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抗戰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黃土嶺戰鬥
 瀏覽761|回應2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新華網北京9月14日電
1939年10月下旬,日軍華北方面軍第110、第26師團,獨立混成第2、第3、第8旅團各一部共2萬餘人,分多路對晉察冀抗日根據地北嶽區進行冬季 “掃蕩”。11月3日,由淶源城出動的日軍獨立混成第2旅團獨立步兵第1大隊主力,被八路軍部隊殲滅於雁宿崖。晉察冀軍區第1、第3軍分區針對日軍每遭殲 滅必急於報復的特點,迅即做好連續作戰的準備,隱蔽待機。4日晨,日軍獨立混成第2旅團旅團長阿部規秀中將率獨立步兵第2、第4大隊共1500餘人,再次向雁宿崖、銀坊方向急進,企圖尋殲第1軍分區主力。晉察冀軍區即令第1軍分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楊成武統一指揮第1、第3、第25團,遊擊第3支隊,第3軍分區第2團,第120師特務團等,共6個多團的兵力,在民兵配合下,先以少數兵力調動、激怒日軍,再將其誘至有利地形予以殲滅。
日軍於4日夜到達雁宿崖村。5日晨,日軍進至張家墳一帶,遊擊第3支隊、第1 團各以一部節節抗擊誘其深入;第25團、遊擊第3支隊各一部,前出至淶源城東五回嶺、浮圖峪,城西灰堡、石佛襲擾和迷惑日軍。當晚,日軍主力進至司各莊等地,撲空後即大肆燒殺搶掠。6日,日軍在遊擊隊的誘擊下,於黃昏進抵黃土嶺。楊成武決心于黃土嶺東北上莊子至寨頭之間狹穀伏擊日軍。遂以第1團及第25團 一部並加強第1軍分區炮兵連佔領寨頭東南、西南高地;第3團佔領上莊子東南高地;第2團佔領黃土嶺東北高地;特務團由神南莊北進,從黃土嶺東南方向加入戰鬥。當夜,日軍發現黃土嶺西北有八路軍部隊活動,感到有被圍殲的危險。7日晨,阿部規秀率部冒雨向上莊子、寨頭方向邊偵察、邊交替掩護前進,以避開八路軍主力,繞道返回淶源城。但卻始終未能發現兩側高地上的數千名伏兵。15時,當其全部進入設伏地域時,預伏的第1團、第25團一部迎頭阻擊,第3團和第2團分別從西、南、北三面包圍,展開猛烈攻擊。日軍猝不及防,急忙搶佔上莊子東北高地,並向寨頭陣地反撲,雙方展開激烈的山地爭奪戰。16時許,第1團指揮員 發現在黃土嶺與上莊子之間的一座獨立家屋附近有多名日軍指揮官活動,即令迫擊炮連對準目標轟擊,阿部規秀被擊斃。經數小時激戰,日軍被殲過半,餘部被壓至上莊子附近狹穀底部。當夜,日軍殘部連續突圍十餘次,均被擊退。
與此同時,駐淶源、蔚縣、易縣、滿城、唐縣、完縣的日軍第110、第26師團及獨立混成第2旅團余部分路向黃土嶺方向增援。各縣區遊擊隊廣泛開展襲擾活動,以牽制增援的日軍。8日,被圍日軍在5架飛機掩護下,向上莊子西北方向突圍。第1團和第25團一部把突圍的日軍攔腰截斷,並包圍了被阻截在上莊子的200餘名日軍。約400名日軍突圍至上莊子西北高地,繼續向司各莊方向逃跑。 第2團從右翼、第3團和特務團從左翼迂回追擊,與逃跑日軍展開激戰。為避免陷入增援之敵的重圍,在給突圍和被圍日軍再次殺傷後,晉察冀軍區和第120師參 戰部隊撤出戰鬥。
這次戰鬥,斃傷日軍900餘人,繳獲大量軍用物資,打擊了侵華日軍的瘋狂氣 焰。獨立混成第2旅團是日軍的精銳部隊,畢業于日本帝國陸軍大學的阿部規秀號稱精通山地戰的“名將之花”。擊斃日軍中將指揮官,在中國人民抗戰史上是第一次,為此舉國慶賀。而敵人則痛心疾首,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哀歎:“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947376
 回應文章
89歲抗日“神炮手”病逝 曾轟殺日寇“名將之花”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老英雄望著畫家為其所作的油畫笑得合不攏嘴。

在韶關時挎著聶榮臻所獎之槍留影。(資料圖片)

