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將帥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大將之四:蕭勁光
 瀏覽1,238|回應3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中國人民解放軍卓越的軍事指揮員,傑出軍事家。
1903年生,湖南長沙人。1920年冬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北伐戰 爭。曾兩次赴蘇聯軍事學校學習。1930年12月後歷任軍區參謀長兼政治部主任、軍參謀長、中央軍事政治蕭勁光是 中國人民解放軍卓越的軍事指揮員,傑出軍事家。1903年生,湖南長沙人。1920年冬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北伐戰 爭。曾兩次赴蘇聯軍事學校學習。1930年12月後歷任軍區參謀長兼政治部主任、軍參謀長、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校長、軍團政治委員等職。參加了中央蘇區許多 戰役戰鬥和第四、第五次反“圍剿”。1933年11月被“左”傾冒險主義領導者誣陷為“羅明路線在軍隊中的代表”,受到錯誤處理。在逆境中,他相信黨,毫 不動搖自己的信念,忍辱負重為革命工作。遵義會議後,中央糾正了對他的錯誤處理。長征到達陜北後,任中共陜甘省委軍事部部長兼紅29軍軍長,1937年 初,任紅軍後方司令部參謀長。
抗日戰爭時期,先後任八路軍後方總留守處主任、留守兵團司令員(後兼政治委員)、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副司令員。在此期間,他遵照古田會議決議精神,組建了留 守兵團,率領部隊出色地完成了陜甘寧邊區的剿匪任務,穩定了邊區秩序;打退了日寇數十次進攻,固守了千里河防。他在黨中央的直接領導下,負責處理了陜甘寧 邊區反磨擦鬥爭中的許多尖銳複雜的問題。他多次做國民黨高級將領的工作,有效地爭取了中間勢力。為解決“晉西事變”,他與閻錫山談判,促使了和平協定的締 結。為了粉碎國民黨對邊區的封鎖,他以身作則,領導部隊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他還重視研究軍事理論,致力於軍隊正規化建設。 他在留守兵團倡導了把戰術和技術分開的軍事訓練方法,開辦各種軍政訓練班、研究班培養幹部。他多次在《八路軍軍政雜誌》等報刊上發表文章,他寫的《近戰戰 術》被作為軍事教材印發,他撰寫的《遊擊戰爭指導要令》中的一些基本觀點,被毛澤東採納。他為保衛黨中央、保衛陜甘寧邊區和晉綏根據地,為抗日戰爭的勝 利,做出了重要貢獻。
解放戰爭時期,蕭勁光先後任東北民主聯軍副總司令兼參謀長、南滿軍區司令員、東北軍區副司令員、東北野戰軍第1兵團司令員、第四野戰軍第12兵團司令員兼 政治委員等職。為解放戰爭的勝利和新中國的建立,建立了不朽的功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人民解放軍海軍司令員、國防部副部長、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 會副委員長等職,為人民海軍的建設和發展做出了卓著的貢獻。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1989年3月29日在北京病逝。
學校校長、軍團政治委員等職。參加了中央蘇區許多 戰役戰鬥和第四、第五次反“圍剿”。1933年11月被“左”傾冒險主義領導者誣陷為“羅明路線在軍隊中的代表”,受到錯誤處理。在逆境中,他相信黨,毫 不動搖自己的信念,忍辱負重為革命工作。遵義會議後,中央糾正了對他的錯誤處理。長征到達陜北後,任中共陜甘省委軍事部部長兼紅29軍軍長,1937年 初,任紅軍後方司令部參謀長。
抗日戰爭時期,先後任八路軍後方總留守處主任、留守兵團司令員(後兼政治委員)、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副司令員。在此期間,他遵照古田會議決議精神,組建了留 守兵團,率領部隊出色地完成了陜甘寧邊區的剿匪任務,穩定了邊區秩序;打退了日寇數十次進攻,固守了千里河防。他在黨中央的直接領導下,負責處理了陜甘寧 邊區反磨擦鬥爭中的許多尖銳複雜的問題。他多次做國民黨高級將領的工作,有效地爭取了中間勢力。為解決“晉西事變”,他與閻錫山談判,促使了和平協定的締 結。為了粉碎國民黨對邊區的封鎖,他以身作則,領導部隊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他還重視研究軍事理論,致力於軍隊正規化建設。 他在留守兵團倡導了把戰術和技術分開的軍事訓練方法,開辦各種軍政訓練班、研究班培養幹部。他多次在《八路軍軍政雜誌》等報刊上發表文章,他寫的《近戰戰 術》被作為軍事教材印發,他撰寫的《遊擊戰爭指導要令》中的一些基本觀點,被毛澤東採納。他為保衛黨中央、保衛陜甘寧邊區和晉綏根據地,為抗日戰爭的勝 利,做出了重要貢獻。
解放戰爭時期,蕭勁光先後任東北民主聯軍副總司令兼參謀長、南滿軍區司令員、東北軍區副司令員、東北野戰軍第1兵團司令員、第四野戰軍第12兵團司令員兼 政治委員等職。為解放戰爭的勝利和新中國的建立,建立了不朽的功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人民解放軍海軍司令員、國防部副部長、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 會副委員長等職,為人民海軍的建設和發展做出了卓著的貢獻。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1989年3月29日在北京病逝。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933952
 回應文章
海軍司令肖勁光逸事:長徵途中偕一管洞簫前行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肖勁光將 軍,湖南長沙趙洲港人,兩歲喪父,家境貧寒,奶奶紡紗織土布、大姑媽繡湘繡以供其讀書;八歲就讀私塾;十歲轉鎮“洋學堂”讀新學;十四歲考入長沙長郡中 學,與任弼時同窗,至好。每至暑假,將軍與任弼時去畫像館畫碳筆肖像畫,以所得收入彌補學費不足。將軍對繪畫藝術喜好由此始也。

