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領袖‧毛詩家人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沁園春‧雪
 瀏覽4,449|回應14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北國風光
千里冰封
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
惟余茫茫
大河上下
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
原馳蠟像
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
看紅妝素裹
分外妖饒

江山如此多嬌
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昔秦王漢武
略輸文采
唐宗宋祖
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
成吉思汗
只識彎弓射大鵰
具往矣
數風流人物
還看今朝

今天是毛澤東誕辰111週年的紀念日。想到毛澤東,我就想起這首「沁園春‧雪」。可以說這一曲沁園春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千古絕唱!
據說這是民國24年毛澤東經歷了長征雪山和見識了陜北雪原後揮毫寫成的。民國34年毛澤東赴重慶談判期間,藉與當時的名詩人柳亞子詩詞唱和往來之際披露於報端,一時在陪都造成風動。詞中暗譏有民族救星盛譽的蔣中正是具往的風流人物,挑明今朝的風流人物是我老毛。蔣中正為之組織一批文人墨客填寫「沁園春」一詞,意把毛澤東「沁園春‧雪」比下去。無奈天不從人願,文人墨客的意境怎麼能比得過一代梟雄毛澤東呢?蔣中正氣結:文不如你,就用武力把你打下去。故在次年6月26日動用30萬的精兵率先圍攻不到10萬的中原解放軍李先念部。蔣中正率先撕毀「雙十協定」挑起內戰,已先失國家領袖的格局。民族救星成了戰爭禍首,飽經戰亂渴望生息的人民當然群起反對。不到三年,400多萬的國軍敗在120萬共軍的手下。蔣中正拱手把大好河山讓給毛澤東,使毛澤東成了今朝的風流人物!
當然國共內戰有許多政治因素在,一兩首詩詞決不是戰爭的導火線。上面的傳說只是漁樵閒話罢了。由於以前蔣家的專制統治與宣傳,國人對毛澤東都有先入為主的不好印象。有道是文如其人,如果您能平心靜氣來品嘗這曲「沁園春‧雪」的話,相信您對作者會有另一番的觀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110333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沁园春.雪》是不是毛泽东写的?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沁园春•雪》写于1936年。图为1936年指挥东线作战时期的毛泽东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 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 是毛泽东的名作《沁园春•雪》。

  由于这首词入选中学语文课本,一些政要大贾又喜将其悬挂高墙,《沁园春•雪》成为流传甚广的一首词。

  曾有人宣称,这首《沁园春•雪》是胡乔木所作。胡乔木是中共党内“四大笔杆子”之首,从毛泽东秘书到“党内一支笔”再到“新闻大管家”,在中共中央沉浮50年。

  那是2009年前后,有人在网上发帖说《沁园春•雪》是胡乔木的词作。网文言之凿凿地说:“胡乔木在《炎黄春秋》发表的访谈录中说《沁园春• 雪》为他所原创,毛改动四个字,以毛的名义发表,后据为己有,毛死后,胡乔木公开澄清《沁园春•雪》是他原创的。在访谈录中,胡乔木还说《矛盾论》《在延 安文艺座谈会会上的讲话》完全是他执笔写作的,毛泽东只是签个署名而已。《沁园春•雪》公之于世的时间是1945年9月,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根据《炎 黄春秋》《百年潮》的报道,这首词作是胡乔木原创于1942年。刘少奇为了‘包装’毛泽东,就要求是自己秘书的胡乔木,把《沁园春•雪》,交给毛泽东。毛 改动了四个字‘原弛腊象’,就成了毛的诗作。1945年9月,《新华日报》以毛泽东的名义发表《沁园春•雪》时,把时间‘倒填’为1936年。”

  2009年10月初,又有署名为“罗冰”的《毛泽东选集真相》在凯迪社区、天涯社区等论坛及多家海外中文网站发文称:“《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 的160余篇文章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12篇”;对于《沁园春•雪》,文中说:“胡乔木提出毛泽东著作中三篇名作《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为人 民服务》,甚至毛泽东诗词中最有代表性的《沁园春•雪》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并要求恢复用他胡乔木的名字。”

