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黨魂‧棟樑--后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沙祖康揭秘日內瓦外交風雲 他讓山姆大叔閉嘴
 瀏覽683|回應1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他是一位多邊外交談判高手,他的聲音代表中國無數次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響起。他被譽為中國的外交鬥士,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他主張敢於鬥爭、敢於亮劍。他就是中國駐聯合國(日內瓦)大使沙祖康。
沙祖康1947年9月出生於江蘇,從事外交工作36年,曾任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團副代表、裁軍事務大使,1997年任外交部首任軍控司司長,2001年開始任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團大使、代表。

“消息宣佈以後,我每一片骨頭都散架了”
2006 年11月8日的日內瓦,中國的多邊外交迎來了一場重大的勝利。來自中國香港的陳馮富珍成功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這是自聯合國成立61年以來,中國人第 一次出任國際組織最高負責人一職。在日內瓦競選前線,一直站在陳馮富珍身旁給予她堅強支持的正是代表中國政府的沙祖康大使。
記者:當陳馮富珍當選了,出席新聞發佈會的時候,你就站在她身後,那個時候您的感受是怎麼樣的?
沙祖康:中國一句古話,叫做“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我要說的是,要改一改,“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高興處”。當票數報到18票的時候,我沙祖康流下了激動的眼淚。刀架在脖子上,都是不流眼淚的人,我有這樣的自信,可是我太興奮了。
記者:具體到您作為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的特命全權大使來說,在這個競爭過程中,您動了什麼樣的腦筋?
沙祖康:我曾經跟同事們說,等消息宣佈以後,我每一片骨頭都散架了。要說的是第一:關於陳馮富珍參與競選的建議,是駐日內瓦代表團提出來的。
記者:那您究竟做了什麼樣具體的工作?以至於您累得骨頭都要散架了?
沙祖康:舉個例子來說,在選舉前幾天,我一天就接見12到13個大使。甚至到晚上11點鐘還在會見有關國家的衛生部長,給他介紹情況,叫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我說,我們贏得應當,當然也贏得非常之漂亮。
  “四分鐘的答辯,五次被掌聲打斷”
“西方國家,絕不是保護人權國家的楷模,發展中國家,也絕不是侵犯人權的帶領者,(聯合國)人權會(議),並沒有授權任何國家,或者國家集團,成為人權法 官,而發展中國家,也不應該永遠是人權法庭的被告。中國有句古話,“正人先正己”,我們希望個別國家,在批評和指責別人之前,先拿鏡子,好好照照自己。”
這是2004年3月24日,沙祖康在聯合國第60屆人權會議上的一段精彩的大會發言。日內瓦一直是人權鬥爭的主戰場,面對美國在大會上拋出的反華提案,沙祖康奮起反擊,即興用英文答辯,表示願意免費送美國一面鏡子照照。
記者:您說完這番話,會場什麼反應?
沙祖康:我記得四分鐘的答辯,五次被掌聲打斷。大家掌聲雷動,包括美國代表團自己 都在笑,他也覺得很好笑。說實在的,他提反華提案,也不是那麼挺認真,我的感覺是這樣的。他並不是真的關心中國的人權,他還表現出來比中國政府還關心中國 人民似的,我看他們關心的首先是他自己。
記者:您當時諷刺意義很強的這段答辯,完全是即興的嗎?
沙祖康:即興的,完全是用英文。我有個特點,我的英文並不好,就像我的中文那樣, 支離破碎的,但是在這樣的場合,很奇怪,我的英文說得比平常稍微好一點。會議也太緊張了,需要有人來點小幽默,因此深受大家歡迎,成為日內瓦的佳話,叫美 國人買面鏡子照一照,成為婦孺皆知的一個名言。
上任伊始給英國大使下馬威
在日內瓦,外交談判鬥爭異常複雜激烈。2001年,已經54歲的沙祖康重返日內瓦,任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團特命全權大使。上任伊始,他就給英國大使一個下馬威。
沙祖康:他是這樣說的,“大使閣下,我們大英帝國對你們的人權情況表示關切。”我 是禮節性的拜會,你一上來就給我提出這樣實質性的問題,我覺得,失禮的首先是他。我馬上的反應就是說,“大使閣下,您知道我現在想什麼嗎?他說我不知道, 我怎麼看著你這張臉就想起鴉片戰爭來了!當年,你們強迫中國人民吸食鴉片,中國人拒絕了,因此你就挑起了戰爭。鴉片侵犯中國人民的健康權。你非法佔領我香 港多少年,1997年才歸還,在你佔領期間,你從來就沒在香港搞過任何選舉。今天你突然關心起中國人民的權利來了?”
戲稱自己是農民外交家
沙祖康常戲稱自己是農民外交家,喜歡直來直去,有話直說。國外媒體也評價他的外交風格是“令人驚訝的坦率”。今年8月份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採訪時,在談到美國政府對中國增加軍事預算表示擔心時,沙祖康憤怒地表示美國最好閉嘴並保持安靜。
沙祖康:幾年前,美國的軍費相當於我們國民生產的總值,我說我們13億人口不吃不喝不用,我們所有生產出來的東西,才相當於美國的軍費總值。
  記者:像這種直接的表達,像您說的張揚的性格,甚至有人說,您有一點點好鬥的性格,從來沒有讓您為難過嗎?
沙祖康:我的性格,沒有給我帶來什麼麻煩,大家都很歡迎,東西南北中,無論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他們都覺得,沙先生可靠、可信、真誠待人!
記者:不管如何張揚,不管如何地直率,您會給自己規定一個邊界嗎?
沙祖康:張揚也好,直率也好,這是一種風格,但有一條,必須牢牢把握的,就是你必 須在重大的政策問題上,也就是說你作為大使,你代表國家在行使使命,你必須忠實地、堅定不移地執行國家的政策,在政策問題上,是不能允許有不同的,必須和 中央保持一致,這點我做得很好,我幾十年都是這樣做的。我沒有說過違反政策的話。(據央視《東方時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990245
 回應文章
專訪沙祖康:“我的強硬是被逼出來的”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提起沙祖康,這位中國常駐日內瓦聯合國代表團團長、聯合國負責經濟和社會事務的新任副秘書長,公眾腦海中立刻閃現的是“性格張揚”、“直率強硬”、“雷厲風行”……等諸如此類的辭彙。沙祖康,也無意中被賦予了“個性大使”、“外交鬥士”的稱號,仿佛是個隨時劍拔弩張、準備投入戰爭的“好鬥”之人。

