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領袖‧周恩來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周恩來是最優秀政治家──訪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
 瀏覽711|回應1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周恩來是最優秀政治家──訪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
本報駐美國記者李雲飛
1998年3月5日是一代偉人周恩來誕辰100周年。在美國政要中與周恩來接觸最早最多的,首推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不久前,記者就採訪意圖給他寫了一封信,他很快就欣然答應了。

   採訪那天,記者按時赴約。他剛剛送走了一批客人,便立即過來握著記者的手誠摯地說:“我對周恩來是有感情的。如果你不是中國記者,我還真抽不出時間來接 受採訪。”接著,他把記者領進他的辦公室。他主持的基辛格事務所位於紐約市公園大道350號26層。這是一間典型的學者兼政治家的辦公室,沒有多少裝飾, 滿屋子都是書籍和他與各國政要在一起的照片。

  落座後,記者請他談談對周總理的印象。基辛格博士說:“周恩來智慧超群、學識淵博、道德高尚,無論對哪個國家來說,他都是一位非常傑出的政治家。在我見過的外國領導人中,周恩來是百裏挑一的人物。他和戴高樂等人都屬於世界上最優秀的政治家。”

   當談到70年代初他秘密訪華的經歷時,基辛格博士顯得異常興奮。他說,“那可是一個偉大的時刻”。“我那時有關中國的知識全部來自班子裏的助手給我準備 的那一堆材料。當時,中國對我來說是一個‘神秘的國家’。但是,當我與周恩來在一起會談時,在某種意義上就像是兩位大學教授在探討國際形勢,互相啟發,談 笑風生。周恩來瞭解國際形勢的深刻程度是驚人的”。

  基辛格博士是蜚聲世界的外交家。在談到周總理的外交風格時,他說那是“非常典雅” 的。他說,“我和周恩來的會談通常都是從下午3 時開始一直談到晚上,甚至半夜,只在吃飯時才停下來。在這麼長的會談時間裏,從來沒有人進來請他去接電話 或送檔要他批示。他總是顯得那麼從容不迫。這不僅說明他能力非凡,而且也是對客人的尊重和禮貌。”他說,他曾開玩笑地對周總理說:“如果你到華盛頓來, 我會感到難堪的,因為那裏的高級官員做不到這樣。”他還感慨地說,“周恩來對人謙虛禮貌是處處都體現出來的。儘管我們之間級別不同,周恩來卻不拘禮儀,堅 持會談要在我住的賓館和人民大會堂輪流舉行。這樣,他來拜訪我和我去拜訪他的機會就會一樣多。我當時只是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而不是國務卿”。

   基辛格認為,周恩來的卓越外交才能和實事求是的作風,還可以從1972年中美聯合發表的《上海公報》中反映出來。他說,美方提出的初稿使用傳統和通常的 寫法,共同點寫得模糊不清,分歧又用套話加以掩蓋,看起來似乎共同點很多,實際卻不然。周恩來看了以後說:“沒有人會相信這個的。”後來,中方交給我們一 份備忘錄,它的寫法是先把雙方在一些問題上的分歧列出來,然後再談共同點,這樣反而使共同點顯得更有分量。於是我們接受了。他深有感觸地說:“兩國之間公 報的這種寫法,我以前從未見過。就我所知,在外交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而實際上這是一份很好的公報。”這時,基辛格講了一個小插曲:1972年尼克森一行 訪華參觀十三陵時,有關部門的人為了使場面熱鬧些,在大冬天組織一些小孩子們穿著花衣服在那裏唱歌跳舞。一位元美國記者在報導中對此提出疑問,認為這是事先 安排的。周恩來知道後,當面向尼克森、基辛格等人表示道歉,並對這種弄虛作假的做法提出批評。這件事使基辛格對周恩來更加欽佩。

  60 年代末、70年代初,毛澤東主席和尼克森總統作出了打開中美關係大門的戰略決策。作為推動美中關係正常化的先行者,基辛格一直關注美中關係的發展。他高興 地說,美中關係現在走上了正確的軌道。江澤民主席去年訪美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江主席在訪問中顯示出的嫺熟外交藝術為美中關係創造了良好氣氛,雙方達成了具 有重要意義的共識。他希望雙方共同努力,在克林頓總統訪華前能夠取得進一步的成果。

