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尾巴正港第三勢力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老榮民回顧客家義廟所供奉的義民---兩岸史話-南台灣「客」的身分轉化 義民群起協助平定叛亂(二)
 瀏覽56|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岸史話-南台灣「客」的身分轉化 義民群起協助平定叛亂(二)
2016/10/21 08:29:59瀏覽112|回應0|推薦3

兩岸史話-南台灣「客」的身分轉化 義民群起協助平定叛亂(二)

雲林縣麥寮鄉的清朝磚牆已有300餘年歷史。(本報系資料照片)
2015年10月17日,總統馬英九到屏東竹田六堆忠義祠,揭牌正名為清康熙年間的舊名「忠義亭」。(潘建志攝)
《清代南臺灣的移墾與「客家」社會》
清代台灣州官胡傳。(本報系資料照片)

鳳山縣的忠義亭至今仍以忠義祠之名屹立不搖,聞名全台;而台南西港村的向忠亭則早已無痕跡。

根據覺羅滿保的說法,當清軍入台時,北、中、南三路都有義民起而協助平亂。他們後來也都獲得總督題贈的匾額以及腰牌。從歷史文獻資料看來,朱一貴事件後至少有兩個地方出現了紀念建築物。

一是鳳山縣港西里西勢的忠義亭,一是諸羅縣安定里西港仔的向忠亭。然而,這兩座亭的命運卻極不相同。鳳山縣的忠義亭至今仍以忠義祠之名屹立不搖,聞名全台;而台南西港村的向忠亭則早已無痕跡。我們之所以知道台南曾經興建向忠亭,是因為這裡有一座名為慶安宮的廟,保留了一方立於乾隆9年(1744)的石碑。

向忠亭已經荒廢

雖然這塊古碑因風化嚴重,文字辨識頗為困難,但仍然可以看出安定里居民在朱一貴事件時致力動員以協助政府平亂至建亭紀念的歷史過程。碑文中也透露出廟宇在建成之後不久,即因缺乏維護而漸趨荒廢的訊息,「今亭宇頹傾,宇蓋式殘」、「僅年聞其盛,將日漫滅」。

正因為廟宇荒廢,地方人士才在乾隆9年以記錄朝廷恩賞並教育子弟為由,鳩資重修,並留下這方石碑。此時前距康熙60年(1721)變亂發生,僅有23年而已。西港村的向忠亭即使經過乾隆初年的重修,終究還是難逃毀壞的命運。時至今日,除了這方重修碑記外,西港地區已完全看不到當年向忠亭的任何遺跡了。

保留這方石碑的慶安宮是台南地區著名的廟宇,目前主祀天上聖母(媽祖),同祀中壇元帥、境主公(城隍爺)以及十二瘟王。同樣是參與平亂、成為義民、建亭紀念,西港仔地區的居民卻和下淡水的粵民呈現出不同的態度。

如眾所周知,台灣社會的動亂、分類械鬥以及義民行為,在整個清代不斷重複上演。台灣各地也在不同時期建立了類似義民廟的建築。整體看來,下淡水的忠義亭在清代台灣的義民廟中顯得相當特別。這是因為下淡水的忠義亭一開始就不是以供奉戰死義民之名而設,亭內供奉的是聖旨牌。研究者也指出,北部義民廟後來發展出類似一般民間信仰的分香,這也是南部地方所沒有的。換言之,下淡水的忠義亭看起來像是忠烈祠,但這個忠烈祠不僅沒有祭拜地方社會戰死者的英靈,還一直只供奉皇帝的聖旨牌,幾乎就是國家正統的文化象徵。

忠義亭在清代台灣方志中,並不是被放在民間信仰的寺廟類,而是被納入名勝古蹟類來敘述的原因也是如此。北部地方的義民廟則逐漸轉化為民間信仰的廟宇,有神像、分香及固定的祭典儀式。當然,在地方住民不再像初始時那樣需要來自國家的正統文化象徵時,南台灣忠義亭顯然較北部沒落得快些。這也是我們今天參觀台灣各地義民廟時的一般印象。

從某種意義看來,西港仔和新竹義民廟後來的發展,是當地居民逐漸「遺忘」了他們在戰爭中從政府手中取得「義」的身分的歷史過程。相對地,下淡水的粵民不僅一直沒有拋棄「義」的象徵,還很刻意地保持了下來。上述的發展差異意味著,同樣是成為義民,但他們在國家定位下的身分是有差異的。這種差異導致了他們成為義民之後,對於「義」這種身分的不同態度。

康熙60年(1721)朱一貴事件中「義民」所在的西港仔地區,在康熙50年代(1711~1720)台灣縣級方志描述負面的客家形象時,隸屬於諸羅縣的安定里,為下茄冬以南的「非客地域」。20世紀初期日本殖民統治者在台灣進行漢人鄉貫調查,當時在行政上隸屬於北門郡的西港莊總計約有20200人,皆屬福建籍而無廣東籍(粵籍)。

這個調查數據的重要性不在說明西港仔地區真的沒有粵民,而是至少到了20世紀初,整個西港仔地區並沒有人自稱是粵民。又,乾隆初年擔任巡台御使兼理學政的楊二酉,在為粵籍移民爭取學額時表示:「康熙60年與雍正10年,台匪竊發,粵人實有力焉。至今稱其里曰『懷忠』,人曰『義民』」。

忠義亭屹立不搖

這些話意味著,康熙60年(1721)參與平亂而獲得義民身分的粵籍移民,其所屬範圍限於被稱為「懷忠」的下淡水地區。同一時期受賞為「向忠里」、「效忠里」的西港尾以及安平鎮,其居民的祖籍可能不是粵籍。總之,對比下淡水的粵民來說,西港仔地區居民的定居合法性當時較沒有受到社會上另一群體的質疑,也因此他們較無必要藉由戰爭或義民的歷史,來強化和王朝之間的聯繫以及定居的合法性。

比照兩地社會發展以及義民信仰之差異,我們猜測,可能和南台灣的客家人缺乏定居權有關。因為他們在當地定居的過程缺乏墾照等正當性,而必須強調和國家正統之間的關連。他們對於忠義亭的建設和維護,因此也跨越了時間的藩籬而一直維持下來。(待續)

(旺報)



出處: 兩岸史話-南台灣「客」的身分轉化 義民群起協助平定叛亂(二) - dadada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Generalxen/78488531#ixzz6nHqFTnXv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710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