  为此,笔者查阅《炎黄春秋》的历年杂志发现并没有这篇访问胡乔木的文章,也未曾发现有人在此发表文章考据《沁园春•雪》作者。

  由于上述网文作者没有说明该访谈录发表在《炎黄春秋》何年何期,为防止查阅过刊有纰漏,在2014年2月16日笔者致电《炎黄春秋》杂志副总编辑徐庆全先生询问。他很坚定地表示,没有刊发过类似文章。此外,胡乔木从未担任过刘少奇的秘书,“包装”之说子虚乌有。

  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党校新闻发言人曾就 “毛泽东选集真相”“ 《沁园春•雪》著作权”进行了回应。对于“1992年初,胡乔木在病重期间,对探望他的中央领导同志说对毛泽东著作要全面审核。胡乔木提出《纪念白求恩》 《愚公移山》《为人民服务》及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雪》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新闻发言人表示,“这都是谣言。胡乔木从未提出过要对毛泽东著作的署名问题进 行审核。胡乔木生前倒是多次说过,毛泽东经常为他修改文章和其他作品。”

  2009年11月10日,笔者就此访问了胡乔木之女胡木英。她是国家工商总局的退休干部,住在高大乔木掩映下的万寿路。

  这天的北京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很适合谈论《沁园春•雪》的话题。

  周海滨:有人说《沁园春•雪》是你父亲写的?

  胡木英:不是。父亲没参加过长征,壮丽景观没经历过,这不是凭想象就能写出来的,而且按照父亲的性格,他不会写出主席那样的气魄。

  胡木英说,父亲不健谈也不很爱聊天,散步时也不大理我们,总是自己想自己的事情。在胡木英看来,父亲的性格是沉默而内敛的。杨尚昆在《我所知道的胡乔木》一文中评价说,“他一介书生,清秀文雅……并不说话。”

  此后,在多个公开场合,她都强调了《沁园春•雪》不是父亲胡乔木所填词作。在2011年《胡乔木:中共中央第一支笔》的发布会上,又有记者抛出这个问题。她在现场回答说,我记得通过周海滨回应过这个问题,父亲是写不出这样的作品的,这个说法是谣传。

  清代学士朱竹君说:“诗以道性情。性情有厚薄,诗境有深浅。性情厚者,词浅而意深;性情薄者,词深而意浅。”袁枚在《随园诗话》中也认为“诗 者,人之性情者也”,“诗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性情温和的胡乔木与《沁园春•雪》的作品性情相距甚远。如1946年夫人谷羽到华东参加土改,胡乔木 写下婉约清新的新诗《人比月光更美丽》:“晚上立在月光里,抱着小孩等着妻。小孩不管天多远,伸手尽和月亮玩。忽见母亲悄悄来,欢呼一声投母怀。月光美丽 谁能比,人比月光更美丽。”

  此外,查阅资料显示,《沁园春•雪》写于1936年(丙子年)2月。具体细节是,1935年10月,红军完成长征到达陕北。1936年1月26 日,毛泽东率军渡过黄河,到达华北前线。2月5日清晨,部队来到陕西清涧县高杰村袁家沟休整。这一带已经飘了几天的鹅毛大雪,雄浑壮观的北国雪景触发了毛 泽东的诗兴。2月7日,毛泽东写下词作。笔者查阅《毛泽东年谱》,确有1936年2月上旬,毛泽东在陕西清涧县准备东渡黄河时遇大雪记录。

  甫时,胡乔木还没有来到毛泽东身边当秘书,奉调延安也是1937年7月的事。

  “我是1941年1月23日生于延安。我出生半个月左右,父亲就去给主席当秘书了。”胡木英说。当时,胡乔木和夫人谷羽住在延安大砭沟的窑洞 里,泽东青年干部学校就在大砭沟,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组织部也在那里。1941年2月,中共中央秘书长王若飞来到胡乔木所住的窑洞,“你发表在《中 国青年》杂志上纪念‘五四运动’二十周年的文章,陈伯达看了,很欣赏。”于是,陈伯达将文章推荐给毛泽东看。毛泽东看后说,“乔木是个人才”。那时,陈伯 达担任毛泽东的政治秘书,他跟胡乔木并不认识。通过陈伯达,毛泽东点将胡乔木当秘书。

  不仅当秘书的时间不相吻合,而且胡乔木尝试写词的时间也不吻合。程中原在《胡乔木的诗词情缘》中说:“胡乔木重新拿起诗笔,已经是1964年 了。这时他用心着力写的不是新诗,而是旧体,而且是他一直没有尝试过的体裁——词。”1964年岁末,胡乔木的《词十六首》由毛泽东定稿,1965年元旦 在《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第一期同时登出。

