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逐鹿中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慘烈的阻擊戰 八位開國將軍死後歸葬塔山
 瀏覽1,485|回應1推薦0

huaiai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1963年10月,遼寧葫蘆島東12公里的塔山村,在當年“塔山英雄團”前沿指揮所所在的位置,豎起一座高12.5米的白色花崗岩紀念塔,塔頂飄著祥雲,塔座盛開玫瑰?站在紀念塔前,眼前的開闊地甚至比腳下的塔山還要高一些,當年,四縱是怎樣在無險可守的情況下守住塔山的呢?這之後,塔山又演繹出什麼樣的歷史故事呢?

林彪猶豫再三,打不打錦州

1948年秋,東北的國民黨軍縮在瀋陽、長春、錦州三個大城市裏,死也不出來,害得東北野戰軍無仗可打。雖然攻打大城市的條件還不十分成熟,但也只有這三錘子“買賣”了。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主張打錦州,而東北野戰軍司令員林彪認為長春好打一些。經毛澤東同意,東北野戰軍首攻長春。沒想到長春久攻不下,只好圍起來。9月28日,林彪報告,決定按毛澤東的意思攻打錦州,毛澤東立即同意。9月30日,林彪率前線指揮部從哈爾濱的雙城出發,在火車上,林彪對羅榮桓、劉亞樓說:錦州敵人雖多,但缺乏堅強骨幹,城市房屋及工事皆不很堅固,周圍地形對我亦有利。但攻打錦州攻到敵人要害處,瀋陽敵人必大舉增援,長春敵人亦乘機撤退(已有密電證明),故此次錦州戰鬥可能演成東北大決戰。果然,在東北野戰軍攻克錦州附近的義縣時,蔣介石發現錦州不妙,與傅作義商談組建東進兵團,由國民黨軍第十七兵團司令官侯鏡如指揮,增援錦州。

林彪指揮伏擊打援的成功戰例較多,而攻堅的成功戰例少,尤其攻打四平、長春受挫,使林彪攻堅的膽子小了許多。瀋陽出來的敵西進兵團路途遙遠,又有東北野戰軍第五縱、六縱、十縱3個主力縱隊牽制,林彪並不擔心。而葫蘆島與錦州相距不過幾十裏,又沒有險要的地形,易攻難守,敵人增兵4個師,加上原來葫蘆島的5個師,與我軍阻援部隊的9個師相當。拿林彪的話說,準備了一桌“飯”,來了兩桌“客人”。我軍還能擋住敵人嗎?林彪請示中央軍委,是不是考慮重新打長春?林彪的考慮也不是沒有道理,萬一錦州打成久攻不下的“四平”,攻錦州的部隊將遭到兩面夾擊。我們的後方運輸線太長,汽車只有南下單程的汽油,大量的重裝備將會因為無油而撤不下來,後果將不堪設想。可是,所有的“箭”都在弦上了,再返回去打長春,時間拖長不說,長春的條件沒變,可能還會僵持。10月1日早上,羅榮桓和劉亞樓一起找林彪商量,由羅榮桓簽字,又給中央軍委發了一封“還是打錦州”的電報。

堅決主張“關門打狗”的毛澤東,之前看到林、羅、劉“動搖”的電報,連發兩電反對,現在看到他們堅決打錦州的電報,才轉怒為喜。10月14日上午10時,林彪下令總攻錦州。很順利,不到兩小時就突破了敵人的核心陣地,31個小時錦州就拿下來了。如此之快,出乎林彪的預料。他原來估計至少要打三五天,而且考慮如果東西兩路援敵逼近,就是打下錦州也準備放棄。


小小的塔山維繫著全中國的戰局

錦州戰事並不讓林彪擔心,塔山才分分秒秒牽著林彪的心!

塔山的背後就是錦州,塔山是阻止敵人北上增援錦州的第一道?也是最後一道防線?林彪把死守塔山的重任交給了四縱,四縱有4萬多兵力,是東北野戰軍最能打陣地戰的主力縱隊。同時,派十一縱配合,十一縱剛由冀熱遼軍區獨立師及地方部隊陞級,兵力比四縱少1萬多人。林彪對第二兵團司令員程子華、四縱司令員吳克華說:塔山是一場完全的正規仗,絕對反對遊擊習氣,必須死打硬拼,不應以本身的傷亡和繳獲來計算,而應以完成整個戰役任務來看勝利。最後,林彪板著臉對吳克華下了死命令:拿不下錦州,軍委要我腦袋。守不住塔山,我要你腦袋!

