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領袖‧毛詩家人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毛澤東送給兒子的書
 瀏覽1,089|回應3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毛澤東送給兒子的書

在延安時,毛澤東曾兩次寄書給正在蘇聯上中學的兒子岸英和岸青。

  1939年寄去的一批書,途中丟失了。19411月寄出第二批書。這是一批什麼書呢?毛澤東隨信附了一張書單,並注明了冊數。寫道:

  精忠嶽傳2,官場現形4,子不語正續3,三國志4,高中外國史3,高中本國史2,中國經濟地理1,大眾哲學1,中國歷史教程1,蘭花夢奇傳1,峨嵋劍俠傳4,小五義6,續小五義6,聊齋志異4,水滸4,薛剛反唐1,儒林外史2,何典1,清史演義2,洪秀全2,俠義江湖6。

  《高中外國史》、《高中本國史》、《中國經濟地理》和《中國歷史教程》,大概都是當時的中國教科書,可用來補充岸英他們唯讀蘇聯教科書的不足。《大眾哲學》是書單中惟一的一本政治類書,毛澤東對艾思奇的這本著作曾反復讀過,並和作者當面討論過,認為寫得通俗易懂,有利於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普及。這些都在意料之中。

  古典文學和歷史小說在這份書單中佔有很大比重,也是意料之中的。因為毛澤東自己從青少年時代起就十分喜愛讀這些書。這裏的《三國志》恐怕不是陳壽寫的記傳體史著,而是羅貫中的《三國志演義》。《精忠嶽傳》即清人錢彩編著的《說岳全傳》。《洪秀全》即清末黃小配寫的《洪秀全演義》,章太炎寫有序。毛澤東寄出的《清史演義》,很可能是蔡東藩的。1936年毛澤東致電在西安的李克農:請購整套中國歷史演義兩部(包括各朝史演義)。就是指蔡東藩寫的《中國歷代通俗演義》。

  《子不語》是清朝乾隆年間的大才子袁枚寫的筆記小說,都是怪異的民間故事,包括神狐鬼怪、三教九流,長則數千字,短則幾十字。《何典》是清代上海才子張南莊寫的諷刺滑稽小說,通篇描繪了陰曹地府裏的形形色色的鬼。毛澤東向兒子推薦《子不語》、《何典》這兩種帶有野狐禪味道的書,似乎有點出乎意料之外,岸英他們畢竟還是中學生嘛。

  但更令人意外的是,毛澤東居然寄出了好幾部武俠小說。《小五義》、《續小五義》講的是七俠五義後代的故事。《峨嵋劍俠傳》類似著名武俠作家還珠樓主寫的《蜀山劍俠傳》。

  武俠小說和《嶽傳》、《三國》、《水滸》、《洪秀全》、《薛剛反唐》等歷史小說,是中華民族的尚武精神在文學創作中的反映,前者多用浪漫筆法,後者多用寫實筆法。浪漫的尚武,現實的英雄,構成了這些書的文化主調。而毛澤東的文化性格,正恰是充滿浪漫氣息和英雄氣概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791229
 回應文章
毛泽东给毛岸青毛岸英的信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毛泽东给毛岸青、毛岸英信1

毛泽东给毛岸青、毛岸英信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52794
逸闻旧事:毛泽东的十位儿女今何在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62年春,毛泽东和毛岸青等在中南海家中。左起:毛岸青、张少林、毛泽东、刘思齐、邵华、杨茂之。

毛泽东晚年享受天伦之乐

2006年第40期《北大信息周刊》转载凤凰网《毛泽东和他的十个儿女》一文,我给总结概括如下。

长子毛岸英,1922年生,1950年牺牲于朝鲜。这事谁都知道,不用多说了。遗憾痛惜者有之,咬牙切齿者有之。按照我的风水理论,毛岸英不该去“朝鲜”,因为朝鲜乃“落英”之地,大不吉也。

