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紅軍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井岡山會師﹝1928年4月﹞
 瀏覽716|回應3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圖為江西省甯岡縣龍江書院。1928年4月下旬,毛澤東和朱德的第一次會見就是在這?進行的。 
  

井岡山會師

1928年4月下旬,朱德、陳毅率領由南昌起義部隊餘部和湘南農軍組成的工農革命軍,與毛澤東率領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後組成的工農革命軍在井岡山勝利會師。為了紀念這次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會師,朱德曾賦詩道:紅軍薈萃井岡山,主力形成在此間。領導有方在百煉,人民專政靠兵權。

  1928年1月上旬,朱德、陳毅率領南昌起義軍餘部近800人從粵北轉至湘南宜章縣境。1月12日,智取宜章城,揭開了湘南起義的序幕。隨即,南昌起義軍餘部改編為工農革命軍第1師,朱德任師長,陳毅任黨代表,並組建了宜章農軍。在粉碎國民黨軍許克祥部反撲後,於2月6日建立宜章縣蘇維埃政府。與此同時,在中共湘南特委和各地黨組織領導下,工農群眾紛紛起義。工農革命軍第1師先後協助當地農軍佔領郴縣、資興、永興、耒陽等縣城,並相繼建立了縣蘇維埃政府。3月中旬,湘南特委在永興縣太平樓召開湘南工農兵代表大會,成立了湘南蘇維埃政府。湘南起義過程中,中共湘南特委將宜章、耒陽、郴縣和永興、資興五縣農軍,分別編成工農革命軍第3、第4、第7師和兩個獨立團,共8000餘人。

  3月下旬,國民黨軍7個師向湘南地區反撲。為保存革命力量,避免在不利的條件下同敵人決戰,朱德當機立斷,作出退出湘南、上井岡山的重要決策。

  還在3月上旬,當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第1師進駐酃縣中村時,得知朱德、陳毅、王爾琢率領的南昌起義軍余部正向井岡山方向撤退。當即決定兵分兩路去迎接朱德、陳毅部上山:一路由他和何挺穎、張子清率領工農革命軍第1師第1團,從江西寧岡的礱市出發,楔入湘南的桂東、汝城之間;另一路由何長工、袁文才、王佐率領第2團從井岡山大井出發,向資興、郴州方向前進。毛澤東還派毛澤覃帶著一個特務連趕到郴州,同朱德、陳毅領導的部隊取得聯繫。

  3月29日,朱德率領部隊完成了轉移的準備。在毛澤覃帶領的特務連接應下,朱德、王爾琢率領的工農革命軍第1師主力經安仁、茶陵到達酃縣的沔渡。陳毅率領湘南特委機關、各縣縣委機關和部分工農革命軍第一師的主力于4月8日到達資興縣城,同從井岡山下來的由何長工、袁文才、王佐率領的工農革命軍第2團會合。毛澤東等率第1團在桂東、汝城牽制敵軍,掩護湘南起義軍轉移,於4月中旬到達資興縣的龍溪洞,同蕭克領導的宜章獨立營會合。這是第一支同毛澤東親自率領的部隊會合的湘南起義軍。同時,陳毅帶著工農革命軍第1師主力一部以及何長工、袁文才、王佐帶領的第2團一起到達酃縣的沔渡,和朱德率領的主力部隊匯合。接著,朱德、陳毅帶領直屬部隊從沔渡經睦村到達井岡山下的寧岡礱市。

  4月下旬,毛澤東率領部隊返回礱市,立刻到龍江書院去見朱德。毛澤東同朱德的這次歷史性的會見,是我黨我軍歷史上光輝的一頁。從此,毛澤東和朱德的名字便緊緊地聯繫在一起。

  兩軍會師後,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4軍。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和軍委書記,王爾琢任參謀長,轄3個師,朱德、毛澤東、陳毅分任第10、第11、第12師師長,共1萬餘人。不久取消師的建制,編為6個團。5月下旬,第30、第33團返回湘南開展遊擊戰爭,在井岡山的部隊為第28團(由南昌起義軍餘部組成)、第29團(由湘南宜章農民軍組成)、第31團(由湘贛邊界秋收起義部隊組成)、第32團(由袁文才、王佐部隊組成),共6000餘人。