軍中無戲言,但林彪心裏還是打鼓。因為敵太強我太弱,我軍從一成立就是遊擊作風,打不贏就走,從沒有打過真正意義上的堅守防禦戰,不多的防禦戰也多是運動防禦。現在塔山多來了一桌“客人”,四縱能不能守住,林彪心中沒有底。他決定把打錦州的主力一縱放在四縱後面的高橋,作為戰役總預備隊,既可支援錦州攻堅,又可支援塔山阻援,主要是注意塔山方向。

如此這般,林彪還是放心不下。塔山說是山,其實海拔僅42米,如果塔山頂不住,錦州將變成第二個四平,但後果比四平失守更嚴重。“多米諾骨牌”一旦從塔山倒下來,整個東北野戰軍就有可能全軍覆沒,從而改變東北甚至整個解放戰爭的戰局。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後果,“多米諾骨牌”將會繼續倒下去,蔣介石佔據半壁江山,美國和蘇聯插手,中國極有可能南北分裂。所以,塔山不僅僅是塔山,錦州也不僅僅是錦州,東北也不僅僅是東北,而是維繫著全中國啊。這也難怪小小的塔山戰後一舉聞名世界,作為以少勝多的世界經典戰例,塔山阻擊戰被收入美國西點軍校的教科書。

錦州開戰前,林彪的心就拴在了塔山

塔山位於錦州和錦西間的公路邊,東臨渤海,西靠虹螺山,陣地完全暴露在敵人的陸砲和海砲中。林彪的指示具體明確:絕對不能運動防禦,而必須在塔山、高橋及其以西、以北死守不退,作英勇頑強的攻勢防禦,近距離開火,準備抵抗敵人數十次的猛烈進攻,在陣地前大量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待敵人消耗疲勞,進退兩難之時,再集中十一縱全部及四縱一兩個師的兵力組織反突擊,將敵人大量殲滅在我陣地之外,目前須以極正規、緊張的精神構築陣地,準備白天打毀夜間立即修復。

10月4日,四縱接到塔山阻援的任務,10月6日進入指定位置。東北野戰軍防禦正面12公里,因為塔山臨海傍山,敵人進攻只能展開8公里,防禦陣地以塔山和高橋為主,以打漁山、塔山橋、塔山堡、白臺山、北山五個點為基礎,構築一線陣地。四縱司令員吳克華召開師以上幹部會進行動員,表示我們下定決心,即使四縱被打掉四分之三,也要堅決完成任務?打掉我吳克華,還有莫政委,胡副司令……我們誓與陣地共存亡,決不讓敵人前進一步。十二師師長江燮元當著全師指揮員的面,標出了自己在陣地上的指揮位置,表示決不後退一步。


林彪善於用兵,更善於用將。誰適合攻城,誰適合追擊,誰適合防守,他心中都一清二楚。為什麼把防守塔山的重任交給四縱?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四縱有一個非常“狠”的副司令員胡奇才。四縱的老兵都知道,誰要叫胡奇才“狠”上了,不死也要被扒層皮。林彪從來沒有發過點將上前線的電報,塔山剛打響不久,林彪就給四縱發急電,點名叫胡奇才立即到十二師的一線去。塔山惡戰六天六夜,胡奇才坐鎮五天,他不用吭聲,你就往死裏打吧。

10月8日,林、羅、劉致電第二兵團:錦州大戰擬於11日開始,明日開始打外圍戰,錦西之敵可能有八個師左右的兵力將拼死命增援,盼你們下決死戰的決心不讓敵前進,準備進行十晝夜以上的攻勢性的陣地防禦戰,利用敵人攻擊精神不強的弱點,我軍構築堅強有掩蓋的陣地,加強死守和反突擊的訓練,以保證這一大戰任務的完成。……九縱是新部隊,今年表現得能攻能守,四縱更應做到。十一縱的底子亦不比九縱差,也應做到。主要是自上而下到每個指戰員都下決心,就能創造光輝戰績,使敵膽寒,使我全軍勝利得到保證。林彪說過,當需要犧牲的時候,就要勇於犧牲……完蛋就完蛋,槍聲一響,老子下定決心,今天就死在戰場上!東北野戰軍從軍長到士兵,誰都知道這句名言。