  肖勁光將軍能歌善舞,多才多藝,擅長洞簫、二胡,亦能彈曼陀鈴。將軍以洞簫吹《春江花月夜》、《蘇武牧羊》、《滿江紅》,以二胡拉《瀏陽河》、 《信天遊》,以曼陀鈴彈《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夜晚》,最為拿手。長徵途中,將軍偕一管洞簫前行,常于人困馬乏之際吹奏,官兵聽之恍聞仙樂。

  肖勁光將軍善水兵舞。紅軍時期,將軍常于晚會上一身戎裝,登臺表演蘇聯水兵舞:曼步舒臂,旋轉騰躍,四座寂然,至精彩處觀眾擊掌和之。是時,將軍甫由蘇聯回國,任職紅軍閩、粵、贛軍區參謀長兼政治部主任。楊得志、羅元發等將軍回憶錄均有將軍跳水兵舞記載。

  1921年初春,肖勁光將軍與任弼時、劉少奇等十余人,由上海乘輪船赴蘇聯勤工儉學,途經日本長崎,達海參崴,經伯力,六月抵莫斯科。其時,共 產國際正召開第三次代表大會,將軍作為東方民族的代表應邀出席會議,並聆聽列寧講話。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中,親眼見列寧者寥寥也。

  1922年,肖勁光將軍被分配至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取蘇聯名查戈洛斯基。一年後,將軍與任岳、周昭秋、胡士廉等被選送蘇聯紅軍學校學軍事。陳獨秀聞之,召將軍一番責備:“誰同意你學軍事?學軍事幹什麼?”肖勁光等又回東方大學學習。

  抗日戰爭時期某日,毛澤東向肖勁光將軍借書兩本:《戰役問題》和《戰鬥條令》。初始,將軍不舍,毛曰:“好小氣。”將軍急辯之:“部隊講課全靠它。”毛保證曰:“好借好還。”將軍方許之。

  1949年10月中旬某日,肖勁光將軍突接軍委電報通知,毛澤東要召見。將軍由長沙急赴京進中南海,毛澤東晚餐招待。席間,毛告之:“現在著手組建海軍,想讓你當司令員。”將軍曰:“我是個旱鴨子,暈船,哪能當海軍司令?”毛大笑曰:“空軍司令劉亞樓暈飛機,你這個海軍司令暈船,這就是我們的幹部政策。”

  肖勁光將軍言,為何選我和劉亞樓任海空軍司令?與我們在蘇聯學習過有關,那時組建海軍空軍必須依靠蘇聯的援助。

  1950年秋,肖勁光將軍第三次赴蘇聯,考察海軍。斯大林于克裏姆林宮會見將軍,並贈送一把佩劍。

  海軍創建之初某日,肖勁光將軍偕蘇聯顧問庫茲敏等人至青島等地考察。某日,將軍一行至威海上劉公島,隨行參謀召一小舢板,對漁夫曰:“老鄉,這 是我們海軍的肖司令,想借你的船到劉公島去一趟。”漁夫上下打量將軍,似信非信:“海軍司令?向我借船?”隨行參謀無言以對,將軍亦無言以對。1986年 4月,將軍回憶此事,感嘆曰:“其時著名軍港連條小舢板也沒有,漁夫的話我終生難忘。”