 

資料圖片:沙祖康

    3月2日上午,當《環球》雜誌記者如約走進沙祖康大使的辦公室,再次向他即將赴任聯合國副秘書長表示祝賀時,他笑著說:謝謝,謝謝。不過我可是任重道遠啊!

    採訪,就從這個“任重道遠”開始了。

    “我算是個比較特殊的”

    《環球》:沙大使,您也認為擔任聯合國副秘書長對您來說是任重道遠?

    沙祖康:是啊,我深感任重道遠。眾所周知,經濟和社會問題覆蓋面非常廣,涉及面非常多,非常複雜,難處理。這次任命我為負責經社事務的副秘書長,中國政府提名我,我覺得是政府對我的信任和期望,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接受中國提名,正式委任我擔任此職,也同樣體現出他對我的期望。

    我的任命宣佈後,從總體來講,聯合國、國際社會、媒體,特別是日內瓦當地的使團,反映都很好,紛紛向我表示祝賀,認為潘基文的選擇和中國政府的推薦是正確的。大家主動向我介紹情況,出點子,當然也提出一些要求,對此我深感鼓舞,但我更多是感到任務艱巨,責任也很重。你要問我現在心情的話,恐怕我更多的是擔心,而不是高興。

    《環球》:在您之前中國已經有6任聯合國副秘書長,但好像只有您的任命在媒體、公眾和國際社會上引起較大的關注?