林彪說,我不要傷亡數字,我只要塔山

1948年10月10日凌晨,血戰開始?國民黨軍在40餘門重砲,7架飛機和兩艘軍艦的火力掩護下,出動4個師的兵力,輪番攻擊塔山。幾十分鐘就有5000餘發砲彈砸向塔山,四縱的野戰工事全部被摧毀,而敵人用屍體壘成工事,向我塔山陣地一步步推進。

塔山阻擊戰準備時間短促,作戰持續時間長、規模大、從兵力上說敵多我少,裝備上敵優我劣,地形上敵高我低,而且四縱是倉促佔領防禦陣地的,野戰工事來不及完備,又大部分被炸塌。四縱要求部隊利用晚上時間抓緊修理工事,總結經驗,準備來日惡戰?戰士們白天粉碎敵人的連續集團衝鋒,夜晚緊張地搶修工事,異常疲勞,但戰士們都知道,防禦陣地對保存自己的重要性。12日這一天,敵人沒有來,但種種蹟象表明,敵人還在醞釀更大規模的進攻,四縱抓緊時間搶修工事,大大小小的地堡從內部得到加固,擴大了射界,增設了防砲洞和儲備彈藥的小倉庫,還修築了迷惑敵人的各種明堡?加長加深了交通壕,增修了很寬的防坦克壕,各種各樣的鹿砦也加密加厚了,在敵人進攻路上,還埋了地雷以及爆破筒、手榴彈和釘板等。

塔山阻擊戰開始後,除林彪主動詢問和四縱主動報告,僅塔山正面防守的十二師,每天向林彪報告四次。10月13日是塔山阻擊戰最激烈的一天,二十八團傷亡超過800人,很多連隊傷亡過百。塔山最危急時,一向以士兵生命為重的林彪抓起電話衝著程子華大吼:我不要傷亡數字,我只要塔山!塔山!就是把部隊打光了,也不許後退一步!這天深夜,劉亞樓在電話裏告訴塔山:錦州外圍據點已經全部掃清,10月14日上午總攻,塔山陣地立即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10月14日,錦州開戰第五天,戰事進入關鍵時刻,塔山到底能不能守住,羅榮桓提著一顆心,是他向中央軍委簽的堅決打錦州的軍令狀啊。羅榮桓建議派參謀處長蘇靜帶一部電台到塔山督戰,不參與指揮,只如實報告前線情況。羅榮桓怕前線部隊硬撐著,有危急情況不及時報告,經林彪同意,羅榮桓對蘇靜說:攻取錦州看來沒問題,關鍵是塔山,那裏是一場惡仗。萬一堵不住,攻錦州的部隊就要腹背受敵。你到塔山去,告訴四縱死打硬拼,堅決死守陣地,不要怕犧牲,要不惜代價,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動搖,你要向指揮員多次反覆地解釋總部的意圖,一定要頂住敵人,頂住了就是勝利!

吳克華回憶:一次次進攻接踵而來,打也打不光,堵也堵不住。拼命衝上來的敵人和我們的戰士絞在一起,抓頭髮、揪耳朵、摔跤滾打,拼老命地干。我們的前沿掩體、碉堡、交通壕、塹壕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呈現拉鋸狀態……不少戰士拉響最後一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盡,有些陣地由傷員防守,他們帶著多處刀傷與敵人拼殺,有的腰折骨斷,有的成了盲人,有的成了聾啞人,但仍在投彈、裝子彈……塔山阻擊戰空前激烈,傷亡之大,是四縱前所未有的。那些頭戴大蓋帽的國民黨軍軍官組成敢死隊,好像吃了“刀槍不入”的藥,身背大刀,手提自動槍,胸前掛一排手榴彈,高喊攻下塔山有賞,官長三級!如海潮一樣湧來,進攻的兇猛程度是幾年來沒見過的。堅持塔山主陣地的二十八團傷亡慘重,很多連、排基本上拼光了,一個加強排50多人,打到最後只剩下6個人,如果不換防,這6個人也沒有了。43人的警衛排,接連打退敵人五次衝鋒後,只剩班長朱貴一人守住了陣地。接到吳克華的戰況實報,林彪、羅榮桓立即發去了賀電。