  “文革”中改名之風盛行,肖勁光將軍老家趙洲港亦易名為紅旗港。1970年將軍回鄉,見“紅旗港”門牌,心中不悅。後將軍思之再三,與鄉親曰:“紅旗港不錯,但重名太多,是否改為照洲港更好!”鄉親皆稱善。照洲港之名沿用至今。

  (本文資料來源于羅元發、胡奇才等採訪筆記,並參考了《肖勁光回憶錄》等多部著作。)

2012年06月26日 08:54:42
來源: 北京日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840642
肖凱回憶父親肖勁光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89年3月29日,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主要創建
者肖勁光在北京逝世,享年86歲。

   肖勁光是湖南長沙人,192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中國工農
紅軍第五軍團政治委員,閩贛軍區司令員兼紅七軍團政治委員,紅三軍團參謀長,中共中央軍委參謀長,參加了長徵。後任陜甘寧留守兵團司令員,東北民主聯軍副
總司令、參謀長兼南滿軍區司令員,東北野戰軍第一兵團司令員,第四野戰軍副司令員兼第十二兵團司令員、政治委員。1949年底奉命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
軍,次年任海軍司令員,後任國防部副部長,中顧委常委等職。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

肖勁光之女傾情回憶:漁民玩笑話成肖勁光一生動力




一為肖勁光


    肖勁光一生中有很多角色。在毛主席眼裏,他是永遠的海軍總司令;在無數海軍官兵的眼裏,他是鎮守中國海防
三十年的威嚴將軍;在軍事學家眼裏,他組建的3支艦隊結束了中國歷史上有海無防的局面。

    最開心的笑容留給
列隊行進的海軍


    肖凱回憶說,1949年,她和弟弟跟著延安後方的幼兒園進了北京,由于父親肖勁光常年在外作戰,此時他們
已有近10年不見父親。一天,肖勁光的秘書到學校來接他們回家,她和弟弟大眼瞪小眼,不敢相信自己是有爸爸的孩子。

    後來他們隨秘書到了一間寬敞明亮的大房間,“他穿著黃色軍裝,高皮靴,腰間係著閃
亮的寬皮帶,威武極了。我心裏感嘆,這就是我的爸爸啊!”當這位“首長”伸出雙臂,露出親切的笑容時,肖凱模糊的記憶才漸漸清晰起來,自己當年在延安窯洞
時,也曾見過這暖暖的熟悉的笑容……

    兩個星期後,他們隨肖勁光去湖南上任軍區司令員。肖凱說,每天父親的車喇叭一響,
她就組織弟弟們站成一排,喊“敬禮!”剛下車還繃著臉的父親,看到他們“撲哧”一笑,一個一個抱過去。不久後肖勁光便回京了,他要去組建海軍。

    “爸爸一輩子很少釋然地放聲笑,笑容裏總像裝著心事。”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
軍初次實行軍銜制,肖勁光被授予大將軍銜。那一天肖凱在電視裏看到肖勁光穿著大將服,站在天安門城樓上,下面是海軍正在列隊行進,一個鏡頭閃過,肖勁光朝
著底下揮手,臉上是她一輩子見到過的父親最開心的笑容。


肖凱回憶父親肖勁光


    漁民玩笑話成肖勁光一生動力

    1950年3月,人民海軍不到一歲,新上任的海軍司令員肖勁光風塵仆仆到了山東威
海。為了過海到劉公島進行設防考察,隨行人員向當地漁民租了一條小船。途中,漁民見隨行人員都稱呼父親為“司令”,就好奇地問這是哪家的司令。當得知這是
新中國海軍的司令員時,漁民不解地說:“海軍司令還要租我的漁船?”肖勁光卻語氣沉重,對隨行人員說:“記下來,1950年3月17日,海軍司令員肖勁光
乘漁船視察劉公島!”