次子毛岸青,1923年生,身体不好,但1970年给毛泽东生了孙子毛新宇。算是给毛家续了一脉香火。

三子毛岸龙,1931年在上海走失,死亡的可能性不大,或许现在还活着。

这三个儿子都是杨开慧生的,杨开慧真不愧是第一国母。

贺子珍的第一个孩子是1929年生的女儿,但生下就寄养出去了,开局不利。毛泽东军事思想一贯强调要“慎重初战”,游击队作风的贺子珍理解得不够深入啊。

1932年贺子珍生了个男孩,取名毛岸红,小名毛毛。长征前托付给毛泽覃,毛泽覃交给一个警卫员。但毛泽覃不幸牺牲,毛毛下落不明。此事大可发人想象。

贺子珍1933年早产一子,因为反围剿的艰难困苦,孩子当时就夭折了,连名字也没有。我为这个男孩追赠一个名字,叫毛岸萌。

1935年长征途中,贺子珍又生了一个女孩,送给了贵州的白苗老乡,后来因为没有信物而无法寻找。这个女孩现在还活着的可能性很大。红军干部在长征途中生育了很多孩子,都是因为当时没有节育措施,结果给女同志带来了多么大的痛苦。不过也可以看出,似乎越是艰苦的情况下,生育能力就越强,大概是自然规律吧。

1936年冬,贺子珍又生一女,邓颖超说“是一个小姣姣”。毛泽东根据《西京杂记》中“文君姣好”取名毛姣姣。1947年姣姣从苏联回到陕北,毛泽东当时化名李得胜,就给姣姣取名李敏。

1937年底,贺子珍在莫斯科生下一男,这是毛泽东的第9个孩子。未满周岁,就因感冒转成肺炎而夭折。我追赠其名为毛岸彤。

贺子珍在不到九年的时间里,一共生了6个孩子,3男3女,真是生育力旺盛。可惜因为条件艰苦,两男一女夭折,一男一女失踪,只剩下一个李敏。十足令人感慨。

毛泽东的第10个孩子,是江青1940年生的李讷,跟李敏联起来,取自《论语》中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李讷毕业于北大历史系,过去和现在都过着绝非太子党的普通生活。

毛泽东的三位夫人虽然给他生育过十个儿女,但是身后并不热闹繁华。革命领袖用不着依靠子孙富贵来给自己增光,他们生来的意义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民大众子孙绵长的,他们的不朽业绩自会穿越历史的长空,鸣响在浩淼的苍穹。

毛泽东,作为一代伟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立,为社会主义建设奋斗了一生,贡献了毕生精力。作为父亲,他具有丰富、真挚的情感,他曾动情地说:“我们干革命是造福下一代,而为了革命,又不得不丢下自己的下一代。”

毛泽东一生有十个孩子,活下来的只有四个,但新中国刚刚成立,最受毛泽东器重的长子毛岸英又捐躯疆场,最后只剩下了三个。战争年代的颠沛流离,政治的波峰浪谷,情感的大悲大痛,次子毛岸青体会得或许最具体也最深刻。

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在长沙英勇就义后,经亲友保释,毛岸英和保姆陈玉英被释放,但板仓杨宅受到了特务的严密监视。鉴于毛泽东的三个孩子所处的危险境况,党组织决定将他们转移到上海。在周密的安排下,舅妈李崇德扮成走亲戚的样子,领着岸英三兄弟坐火车前往武汉,然后改乘轮船到达上海。

当时,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和爱人钱希钧在上海做地下工作,他们亲自把三个孩子安排到上海大同幼稚园,这是我地下党领导的中国互济会办的,创办人是当时党中央机关特科工作人员董健吾。1931年夏天,因上海地下党机关遭到严重破坏,岸英兄弟流离失所,开始流浪街头。老三岸龙在几次迁移中病死(亦说失踪)。岸英、岸青兄弟两人靠卖报纸、拾破烂、帮助推人力车来维持生活。

1936年初,董健吾以宋庆龄信使的身份到达陕北。董健吾这次陕北之行,不仅为后来周恩来在肤施(延安)与张学良会谈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而且使与党中央中断联系的上海秘密党组织得以跟党中央接上了关系。

在董健吾的多方努力下,兄弟俩被张学良部下李杜带到巴黎,后来被送往莫斯科,进入莫尼诺第二国际儿童院。1947年毛岸青返回中国后,在大连养病。后挂阶中校,在军事科学院从事研究工作。1960年,毛岸青和邵华(毛岸英妻子刘思齐的妹妹少华)在大连结婚。1970年,育有一子毛新宇。