  1965年1月21日,胡乔木曾回信读者耿庆国。

  耿庆国同志:

  一月十日来信收到。你在毕业后决心服从国家 的分配,到党最需要的任何地方去,搞一辈子革命和建设,这个志愿很好,祝你成功地实现你的愿望。 你对于我的几首词感觉兴趣,因而问起我以前写过的能不能发表。我告诉你吧,以前我没有写过词,这次发表的是我初次的习作。以后可能还写一些或发表一些,但 这现在还不能决定。当然,我以前曾经读过一些词,作过一些初步的研究,否则是不会一下子就写出来的。

  词这种文学体裁很特殊,严格地说来是已经过 时了,要学习写作需要一定时间的学习,以便掌握有关知识和技巧,因此我并不鼓励你认真去写它。你写的几首,热情是有的,但是对于文字的掌握还没有“过 关”,有不少词语用得不恰当。比较起来,末一首《渔家傲》文字通畅,但是情韵还嫌有些不够味,需要更多的精练和抒情化。我想,你有了这份革命的热情,这是 最重要的,至于写不写词,或者写得好不好,这对于一个从事自然科学的青年来说并不重要。

  我近年由于得了比较严重的神经衰弱症,不能工作,也因此才有时间学习这些东西。虽然它们的内容完全是革命的,没有旧诗词中常见的那些坏东西,但是无论如何,如列宁所说,写革命都不如实干革命更为有趣。不多谈了,祝你顺利地完成你的毕业论文。

  胡乔木

  一九六五年一月二十一日

  “我告诉你吧,以前我没有写过词,这次发表的是我初次的习作。”显示了这是胡乔木的小试牛刀之词作。

  胡木英说,1961年,胡乔木因神经衰弱厉害只能休养,才开始写诗词,“父亲写完诗当然想请诗作高手毛泽东改。毛泽东也很乐意改父亲的诗,改得 很仔细”。毛泽东收到“词十六首”后曾悉心修改,如《菩萨蛮》其五,原句为“新汤旧药,无多滋味,怎堪久煮?”毛改为“膏肓病重,新汤旧药,怎堪多 煮?”。对于毛泽东的改笔,胡乔木也同毛商榷。1965年1月,胡乔木又写成“词二十七首”,毛泽东收到词二十七首后,看了两遍,觉得新作“较前十六首略 有逊色”,没有动手修改。胡乔木听取郭沫若等人的意见,花了好几个月工夫,精心修改,再次送毛泽东阅正。毛悉心批改后于9月5日回复胡乔木:

  这些词看了好些遍,是很好的。我赞成你改的这一本。我只略为改了几个字,不知妥当否,请你自己酌定。先登红旗,然后人民日报转载,请康生商伯达、冷西办理。

  毛泽东这次修改六处。胡乔木又作了一些修改,另补送近作七律五首,合共为“诗词二十六首”,于9月10日致函康生,请他代转主席。毛泽东在9月 15日又阅改一过,在几处特别满意的地方,写上“改得好”、“好句”、“好”等批语,凌晨3点改毕,给乔木一信,说:“删改得很好,可以定稿。”这样,胡 乔木的《诗词二十六首》就在1965年9月29日的《人民日报》和10月1日出版的《红旗》杂志上发表出来(程中原《胡乔木的诗词情缘》)。

  1966年7月底,江青把胡乔木送诗词给毛泽东修改作为一条罪状,在中央文革小组的会上当面予以指斥:“你的诗词主席费的心血太多,是给主席找 麻烦,简直是主席的再创作。以后不许再送诗词给主席。” 胡木英记得父亲从这之后就没再写诗了,“到1980年代后期写了一些,但也比原来少多了”。

  《沁园春•雪》的公开发布始末不少人写下记述文章,大致的情况如下:

  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应柳亚子索诗之邀,将《沁园春•雪》相赠。毛附信说,这是“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所填的一首词,“录呈审正”。 柳亚子《沁园春•雪》称赞道:“……得其初到陕北看大雪沁园春一阕,展读之馀,叹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辛犹未能抗耳,况馀子乎!”