    肖凱說,為此父親大受刺激,當時父親就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出個樣子給天下的人看看。


    2009年的海軍閱兵,中國海軍核潛艇公開亮相。當肖凱看到一條條黑色巨鯨般的潛艇群經過時,她想起了父
親組建中國第一艘魚雷攻擊型核潛艇時的艱辛。那時正值十年動亂時期,肖凱每次回家看到家裏被抄得亂七八糟,看到年近七十的父親心力交瘁的樣子,十分心疼。
可是,肖勁光總說:“這是中央、軍委的事,你不應該打聽。我的事我會處理好,我問心無愧。”受到重重阻力的肖勁光時常提起毛澤東說的那句話,“核潛艇,一
萬年也要搞出來。”

    1982年10月12日,海軍潛艇水下發射成功。發射前肖勁光站在碼頭上為潛艇的
艇員和科技人員送行。


    一輩子的願望:海軍強大 海洋平安


    肖勁光愛畫,是榮寶齋的“常客”。他曾把辛苦收藏的4幅名畫捐給了故宮博物院。肖凱說,在“文革”中受到
的磨難父親只字未提。唯獨家裏一幅元代名畫《蘆雁圖》在“文革”中被毀,讓他叨念許久:“要是早捐給故宮博物院就好了。”

    1989年4月23日,是海軍誕生40周年,此前肖勁光還認認真真地給活動寫了賀
詞,他高興地告訴子女,他要去紀念會上宣讀賀詞。可是,他提前兩個星期就走了。

    肖勁光在賀詞中寫道:“40年來,人民海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發展到今天已具備
一定現代作戰能力的海上力量,這些成就與取得依靠黨中央的英明領導,依靠幾代人艱苦奮鬥和無私奉獻。我衷心祝願人民海軍在現代化建設中不斷取得新的成就,
盡早實現中國人民建立強大海軍的崇高宿願,保衛祖國,保衛人民。”肖凱說,這些樸實的字句表達了父親一輩子的願望:海軍強大,海洋平安。 (記者 宋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928134
精通音律 喜好繪畫——蕭勁光大將的藝術人生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精通音律 喜好繪畫——蕭勁光大將的藝術人生



 



蕭勁光,60年戎馬生涯,30年海軍司令,身經百戰,可謂是職業軍人。以槍炮轟鳴、軍號、汽笛為音符的軍事樂章,是他人生的主旋律,但這絕不是他生活的全部。現實生活中的蕭勁光,慈祥、寬厚,精通音律、詩畫,多才多藝。



  精通音律:在戰火紛飛的行軍間隙,用委婉的洞簫為官兵消除疲勞,鼓舞士氣



   蕭勁光多才多藝。大革命時期,他曾與劉少奇等同台演過話劇。長征途中,他在戰火紛飛的行軍間隙用委婉的洞簫為官兵們消除疲勞,鼓舞士氣,一直被傳為美
談。1951年,中蘇兩國在大連舉行關於收回旅順口的談判。聯歡會上,蕭勁光一曲正宗的《喀秋莎》技驚四座,令蘇聯代表團熱烈地歡呼起來。樂器,除洞簫
外,蕭勁光還會拉二胡,彈月琴,到海軍後又向著名作曲家呂遠學會了演奏曼陀林。



  他自己懂樂器,也支持子女學。二兒子蕭策能小時候沒學 過樂器。受父親和哥哥、姐姐的影響,上中學的時候突然提出想學彈月琴。蕭勁光很高興。為了鼓勵他,當即從全家並不寬裕的生活費中擠出錢,給他買了一把好
琴,還專門請了指導老師。蕭策能學了一段時間後,熱情降下來,沒能堅持下去。對此,蕭勁光很不滿意,但沒有過多地批評他。過了幾天,蕭勁光送給二兒子一本
書,是當時流行的青年修養叢書中的一本:《怎樣培養毅力》。這件事對蕭策能教育很深。他終於學會彈月琴了,書也一直保存著,用以時時提醒自己鍛煉、培
養自己的毅力。



  蕭家子女多,山南海北,各有自己的事業,相聚的機會並不多。文革十年動亂期間,政治形勢複雜,大家相聚更難。 1971年9月,林彪叛逃身亡,長期遭受林彪一夥打擊迫害的蕭勁光,從沉悶、壓抑中解放出來,心情是文革以來最好的。兒女們理解父親。這年中秋節,兄 弟姐妹七人在北京相會了。加上兒媳、女婿等,大人就有十幾個。一天晚上,風清氣爽,月光明媚。全家倚高就低,在蕭勁光居住的院子裏賞月。突然,小女兒楠楠
提議:今天月亮又大又圓。我們家難得這麼全,開個晚會吧!”“好哇!不等蕭勁光點頭,大家便各自回房間拿出了樂器。