  朱德率領的南昌起義軍餘部和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在井岡山勝利會師,使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兩支具有北伐戰爭傳統和戰鬥力很強的部隊聚集到一起,不僅大大增強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軍事力量,而且對紅軍的創建和發展以及井岡山地區的武裝割據都有重大意義。

  (新華社北京8月7日電)

    《人民日報》 (2006-08-08 02)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798736
 回應文章
“朱毛会师”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巍巍井冈山像一颗璀璨明珠在中华大地上熠熠生辉,毛泽东、朱德坚持以武装斗争形式创建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开创了中国革命新纪元。

  建军88周年前夕,湖南耒阳市委党史办向社会披露了曾木斋指挥农军三打安仁,为朱德上井冈山打开通道,实现“朱毛会师”许多鲜为人知的背后故事:

  1928年1月12日,朱德、陈毅、王尔琢率领南昌起义部队经千难万险后保留下来的余部600余人到达宜章,智取宜章县城,举行“宜章年关暴动”,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他们连克郴州、资兴、永兴、耒阳等县城后,威震华南。1928年2月份,蒋介石亲自出面,把湘粤桂三省军阀联合起来,出动九个师,另加一个教导团,重兵进攻湘南。敌军前线总指挥部设于韶关,范石生任总指挥。以粤汉铁路为轴线,进行南北夹击,成四面合围之势。面对严峻的军事形势,在耒阳进行革命的朱德、陈毅、王尔琢等经过详细分析后,决定避敌锋芒,挥师东进,打下安仁,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向井冈山转移,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队伍会师。

  2月23日,国民党第十九军李宜煊师西路部队沿耒衡公路直扑耒阳,东路之敌则沿耒水经新市、大市包抄而来。中共耒阳县委领导与朱德、王尔琢在东江梁家祠堂紧急商讨应敌之策。采纳工农革命军司令部的方案“避敌锋芒,撤出县城,东路设伏,西路放空”。2月27日凌晨,朱德率大部队转移到永耒交界的上架桥、安福司一带,县党政机关、社会团体移至水东江梁家祠堂,城内居民将粮油日用品运到鹿歧隐藏。当天下午,西路之敌李宜煊部趾高气扬,占领空城。

  敖山庙大捷后不久,毛泽东令其弟毛泽覃率特务连从井冈山抵达耒阳,与当时中共耒阳县委取得联系,当时,县城已被国民党李宜煊师占领。毛泽覃率部火速赶往耒阳上架桥“界头曹家”(曾木斋烈士故乡系现耒阳市上架乡三江村),在曾木斋和曹启文的引领下与朱德会晤,转达了毛泽东对朱德、陈毅、王尔琢的亲切问候,向朱德领导工农革命军取得敖山大捷表示祝贺,转达了毛泽东要求在井冈山会师建立革命根据地的计划。朱德立即派人赶往郴县,将毛泽东的意见转告陈毅。

  与耒阳县和永兴县毗邻的安仁县位于湘东南与罗霄山西麓的结合部,东接茶陵、酃县,南靠永兴、资兴,西临耒阳、衡山,北通攸县,是湘南各县前往井冈山地区的唯一战略通道。为遏制湘南起义部队的活动,扼杀耒阳的苏维埃政权,反动当局在安仁驻扎一个营的正规军和几个民团武装,与茶陵、攸县等反动武装构成犄角防卫体系,成为湘南起义部队顺利前往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合的严重障碍。

  1928年2月,安仁县仍处在许克祥部等敌军的控制之下,白色恐怖严重地笼罩安仁城乡。敌人占领安仁,这对耒阳、永兴、资兴等县的苏维埃政权是一个很大的威胁,重要的是对朱德、陈毅所率领的工农革命军上井冈山的最大障碍。为此,朱德、陈毅决定必须打下安仁,并于2月27日在永兴县的安福司曹家祠堂召开耒阳、永兴、安仁三县党政军主要负责人军事会议。会上,朱德、陈毅就攻打安仁县的战略意义和战略部署作了重要讲话,对当前敌军四面合围的军事形势进行了认真深刻地分析,朱德亲自点将任命曾木斋为攻打安仁的总指挥,会议要求永、安、耒三县农军必须做到互相支援,相互配合,以农军为主,以工农革命军为辅,朱德令曾木斋率三县农军必须在短期内尽快攻克安仁县城,消灭安仁县的反动武装,为南昌起义的工农革命军和湘南起义农军撤向井冈山扫清障碍,打通上井冈山的战略通道,跳出敌人设计的固若金汤的包围圈。