蔣介石親自到前線督戰

那個時候,在蔣介石的心中,葫蘆島的地位比台灣高多了。蔣介石在選擇退路時,剛開始並沒有想逃到台灣,而是看中了葫蘆島。葫蘆島也臨海,進可攻退可守,一頭擔著東北,一頭擔著華北,實在是個戰略寶地。要把葫蘆島作為基地,就不能不救錦州,要想救錦州,就必須先奪塔山。

從蔣介石到兵團司令官侯鏡如,都深知塔山的重要,國民黨軍直接進攻塔山的兵力是五個師,可眼看錦州不保,而增援錦州的九個師卻還在望“錦”興歎。困在錦州的敵兵團司令範漢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眼睛都望穿了,還不見一個援兵的影子。


蔣介石更是急紅了眼,乘“重慶號”巡洋艦來到塔山附近的海面,跳過衛立煌,直接到葫蘆島督戰。他連夜向侯鏡如下達命令:拂曉攻下塔山,10月14日中午12時進佔高橋,否則軍法從事。蔣介石從執掌政權以來,還從來沒有這麼急過,畢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啊。蔣介石派他的親信上戰場,還拿出平時捨不得使用的“趙子龍師”,此師打遍天下,號稱沒有丟過一挺機關槍。10月14日天剛亮,國民黨軍以四個師的兵力全線向塔山進攻,敵督戰主任羅奇和獨九十五師師長朱致一親臨陣前向敢死隊訓話:今天“趙子龍師”一定要拿下塔山,進軍錦州,決死不退,怯陣者殺無赦。一時間,塔山陣地砲火如雨,敵飛機也來助陣。按常理,一天之內攻破塔山沒有問題。可就是奇怪,國民黨軍的軍官敢死隊波浪式地進攻,吃奶的勁都使上了,就是打不開通往錦州的大門。

如此優勢兵力,卻拿不下一個小小的塔山,這是蔣介石做夢也不曾料到的,他連準備好的午飯也沒吃,就氣急敗壞地飛回北平。10月15日,蔣介石再飛瀋陽,第三次空投手令,嚴令被圍困大半年的國民黨東北“剿總”副總司令鄭洞國率新七軍和六十軍立即突圍。10月16日,蔣介石再一次從北平飛到葫蘆島,得知錦州陷落,範漢傑下落不明,他氣得要槍斃攻不下塔山的五十四軍軍長闕漢騫,大罵:你不是黃埔生,你是蝗蟲!直到這時,蔣介石仍不死心,命令繼續攻打塔山,奪下錦州。等了半天,塔山的好消息沒有傳來,卻傳來長春的壞消息,錦州、長春都丟了,蔣介石仍不認輸,塔山還是救命的“稻草”。只要奪下塔山,就能重新奪回錦州、長春?。

四縱在塔山創造了奇蹟

10月20日上午,蘇靜從塔山回來向林彪?羅榮桓彙報:這次四縱擔負塔山阻援,決心以一萬人的傷亡來完成阻擊任務?在群眾支持下,以路軌、枕木和居民送的大門搶修工事,日夜堅守在陣地,戰士們在陣地上與敵人拼刺刀,打得很勇猛,很頑強,頂住了敵人無數次集團衝鋒,縱隊砲兵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打亂了敵人衝鋒的隊形。

可以想象,以幾個團的兵力阻擊敵人幾個師,戰鬥該是如何的殘酷。三十四團政委江民風在團長不在的情況下代理團長,一直在前線指揮,打到最激烈時,三十四團指揮所空無一人,江民風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帶著預備隊就衝上了陣地。

在這場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上規模最大、時間最長、最為殘酷的陣地防禦戰中,四縱堅守塔山陣地六晝夜,寸土未失,以傷亡3000餘人的代價,斃傷敵副團長以下官兵6222名,俘敵667名。直到塔山戰鬥結束,作為總預備隊的一縱也沒有派上用場。毛澤東發來嘉獎電:四縱在,塔山在!林彪高興地說:是啊,沒想到四縱打得這樣好,打的是政治仗啊。打錦州的部隊也都打得很好,打得很堅決,迅猛地向縱深發展,分割敵人,把敵人的指揮系統打爛,勝利是出乎意料的啊!羅榮桓稱讚:四縱打得好,像這樣的阻擊戰範例,在我軍歷史上還是少有的。