  不用主持,晚 會開始了。首先是合奏。有的拉二胡,有的彈三弦琴。先是一曲《我愛北京天安門》,接著是《人民海軍向前進》,一曲又一曲。然後,每人唱一首歌。蕭勁光坐在
一旁,慈祥、和藹地望著他們,聽兒女們忘情地彈、拉、唱……兒女們有一個共同的想法,最後請父親露一手。沒想到要求還沒提出,一扭頭,不知什麼時候蕭 勁光已把洞簫拿在手裏。在大家注目下,樂曲聲緩緩響起,似乎由遠及近。啊,《春江花月夜》,高亢低回,宛轉悠揚……



  喜好繪畫:把對繪畫的喜好運用到軍隊管理教育中



  蕭勁光愛好繪畫。早年在長沙讀中學時,他曾與同窗好友任弼時嘗試過利用為人畫像謀生路。由於很快有了去蘇聯學習的機會,這種嘗試沒有繼續下去,但仍在蕭勁光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記憶。在晚年的回憶錄中,他還清楚地記述了這件事:



   1920年夏天,學校放暑假,我和弼時同志商量好不回家,找事情做。這樣可以為家裏節省一點路費,更重要的是再有幾個月就畢業了,必須為畢業以後的出路
想辦法。……我們白天結伴而行,夜晚共宿一舍,反復商談著。……記得有一天,我倆在街上經過一個畫像館,弼時同志看了外面掛著畫像,胸有成竹地對我說:這種畫我們也可以畫。畫一張可以掙不少錢,就不會餓肚子了。於是,立即買了一點碳墨和紙,回到宿舍我們就畫起來了。弼時畫畫很有天賦,第一張就畫得很
好。第二張畫成時,拿到畫像館去與那裏掛著的畫像對照,竟比那家畫像館的畫還要高明。而我則畫得不如他。



  戰爭年代,蕭勁光把對繪畫的 喜好運用到軍隊管理教育中,把所屬部隊的報紙、壁報、壁報辦得生動活潑。圍困長春時,他親自指導部隊美術工作者畫了宣傳畫,用大炮等方式送到敵人的陣地
上,瓦解敵軍的士氣。當時有不少敵軍官兵手握著解放軍的宣傳品跑過來投誠。調任海軍司令員後,他更重視部隊的文化工作。機關一組建,蕭勁光就點名從十二兵
團把青年畫家江平調入海軍,並由他主持組建了海軍美術創作組。一個時期,司令員親自抓文化工作、抓美術創作,成為部隊的佳話。很快,江平等人就創作出了一
大批好作品。1952年4月,蕭勁光率團訪蘇時把江平創作的油畫《毛主席來到軍艦上》作為禮品贈送給蘇聯海軍司令員。



  20世紀50年 代末,海軍搭架子、鋪攤子的創建工作基本結束,逐步進入全面建設時期。蕭勁光開始有了節假日。此後一段時間,他與全國各地著名畫家李可染、高冠華、李
苦禪、周懷民、唐雲、謝稚柳,部隊的畫家黃胄等,都有交往。有時多位畫家相約或前後腳進了蕭勁光的客廳,蕭勁光熱情招待,他們也無拘無束。大家一起論作
品、談見聞,儼然一個高水準的藝術沙龍。在這樣的聚會交談中,蕭勁光提出的問題、對一些作品的見解,特別是書畫史方面的知識,常令專家們汗顏,從而把蕭勁
光引為真正的知音。



  一個星期天,蕭勁光在琉璃場榮寶齋看畫時發現了多幅歷史久遠的名畫。其中最著名的是4幅明朝的畫:一是明代畫壇四
大家之首的沈周的《松蔭對話圖》,二是明代院體花鳥畫中變格的代表畫家林良的《雪景稚雞圖》,三是萬曆年間以筆力峭拔、墨色濕潤為特色的山水畫高手張宏的
《泰山松色圖》,四是明末皇室宗親朱翰之畫的《遠浦風帆圖》。蕭勁光清楚,這些畫是真品。經過幾百年歷史變遷,尤其是近一百多年來帝國主義列強的瘋狂掠
奪、連年戰火,這樣的東西已不多了。他問了一下價格,每張只幾十元。太便宜了!但蕭勁光一下拿不出。與店員交談了一下,囑咐幾句回來了。