  柳亚子很快写出和词,当月下旬他将两首词作送至中苏文化协会举办的“柳诗尹画联展”展出,并递交《新华日报》希望同时发表。

  然而,《新华日报》是中共在重庆公开发行的报纸,报社负责人提出要向延安请示。报社规定,发表毛泽东词作需经本人同意,11月11日的《新华日 报》只是单独刊登了柳亚子的《和毛润之先生咏雪词》。随之,很多人开始打听毛泽东的咏雪词,这引起时任重庆《新民报•晚刊》副刊编辑吴祖光的注意。他先从 黄苗子处抄得毛泽东词稿,而黄苗子则是从王昆仑处抄得,抄稿中遗漏了两三个短句,但大致还能理解词意。吴祖光跑了几处,连找了几个人,把三个传抄本凑在一 起,终于拿到一首完整的《沁园春•雪》,决定公开发表。

  1945年11月14日,《新民报•晚刊》副刊“西方夜谭”刊发《毛词•沁园春》,并附加一段按语:“毛润之氏能诗词,似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雪》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

  11月28日,《大公报》也发表了毛唱柳和的两首咏雪词。郭沫若率先发表两首和词,盛赞毛泽东咏雪词“气度雍容格调高”。邓拓、陈毅等人也都依韵奉和。

  12月4日,国民党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等报刊也同时登出 “围剿”毛泽东《沁园春•雪》的和词,意图在意境、气势和文字上超过毛泽东,但是“稍逊风骚”。据称,当年刊发的和词不下50首,评论将近20篇。

  据统计,中共中央有关机构1996年认定并结集出版的毛诗词作品67首,其中47首留有毛的手迹,累计约130件,其中《沁园春•雪》自书愈八件,只有《清平乐•六盘山》的书写件数才能等量齐观。

  可以看出,《沁园春•雪》发表在《新民报•晚刊》上,并非出于毛泽东的授意。词作的流传过程颇为民间,系毛与柳亚子的唱和之作,并无让人代笔的必要。但是《沁园春•雪》引起的轰动效应,让毛泽东的“山大王”污名洗去,诗名大振。

  不过也有批评之声。报人王芸生则隐讳地批评毛泽东在《沁园春•雪》里拿“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来自比,有明显的帝王思想。另有学者认为,毛 泽东的《沁园春•雪》受胡适早年词《沁园春•新俄万岁》的影响,毛泽东未必有意摹仿胡氏,但在下意识里尚未摆脱少年时代受胡的影响。分析认为,毛泽东写此 词时,心中有胡词,而且是对胡词的回答。

  两词结尾分别为:

  胡词是:“从今后,看这般快事,后起谁欤?”

  毛词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无论怎样,《沁园春•雪》气势磅礴,想像浪漫,文辞华美,在毛现存的109首诗词中堪称巅峰之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5082647
1945年:《沁园春·雪》发表以后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1945年:《沁园春·雪》发表以后

 

苏辛

 

人民政协报2005-10-27

华岳论坛转载11/03/2005

1945年,毛泽东来到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时,应柳亚子索要诗句之请,把自己19362月写的《沁园春·雪》一词重新抄录后送给了柳亚子。柳展读之余,惊叹不已。称毛泽东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手,虽苏(东坡)、辛(弃疾)犹未能抗手,况余子乎?”得意之际,邀来亲朋好友一齐鉴赏,于是,这首词不胫而走,被人们竞相传抄诵读。后来重庆的《新民晚报》干脆将这首“地下文学”全文照登出来。该报刊编者还在词后写了段热情推崇的赞语:“毛润之氏能诗词以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雪》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气魄之大乃不可及。据毛氏自称则游戏之作,殊不足青年法,尤不足为外人道也。” 

 

 

  毛泽东这首词公开刊登后,轰动了山城朝野,以至在重庆思想文化界引发了一场“欲与天公试比高”的两大阵营、两派文人的笔墨斗争。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蒋介石看到这首词后,大为震怒,也大为不安。他问陈布雷:“你看毛泽东的诗如何?” 