戰後,三十四團獲“塔山英雄團”!三十六團獲“白臺山英雄團”!二十八團獲“守備英雄團”!四縱砲兵團獲“威震敵膽”的光榮稱號!在東北野戰軍中,四縱被授予榮譽稱號和榮立戰功的集體和個人首屈一指。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到達北平,在西郊機場舉行閱兵式,由四十一軍(四縱)組成閱兵隊伍。毛澤東向“塔山英雄團”的旗幟行注目禮。

八位將軍魂歸塔山

1952年,在塔山西樓臺修建了一座塔山阻擊戰紀念塔。1962年,戰鬥英雄程遠茂、鮑仁川等人重遊戰地,發現這座紀念塔建在當年國民黨軍的陣地上。意見反映上去,經中央軍委批准,將此紀念塔炸毀。1963年10月15日,在昔日“塔山英雄團”前沿指揮所的位置,重新建了一座紀念塔,正面是時任國防部部長林彪的題詞:塔山阻擊戰革命烈士紀念塔。“九一三”事件後,林彪題詞被用水泥抹平,此後十幾年,一直是“無名塔”。1984年,當地政府把紀念塔正面刻過林彪題詞的32塊花崗岩撤下來,換上陳雲的題詞:塔山阻擊戰革命烈士永垂不朽!1997年,紀念塔被列為遼寧省文物保護單位。

吳克華中將(1913-1987),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司令員;江燮元少將(1914-1990),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十二師師長;焦玉山少將(1915-1990),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十二師三十四團團長;李福澤少將(1914-1996),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參謀長;胡奇才中將(1914-1997),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副司令員;莫文驊中將(1910-2000),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政治委員;歐陽文中將(1912-2003),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江民風少將(1920-2003),塔山阻擊戰時任東北野戰軍四縱十二師三十四團政委。這八位當年激戰塔山的將軍立下遺囑,死後歸葬在塔山。

1987年2月13日,曾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廣州軍區司令員的吳克華將軍在廣州逝世。吳克華,1928年初參加弋橫暴動,1929年秋參加紅軍,作為四縱司令員指揮塔山阻擊戰時他才35歲,六晝六夜的生死血戰令他終生難忘,他要以普通一兵的身份長眠塔山。1988年8月1日,吳克華將軍的夫人張銘遵照他的遺願,和子女一起,把他的骨灰撒在塔山。

1997年7月4日,參加塔山阻擊戰的胡奇才將軍逝世,他的遺願也是歸葬塔山。解放後,胡奇才擔任工程兵副司令員,曾四次重訪塔山,每次都長久地站在當年的前沿陣地沉默不語。他告訴老伴:我是塔山阻擊戰的倖存者,做夢都夢到這地方,死後我一定要回塔山,這樣我的靈魂才能夠安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578425
 回應文章
“美国西点军校”----唯一收录的中国经典战例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9年10月1日,是我们伟大祖国建国60周年的华诞。沐浴在祖国和平温暖的阳光里,过着幸福安康美满富足的生活,此时此刻,我
倍加怀念当年为了祖国的解放和民族的统一,而浴血奋战的塔山英雄先烈们。是他们,在那次创造了历史的关键的伟大战斗中,前仆后继,英勇拚杀,浴血奋战,顽
强死守,取得了以少胜多的奇迹。不仅取得了塔山阻击战的胜利,而且直接推进了辽沈战役的伟大胜利,彻底解放了全东北,最终取得了全国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当年打塔山的英雄部队之一的12师如今驻扎在广西的贵港市。站在4纵12师这支塔山雄师的师史馆前,面对“塔山英雄团”、“白台山英雄团”
这两面用无数烈士鲜血染红的锦旗,凝视张万年副主席“白台山英雄团再展雄风”十个金光闪闪的题词,我心潮澎湃,壮怀激荡,眼前一幕一幕地浮现着12师34
团,36团和35团的先辈们当年与敌人激战塔山的英雄壮举。


 

    1948年的秋天,解放战争炮声隆隆,硝烟弥漫,人民军队经典战役--陆战经典之辽沈战役---- 塔山阻击战打响了


 

    东北人民解放军经过艰苦的转战,到1948年夏秋,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东北战局。东北97%的土地面积和86%的人口已获解放,东北解放区
工农业生产迅速发展。东北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已发展到100余万人,装备改善,士气高涨。而东北国民党军由于连连受挫,损兵折将,55万余人被分割在长春、
沈阳、锦州三个互不相连的地区。长春、沈阳的陆上补给线全被截断。军心动摇,士气低落。力量对比,东北人民解放军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超过了国民党军,已经有实力争取一战而消灭全部敌军,解放全东北。