2007年3月23日,毛岸青在北京逝世,终年84岁。

1962年春,毛泽东和毛岸青等在中南海家中。左起:毛岸青、张少林、毛泽东、刘思齐、邵华、杨茂之。

摘自《生活的勇气》2009-07-20     来源:书摘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52725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人” 走出紅牆的李訥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人” 走出紅牆的李訥

  我第一次同李訥接觸,是1993年初秋,聽說她對我寫的關於她父親的書印象頗好,我便打電話求見她,可她說:“你搞錯了,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沒什麼可看的。你看了一定失望。” 

  我說:“不,我沒搞錯,我一定要去看看你。”
 

  第二天,我在萬壽路她的家中看到了她。李訥的家樸素而簡潔,李訥本人的打扮也同樣樸素簡潔。她梳一根馬尾辮,衣著完全是20世紀60年代的樣式。她自嘲地說買10塊錢以上的衣服她就要心疼了。我細細端詳了她一會兒———這也許有點不禮貌。我發現她的鼻子和眼睛酷似她的母親,但臉型、額頭和嘴卻極像她的父親,她的膚色微黃,像她的父親,她的身材較胖,也像她的父親。她說話的聲音悅耳而富有節奏,有時簡直像在朗誦,非常好聽。
 

  我送李訥一本《中國第一人毛澤東》,並告訴她我的父親是老紅軍,正是李訥的父親率紅軍打到福建時,我的父親參加了革命:“寧化、清流、歸化,路隘林深苔滑。我爸爸是甯化人。”
 

  “是嗎?”她顯出一點驚訝,雙手合十,“真對不起,我以為你是個下鄉知青呢。你知道,很多幹部子弟對我父親有意見。”
 

  “我也是知青,我去過北大荒。”我告訴她,“北大荒很艱苦,我們都是響應你爸爸的號召下鄉的。”
 

  “可他是愛你們的。”李訥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音,“他確實是愛你們的。正因為他太愛你們了,他希望你們成為真正有用的人。”
 

  “也許是這樣。”我說,“北大荒對我的鍛煉挺大。你爸爸對你們也很嚴格,是嗎?”“是的。”她說。
 

  “你爸爸沒說過他希望你也像他一樣成為一個偉大的人嗎?”我問。
 

  李訥笑了:“沒有。他只希望我自食其力。首先是自食其力,第二還是自食其力,做一個自食其力的普通人。這就不容易。”
 

  “我看到報上有文章寫你像家庭主婦。”我說。
 

  “我本來就是家庭主婦。每天柴米油鹽醬醋茶,七樣。”李訥反應十分敏捷。
 

  “我還看到有文章寫你用板車拉大白菜。”
 

  “那怎麼啦?毛主席的女兒就不吃大白菜啦?拉板車不可以嗎? 總比把白菜一棵棵抱回家強吧?”
 

  我讚歎道:“你真不愧是毛主席的女兒。”
 

  “為什麼?”她問。
 

  “因為你機智,因為你骨子裏的桀驁不馴,還因為你對生活的曠達。”


  李訥微微一笑,她問我:“你丈夫是幹什麼的?” 

  “他是軍人。16歲就當飛行員了。”
 

  李訥連連點頭說:“好哇,工農兵最好哇。我丈夫也是工農兵。”
 

  我笑起來,我又問:“你為什麼不寫一本關於你父親的書呢?”
 

  李訥說:“不寫。我還是沉默吧,沉默是金,沉默就是充實。對吧?”
 

  李訥說她常去北圖借書。我說:“你需要什麼書,我到出版社給你找點。”
 
 

  她立即謝絕:“不用,我擠公共汽車去圖書館,挺好。” 

  我又問她要不要找人給她送些大米之類,她再次立即謝絕:“不用,我的生活挺好,什麼也不需要。”
 

  李訥記性很好。國慶日聚會的時候,她一見到我就說出了我的名字:“這位是作家嘛。”並問我身體怎麼樣。她顯得非常客氣非常禮貌,我送她一本《葉氏父女》,她連聲說“謝謝”。甚至我要求與她合影,她本是在滿足我的要求,卻很客氣地“謝謝”我。
 


  摘自《關東作家》
 

  《書刊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854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