   回到家中,蕭勁光心裏一直放不下這幾張畫:會被誰買走嗎?不懂行的人買走毀壞了怎麼辦?近日常有外國人到那裏去,他們中也會有識貨的,會不會被外國人弄
走?……第二天,他湊夠了錢,和秘書一起把4幅畫買了回來。當天晚上,他就把這件事電話告訴了黃胄等幾位軍隊的畫家。幾天後,他們一起來到蕭勁光的住處。
打開畫卷,但見逸韻靈動,陳舊中更顯優雅,分外入眼。大家品評、欣賞再三,一致認為這4幅畫都是極難得的上品、珍品,非常佩服蕭勁光有眼力。



  時過不久,蕭勁光又從琉璃場榮寶齋買回了一張元代的名畫《蘆雁圖》。



   1964年夏,幾位畫家到蕭勁光家中觀賞。談話中講到,為了迎接建國15周年,故宮博物院搜集、整理了一批書畫、藝術品,正在緊張地布展,擬於國慶日前
展出。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幾位畫家走後,蕭勁光在子女們面前提出,要把幾幅名畫捐給故宮博物院,作為全家獻給建國15周年的禮物。



  明白了蕭勁光的意思,大家驚訝了。女兒蕭凱是中央工藝美院的高材生,她知道這些畫的價值,便問道:爸,你不是很喜歡這幾幅畫嗎?這可是國寶。



 是很喜歡哪。喜歡才捐出去大家都看啊!──國寶自然應歸國家。



  就這樣,4幅名畫捐給了故宮博物院。幾十年過去了,這幾幅畫依然在展出,接受著來自全國各地及五大洲賓朋的參觀、欣賞。



   另一幅名畫,元代的《蘆雁圖》結局是令人痛心的。4幅明代的畫捐出後,那幅畫便一直掛在蕭勁光的客廳裏。文化大革命期間,海軍院校的造反派到蕭勁光 家中抓人,把《蘆雁圖》作為四舊一把火燒掉了。對於這幅名畫的被燒,蕭勁光一直耿耿於懷,直到去世前也沒有忘記。幾次痛心後悔地與身邊的工作人員說:早知這樣,一起捐了就好了。本來想掛幾年,年齡大了再捐的,沒有想到結果會是這樣。太可惜了!這是孤品,沒有辦法彌補的。



  文采飛揚:盛世抒懷唱大風



   蕭勁光上過私塾,有很扎實的文字功底。解放前,蕭勁光基本上是在戰爭中度過的。戎馬倥傯中,雖然沒有太多的詩作問世,但從所能見到的有限詩篇和文稿中,
已足可見其非同凡俗的文采。抗日戰爭期間,八路軍後方留守處(內稱留守兵團)與國民黨政府、西北地方政要的文書往來,基本上都是蕭勁光親自起草。半文言的
函電,字斟句酌;流暢的蠅頭小楷,蒼勁俊雅,常受到毛澤東、劉少奇的稱讚。幾十年過去了,家鄉趙州港還流傳著蕭勁光回鄉改對聯的軼事。



   1949年秋,蕭勁光在戰鬥的間隙回到了闊別近30年的家鄉趙州港。在離村莊還有一裏多路時,蕭勁光就提前下了吉普車,一邊和紛紛迎上來的鄉親們熱情地
打招呼,一邊向村裏走去。來到村頭一棵大樹下的土地廟前,見廟門上仍保留著一副老對聯土生萬物,地降吉祥,遂幽默地對大家說:這副老對聯,小時候我 們看不懂,現在才明白,土地爺淨說半截話。萬物不會自己生,吉祥也不會平白無故降。人民得解放、過幸福生活,都靠共產黨的領導,靠自己勞動。所以說這副對
聯應改為:土生萬物靠勞動,地降吉祥在人為鄉親們開心地笑著,稱讚改得好。



  蕭勁光再次回鄉已是1970年底了。那時,在 四舊風的影響下,趙州港已改名紅旗港。初至家門,蕭勁光發現門牌上寫著紅旗港,遂對當地黨政陪同人員說:這裏原叫趙州港,遠 近都知道,其實不一定要改。如果改,我認為還是將姓趙的字改成照耀的字為好。毛主席的光輝照九州嘛!一字之變,既保留了原名,又增加了新 意,同時也滿足了群眾當時的心理。蕭勁光的話剛講完,在場的鄉親們就熱烈鼓起掌來,齊聲說改得好,改得好。從此以後,照州港門牌便釘在了鄉親們的
門楣上。