(本報華盛頓電)

《人民日報》(1998 03 03六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032577
 回應文章
周總理逝世聯合國破例下半旗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周總理逝世聯合國破例下半旗
(外交官親歷) 吳妙發
 
周恩來總理的偉大和質樸為聯合國各方人士所欽佩,他的人格魅力更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當他與世長辭的消息傳至紐約聯合國總部時,頓時引起了巨大震動和 深切哀悼。從各國常駐代表團大使到一般外交官,從聯合國秘書處高官到一般工作人員,都用自己的方式向這位元偉人表示了崇敬之情。其場景之動人,情意之真切, 語言之誠摯,令人震撼而永志不忘。

  周總理逝世的第二天下午,我們強忍著深深的悲痛,出席非殖民化特委會的例會。一走到聯合國會議大 廳,兩位素不相識的美國警衛就走過來向我們立正敬禮,神情嚴肅地說:周恩來先生去世了,我們感到很難過,特來向你們表示哀悼和敬意。緊接著,我們又遇見了 兩位在安理會工作的拉美國家女士。她們說,她們在這裏專門等候中國代表團的成員,為的是表示拉美人對周總理的深切哀悼之情。又說周總理一生為中國人做了許 許多多的好事,拉美人敬重他。此後,在走廊裏還遇見許多女士和先生,他們或招手,或輕聲言語幾句,或向我們投來同情的一瞥,或向我們點頭致意,無不包含著 他們對周總理去世的深深哀思。

  非殖民化特委會會場的氣氛顯得格外莊重和嚴肅。24個國家的代表先後走上來向我們表示慰問,向已離開人 世的周總理致以敬意。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常駐聯合國代表阿卜杜拉公使一邊緊握我們的手,一邊動情地說,周總理是令人敬仰的偉人。他為中國作出的偉大貢獻已鐫 刻在中國的史冊上。突尼斯參贊易卜拉欣說,周總理既偉大又平凡。偉大在於他思想深邃,一直站在歷史的制高點;平凡在於他為公眾做了許多事情而從不炫耀,一 直工作到生命之火熄滅為止。聽著這些話語,我們深受震撼,靈魂得到了淨化。

  會議開始後,特委會主席、坦桑尼亞大使薩里姆宣佈取消會議 的原來議程,把全部時間用來追悼中國偉人周恩來。這時,24個國家的代表全部站了起來為周總理默哀一分鐘。接著,薩里姆發表了感人至深的講話。他說,他在 擔任駐華大使期間,就為周總理的睿智所折服,為他的對亞、非、拉國家的熾烈情感所鼓舞,為他的傑出才華所欽佩。同周總理討論建設坦贊鐵路是他終生難忘的事 情。不是別人,而是毛主席和周總理幫助非洲修建了坦贊鐵路。那時西方國家沒有一家願意幫助我們非洲國家啊。說到這裏,他哽咽得再也說不出話來。

   更為感人的是,聯合國還特地下半旗哀悼周總理。這是聯合國建立50多年以來罕見的事情。當年我站在聯合國廣場聆聽了秘書長瓦爾德海姆對此作出的既感人又 意味深長的講話。他說:“為了悼念周恩來,聯合國下半旗,這是我決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她的金銀財寶多得不計其數,可她的總理周恩來 沒有一分錢的存款!二是中國有10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總理周恩來,沒有一個孩子!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能做到其中一條,在他逝世之 日,總部將照樣為他下半旗。”講完這番話,我見他轉身掃視了一下廣場,爾後返回秘書處大樓。這時廣場上先是鴉雀無聲,接著響起雷鳴般的掌聲。不少外交官又 向我和我的同事對周總理的逝世表示了哀悼。

  在返回代表團的路上,我和我的同事仰望著灰色的天空,深深地感到,儘管周總理身後沒有一座墳塋,沒有一□6黃土,沒有一塊墓碑,但他的精神是不朽的。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公使阿卜杜拉說得好:“周總理永遠活在中國的崇山峻嶺和江河大川中。”

《人民日報》2002.01.04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03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