  会后,朱德叫人搬出八床被子,对曾木斋恳切地说:“曹云文(系曾木斋化名)同志,你嫂子丢了一些东西,给她造成了困难,这八床被子,两床送给她,六床就送给你和曹启文、曹善文、曹善木、欧必明等几名农军负责人。”并赠送给曾木斋所率领的耒阳农军176支枪,用以攻打安仁,并嘱咐曾木斋尽快赶制一批松树炮和梭标、大刀,为攻打安仁做积极地准备。

  3月10日,耒、永、安三县农军负责人在农军总指挥曾木斋的带领下来到龙海塘,在龙海塘财神殿召开军事联席会议,参会人员到实地查看了地形,就兵力部署和战略战术等问题作了具体的研究和部署及分工。要求安仁负责人侯岳生、刘峻极要尽快发动当地群众起来闹革命,打土豪,插标分田,负责农军的后勤供应及给养。

  3月16日,三县农军总指挥曾木斋率领耒阳赤卫团长周鲂、第二团团长王烈、赤卫大队大队长曹启文及数千名农军和永兴县第九区赤卫团长曹钧、党代表许郁率领的一千多名农军,分四路向安仁进发。由曹启文带领的耒阳农军在安仁农军负责人侯岳生、刘峻极所率领的800多名安仁农军的配合下,行进至安平司时,与安仁县城开出的敌军前哨遭遇,曹启文与曹钧指挥队伍迅速抢占山头,经激战击退了敌人的数次进攻,消灭敌军几十人,农军数十名战士阵亡,农军绕道沿山路退却。当退到江口洲时,曹钧见敌军正沿河岸追击周鲂友军,便奋不顾身地指挥农军冲下山来,从敌后猛击过去,周鲂也率部返身厮杀。敌军背腹受击,遂向江滩、山边溃退。农军初经恶战,伤亡甚重,退到了观音阁。这时,获悉安仁守敌一个正规营,加上挨户团侯海鹏的三百多人枪,已经倾巢出动,企图分两路夹击农军。曾木斋指挥曹钧、周鲂等率农军机警地避开了敌人的锋芒,指挥其他农军也绕道退到了永耒边境的安福司、上架桥进行战术休整和补充。
 3月下旬,总指挥曾木斋率耒阳2000多名农军,永兴1800多名农军,安仁800多名农军,经坪山铺向安平司推进,第二次攻打安仁。这次战斗安排比较谨慎,严密灵活,采取与永兴农军紧密结合,充分发挥安仁本地农军的作用,稳扎稳打,步步逼进。曾木斋率农军主力在龙海塘埋伏下来,组织先头部队进攻安平司后,佯装败退,引敌追击,请敌入翁的战略战术,安仁民团主任候海鹏,狂妄自大,一见农军后撤,急不可待率军尾追,追至龙海塘附近,曾木斋指挥隐蔽在奶婆嘴山上的几十门松树炮一齐轰击,打得敌人东西乱窜,溃不成军,埋伏在山冈上的农军如猛虎下山冲进敌群,高喊“活捉候海鹏,为死难农民兄弟报仇”,杀得敌人尸横遍野。由于敌方从攸县派2个团、从茶陵派3个团的大量兵力增援,战斗非常激烈,鏖战二天一夜,使农军两次攻城都受阻,而且双方伤亡都很严重,曾木斋命令各路农军暂时撤回并进行休整,重新调整部署,增加兵力,由原来3千农军,增加到近万人。

  3月28日,总指挥曾木斋命令三县农军准时来到安仁龙海塘,朱德命工农革命军陈道明营长率部也来到龙海塘增援,与驻守在龙海塘的永、耒、安三县农军会合后,第三次攻打安仁。曾木斋、陈道明在龙海塘财神殿召开了三打安仁的联合军事会议,进行了四面围城的重点战略部署与用松树炮开路的战术,并吸取前面两打安仁的经验教训,农军兵分三路向安仁挺进。