  1980年1月,蕭勁光被免去海軍司令員職務。雖然在此前召開的五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他已被補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
長,後又被選為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但畢竟不在第一線,所以閒暇時間多了。此後,雖然他身患多種老年病,但胸襟曠達,心情很好。除了繼續關注海軍
建設、關注改革開放形勢的發展外,還寫了不少膾炙人口的詩篇。



  1985年,是人民解放軍發展史上極其重要的一年。在這年6月初召開的
軍委擴大會議上,鄧小平鄭重宣佈:把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員額減少100萬人。對這一重大決策,蕭勁光由衷地擁護。八一建軍節前夕,海軍司令員劉華清到家中看
望,向蕭勁光簡要彙報了海軍精簡整編的計畫和進程,蕭勁光很高興,說:養兵是為打仗的,既然近期無大仗打,精簡一下,很有必要。減少了人省下錢,才能有條
件發展裝備。現代條件下,兵貴精不在多,關鍵是要訓練好,要把裝備建設搞好。一次例行的節前探望,由於蕭勁光關切的詢問、談話,竟然用了近一個小時。劉華
清走後,蕭勁光依然興致不減。稍加沉思,吟得七絕《為紀念八一建軍節而作》一首:



  從來養兵為征戰,衛士戍疆老少安。



  宜將劍戟多砥礪,不叫神州起烽煙。



   黨的十三大,是一次重要的新老交接的歷史性會議。蕭勁光等一批開國元勳退出了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會,大批新人入選各級領導機構。蕭勁光看了報紙上刊載的
中央各機構人員選舉名單,多次與身邊工作人員說:我們黨有希望!我們國家有希望!1987年11月1日晚,中央電視臺報導了黨的十三大勝利閉幕的消息。看
罷新聞,蕭勁光激動不已,當晚寫成了《賀黨的十三大勝利閉幕》一詩:



  大樂一曲響高音,盛會促人長精神。



  紀程豐碑前程遠,宏圖長卷畫圖新。



  富國強國好國策,順人動人悅人心。



  改革開放花似錦,一年四時都勝春。



   1988年1月4日,是蕭勁光85周歲壽辰。多位党和國家領導人、海軍及駐京軍隊各大單位首長,宋任窮、萬里、耿飆、楊得志、蕭克、王平、魏金山等,先
後前來祝壽,看望蕭勁光。送走了最後一批客人,蕭勁光又專門與身邊的工作人員合影留念,繼而興致不減地賦詩一首《八五抒懷》:



  八十五歲不等閒,春光依舊在眼前。



  堪笑白髮似瑞雪,常懷丹心祝豐年。



  閱世已閱險中險,識人又識天外天。



  幾番潮湧心底事,猶自神馳浪裏船。



  真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啊。



  踏遍海疆:支持畫出《海疆萬里圖》



   蕭勁光愛海。這種愛,如同他在部隊中提出的愛艦、愛島、愛海洋口號一樣,初始帶著責任感和使命感的成分,隨著對海洋、海軍學習、研究的深入和海疆戰 鬥風雨的磨煉,已深深滲入到他生命的血液裏,成為不可替代的思想情結。從離開家鄉趙州港到去世,前後整整70年裏,他只回過故鄉兩次,總共不過兩天的時
間,而他的足跡卻踏遍了祖國的萬里海疆。戰略地位重要的海島,海軍部隊集中的軍港、碼頭,他去過的次數、宿住的時間,難以計數。世界各國海軍、海洋的一切
資訊,都吸引著他的注意力,也是他最喜歡與人交談的話題。正是基於這一點,蕭勁光和他的大女婿李海濤,他們有著更多的共同語言。



  李海 濤,北京畫院教授,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由於出生于青島海濱,他自幼酷愛大海,從藝後熱衷於以中國畫表現海的探索。20世紀80年代初,李海
濤的作品已在國內外多次獲獎,成為中國畫壇頗有名望的海洋畫家。蕭勁光喜歡李海濤的作品,也關心李海濤的工作。李海濤時常陪同岳父參觀各種畫展,到琉璃場
榮寶齋看書畫,逛書畫市場。他們一起談畫、談海,議論得很深,很開心。



