全部破壞了。”(三)南昌衛戍司令部檔案資料第二輯《本部第二次在九江破獲江西共黨總機關之經過》中的《捕獲共黨姓名表》記載:姓名:張國庶(化名周之德),性別:男,年齡二十六歲,籍貫:萍鄉,職業:莫斯科學生,共黨地位:省委書記,被捕時間:一九三0年五月二十七日,線索:徐少傑,張被捕後指捕了謝鐵根(化名丁寶卿、王讚)。後兩個材料互相矛盾:葉守信的供詞是說“張國庶指捕了徐少傑”,南昌衛戍司令部《捕獲共黨姓名表》卻記載是徐少傑出賣了張國庶。且都是敵方材料,不足為據。

    中顧委委員孔原:“張國庶是為革命犧牲的”;楊尚昆:“張國燾是張國燾,張國庶是張國庶,我們黨歷來是實事求是,張國庶化名周之德還是李立三同志取的,我們應該為他正名,恢復名譽”

    1984年9月,負責籌辦萍鄉革命烈士紀念館的萍鄉市委黨史辦和安源紀念館的工作人員,在北京敬請萍鄉藉的中顧委委員孔原審查萍鄉革命烈士紀念館陳列大綱,並請他為烈士館題寫館名。孔原高興地答應了這兩個請求。但當看到烈士館的陳列大綱中沒有張國庶的名字時,他感到非常憤慨,對工作人員說:“張國庶是為革命犧牲的,我們活著的人,要為當年這些犧牲的同志說句公道話!”

    1985年9月26日,孔原在首都京西賓館約見江西省委書記萬紹芬,專門就張國庶等萍鄉黨史人物的宣傳問題談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他說:“張國庶是張國燾的弟弟,他是萍鄉最早的一批團員、黨員之一。不能認為張國燾有問題就說他也有問題。他是1927年被派到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30年畢業回國派回上海(可能是六屆三中全會前後),黨中央派他到江西任省委書記。他到江西不久就被捕,以後被敵人殺掉了。我當時做組織工作,因為工作關係,一直留心這件事情。後來有材料說,他被捕後敵人把他殺掉,裝在麻袋裏扔下了贛江。從1931年起至去年,來看我的人凡談到這個問題,我一直是這個印象,他是犧牲的,而且是英勇犧牲的。萍鄉來人說他們後來發現一個報紙,沒有報名,說張國庶被捕後寫過自首書,登了報。那時國民黨特務機關經常採取這種辦法,叫什麼集體自首,寫個名字,有的本人根本沒有簽字,有的是家裏父母兄弟簽的字,偽造自首書,特別是對那些被捕後表現好的、頑強鬥爭的人,妄圖採取這個辦法使他動搖,說共產黨不會相信你了。所以,對那些東西,有的是真的,有的是不可信的,是敵人的挑撥和陰謀。從1931年到1984年,還沒有看到有材料證明張國庶自首叛變。現在找出那麼一個報紙,這可能是偽造的報紙,也可能報紙是真的,而是否自首則要經過分析。這不是張國庶一個人的問題,它關係到黨的影響,我們不要上當。”

    為了弄清張國庶的問題,孔原不僅找到當年熟悉張國庶的全國政協副主席程子華了解情況,並且還找了當時擔任國家主席的楊尚昆。楊尚昆說:“張國燾是張國燾,張國庶是張國庶,我們黨歷來是實事求是,張國庶化名周之德還是李立三同志取的,我們應該為他正名,恢復名譽。”因楊尚昆與張國庶是莫斯科中山大學的同班同學,回國後,楊尚昆又在中央搞過一段時間組織工作,對張國庶的情況非常了解,也知道張國庶回國後,用周之德這個化名派往江西工作。並證實張國庶被捕後,敵人曾以高官厚祿來誘降,都被張國庶嚴辭拒絕。敵人又對他施以酷刑,張國庶夫妻堅貞不屈,視死如歸,至死不肯暴露黨的機密,最後夫妻雙雙被殺害在九江。

    孔原經過大量調查研究後,終于在1986年7月31日寫信給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主任馮文彬,信中說:“三十年代初,我曾在中央組織部工作,知道張的一些情況,覺得有責任幫助組織把問題搞清楚。尚昆(與張在蘇俄同學)三十年代初也在上海工作,不久以前,我見到他,同他談起張國庶問題,他同我一樣清楚地記得,當時黨組織知道的情況是:張國庶在江西被捕犧牲,沒有破壞黨組織的行為,認為應列為革命烈士……說張國庶有叛黨行為的依據僅是一些敵特材料。這些材料自相矛盾,破綻百出,不足信賴。”

    馮文彬對孔原的來信十分重視,當即在信上批示:“我完全同意孔原同志對張國庶問題的分析和意見,因為他的意見是有根據的,分析也是合乎情理的。”並于8月4日將此信轉給江西省委書記萬紹芬。萬紹芬在8月29日批示:“請省委辦公廳與省黨史辦、萍鄉市委聯係,妥善處理此問題,將結果報告常委會。”

    由于楊尚昆、孔原、程子華、馮文彬等中央老同志的高度重視,並分別出示證明材料,1986年11月20日,經江西省人民政府批準,張國庶夫婦被追認為革命烈士,沉默了半個多世紀的歷史遺案終于得到了解決。

(黃愛國/江西省萍鄉市委黨校黨史副教授、萍鄉市黨史學會秘書長)

  來源:北京日報 2008年09月22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9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