 

    面对东北非常不利的形势,蒋介石很焦虑。为了保存力量,曾考虑放弃长春、沈阳、打通铁路交通线,把沈阳主力转移到锦州,伺机转用于华北、华
东战场;但是又顾虑放弃东北,将会在政治上、军事上产生严重后果,因而,是撤是守举棋不定。在蒋介石对东北抉择犹豫不决的时候,毛泽东从有利于全国战局的
发展,有利于东北早日解放着眼,做出了东北野战军主力南下北宁路,把作战重心放在锦州,而置长春、沈阳两地于不顾,并准备在打锦州时,歼灭由沈阳来援之敌
的战略决策。并号召东北人民解放军,要树立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即在沈阳敌军全军来援时敢于同他作战,将其就地歼灭。


 

    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对锦州至山海关段铁路发起攻击,至10月1日,攻克锦州北面屏障义县和锦州南面的高桥、塔山、兴城,孤立
锦州。锦州是山海关内外陆上交通的咽喉,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蒋介石接到东北"剿匪"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的告急电后,立即
从南京飞到北平、沈阳,经过精心谋划,决定集中22个师,组成东西两兵团,分别从锦西、沈阳出动,东西对进,夹击围攻锦州的东北野战军。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获悉国民党军增兵锦西后,担心担负阻击任务的兵力太少,阻挡不住,因为两锦之间距离仅为50公里,担心打锦州的部队陷入敌人内外夹击之中
于是在10月2日22时致电中央军委,提议回师打长春。但过了不多时,他又报告中央,决心仍然打锦州,并调整了兵力部署。毛泽东、周恩来等人收到林彪的报
告后,立即复电,重申必须集中兵力迅速打下锦州,"对此计划不应再改",并且指出,"回头打长春那更是绝大的错误想法,因为你们很快就放弃了,故在事实上
未生影响。"


 

    按照新的部署,东北野战军以2个纵队7个师和炮纵主力,组成北突击集团,以2个纵队6个师组成南突击集团,以1个纵队组成东突击集团。从
10月9日开始,从北、南、东三个方向对锦州发起攻击,扫清外围后,于10月14日10时发动总攻,经过31小时激战,攻克锦州,全歼守敌10万人,俘虏
范汉杰。在攻击锦州的同时,东北野战军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分别在彰武、新立屯和塔山地区,进行了防御作战,尤其是塔山阻击战,激战6昼夜,击退"东进兵团"数十次猛烈进攻,坚守住了阵地,涌现出了"塔山英雄团"、"白台山英雄团"、“塔山守备英雄团”、“纵队炮兵团”等四个英雄团,为攻克锦州赢得了时间


 

    塔山并不是山,只是锦州与锦西之间一个有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称塔山堡。距锦州30公里,距锦西10公里。周围是平缓的起伏坡地,东临渤
海,西靠虹螺岘山和白台山。村东面是铁路,通往锦州的公路从村中间穿过。村南有一条干枯的滩河,宽约30米,叫饮马河。塔山这个史书上鲜见的地名,在辽沈
战役中却载入了史册。其原因就是:它是锦西至锦州的必经之道,是国民党军西进兵团驰援锦州的必经之路,也是东北我军堵住国民党援军的必争之地。敌我两军在
这里进行了生与死的搏斗。


 