 

  “气势磅礴、气吞山河,可称盖世之精品。”陈布雷答道。 

 

  “我看他毛泽东野心勃勃,想当帝王称王称霸,想复古,想倒退。你要赶快组织一批人,写文章批判他。要全国人民都知道,毛泽东来重庆,不是为和谈而来,而是为称帝而来。” 

 

  为了将毛泽东咏雪词造成的影响压下去,国民党内部暗中搞了个与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比高低的活动。国民党中宣部秘密通知各地、各级党组织,要求会吟诗作词的国民党员,每人写一首或数首《沁园春》。并告知,中央将在写得好的《沁园春》中选出几首意境、气势和文笔超过毛泽东的,以国民党主要领导人的名义公开发表,将毛泽东的《沁园春》比下去。通知下达后,虽然征得数量不少的《沁园春》词,可都只是些平庸之作,没有一首超过毛泽东的。这使国民党当局很伤脑筋。 

 

  1945124日,《和平日报》抛出了一首易君左写的《沁园春·和毛泽东柳亚子》,作者在序中矫“全民之命”,号召“天下词家”围歼,并且以盟主自命。易君左这首词如下: 

 

  国命如丝,叶落花飞,梗断蓬飘。痛纷纷万象,徒呼负负;茫茫百感,对此滔滔。杀吏黄巢,坑兵白起,几见降魔道愈高?明神宵,忍支离破碎,葬送妖娆。 

  黄金难贮阿娇,任冶态妖容学细腰。看大漠孤烟,生擒颉利;美人香草,死剩离骚。一念参差,千秋功罪,青史无私细细雕。才天亮,又漫漫长夜,更待明朝。 

 

  为蒋介石举起“围剿”毛泽东《沁园春·雪》词大旗的易君左,是当年因散文集《闲话扬州》引发一场轩然大波而声名远播的现代作家。湖南汉寿人,字家铖。易君左的祖父是清末儒将易佩绅,父亲易顺鼎为近代爱国大诗人。易家三代文武兼资而簪缨相续。易君左自幼秉承家学,1923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于1926年参加北伐,即开始其军旅文人生涯。发表这首词时他身为国民党军委总政治部设计委员会少将设计委员。 

 

  易君左以其深厚的词学功底推出的这一“力作”,固然流露出了一丝忧国忧民的哀婉情愫,但是将人民革命运动诬为黄巢“杀吏”,白起“坑兵”;喻延安边区为“大漠孤烟”,称《沁园春·雪》词是“冶态妖容”;尤其是结句与《沁园春·雪》词针锋相对,其弦外之音是:中国才迎来一线光明,由于共产党的存在,内战将不可避免,“国命”又将陷入黑暗之中,只能把幻想寄托在“明朝”了。 

 

  与众多和词尤其是国民党反动文人墨客的词作相比,易君左和词的艺术性,称得上是鹤立鸡群了。然而,由于他政治思想上的错误与偏见,人生观的局限,理所当然地遭到了全国进步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的回击。正在重庆工作的郭沫若在和词中赞颂毛主席“气度雍容格调高”,反讽易词“传声鹦鹉翻桥,又款摆‘闲话扬州’腰”,“朽木之材未可雕。”结句断喝道:“纵漫天迷雾,无损晴朝。”同时,远在延安的黄齐生、山东解放区的陈毅和晋察冀解放区的邓拓等人士,也相继和词撰文颂扬《沁园春·雪》词,驳斥易君左等国民党御用文人的和词及评论。 

 

  而包括国民党及其政府中开明人士在内的,许多能吟诗作词的进步人士,也热情称赞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词。抗日战争时期曾在国民党税务机关工作的崔敬伯,认为“毛主席的词是千古绝唱”,思想高,气魄宏大,使他深受教育和鼓舞。他了解蒋管区的情况,非常痛恨蒋介石的黑暗统治,厌恶国民党的所谓共产党挑起内战弄得民不聊生的诬蔑性宣传,所以借用毛泽东这首词的原韵,写了一首词: 

 

  一夕风横,八年抗战,万里萍飘。恨敌蹄到处,惟余榛莽;衣冠重睹,仍是滔滔。米共珠疏,薪同桂贵,欲与蟾宫试比高。抬眼望,盼山河收复,忍见妖娆! 