  曾木斋与陈道明率领工农革命军与手持梭标、鸟铳的几千耒阳、永兴农军向安仁县城挺进。到达安仁华王庙时,获悉敌警备大队正从南雷庙向石头坳行动,企图扑向华王庙。我军当机立断,对敌予以迎头痛击,毙敌8人。这时,驻防在灵官庙、双牌山一带的敌江仪声营,也在农军与工农革命军的攻击下,向北奔逃。我军追到县城对河时,敌人仓皇缩进城内,并拆毁河上浮桥,在侯古寺架设机枪,封锁过河渡口。若然强行渡河,势必伤亡过大。此时,曾木斋与陈道明命令队伍立即后撤,“引蛇出洞”,快步跑过开阔地带,到黄泥坳上暂时隐蔽起来,敌人不知是计,派一个连出城追击,追至黄泥坳时,曾木斋与陈道明一声令下:“打!”松树炮、鸟铳、步枪齐发,将追击之敌几乎全歼。

  28日下午,三县农军与工农革命军将安仁县城四面围住,同时用几百支步枪、2000多支鸟铳和几十门松树炮向敌人发起猛攻。第三次攻打安仁用的松树炮,由耒阳农军赤卫大队长曹启文在前两次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加入硫磺与辣椒粉),该松树炮比以前的威力大增,且百发百中,炸得敌人眼都睁不开,气也喘不过,晕头转向,魂飞魄散,开始向北溃逃,又遭北面农军的迎头痛击,敌军只能挤在城中心狭窄地带,躲避松树炮的轰击。此时,敌军增援部队一个连到达安仁,企图搞内外夹攻农军,当增援敌军靠近毓秀门时,待敌人立足未稳,耒阳赤卫大队长曹启文指挥耒阳农军前后左右一个包抄,将增援之敌全歼在毓秀门外,原打算从毓秀门突围的敌人只得龟缩到城内负隅顽抗。

  3月29日早晨,攻打安仁三县农军总指挥曾木斋下令农军和工农革命军联合向安仁县城发起总攻,29日上午,得悉朱德又派耒阳刘霞、永兴尹子韶1000多农军前来增援。曾木斋命刘霞、曹启文带领耒阳农军担任主攻。农军越战越勇,用松树炮对安仁县城进行猛烈轰击,炮弹雨点般的落在敌人的阵地上,经顽强拼杀,耒阳农军用三门最大最长的松树炮将安仁县城最坚固的毓秀门炸开。永兴农军在尹子韶、邝振兴的指挥下也用松树炮攻进北门,三县近万农军在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迅速冲进城内,接着工农革命军也杀进了城内,几经激战,消灭敌军一百多人,国民党安仁县县长周一峰,敌军营长江仪声见大势己去,带着剩余的残兵怆惶从地道两个暗门逃出县城。至此,全歼了守城之敌,红旗插在了安仁县城城门上。

  安仁民众对总指挥曾木斋率领耒永安农军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和英雄气慨甚为叹服,至今安仁人民还流传着一首民谣:

  耒牯子,好大胆,
  跑到安仁来平产。
  冒得真大炮,
  松树挖甲眼。
  冒得真步枪,
  打把团鱼钻。
  松树炮,
  团鱼钻,
  打得敌人冒裆躜。

  就在曾木斋总指挥率农军打下安仁县城的当天下午,朱德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从耒阳水东江和敖山庙两地出发,经竹市、观音阁、神州河、湖口墟抵达安仁,朱德高度称赞曾木斋总指挥为上井冈山的“开路先锋”。为湘南起义部队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实现武装割据,立下了头功。

