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黨魂‧人民英模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江姐托孤遗书首度公开 筷子磨成竹签写成
 瀏覽423|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江姐托孤遗书首度公开 筷子磨成竹签写成

据悉,这封江姐遗书将作为三峡博物馆11月的特展展品,对外展出到12月14日,市民可到博物馆参观。

--------------------------------------------------------------------------------

同城媒体报道

核心提示:三峡博物馆公开展示江姐遗书。这封遗书写满对尚未长大的孩子的爱,展示了江姐鲜为人知的柔情一面。据了解,江姐的儿子现在美国定居。

江姐遗书

华龙网11月15日报道 昨天是江姐遇难58周年纪念日,三峡博物馆首度展出这封尘封多年的江姐遗书,并揭开了遗书背后所隐藏的故事。

筷子磨成竹签写下托孤遗书三峡博物馆工作人员说,江姐是用筷子磨成竹签做笔,用棉花灰制成墨水,写下这封遗书,“信里满载着江姐作为一名母亲,对儿子浓浓的思念之情。”1949年,在渣滓洞监狱内,解放军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江姐等烈士对革命胜利抱定了信心,但他们也隐约感到敌人会在失败前进行疯狂的大屠杀。

得知丈夫已经遇难的江姐,此时心中最为担心的就是尚未长大的儿子。

1949年8月26日,拖着受刑后还没有完全康复的右手,江姐在狱友们的帮助下,将吃饭时偷偷藏起的筷子磨成竹签,沾着由烂棉絮灰与水调和在一起制成的墨水,在如厕用的毛边纸上,艰难地写下了这封“托孤”的书信。

狱中发展内线冒险送出遗书据三峡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1947年7月,江姐被捕入狱,她和先前入狱的重庆医学院学生(中共地下党员)曾紫霞,利用渣滓洞少尉看守黄茂才查房、点名或放风的时间,将其发展为地下联络员,负责狱内外的书信传递工作。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在北京成立,盘踞重庆的国民党特务慌了手脚,开始遣返多余的人员或他们认为不可靠的人员。恰在这时,黄茂才收到了老家荣县的来信:“老母病重,望回家一见。”黄茂才拿着信到上司处请了假回到荣县,看望老母和妻儿。在离开前,黄茂才把回家的消息告诉了江姐,当时,曾紫霞已在刘国鋕(中共地下党员)家人的积极营救下出狱两个月了。

在黄茂才临行前,江姐请他带着已于8月26日写好的书信,秘密送到重庆市中山公园里的育才小学,交给表弟谭竹安。黄茂才顺利地完成了这次送信任务,但他却没想到,这封信竟成了江姐的绝笔信。

当黄茂才11月18日回到重庆渣滓洞监狱时,狱方告诉黄茂才,上级已下达了处死共产党员的命令,黄茂才立即询问江竹筠的情况,这才得知江姐已在4天前遇难。

新中国成立后谭竹安捐遗书1962年11月20日,三峡博物馆的前身——重庆市博物馆举办烈属座谈会。会上提出有关搜集整理烈士遗物的意见,这时,江姐的表弟谭竹安站了起来,说:他手上就有一封江竹筠牺牲前给他写的亲笔信。这封信,被与会人员小心地捧在手上传阅。会后,谭竹安将江姐这封托孤遗书,捐赠给了重庆市博物馆。

昨日是革命烈士江竹筠(江姐)牺牲58周年之日,三峡博物馆今起公开展示十大镇馆之宝之一的江姐遗书。这封遗书展示了江姐鲜为人知的柔情一面。

三峡博物馆有关人士介绍,说起江姐,多数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位一身正气、大义凛然的巾帼形象,其实历史上真实的江姐,首先是一位女性,一位母亲,然后才是一位坚定的革命者。

这封遗书是江姐写给表弟谭竹安的,约十多厘米见方,纸面粗糙,因年代久远,已开始泛黄。“这是江姐就义前最后的一封信件,”三峡博物馆工作人员表示,江姐既是一位革命者,同时也是一位普通女性,一个孩子的母亲。她在信中写道:“假若不幸的话,云儿(江姐和丈夫彭咏梧的孩子彭云——编者注)就送给你了,盼教以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到底……孩子们决不要骄养,粗服淡饭足矣……”工作人员说,人们都认为革命志士是钢铁铸成,其实英雄也有温柔的一面,江姐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除了革命事业外,最牵挂的就是自己的孩子,“遗书字迹相当潦草,不时出现涂改墨迹,可见当时江姐心中对孩子的牵挂之情。”

据了解,江姐的儿子彭云长大后,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之后去了美国,现已在美国定居。工作人员表示,江姐盼望儿子健康成长的心愿可说已达到,应无遗憾。(记者富治平)

江姐遗书这样流传下来

在阴森恐怖的渣滓洞监狱里,江姐是怎样悄悄写下遗书,又是怎样把遗书送出监狱的?昨日,三峡博物馆有关人士揭开了谜底。

竹筷削笔烧棉作墨

“当时,江姐住在渣滓洞监狱女二号牢房,”工作人员说,在遇难前两个月,江姐给表弟谭竹安写下了这封遗书。当时,监狱中对犯人的控制十分严密,江姐根本无法弄到纸笔写信。后来江姐偷偷藏起一根竹筷,在看守不注意的时候,把竹筷一端磨尖当笔,然后拆开棉被,把一些棉花烧成灰,调些清水,就成了墨水。用自制的纸笔,江姐在一张草纸上写下了此信。

工作人员介绍,当时在渣滓洞监狱里,被关押的革命志士经常向监狱看守宣传共产主义信念,策反了一些看守。遗书写好后,江姐通过一个看守,悄悄把信带出了监狱,辗转交给了她的表弟谭竹安。

解放后,谭竹安将这封宝贵的遗书交给了博物馆并保存至今。

严密保护遗书安全

今日起,这封江姐遗书将在三峡博物馆大厅公开展示。

“江姐遗书是珍贵的革命文物,我们保存得很小心,”三峡博物馆副馆长刘豫川说,遗书是草纸写成,对保存环境有严格的要求,温度一般控制在20摄氏度左右,相对湿度也不能太大。为保证遗书不被虫咬,每过两到三年,都会用技术手段把遗书放进一个密闭气体环境中熏蒸,杀死可能存在的虫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516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