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黨魂‧人民英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時傳祥:甘當人民勤務員的掏糞工人
 瀏覽675|回應1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甘當人民勤務員的掏糞工人——時傳祥

時傳祥,是一位“寧肯一人臭,換來萬戶香”的掏糞工人,山東省齊河人,中共黨員,曾在北京市崇文區清潔隊工作。

    時傳祥出生在一個貧苦農民家庭。他14歲逃荒流落到北京城郊,受生活所迫當了掏糞工。在舊中國,掏糞工不僅受到社會的歧視,還要受行業內部一些惡勢力的壓榨和盤剝。時傳祥在這些糞霸手下一干就是20年,受盡了壓迫與欺淩。解放後,新中國給了他做人的尊嚴,工人階級當家做主使他揚眉吐氣,他對黨充滿感激。他用一顆樸實的心記住了一個通俗的道理:掏糞也是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一部分。他把掏糞當成十分光榮的勞動,以身作則,以苦為樂,不分分內分外,任勞任怨,滿腔熱情,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1952年,他加入了北京市崇文區清潔隊,繼續從事城市清潔工作。此時,北京市人民政府為了體現對清潔工人勞動的尊重,不僅規定他們的工資高於別的行業,而且想辦法減輕掏糞工人的勞動強度,把過去送糞的軲轆車全部換成汽車。運輸工具改善之後,時傳祥合理計算工時,挖掘潛力,把過去7個人一班的大班,改為5個人一班的小班。他帶領全班由過去每人每班背50桶增加到80桶,他自己則每班背90桶,最多每班掏糞背糞達5噸。管區內居民享受到了清潔優美的環境,而他背糞的右肩卻被磨出了一層厚厚的老繭,因而贏得了人們的普遍尊敬,也贏得了很多榮譽。1954年,他被評為先進生產者,1956年當選為崇文區人民代表,同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9年,時傳祥作為全國先進生產者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群英會”,國家主席劉少奇握著他的手,親切地說:“你掏大糞是人民勤務員,我當主席也是人民勤務員,這只是革命分工不同。”時傳祥高興地表示:“我要永遠聽黨的話,當一輩子掏糞工。”自此以後,他更加努力,更加熱愛本職工作。

    時傳祥1975年病逝,終年60歲。去世之前他還反復叮囑,讓兒子繼承父志,也當一名稱職的環衛工人。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791297
 回應文章
萬裏向時傳祥拜師學背糞的故事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萬裏向時傳祥拜師學背糞的故事

 196410月的一天中午,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的萬裏按約定時間驅車來到人民大會堂,接市委第一書記兼市長彭真回機關,以便在途中抓緊彙報工作。彭真剛開完劉少奇主持的一個會議,他走出大會堂前廳後,便興沖沖地對萬裏談了一個打算:為貫徹劉少奇同志要提高服務行業社會地位的指示,他要親自到北京崇文區清潔隊去參加背糞勞動。萬裏猶豫了一下,心想:彭真已64歲,近來身體又不太好;既要主持北京市的政務,又要參加中央政治局的許多會議,也難分身啊。於是,萬取主動請纓,要由自己帶隊參加背糞勞動。兩人緩緩步下大會堂的臺階。深秋的藍天,淡雅的雲朵,浸染得雄偉的大廈燦爛輝煌。彭真經過思考,終於同意,深情地握著萬裏的雙手,說:北京市是勞動人民的天下,只要我們當一天市長,就要和勞動人民同甘共苦,決不允許任何人看輕普通勞動者的社會地位。在兩位市領導的感召下,副市長崔門犁和市委機關30多名幹部也積極報名參加背糞勞動。

  掏大糞是一件又髒又累的活,由於舊社會留下的偏見,許多人都不願意當掏糞工。可是共產黨員時傳祥卻對工作滿懷熱忱,把掏糞當成是一件十分光榮的勞動,常說:寧可一人髒,換來萬家淨。當時,北京的很多居民用的是老式的茅廁,有的住戶院子裏茅坑淺,糞便常常溢出來,又髒又臭。遇到這種情況,他總是不聲不響地找來磚頭,把茅坑砌得高些。有的茅坑裏掉進了磚頭瓦片,他就彎下腰去,用手把它們一塊一塊地揀出來。他說:要是幾天不掏糞,大糞就會流得北京滿街都是。大家都不願意當掏糞工,哪行呢?總得有人清理糞便、打掃衛生呀!1959年10月26,時傳祥到人民大會堂出席全國群英會國家主席劉少奇根據報上的照片,一眼便認出他。劉少奇將自己的一枝鋼筆贈送給他,鼓勵他學習文化,並諄諄教導:“老時同志,作為一個共產黨員,光工作好還不全面,要各方面都先進才好。共產黨人,是先鋒戰士啊!”五年過去,時傳祥已成為舉國聞名的時代先鋒。

  北京的深秋,寒意濃濃。萬裏等一行趕在黎明時分來到清潔隊。時傳祥手把手地教萬裏如何挎肩,怎樣才站得起來,怎樣走路才省力氣。萬裏得了真傳,果然就比較輕鬆地背起了糞桶,和時傳祥並肩走在眾目睽睽的大街上。時傳祥高興地讚揚萬裏:行啊,萬市長背糞一開始就有個樣子啦!”萬裏謙虛地說:老時同志,我是你的第一大弟子嘛!”北京的胡同,兩溜巷牆清一色砌著青灰磚,家家戶戶多為四合院,院門參差錯開。偶爾,也可瞧到一塊半塊門匾,寫著工整的黑宋體,諸如向陽院呀、光明院呀。幾天來,萬裏身背沉甸甸的糞桶,精神抖擻地和一群青年掏糞工走在大小胡同裏。他拍著身邊年輕人的肩膀親熱地問:小夥子,工作累不累?”青年掏糞工忙說:不累!我們甘願背一輩子糞桶!”萬裏邊走邊搖頭:你們不能背一輩子糞桶,要搞技術革新,爭取早日實現抽糞機械化嘛!”周圍的青年工人聽罷,頓覺眼前一亮,看到了環衛工作的明天。

  那些日子,萬裏家門口時常佇立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她站黃昏下,略為消瘦的身材,很剛健。她是萬裏的老街坊。當她看到下班歸來的萬裏神采奕奕的時候,眼角的皺紋聚攏了,露出了老年人愜意的笑。有什麼要事相求嗎?她慈祥的目光在萬裏的身上掃來掃去,終於,說了一句:天不亮就去背大糞,白天又要忙政府大事,你這共產黨的大官呀,要累死的!”責備?怨艾?痛惜?愛憐?惦念?她原來什麼事也沒有,就是擔憂,跑來看望辛勞的萬裏的。

  人們曾經尖刻地議論過某某人的共產黨員是混來的、騙來的;人們也曾經痛心地指責過某某人哪還有共產黨員的氣味。可見,人們自有心目中的共產黨員形象。新華社就萬裏等同志參加背糞勞動一事,以《檢驗革命幹部的試金石》為題,在《人民日報》發表述評。《工人日報》也發表時傳祥的文章《這樣的幹部我們信得過》。一時間,首都掀起了新風尚,認為:像時傳祥這樣的掏糞工人不僅給千家萬戶帶來了清潔衛生的環境,而且他們的心靈是最潔淨的,品質是最高尚的,是大家學習的好榜樣。於是,廣大幹部、職工、大中學校的師生,駐京部隊的官兵,以及作家、畫家、演員、記者等,乃至到北京出差的公職人員,都紛紛要求參加背糞勞動。大家都說:如果能得到一個跟隨共產黨員時傳祥背糞的機會,那就成為莫大的榮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79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