  英雄的耒阳、永兴、安仁人民在轰轰烈烈的“湘南起义”中,以牺牲1万多人的代价牵制了湘粤两省敌军9个师的进攻,保护了南昌起义和湘南起义的革命火种,为朱、毛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为武装斗争与农民运动相结合提供了成功范例,英雄的耒阳人民在湘南起义全过程中,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创立的业绩将永垂青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86544
甯岡礱市龍江河會師橋頭的井岡山會師紀念碑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圖為甯岡礱市龍江河會師橋頭的井岡山會師紀念碑。 新華社發
1928年4月28日,朱德、陳毅率領南昌起義保存下來的部隊和湘南起義的農軍,在江西寧岡礱市與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勝利會師,史稱井岡山會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951705
紅4軍、5軍井岡山會師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新華社北京89電 192812月,彭德懷、滕代遠率領在平江起義中創建的紅5軍主力800多人,突破敵人的圍追堵截,來到井岡山同紅4軍會合。井岡山又多了一支革命勁旅。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湖南省平江地區的工農群眾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舉行過幾次暴動,並組織了遊擊隊開展遊擊活動。1928年春,中國共產黨在國民黨軍獨立第5師第1團秘密建立了基層組織,該團團長彭德懷加入中國共產黨。6月,國民黨湖南省當局調獨立第5師進駐平江地區進行清鄉7月中旬,中共湘鄂贛邊特委書記滕代遠到平江,與第1團的共產黨組織取得聯繫,傳達了中共湖南省委關於準備必要時舉行起義的指示。這時,國民黨湖南省當局發現獨立第5師第3團第3營營長黃公略為共產黨員,電令逮捕。彭德懷、滕代遠獲悉這一情況後,立即召集第1團的共產黨員開會研究對策,會議決定迅速舉行武裝起義。會後進行了緊張的準備工作,恢復和公開士兵會,號召鬧餉,以此發動和團結廣大士兵群眾,爭取下級軍官參加起義,起草標語、佈告,制訂和部署解除反動武裝的計畫,並派人通知駐平江縣嘉義鎮的黃公略和駐嶽陽的第5師隨營學校代校長賀國中(共產黨員)同時率部起義。

  722,獨立第5師第1團在彭德懷、滕代遠等領導下,在平江縣城舉行起義。當天,起義部隊攻佔獨立第5師師部、國民黨平江縣政府、警察局、監獄等處,解除了獨立第5師直屬隊、反動民團和員警的武裝,俘敵1000餘人,繳獲各種槍近1000支,逮捕國民黨平江縣縣長等官吏和土豪劣紳300餘人,解救了在監獄中被關押的革命群眾約600人,佔領平江城。與此同時,黃公略、賀國中也先後率部起義。賀國中率領隨營學校學員趕到平江城和第1團會合。黃公略率領第3團第32個連到達平江城北後,隻身進城和第1團聯繫,所率部隊在1個連長的欺騙煽動下叛逃。

  起義成功後,中共平江縣委和起義部隊召開了慶祝勝利大會,成立了平江縣蘇維埃政府;起義部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6軍第13師,彭德懷被士兵選舉為軍長兼師長,滕代遠任軍黨代表兼師黨代表,轄第1、第4、第7團和特務連、迫擊炮連、重機槍連,共2500餘人。

  平江起義的勝利,打擊了國民黨在湖南的反動統治,壯大了紅軍力量,推動了平江以至湘鄂贛邊界地區革命鬥爭的發展。

  729,國民黨湖南省當局調集8個團的兵力向平江城進攻,企圖消滅紅5軍。激戰竟日,紅5軍主動退出平江城,轉戰於湘鄂贛邊區。8月,因部隊減員較大,遂將3個團縮編為5個大隊。10月,紅5軍和地方遊擊隊合編為3個縱隊和1個特務大隊。11月初,根據中共湖南省委的指示,紅5軍軍委決定,黃公略率領第2縱隊留在平江、瀏陽一帶堅持遊擊戰爭,彭德懷、滕代遠率領第1、第3縱隊向井岡山挺進。

  朱德、毛澤東獲知紅5軍部隊南進,即派何長工率軍部特務營和獨立營200餘人下山,到蓮花城北大山中隱蔽等待,迎接紅5軍。11月下旬,紅5軍於蓮花城北九都與前來迎接的紅4軍部隊會合。接著,紅5軍主力經三灣、古城,於12月上旬到達寧岡縣城,與紅4軍勝利會師。12月11日,在寧岡新城召開慶祝兩軍勝利會師大會。隨後,紅5軍編為紅4軍第30團,彭德懷、滕代遠分任紅4軍副軍長和副黨代表,並分別兼任第30團團長和黨代表。

  平江起義後,彭德懷、滕代遠率領紅5軍不畏千難萬險,轉戰數千里,突破敵人的重重圍追阻截,歷時近5個月,終於實現了井岡山的第二次會師。這次會師,進一步加強了井岡山的武裝鬥爭力量,使之成為全國各根據地中人數最多、戰鬥力最強的一支紅軍。

 

來源:新華社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798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