●生前在韶關工作生活60年

●曾擊斃日寇中將“名將之花”阿部規秀

抗日戰爭中,英勇的八路軍在正面戰場直接擊斃的日軍最高級別將領,為日軍第二獨立混成旅團長、“名將之花”中將阿部規秀。這一壯舉是由當時年僅18歲的李二喜創造的。鮮為人知的是,老英雄1950年後一直居住在韶關。前晚,他在韶關市粵北人民醫院病逝,享年89歲。

英雄晚年 在韶關生活60年

1950年,李二喜來到韶關工作一直到離休。但他的威名在本地一直鮮為人知。

晚年期間,老英雄兩口在韶關受到了很好的照料。

他們住在韶關市粵北人民醫院一間寬敞舒適的病房,裏頭冰箱彩電空調家具齊全。有關部門還為他請了一名護工照料生活起居,接受良好的康復治療。

幾個月前,李二喜因老年疾病住進醫院,得到醫護人員的悉心治療,但終因年邁和病情惡化醫治無效,前天晚上病逝。

“威水史” 果斷發炮 擊斃阿部規秀

李二喜是山西人,1921年出生。1939年11月3日,中共晉察冀軍區第一軍分區部隊在河北雁宿崖圍殲日軍500多人,日軍僅余大隊長村憲吉大佐等少數人逃生。日軍中將司令官阿部規秀惱羞成怒,第二天率兵1500人尋找八路軍報復。

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抓住日軍心理,誘敵東進,集中兵力在黃土嶺一帶圍殲日軍。

18歲小炮手寫下輝煌一筆

11月7日,晉察冀軍區第一團團長陳正湘發現遠處山包上有穿黃呢軍官服、挎戰刀的人在用望遠鏡觀察,且山包100米遠處有一獨立小院,不斷有敵人進出,判斷這是敵人指揮所,急調迫擊炮連上來。

李二喜攜帶火炮趕到了炮位,以最快速度測距定向,調整炮位。一聲令下,李二喜手起彈出,連發兩發。不偏不倚,炮彈在小院開了花。隨後,他又眼急手快地調整炮位,朝小山包打了僅剩的兩發。

硝煙剛散,陳正湘用望遠鏡驚奇地發現,小院裏日軍慌亂地進進出出,山包的日軍也拖著傷員倉皇撤出。

當時陳正湘、李二喜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在抗戰史上寫下輝煌的一筆。後來,他們才得知,他們擊斃了阿部規秀,是抗戰以來八路軍擊斃的日軍最高級別將領。

日本《朝日新聞》更以通欄標題哀鳴:“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李二喜由此獲得“神炮手”殊榮。

驚險往事 日軍特工曾企圖報復

老英雄曾經在病房裏講述了一段驚險往事。阿部規秀被擊斃後,日軍曾指使特工人員潛入部隊附近企圖報復李二喜。一晚,一名日本特工突然用槍逼住李二喜,想活捉他。李二喜機智地用腳挑起泥土,趁其雙眼迷蒙之際用拳擊落並撿起對方手槍,方才脫險。

隨後,晉察冀軍區召開軍民大會,聶榮臻特意獎勵李二喜一把手槍。這把手槍,李二喜1950年轉業到韶關工作時也日夜帶在身邊,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上交。1953年,他還在韶關拍了一張神氣的佩槍照。

李二喜擊斃阿部規秀的那門迫擊炮,如今成了國家一級文物,陳列在中國軍事博物館。早年,李二喜探親路過北京,楊成武將軍曾派人請他看看那門功勳炮。

老英雄激動地赴軍事博物館“擦炮”,應邀寫下留言。(文/圖 記者卜瑜 通訊員麥豐、劉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931191
黃土嶺之戰:楊成武VS阿部規秀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黃土嶺戰鬥示意圖

    中國“山裏娃”完勝日軍“山地戰專家”

    1939年11月21日,東京廣播電臺公布,日軍中將阿部規秀于11月7日在黃土嶺陣亡。

    第二天,東京《朝日新聞》詳細報道了剛剛在一個月前晉升中將的阿部規秀被擊斃的經過,誇耀阿部規秀是什麼“護國之花”、“武將之范”、“名將”,聲稱皇軍建軍以來的戰史上,中將級指揮官陣亡于戰場第一線,是少有先例的。

    蔣介石也給延安拍來電報,說:“足見我官兵殺敵英勇,殊堪獎慰。”

    從平型關大捷到雁門關大捷,從奇襲陽明堡到黃土嶺戰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逐步成為抗戰中的中流砥柱。徐焰說,八路軍初到抗日前線時,3萬多部隊只有1萬多支槍,有些人還扛著長矛,每支槍平均只有30發子彈。直到1945年夏,總數超過90萬人的八路軍仍只有37萬支槍,每支槍平均不足20發子彈。