    担任塔山地区阻击战任务的是我军四纵、十一纵和热河独立四师、六师和炮兵旅,由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统一指挥。而从锦西、葫芦岛方向驰援锦
州的敌军是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六十二军、三十九军两个师、五十四军和暂编六十二师、独立九十五师,共11个师。也就是说,东北我军以8个师阻援,而国民党
军是以11个师进攻。我军8个师顶住敌军11个师的进攻,战斗是异常激烈的,其激烈的程度也可以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林彪安排四纵扼守塔山,是基于对四纵的信任。四纵是在罗荣桓从山东带来的胶东部队的基础上组成的,在东
北打了许多胜仗,并且创造了在东北战场最早歼灭敌人一个整师的光辉战绩,但像这样死守阵地的硬仗、恶仗还打得不多。而对于塔山阻击战,林彪尤为关注,林彪
的犹豫动摇,也是基于我军很难阻击住锦西、葫芦岛方向增援之敌的考虑。林彪坚定攻打锦州的决心后,对阻援锦西、葫芦岛方向之敌问题的担心并没有消除,在帽
儿山视察地形时还说,攻击锦州最重要的保证,是要把锦州方面的敌军挡住。为了消除林彪的担心,加强四纵指挥员的信心和决心,保证攻克锦州,打好搭山阻击
战,罗荣桓主动建议派野司参谋处长苏静去四纵协助指挥作战。征得林彪同意后,罗荣桓把苏静找来,交代任务:“苏静同志,决定派你去四纵,那里将有一场恶
战。四纵、十一纵和两个独立师的任务就是把敌人隔在锦州以西,以便保证我们能够顺利攻下锦州。四纵的任务可能更艰巨。你的任务就是当参谋,出主意,协助四
纵首长指挥部队死守塔山,叫敌人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不能前进一步。要告诉吴克华司令员、莫文骅政委,指挥员不要怕牺牲,不惜代价,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动
摇。总部的战略意图你是清楚的,但部队一时不一定能理解得了。你要向指挥员多次、反复解释总部的意图,一定要顶住敌人,顶住了就是胜利。”


 

 


    国民党军对塔山的进攻可分为两个阶段。从10月10日到10月11日,以54军、62军为主的攻势;10月13日至10月15日,以独95师为主导的攻势。10月16日之后至10月28日,由于遭受了重挫,国民党军实际放弃进攻,只在前沿保持小部队的接触。


 

    第一阶段:10月10日到11日的进攻与防御


 

    由于轻视解放军的防御力量,国民党军在进攻前仅进行了半小时的炮火准备,虽然对塔山的表面阵地有较大破坏,但仍遗留有大量的地堡、铁丝网,
成为阻挠步兵突破的巨大障碍。守军依托残破的工事进行了坚强的抵抗,同时,解放军的炮兵同国民党炮兵进行了激烈的炮战,并以密集为力猛击国民党军二梯队的
集结地域。当日国民党军共向白台山阵地进行了七次冲锋,向塔山阵地进行了九次冲锋,在遭受了重大人员伤亡之后,毫无进展。


 

    11日国民党军仍按原部署继续攻击,只加强了炮火配备及海空军的火力支援。各部队将10日的预备队调上一线,希望能保持进攻的锐气。十一日
拂晓,62军151师453团曾通过夜袭夺取了二○七高地,但旋即为解放军重新夺回。稍后451团正、副团长带头冲锋,均被击毙阵地前。战到傍晚,国民党
军已经付出了伤亡1300人的重大代价,但还是不能前进塔山、白台山一步。


 

    由于敌54军、62军在前两天的攻击中损失太大,国民党军调整了兵力部署。以10日到达的独95师担任对塔山村的主攻,以54军第8师代替暂62师进攻塔山铁路桥头堡,62军仍攻击白台山。以92军和暂62军作为预备队。


 

    1996年10月16日,我有幸采访了当年参加塔山阻击大战且仍然健在的36团团长江海老英雄,在讲述他率领36团与敌激战白台山的英雄壮举时,他满脸通红,双目发出坚定威武的神光,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战场:


 

    根据纵队司令员吴克华的命令,我和政委王淳,率部于1948年10月6日拂晓,隐蔽地占领了白台山阵地,经过紧张的抢修工事和战前动员,全
团已做好了迎击敌人的一切准备。10月10日上午8点半,明朗的天空忽然黑云压顶。刹时,上千发炮弹,呼啸而来,倾压在我白台山阵地上,炸声起处,硝烟弥
漫,战火熊熊,片刻间,绿色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面对突然而来的炮火,我命令全团阵地上只留下少数观察员,监视敌人动向,部队立即进入坑道地堡,当敌步兵
向我冲锋,快接近我前沿时,全团指挥员杀声齐吼,手榴弹便一束束在敌群中开花,步枪、机枪一齐向敌群开火,敌成群地倒下,没死的也拖着枪,屁滚尿流地往回
跑,敌人十几次冲锋都被我军打了下去。守卫在七号阵地的警卫连是敌人进攻的重点,当敌人第六次冲锋时,二排阵地上,排长、副排长和三个班长以及在现场指挥
的副连长全都光荣牺牲了,阵地上只有8名战士,并且都被敌人的炮火震晕在地,埋在战壕里。这时,山下的二十几个敌人正猫着腰,端着枪,偷偷地爬上了高地,
渐渐靠近了战壕!