  名城依旧多娇,引多少“接收”竞折腰。惜蒿里鹑衣,无情点缀;泥犁沟壑,未解兵骚。天予良时,稍纵即逝。苦恨颓梁不可雕。沧桑改,念今朝如此,还看明朝。 

 

  当年这场诗词唱和表面上是文人的风雅之举,实际上却是一场政治论战。事后,蒋介石气急败坏地对其手下文人说:“你们的声音是从腐朽的棺材里发出来的”,“比打一个大败仗还丢脸!”四十多年后,一位在台的政论家在谈到这件事时,还感叹道:“可惜,国民党徒虽多,但多的只是会抓人、关人、杀人、捞钱的特务贪官,是只会写写党八股的腐儒酸丁级的奴才文官和奴才学者。结果,一直到逃离大陆时,‘毛泽东级’的《沁园春》国民党连一首还没有写出来。”

 

  易君左词及重庆一些反动报刊上攻击《沁园春·雪》的和词和文章,王若飞当时曾搜集起来寄回延安,毛泽东阅后一笑置之。他在19451229日致黄齐生信中说:“其中国民党骂人之作,鸦鸣蝉噪,可以喷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299661
毛澤東《沁園春•雪》公開發表始末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田園火雞

 寫于1936年,鮮為人知

    1935年10月,紅軍完成長徵,勝利到達陜北。1936年1月26日,毛澤東親自率軍渡過黃河,到達華北前線對日作戰。

    2月5日清晨,部隊來到陜西清澗縣高傑村袁家溝休整。這一帶已經飄了幾天的鵝毛大雪,雄渾壯觀的北國雪景觸發了毛澤
 
東的詩興。2月7日,懷著革命必勝的堅定信念,毛澤東揮毫疾書,一口氣寫下了氣吞山河的詞作:

    北國風光,千裏冰封,萬裏雪飄。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臘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採;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這就是後來轟動的《沁園春·雪》。

    從1936年2月毛澤東寫成《沁園春·雪》到1945年11月14日發表,長達9年多的時間裏,沒有人知道毛澤東曾寫了這首詞,因為他從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

  發表于1945年,反響強烈

    抗日戰爭勝利後,為了戳穿國民黨反動派“假和平、真內戰”的陰謀,毛澤東于1945年8月28日飛抵重慶與蔣介石的國民黨當局進行和平談判。在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多次會見著名愛國人士。

    9月6日,毛澤東在周恩來、王若飛的陪同下拜訪柳亞子。應柳亞子的請求,將自己寫的《七律·長徵》送給他。10月4日,毛澤東寫信致柳亞子,使柳亞子“感發興起”,隨之作詩一首。兩日後,柳亞子又“以詩代柬”,將“感賦二首”送毛澤東。

    接到柳詩的第二天,毛澤東把自己于1936年2月寫的那首《沁園春·雪》重新抄錄後,贈送給柳亞子。

    看了毛澤東的《沁園春·雪》後,柳亞子欣喜若狂,直呼“大作”、“大作”。他一面讚嘆毛澤東的詞,一面又寫了同一詞牌的《沁園春》和詞一首,一並抄好送交《新華日報》發表。《新華日報》是中共在重慶公開發行的報紙,報社負責人提出要向延安請示。柳亞子不願因此延誤時日,建議先發己作。《新華日報》于10月11日,即毛澤東離開重慶那天刊發了柳亞子的和詞。

    重慶各界在報上只見到柳亞子的和詞而不見毛澤東的原詞,都紛紛好奇地打探。柳亞子便“不自諱其狂”,開始把原詞向一些友人傳發。在重慶《新民報》任副刊《西方夜譚》編輯的吳祖光,先從黃苗子處抄得毛澤東詞稿,而黃苗子則是從王昆侖處抄得,抄稿中遺漏了兩三個短句,但大致還能理解詞意。吳祖光跑了幾處,連找了幾個人,把三個傳抄本湊起來,終于得到了一首完整的《沁園春·雪》。

    11月14日,吳祖光在《新民報》第二版副刊《西方夜譚》上發表了這首咏雪詞,標題是《毛詞·沁園春》,並在後面寫了一段熱情推崇的讚語。11月28日,《大公報》也發表了毛唱柳和的兩首咏雪詞。

    毛澤東的《沁園春·雪》公開刊登後,轟動山城,一時成為人們談論的中心。重慶各種報刊紛紛發表和詞與評論。據不完全統計,當年刊發的和詞不下50首,評論將近20篇,這在我國詞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引發“圍剿”反“圍剿”,針鋒相對

    蔣介石看到這首詞後十分惱火。他問專門為他起草文件的陳布雷:“你看毛澤東的詞如何?”陳布雷如實答道:“氣勢磅薄、氣吞山河,可稱蓋世之精品。”蔣介石說:“我看他毛澤東野心勃勃,想當帝王稱王稱霸,想復古,想倒退。你要趕快組織一批人,寫文章批判他。”12月4日,國民黨中央機關報《中央日報》等報刊同時登出了“圍剿”毛澤東《沁園春·雪》的和詞。

