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尾巴正港第三勢力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老榮民回顧在台灣的客家人---兩岸史話-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被直接挪用的漢人身分(二)
 瀏覽52|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岸史話-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被直接挪用的漢人身分(二)
2016/10/24 17:02:15

兩岸史話-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被直接挪用的漢人身分(二)

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高雄美濃客家村。(本報系資料照片)
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各國志工來台學習台灣客家文化。(本報系資料照片)
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台北客家義民祭舉行主祭大典。(本報系資料照片)
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臺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然據相關資料可知,原本的「客人」自稱,到了戰後,似乎也直接轉化為自稱「客家」。

或如一則1947年5月刊於上海《申報》的〈台省一葉〉中言:

這裡的老百姓,除了極少數的土人──高山族之外,大都的同胞都是來自閩粵二省,全省人口號稱650萬,高山族人約30萬到40萬,客家人百餘萬,其餘都是福建的閩南人……客族人聽說亦因來台較遲的緣故,聚居的地方也比較是山僻的鄉間,但是他們富於刻苦和耐勞的習性,能憑其天賦性能與大自然鬥爭,所謂「人傑地靈」,在他們不屈不撓英勇努力之下,同樣也有他的偉大成就,許多的荒山開闢了,許多的野原變成了稻田,他們造成了另一種局面,和生活的根據地。看吧那個村子的客家民族,不是都過著愉快安逸的農村生活呢。

如上可知,一如國家直接將日治時期的「廣東人」直接等同於「客家」,當時中國方面對台灣漢人的認識,也是採取直接挪用、轉化的方式。

本省客人的採納

台灣客方言人群在清代多被官方以「粵人」表述,到日治時期,則被殖民政府以「廣東人」稱之。然清至日治時期,台灣客方言人群在民間通用的自稱則為「客人」,以方言之異同,與「福老」對稱。然據相關資料可知,原本的「客人」自稱,到了戰後,似乎也直接轉化為自稱「客家」。

據溫送珍回憶表示,戰後初期,何禮謙即召集徐傍興、陳重灝、林昌福、張昌廣、宋霖康、張芳變、周東郎、張心淵、黎傳金、陳新壬、陳新春、潘德青、彭雲鵬、何禮棟、曾坤燈、張木生、溫送珍等在台北發展的客方言人群,籌組「客人會」,但後來即改名「客家會」。此外,我們也可以由一些日記內容的自我表述方式來加以印證。

日記書寫的目的是私密而非公開,較能夠反映作者內心真正的想法與感受。加上,日記所記載的內容是事發當時的心情,不會因事過境遷記憶零落,或因時空變化而加以美化、扭曲,導致失真。

因此由日記的書寫可以比較如實地了解書寫者當時的想法,或比較出其心理的轉折。故有研究者認為,日記做為一種史料,最能反映時人對局勢的態度。目前所能涉獵的客方言人群的日記不多,以下以《吳鴻麒日記》為例,再參以非客的觀點加以佐證。

吳鴻麒(1908-1947),原籍福建汀州府永定縣,父親原為茶商,後來遷至中壢。目前得見之《吳鴻麒日記》僅1945-1947年,但已足以看出戰後台人適應局勢的心情轉折。由日記中,我們可以看到,1945年9月,吳鴻麒曾應李瑞漢之邀,至某校教授官話(北京話)及客音漢文。我們也可以看出本省客方言人群當時即與外省或半山客方言人群頻頻接觸,如1945年3月1日的日記寫到,「邱琮先生回台,招待台北市各方面有力者,余亦被請之一人」,以及1946年6月19日提到「丘念台先生、鄭長英先生來訪」。

除了丘念台之外,李翼中亦為本省客人多方接觸的對象。一則寫於1945年10月31日的日記,提到「明日客家人要訪李翼中先生」,有意思的是,由日記中塗改的痕跡,我們可看出日記中原本寫的是「客人」,但之後被改成「客家人」。可能由於對「客家人」一詞不甚適應,在隔日1945年11月1日的日記中,又直接以「客人」書寫,不再改成「客家人」:

1945年11月1日,早朝客人等聯袖訪李翼中先生及其同伴者多人。

以上是以客方言人群的角度觀察,若以本省福老的角度,亦可看出此種轉折。目前可見本省福老在日治時期的日記中,多將本省客方言人群書寫為「粵人」或「廣東人」。如《灌園先生日記》中提到其在大肚女子訓練所講演,題目是「女子對國家應盡之義務及修養訓練」,言及「漳泉女子不作田,粵人惟女子作田,偏則不好」,或如《水竹居主人日記》在提到友人林良鳳時,言「公,粵人也,生長宗邦,性勤儉」。

主張大客家主義

黃旺成的日記亦然,如1912年4月15日的日記提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位新來的「廣東人」巡查補。同年10月7日,日記寫到因北風太強,草帽掉到水裡,一位「廣東人」親切地幫他撿起。1915年4月3日的日記,則提到當天下午2時有衛生講話,「集福建人於講堂,廣東人於大成殿前」。

1925年12月14日的日記中提到,「廣東部落以硬飯待上賓,反受其苦」。1928年1月11日,日記中提到午後到民眾黨支部聽一日人參與的共謀詐欺案,受害者是「兩母女,兩粵人」等等,不一而足。但我們由1951年1月20日的日記中可看出,黃旺成已將本省客方言人群稱為「客家」,即「聞鄒清之昨來竹開座談會,極力主張大客家主義,縣長、議長客人都要爭取」。

另外一個例證是戰後初期保密局台灣站的一則情報資料。1947年4月1日保密局高登進提供關於彭德之情報時,稱「查新竹市黨部指導員彭德(本省客人,現住新竹中正路……)」,由此也可看出「客人」一稱是日治時期以來的習慣稱謂。而這些不論是自稱或他稱的「客人」,到了戰後,皆一律改稱為「客家」。

綜上可知,台灣客方言人群,在戰後不僅經歷了由「日本人」變成「中國人」的身分轉換,與此同時也由「廣東人」或「客人」變成了「客家人」。

(全文完)

(旺報)



出處: 兩岸史話-戰後台灣客家的形塑歷程 被直接挪用的漢人身分(二) - dadada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Generalxen/78955648#ixzz6nIZmuHPg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7108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