    沙祖康:說實話,我也搞不清楚,我覺得我當副秘書長不是什么大事,似乎不應該鬧成這樣。但客觀情況的確如你所說,引起了國內人民、媒體、國際社會的高度重視,我發現沒有哪一個中國副秘書長的任命在國際社會和國內引起這么大的重視,我也算是個比較特殊的(笑)。

    《環球》:這是否與您的知名度和鮮明的外交個性有關?

    沙祖康:我也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當一個聯合國副秘書長讓大家對我如此關切,我也很不安哪。為什么會這樣?我自己認為,首先是中國改革開放以後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增強,國際地位提高了,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也增長了,這種情況下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期盼、期望值提高了,我看這是根本的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如果沒有這一條的話,我看任何一個中國副秘書長的任命也決不會引起這么大的關注。

    第二個原因呢,跟我個人也可能有關係吧。我的幾位前任都是知識淵博,很有學識,經驗豐富,但是性格都比較儒雅,比較溫文爾雅,應該說是較好地代表了中國人的形象。而我本人呢,因為生活經歷、工作經歷的緣故,性格上比較張揚一些,率直一些,從這個意義上講跟他們有所不同。大家可能是出於好奇心對我比較關注一些吧。

  “我沒有主動挑釁過任何人”

    《環球》:那您的這種張揚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呢,或者說源自何處啊?

    沙祖康:我覺得這可能主要跟我從事的工作性質有關。從2001年擔任大使以後,我的工作重點發生了轉移,從裁軍轉到經濟社會的工作。大家都知道,日內瓦這裏人權問題政治對抗非常激烈。當時由於種種原因,國際社會對我們了解不深,存在著這樣那樣的誤解,中國本身也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儘管我們取得了很大進步,但法制需要完善,人民生活水準有待提高。這就使得人權問題比較敏感。國際上一些不友好的勢力借人權做文章,年復一年提出反華提案,企圖以此羞辱中國,醜化中國形象。

    因此,工作性質就決定了我有時不得不做些比較強硬的甚至比較鮮明的、堅決的反應。在這個地方,臺灣問題也比較敏感。全世界都知道,臺灣選擇世界衛生組織作為擴大國際生存空間的突破口。我在中央電視臺和其他媒體也說了,中國在臺灣問題上是沒有退讓餘地的。

    面對敵對勢力和反華勢力,我覺得我也沒有退讓的餘地,因此在處理這些問題上,就會表現得比較強硬。不過這是個打引號的“強硬”,大家認為我比較強硬,我自己認為我並不強硬,我認為我是非常通情達理的,我這個強硬是被逼出來的。

    實際上,20多年的工作中,我都是擺事實、講道理,以理服人,從沒有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別人。大家都注意到,即便在我沙祖康表現所謂“強硬”的時候,我都是給逼出來的。我沒有主動挑釁過任何人,都是在被挑釁的情況下,按捺不住給予必要的反擊,我是在自衛,是被動的,我從來不是主動的,從來沒有主動發起攻擊,我是合理正當防衛。

    《環球》:您的這種鮮明個性使您擁有了不少“粉絲”。有報道說,您的前任陳健副秘書長曾經向您建議赴任後要收斂一些鋒芒,您對此怎么想?
沙祖康:陳健同志是我的同事,我非常尊重他。其實,任何一種風格,辯證地看,都不是完美的,都有兩面性。溫文儒雅,大家比較容易接受,但在有些問題上會被人看作是軟弱。如果我比較張揚,比較坦直,可能有人認為我好鬥,相處起來比較困難,但同時感覺到你很真誠,很坦白,很可信,很可靠,可以打交道,可以一起共事、合作。所以,任何一種性格和風格都有兩面性。