 

    情况万分危急!


 

    在侧面阵地上指挥的一排长肖殿盛同志观察到了这个紧急情况,他急令三班副班长朱贵飞援二排。好个孤胆英雄朱贵,当阵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
候,他勇敢战斗,机智灵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硬是用手榴弹、冲锋枪、机枪打退了敌人一个连的进攻。战后,他荣获了毛泽东奖章的最高奖赏。四连班长徐忠
智,战斗中机枪被炸坏了,面对疯狂的敌人,他扑入敌群,毅然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阵!他用年轻的生命顽强地保住阵地不失。警卫连大个子李玉玺,子弹
打光了,面对凶恶的敌人,他双目圆睁,大吼一声,跃出战壕,与敌人展开了白刃肉博,他一连杀死6个敌人。战后,他俩都成为了战斗英雄。


 

    钢铁的战士,英雄的兵团!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守住了塔山、白台山阵地,换来了塔山阻击战的伟大胜利!


 

    第二阶段:10月13日到15日的进攻与防御


 

    13日是塔山战斗中战况最激烈的一天。拂晓四时三十分,国民党海、陆军的炮兵就开始向白台山、塔山的阵地猛烈轰击,我军防线遭受到了前所未
有的压力。然而,国民党军士兵一冲到我军阵前,马上就被密集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原来我军利用12日休战一天的机会加固工事,增修防坦克壕,在前沿埋设了
地雷与各种铁丝网。前两日的守卫部队伤亡太大,四纵将主力团10师28团调到了塔山以东阵地。四纵在塔山堡阵地约1000米宽的正面上配置了16挺重机枪、49挺轻机枪、9门六○炮及团属迫击炮。在这种空前猛烈的火力面前,国民党军仍采取密集冲锋的人海战术,必然要遭到重大伤亡


 

    10月14日,国民党军对塔山的攻击进入了第五天。凌晨五时,各军的炮火就开始向塔山阵地轰击,海军的大炮也同时开始。在猛烈炮火鼓舞下,
国民党军士兵的士气振作起来。第8师仍采取三路密集冲锋的战法,反复冲锋,曾一度攻入塔山铁路桥头堡的防御阵地,黑压压的士兵有的爬到了地堡盖子上面。在
塔山以南阵地观战的62军军长林伟俦正准备调21师的部队上去增援时,第8师已被解放军的反冲锋赶出了阵地。


 

    上午10时,塔山阵地的后方响起了震天动地的炮声,锦州总攻开始了。塔山之战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国民党军不顾一切地向解放军防线冲击。
双方一直激战到黄昏。独95师几乎被打残,全师缩编起来不过三个营多一点。其它部队也是伤亡惨重。国民党军的斗志被完全瓦解,塔山阵地真正成了他们不可跨
越的铜墙铁壁。


 

    14日晚,国民党军期待已久的战车部队终于海运抵达葫芦岛。15日,从烟台来的第39军也已抵达。然而这都为时已晚。15日之后,锦州方面的炮声渐渐减弱,敌东进兵团仍在塔山地区未能前进一步。


 

    塔山阻击战,从10月10日开始,至10月15日结束,共进行了六天六夜,我军四纵等部歼灭国民党军计6549人,彻底堵住了敌人十一个师的疯狂进攻。


 


     塔山阻击战的胜利,保障了我军主力攻克锦州作战,以及辽沈战役的全面胜利


 

    塔山阻击战胜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四野正确的作战部署。事实证明,正是实行了全面防御和重点防御的相结合,第一线和第二线合理配备相结合的部署,才使我军立于不败之地。


 


     其次是我军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形成了坚不可摧的塔山精神和白台山精神。纵队党委层层动员,提出"死守阵地"、"与阵地共存亡"、"保卫锦州胜利"等口号,开展"立功运动",号召共产党员带头英勇杀敌,战后,仅12师通令嘉奖的160人中,党员就占了70%。


 


    第三,是广大人民群众强有力的支持。战地人民群众积极、热情地支持我军作战,塔山一线阵地出现了搬门板送茶饭热烈支前的感人场面,军民团结已成为真正的一体。正是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才取得了塔山阻击战的胜利。


 

    塔山阻击战是美国的将军摇篮——西点军校唯一收入该校的中国经典战例。

作者:刘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757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