    重慶進步文化界在周恩來直接指導下對于反動文人的攻擊、辱罵迅速予以反擊。郭沫若率先發表兩首和詞,盛讚毛澤東咏雪詞“氣度雍容格調高”,又揭露禦用文人“鸚鵡學舌”的醜態。在延安的愛國民主人士黃齊生,晉察冀解放區的鄧拓,山東解放區的“將軍詩人”陳毅等人,也都各自依韻奉和,熱情讚頌毛澤東的《沁園春·雪》。

    為了把毛澤東這首詞壓下去,國民黨又暗中在內部發出通知,要求會作詩填詞的國民黨黨員,每人寫一首或數首《沁園春》,選幾首意境、氣勢和文字超過毛澤東的,以國民黨主要領導人的名義公開發表。通知下達後,雖然徵得不少詞作,但都是平庸之作,沒有一首能超過毛澤東的。後來,雖然又在南京、上海等地雇傭“高手”作了數首,但仍是拿不出手的“低質品”。由于國民黨的這次活動是在暗中進行的,又未成功,所以一直秘而不宣,高度保密。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才由當年參加過這項活動的一位國民黨要員透露出來。

(《黨史縱橫》2008年第7期 王樹人文)

 來源:文摘報    2008年09月24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68503
「枪杆子里头出政权。」才是硬道理
推薦0


Cha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枪杆子里头出政权。」现在责怪老蒋当年不该想动共产党的命根子的人,也请同样想想,今天共产党掌握人民解放军,统治全中国,不也是一样不容国中有国,军外有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除非自己能做到这一步,不然就别苛责别人为何做不到。

蒋介石作为那个时代的中国领导人,当然有很多可议的错误手段。但是解放后执政的共产党领导人,敢说完美无阙吗?我看未必。「严于责人,宽以律己」恐怕不是真正共产党人的胸襟与气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62247
可惜他慮不及此…………
    回應給: Chang(ChangLS) 推薦1


why02122000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抗日戰爭過後,蔣介石不該想動共產黨的軍隊,讓共產黨心生疑懼,殊不知有軍隊的支持,才可能有政治上的獨立可言。蔣介石更不該去打一個沒有主動攻擊國民黨或迫害人民的共產黨,因為師出無名,反而會讓全國人民心生怨恨。

蔣介石若讓共產黨有自己的軍隊,有自己的地盤,才能讓共產黨放心重慶協議是玩真的,兩黨自可避免一場內戰,中國的建設亦可提早起步,國力當更甚於今朝,可惜他慮不及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56284
說得對
    回應給: 舟舟(sun0540206120)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只能相對而言,世上沒有絕對的事。
謝謝指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52689
霸氣
    回應給: 安津(anjin0630) 推薦0


sun0540206120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霸氣
雖不能說前無古人
但至少很長時間內都後無來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51826
毛泽东作的词很有魏武帝的风范
推薦0


zhhjld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历史上写词写的好的人很多,但能写出毛那样霸气的好词的却很少。李煜 李清照 纳兰性德的词都很好,但偏阴柔。辛弃疾的词虽然铿锵,但总感觉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尤其那首《沁园春-雪》可以与三国的曹操的诗相提并论,词里字间充满着自信与浪漫的感觉。

    蒋也会写诗,有几首很热血,但和毛比就差一些了。在玩弄政治上,蒋比李宗仁 阎锡山 张学良 冯玉祥这些一时豪杰们都要高明一些,但和毛比,无论在政治军事的敏锐度还是个人魅力上都要逊出许多。周恩来曾在黄埔军校在蒋的手下当过主任,陈赓曾在北伐时救过蒋的性命,但这两个人都选择了毛,但这两个人最终都选择了毛。如果说毛可以比作曹操的话,蒋也许就是袁绍的水平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49576
老蒋喜欢用(武力+金钱收买)解决问题
推薦0


Cha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老蒋日本士官学校出身,学问不高,喜欢用(武力+金钱收买)解决问题。曾经有多人劝过他,共产党的问题不是简单地靠他的老法子解决得了的。可是他不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23671
老蒋就是太迷信武力了
推薦0


dhz135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对付共产党,他永远只有肉体消灭一途,他从来不想和共产党和平共事。结果是被赶到台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123621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