    其實,媒體宣傳的可能主要是我的強硬一面,如何跟人鬥爭。作為一個中國大使來講,也需要廣交朋友,也需要進行大量的協調,和各方面打交道,這和聯合國副秘書長性質是一樣的。並不是說,為國家利益服務就不需要跟人協調。不,中國作為大國,根據我們的外交政策,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發展中國家是基礎,多邊是重要舞臺,特別是像我這樣,必須同時和大國、鄰國、發展中國家打交道,我必須做大量的協調工作。我覺得在這裏,各方反應以及大家對我的評價是較高的。可能是由於媒體本身的需要,他們突出報道的是我強硬的一面,實際上我在日內瓦被選為賢人小組成員,就是“member of wisemen group”。

    《環球》:賢人小組是日內瓦外交界的調解機制嗎?

    沙祖康:賢人小組就是碰到熱點問題,在各方分歧難以解決的情況下,作為一種手段,就某一個具體分歧,經成員國推選,成立一個小組,專門協調對立雙方的分歧。

    一般來講,我總是賢人小組的固定成員。一般國家之間、地區集團之間發生矛盾、難以解決的時候,都請我出來調解。我是個和事佬,可以說在日內瓦我是第一和事佬。

說沙祖康只知道鬥爭,不是這樣的,我99%的時間都在用來談判、協調、妥協。毫無疑問,在捍衛我們的根本利益上,我沒有妥協餘地,我必須強硬。每一個合格的外交官都會這樣做。

    《環球》:那您會在新的崗位上繼續當好這個“協調大使”嗎?

    沙祖康:我覺得當大使和當聯合國副秘書長都需要與各方打交道,與各方進行協調合作。在這方面,兩項工作的性質是一樣的。所以別人問我的時候,我回答說,我不會改變自己的風格,我不需要。聯合國的工作人員也是風格各異嘛。

    當然,我願強調一點,以前是作為雙邊大使為國家服務,以後做聯合國雇員,就是為聯合國服務。聯合國顧名思義,是一個國際上最大政府間組織,聯合國當然也包括中國。我覺得,為國家服務要執行國家政策,到聯合國去要執行聯合國政策。我覺得最大的轉變就是這個,即從為國家服務轉向為國際社會服務。因此,對我來說,你戴的帽子要變了,你上的山不一樣了,到哪個山唱哪個歌,都要照規矩辦,到聯合國就得要按照聯合國規矩辦。

    “必須頂得住最後最深的黑暗”

    《環球》:幫助陳馮富珍女士成功競選世衛組織總幹事應該也是您談判、協調能力的一個體現吧?能講講陳太競選的幕後故事嗎?

    沙祖康:其實談不上什么內幕,我們的選舉是公平競爭,是友好競爭。為此,我們訂了幾條原則:首先在整個競選過程中決不攻擊對手,任何情況下,即便是在出現對我不公正報道的情況下,也努力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不惡語傷人。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有人就是希望中國出來攻擊別人,借此找尋把柄。嗨,我們決不上當,決不會揭對手的短,貶低對手。

    另外,決不搞賄選。中國是個大國,要有君子風度,追求的是幹幹凈凈的選舉,不會利用選舉機會做些不當的承諾。

    第三,競選是一時的事情,國家關係和雙邊關係是長遠的事,眼前利益和長遠利益的關係要把握好。中國與其他候選人所屬國家不能因為競選傷害關係,雖然我只能贏,不能輸,屬於背水一戰,但我決不講傷害感情的話。

    第四,正面強調候選人陳馮富珍女士的素質,讓別人認識到中國願意為世界衛生做貢獻的真實願望。為此,我們盡可能地出訪更多的國家,連南美的玻利維亞等國家,能去的都去了。最後,立足於最壞的打算,爭取最好的結果。

    《環球》:那您是否一開始對競選就充滿了信心?

