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史海‧民國佚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楊虎城的部屬與後代
 瀏覽1,395|回應0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楊虎城被蔣介石囚禁了12年,最後慘遭殺戮,使這位最早要求抗日的將軍未能實現在戰場上殺敵衛國的夙願;但從另外的角度看,他又是一個能夠影響歷史的成功者。他未酬的壯志,由他的部屬、後人和無數熱愛中國,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們所繼承。  

    將士抗戰 英勇殺敵    

    西安事變後,楊虎城一手締造的十七路軍,分成了兩大部分。馮欽哉率領第七軍投靠蔣介石被擴編為第二十七路軍,馮欽哉為第二十七路軍總指揮。留下的部隊,縮編為三十八軍,孫蔚如任軍長,這支部隊在思想上仍然忠於楊虎城。1937年七七事變後,全面抗戰爆發,三十八軍開赴華北地區,參加了抗日戰爭。該軍當年參加了保定以北的阻擊戰、漕河戰役、阜河戰役、忻口戰役等戰鬥。    

    1937年10月,趙壽山率十七師奉命堅守山西娘子關正面陣地,不懼敵人飛機大炮的猛烈轟炸,與日寇血戰13晝夜,給敵人以重創,表現出楊虎城長期抗日思想教育下,抗日軍人的英勇氣概和頑強的戰鬥意志。十七師一萬三千多官兵,此役下來僅剩兩千余人,可見戰鬥之慘烈。由於蔣介石、閻錫山指揮無能,抗日部隊遭到重大傷亡,整個忻口戰役以失敗告終,太原失守。十七師撤到離石縣磧口一帶進行休整,得到了八路軍的大力幫助。此後,該部在晉東南一帶對日開展遊擊戰,被列為十八集團軍的戰鬥序列,受朱德、彭德懷的指揮。    

    1938年,三十八軍改編為第三十一集團軍,後來又改為第四集團軍。下轄三十八軍,軍長為趙壽山,有十七和五十五師;九十六軍,軍長為李興中,有一七七師和新編十四師,軍團長是孫蔚如。在孫的帶領下,第四集團軍在山西中條山一帶,堅持抗戰兩年多,先後粉碎日軍發動的11次進攻和掃蕩,守住了陣地,消滅了大量敵人。迫使日軍先後19次補充人員的損失,無奈地稱,第四集團軍踞守的中條山陣地是他們軍事侵略中的“盲腸炎”。國民黨第一戰區長官衛立煌則稱讚這支部隊為中條山的鐵柱子。3萬多三秦兒女用血肉之軀,擋住了日寇西進之路,他們沒有辜負楊虎城多年對這支部隊付出的心血,涌現了許多抗日英雄,在日本軍面前打出了中國人尊嚴。    

    馮欽哉的部屬雖然跟著馮投了蔣,除馮和少數人陞官發財外,部隊的處境並沒有多大變化,在蔣介石眼裏他們依然是雜牌,處處受排擠。部隊廣大基層官兵更是對馮叛楊投蔣不滿,以至事後令他在部隊站不住腳。於是,他把部隊交給了武士敏統領。武士敏率隊參加了山西戰場的許多戰鬥,與日寇週旋在太行山、太樂山一帶。在粉碎日軍的“九路圍攻”、“八次包剿”的戰鬥中,他屢建戰功,後升任九十八軍軍長。1941年,日軍大舉進攻中條山,國民黨軍隊的防線崩潰。兩萬多人投降,四萬多人被俘,萬餘人戰死,其餘部隊南撤,惟獨武士敏率部挺進敵後,在中條山地區繼續與敵週旋。當年秋天,武部遭數倍兵力敵人的包圍,情況危急。武士敏親臨前線指揮,身先士卒,與敵拼殺,陣地幾次易手,戰鬥異常激烈,傷亡十分慘重。因沒有援軍,終寡不敵眾只好突圍。突圍中,武士敏不幸中彈犧牲于山西長治。這是原十七路軍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一名級別最高的將領,也是楊虎城的一員愛將。整個原十七路軍的廣大官兵在抗日戰爭中的表現,都是可歌可泣的。他們的英勇與犧牲再次證明這是一支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軍隊。
“官得做下去,對黨有好處”  