  1984年末,有了多年畫海實踐的李海濤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創意:以中國萬里海疆為題材,畫一幅大型的中國畫長卷。一天,他向岳父講了自己的想法,立即得到了蕭勁光的支持。



   蕭勁光的支持增加了李海濤的信心。經過充分的準備,1985年5月1日,李海濤從中朝邊境的鴨綠江起步,開始了他艱苦而漫長的創作之旅。他沿海疆徐徐南
行,有時坐一段汽車,有時乘一段漁船或海軍部隊的小艇,更多的時間是徒步跋涉,或以自行車代步。一路走一路拍照、寫生,搜集創作素材。5年時間裏,他在夫
人蕭凱的陪同下,行程3萬多公里,走訪了不可勝數的海島、漁村,參觀了沿海各地的名勝古跡,拍照片800張,畫寫生稿20多本近千張。



   李海濤開始創作《海疆萬里圖》後,蕭勁光一直關注著他的進展。1986年底,李海濤完成《海疆萬里圖》小樣稿時,蕭勁光已患了白內障。他拿著高倍放大鏡
費力地看完了小稿,對幾個重要景點提出了修改意見,然後囑咐說:現在有一種說法,叫海洋國土。屬於我們的海域同樣是我們國土的一部分。這個說法好啊!我
們的海洋國土遼闊,差不多占大陸國土的三分之一。一定要將這幅畫畫好,喚起人們的海洋意識,喚起人們寸海必爭的海疆意識。並明確表示,畫好了我給你題 。以岳父絕無僅有的30年海軍司令員身份、蒼勁樸拙且小有名氣的顏體行草書,能為《海疆萬里圖》題字,自是錦上添花。李海濤當然高興。



   此後一段時間裏,蕭勁光每次見到蕭凱、李海濤,《海疆萬里圖》的創作都是主要話題。他幾次問道:有沒有人支持?需要我做點什麼嗎?李海濤告訴岳父:中國
美術家協會很重視這幅畫的創作,全國美協書記處在華君武主席的親自主持下召開了專題討論會。國家海洋局還給了一些贊助。蕭勁光欣慰地點點頭。



   1988年末,蕭勁光腫瘤轉移,再次住進了301醫院。在外地深入生活、搜集素材的蕭凱、李海濤,聞訊匆匆趕回北京,直奔醫院。見到李海濤,沒等問過幾
句話,蕭勁光就急切地問:工作還順利吧?長卷完成到什麼程度了?稍停,又遺憾地苦笑著對李海濤說:為畫題字,寫不了啦。李海濤隨即問道:可不可 以請人代筆?蕭勁光輕輕搖搖頭:關鍵是把畫畫好。



  李海濤牢牢記住了岳父的囑咐,記住了老人對《海疆萬里圖》畫卷的關愛、支持,把對老人的懷念傾注到創作中。歷時整整5年,李海濤終於在1990年12月,完成了這一浩大的創作工程。



   《海疆萬里圖》長50米,寬0.9米,氣勢恢宏,洋洋大觀。作者以精湛的創作功力,通過濃縮、取捨、概括、誇張等藝術手法,重點描繪了沿海71個重要景
點。以春海如煙、夏海如滌、秋海如染、冬海如凝,作為貫穿全卷的構思,淋漓盡致地表現了中國萬里海疆從南到北,各地迥然不同的山、海自然面貌、四季氣候特
點、歷史名勝遺跡、當代人文景觀。思想內容上的獨到,藝術技巧上的創新,使《海疆萬里圖》成為一件曠世佳作。1991年夏,《海疆萬里圖》在北京美術館首
展,當日就引起廣泛的關注,空前的轟動。1996年在美國展出時,《世界日報》在評論中說,由於歷史景物的變遷,《海疆萬里圖》已成為空前絕後之作 2000年聯合國召開世界議長會議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將《海疆萬里圖》複製件作為國禮,贈給了聯合國秘書長安南。



  《海疆萬 裏圖》完成時,蕭勁光已逝世一年多了。他沒能題字,也沒有看到最後的定稿。李海濤尊重岳父的意見,也沒再找其他人題字。此前不久,筆者曾以此為題採訪過李
海濤先生。他說:老人家沒能見到作品是無可彌補的憾事。好在作品展出後效果是好的,這是老人所希望的。我總算沒有辜負老人的期望和囑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383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