    沙祖康:實話告訴你,一開始,我們的“鐵票”只有4票,其中2票由於友好國家國內形勢的變化還出現了波動。你說我會怎么樣?我的信心就是對於自己的工作有信心,立足於1票1票地爭取,全面徹底了解投票國的情況。

    給你講一個細節。就在執委會即將就5名最後候選人進行投票時,我們突然發現,答應投票給我們的兩名執委沒有到場!這可不單單是兩票的事情,也許裏外就差了4票!怎么辦?我們立刻用兩部手機給那兩名執委打電話,同時向執委會主席探討能否等所有執委到齊再開始投票。因為那兩名執委回電話說記錯了時間,以為是下午三點,其實提前到了兩點,在接到我的電話後,才開始往會場趕。直到兩名執委進場坐下,我的心才算放下來。

    我們做工作,就要做細、做實、做到位。從五人名單中選舉唯一候選人的那天,我們嚴密把握現場情況,爭取被淘汰候選人的選票,怎么爭取?一是事先達成諒解,二是在現場找人家,做工作。選舉勝利首先是由於我們對每一個細節都把握很準,沒有出半點差錯。

    《環球》:您作為一位成功的中國大使,又被稱為“個性大使”,您給年輕的外交官們有何建議呢?

    沙祖康:建議不敢當,從我個人的體會來講,要想成為一名真正的外交官,首先必須熱愛自己的祖國,政治上要強。無論什么時候,要把國家利益頂在腦門兒上。30年來,隨著改革開放,人們的觀念發生了很多變化,但是,對國家的忠誠不能變。

    其次,一個合格的外交官業務要精。光有報效祖國之心,沒有真本事,同樣不行。對國家外交政策、國際形勢、地區形勢、駐在國國內形勢、雙邊關係,都要做到心中有數。這就需要你去刻苦鑽研,捨得花時間。一位資深的老大使曾經說過:8小時以內是出不了優秀外交官的。
 另外,外交官要有嚴謹的作風和過硬的心理素質。外交看起來很風光、體面,但實踐中,細節很重要。另外,勝利往往就在最後的堅持中,所以堅強的心理素質必不可少。在迎接黎明前,我們必須頂得住最後、最深的黑暗。因此,我希望我們的年輕同志,能自覺地培養自己的憂患意識,學會從最壞的角度去考慮、處理問題,將自己置於艱苦環境中鍛練。

    此外,要勇於實踐。年輕人,最忌諱誇誇其談,只有實踐才能進步。最後,年輕人務必要求真務實,在任何時候堅持說真話、說實話。外交是一個相互作用、相互影響、不斷變化的動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長官意志沒有位置,只能實事求是,要不惟上、不惟書,只惟實。

    《環球》:在37年的外交生涯中,外交工作給您帶來了成功的喜悅,那么有沒有特別遺憾的事情?

    沙祖康:遺憾的事情當然很多啊。其中令我最感遺憾的是,2003年世界知識產權北京峰會未能如期舉行。當時為了向世界介紹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形勢,進一步提高國內民眾對知識產權的認知,我們爭取到了2003年北京世界知識產權峰會的舉辦權。可是,突如其來的非典爆發,使得峰會最終未能如期舉行。近一年的辛苦就由於這個不可抗力的原因,白費了。中國失去了一次絕佳的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機會,我為此深感遺憾。

    另外,1995至1997年,我擔任裁軍大使,經過日以繼夜的艱苦談判,終於達成了《全面禁止核子試驗條約》。為了這個歷史性的公約,我得了一身病,牙都掉了兩顆。可是最後呢,一直積極推動談判的美國卻宣佈反對批准該條約,致使條約到現在都沒有生效,這是令我感覺非常遺憾的另一件事。

    我的外交生涯即將結束,回顧起來,由於我的性格比較張揚,個性比較強,總認為把工作做好就行了,處理內部關係時捨不得花功夫。如果重視了,一些關係當可處理得更好些。不過,這些遺憾現在已無法彌補。也好,生活不是完美的,有成功、有驚喜,也有缺憾,這才是真實的人生。(《環球》雜誌駐日內瓦記者/楊伶)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126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