    蔣介石對於這支曾參加兵諫的部隊一直心存恐懼,在迫害楊虎城的同時,他處心積慮地要搞垮、拆散這個部隊。他先是派遣大批特務進入三十八軍,結果在趙壽山和中共地下組織的努力下都被排擠出去。當時,孫蔚如、趙壽山是遵循楊虎城一貫的政治立場,將部隊堅持下去,蔣介石為了防止部隊與八路軍有更多的接觸,1941年將該部隊調到黃河以南作為河防部隊。“鐵柱子”一走,不久中條山的防線就崩潰了。這一年,趙壽山秘密加入了共產黨。    

    蔣介石將第四集團軍從中條山抗日前線調到黃河以南後,加緊了對這支部隊的肢解和壓迫。當他得知趙壽山一貫的政治立場偏左,又是部隊中進步力量核心後,先從趙身上下手。1943年冬,調趙壽山到國民黨中訓團受訓,隨後又調趙到甘肅蔣的嫡系部隊第三集團軍去當空頭司令,剝奪了趙的實際軍權。    

    趙壽山數十年後說:1943年10月,蔣介石調我去重慶,擔任中央訓練團第二十九期的大隊長。訓練班每期一月,結束以後蔣對如何處置我煞費苦心,最後決定用陞官的辦法,調我任第三集團軍總司令,把我調離三十八軍。我想,蔣已作安排,如果堅持不去第三集團軍,也可能走張學良、楊虎城的路,不如先應承下來再說。我由重慶先到西安,通過八路軍駐陜辦事處詳細向中共中央作了報告,請示今後的行動。中央指示,最好能讓孫蔚如打電報給蔣介石,要求留我任第四集團軍副總司令;如果不行,再去武威。毛主席並親自指示:如果有一線之路,官得做下去,對黨有好處。我得到黨的指示,到了前方。孫蔚如駐在鞏縣以南的和義溝,我和他一連談了幾個晚上,指出蔣介石用偷梁換柱的辦法想吃掉我們這支部隊。現在是調我,然後就會調你,調孔從洲,遣散部隊。孫蔚如心裏也許想留我,但他不答應給蔣發電。同孫蔚如談話以後,回到西安,將三十八軍駐西安辦事處改為第三集團軍駐西安辦事處,留下蒙定軍帶電臺一部,北通延安,西通武威,南通重慶,東通前方部隊。我于1944年3月到甘肅武威就任第三集團軍總司令。    

    在解決了趙壽山之後,蔣介石又用同樣的辦法對付孫蔚如。先調孫到重慶將官訓練班受訓,再用提升的辦法去掉了兵權。1944年9月20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命孫蔚如為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1945年6月16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命孫蔚如為第六戰區司令長官。長官部駐湖北省恩施縣。同時,將第四集團軍的兩個軍合併為一個軍,將14個團併為9個團由蔣介石的嫡系張耀明任軍長。完成了對楊虎城部隊的徹底改造。    

    西安事變後,孫蔚如是作為楊虎城的繼承人,接收了十七路軍剩餘的全部力量。雖然他對楊虎城在個人感情上是絕對忠誠,但在政治立場和領導藝術上與楊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特別對蔣介石是不敢鬥爭的。    

    在蔣介石的迫害下,十七路軍的基本力量在抗戰勝利前就被肢解掉了。張耀明上任後,對部隊進行大規模的改組,打算換掉所有連以上的幹部,以改造並控制這支部隊。1945年7月,當張耀明要撤換十七師五十一團團長劉威誠時,十七師五十一團在劉威誠等人的領導下,在河南洛寧縣舉行起義,經過艱苦戰鬥,衝破國民黨軍的阻攔,進入了豫西共產黨控制區。毛澤東曾致電錶示歡迎。    

  1945年9月,周恩來對米暫沉說:“請你告訴蔚如先生,抗戰以來,我們沒有分化或瓦解過任何友軍的部隊。十七師是虎城先生的部隊,也是和我們合作最早的部隊,我們更不能分化他們,他們因為在張耀明壓迫之下感到無法生存下去,主動拉入解放區,我們也不能拒絕。請蔚如先生放心,我們仍保留該師原來的番號,和八路軍同樣待遇。有一天虎城先生出來要帶兵,我們一定讓他們再回去。”    