    就是這樣一支隊伍,卻挺進到擁有飛機大炮的日軍後方,使不可一世的日軍從此日夜不寧。

    黃土嶺戰鬥的指揮員,是聶榮臻麾下的晉察冀軍區一分區司令員楊成武和政委羅元發。而他們的對手則是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阿部規秀,侵華日軍獨立混成旅團第二旅團長。

    成長于閩北山區的楊成武撞上了日軍“山地戰專家”,這場規模並不大的戰鬥顯得意味深長。

    “1939年10月底,日軍調集重兵對晉察冀邊區進行冬季"大掃蕩"。11月3日,一分區在淶源雁宿崖殲滅日軍500余人,激怒了阿部規秀,他親率1500多兵馬,連夜撲向雁宿崖尋找我軍主力決戰。”97歲的羅元發回憶說。

    獨立混成第二旅團是日軍的“精銳師團”,曾與八路軍120師在邵家莊交過手,當時的旅團長常岡寬治中將被擊成重傷,險些成為八路軍的槍下鬼。日軍為了加強這支“王牌”部隊,將“名將”阿部規秀調來挂帥。

楊成武向部隊作戰前動員

    楊成武利用阿部規秀狡猾的心理,制定了把敵人誘入黃土嶺伏擊圈的戰術——雖然,阿部規秀有“山地戰專家”之稱,但在山裏周旋,缺少重火力的八路軍才會發揮出應有的優勢。

    幾次撲空,急于報仇的阿部規秀“突然得到情報”,說黃土嶺附近有八路軍主力活動。6日晨,阿部規秀率領大隊人馬殺向黃土嶺,企圖與八路軍決戰。

    楊成武、羅元發早在這裏布下了“口袋”。

    黃土嶺,位于河北淶源、易縣交界處,乍聽起來像是一座黃土堆起來的土山,實際上是太行北部群山中的一個埡口。由黃土嶺通向易縣,先是一條5裏長的山谷,然後才是平坦大道。

    在八路軍完成伏擊準備時,諳熟山地戰的阿部規秀恍然大悟:八路軍是“以一部兵力引誘我方主力向黃土嶺附近集結,企圖從我旅團背後進行攻擊”。為避免被殲,他在7日淩晨決定收兵返營。

    為時已晚。

    7日上午,天空飄著密密的細雨,山谷裏彌漫著濃濃霧氣。

    “阿部規秀在山地戰中確實有一套。前進時十分警惕,總是由約30多人的先頭部隊攜好幾挺重機槍、輕機槍,先行佔領路側小高地,然後大隊才跟進。”羅元發回憶說,“這樣反復交替前進,足以看出阿部規秀是個很難對付的勁敵。”

    山裏娃楊成武的戰術,同樣令日軍軍校培養的山地專家無法理解——與大多數的八路軍指揮員一樣,15歲就參加農民暴動的楊成武,是在槍林彈雨中一步步成長為指揮一方的將領的。4年前,任紅四團政委的楊成武指揮部隊一晝夜行軍240裏,在川軍還沒來得及毀掉係關中央紅軍命運的瀘定橋時,率部從僅剩的9根鐵索上衝過瀘定橋……後來又率部突破臘子口,這樣的經歷,阿部規秀顯然並不清楚。

    阿部規秀在3個多小時後,才把主力帶進峽谷——這種小心翼翼,卻再也沒有給他把隊伍帶出死亡之谷的機會。隨著楊成武一聲令下,數千支步槍、100多挺輕重機槍同時開火,把日軍壓在兩三公裏長、百余米寬的山谷裏。

    激戰中,1團長陳正湘發現在一座獨立院落後的小山包上有幾個軍官正在用望遠鏡進行觀察,他判斷獨立小院是敵人的指揮所。

    炮兵連連長楊九坪立即奉命用迫擊炮進行炮擊。

    “一發炮彈在屋門口爆炸,彈片飛進屋內,將坐在太師椅上的阿部規秀和其他幾個鬼子炸死、炸傷。我們一家18口人卻無人傷亡。”幾十年後,阿部規秀的喪身之地——離黃土嶺不遠的寨頭村的獨立小院已被作為歷史見證保留下來。當年7歲的陳漢民,是阿部規秀喪命的目擊者。

    黃土嶺一戰,日軍死傷900多人,秋季“掃蕩”被徹底粉碎。而直到聶榮臻司令員打來電話,楊成武才知道打死了阿部規秀。

    黃土嶺成了日軍的傷心嶺。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俊哀嘆:“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

    這一年,楊成武25歲,他的搭檔羅元發29歲,阿部規秀53歲。

    16年後,楊成武成為開國上將時,年僅41歲,比阿部規秀晉升中將時還年輕12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48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