    1946年3月,蔣介石決心進一步解決楊虎城舊部的問題。他密令將三十八軍孔從洲曾擔任師長的五十五師改為五十五旅,並令該部開赴內戰前線,準備在行軍途中,解除部隊的武裝。時任三十八軍副軍長的孔從洲發現了這一陰謀,率第五十五師于1946年5月15日在河南鞏縣通電起義。    

    8月,三十八軍一七七師的一部在呂遠璧、薛生榮的領導下也舉行起義。    

    解放戰爭中,重新組建的三十八軍,在劉伯承、鄧小平的領導下,屢建戰功。    

    1946年6月,第三集團軍總部被撤銷。蔣介石威逼趙壽山赴美考察水利。1947年3月,趙壽山輾轉進入晉冀魯豫解放區。7月6日,趙壽山在華北解放區發表通電:“余之長官楊虎城將軍,盡瘁革命,卓著功績,只以雙十二兵諫,禁錮10載,並今生死不明,其部隊又橫遭壓迫分化瓦解並篡奪以去。”“余決以堅決行動,反對蔣介石反動政府之賣國獨裁內戰政策到底。”後,趙擔任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直接參與領導了解放大西北的戰鬥。    

    抗戰勝利,孫蔚如作為第六戰區受降官,見證了日軍投降的歷史時刻。1949年,拒絕了蔣介石移居台灣的安排,留在大陸與共產黨合作。    

    原十七路軍的其他部隊,大部分也都在解放戰爭中投奔了共產黨。就連在西安事變時叛楊投蔣的馮欽哉,也因在北平和平解放過程中到包頭去接鄧寶珊將軍到北平而有功。
繼承父志 奔赴延安  

    1937年12月,楊虎城被蔣介石囚禁。國難當頭,家庭又遭此不幸,前途何在?剛滿16歲的楊拯民陷於深思之中。    

    這時,日寇大舉西進,國民黨軍隊抵不住敵人的進攻,陜西也有淪陷的危險。一些楊虎城的部下就對楊拯民說:“日本人來了,你出頭咱們拉隊伍同他幹。”楊則說:“我一個學生,一點不懂軍事,讓我先學習一下,然後咱們再幹。”於是產生到延安去學習的念頭。他向林伯渠、馮文彬陳述了自己的想法。林、馮開始考慮他年紀太小,沒有答應。在楊拯民再三要求下,林伯渠等同意他的請求,將他介紹到了延安“抗日軍政大學”。1938年3月11日,楊拯民來到延安,成了一名“抗大”學員。1938年6月,在“抗大”學習期間,他加入了共產黨,成為一名預備黨員。1938年8月“抗大”畢業後,楊轉到馬列學院繼續學習。在馬列學院與張學良的四弟張學思相識,並成為了終生好友。    

    1942年,楊拯民到米脂縣委任統戰部副部長。消息很快傳到榆林,時在榆林任陜、綏地區總司令(相當一個集團軍)的鄧寶珊將軍聽說後,幾次讓人帶話,還派人持函專門相邀,讓楊到榆林一見。經過上級批准,11月,楊拯民以“祝壽”為名,去榆林與鄧寶珊相見。在榆林參加了鄧的“祝壽”活動,會見各方面的人士,開展統戰工作。楊拯民說:超過十天多了,我再次提出要走,鄧這時才低聲告訴我,蔣介石的侍從室曾來電要他把我扣留住。鄧寶珊說:“我怎麼能聽從他們的?!現在你要走,我就不再留你了。”同時,旁人告訴我,我到榆林後第三天,蔣的侍從室來電問鄧寶珊,我去榆林幹什麼?鄧寶珊答覆,我去是給他“做壽”。現在侍從室又來電要扣人,所以鄧寶珊不得不放我走了。由此可見,蔣介石確實是“無毒不丈夫”,他想要斬盡殺絕啊。    

    1941年9月,已經是中共地下黨員的楊虎城長女楊拯坤也來到延安。先後在中共中央西北局和陜甘寧邊區師範學校工作。    

    1941年10月,楊拯民在延安與陳因(原名岳文琴)結婚。1942年7月楊拯坤(改名為周盼)與王順桐在延安結婚。兄妹倆先後建立了各自的家庭,投身於人民民主解放運動。(摘自《楊虎城大傳》 楊瀚(楊虎城將軍之孫)著 團結出版社2007年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373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