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開改革委員會,兩岸論述報告中肯定九二共識的歷史貢獻,但有委員質疑這份報告將其當成過去式,是拋棄九二共識。可惜他們為九二共識辯護的聲音來得太遲了,遲到了4年。

過去4年,鮮少有人像我一樣,發表文章論及兩岸關係時,都為九二共識辯護,在各式媒體平台上提到九二共識超過百次。

我公開批評蔡英文總統扭曲九二共識,將其扣上一國兩制的帽子;民進黨立委說,九二共識裡沒有一中各表的空間,我批評他們屈從中共的主張,放棄台灣的立場。

即使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也無法否定在馬政府執政時,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才有了直航協議。當陳菊與賴清德等人赴大陸交流時,他們不是從台灣飛到香港轉機,而是直航大陸。直航是具體存在的事實,這就是九二共識的成果,民進黨嘴巴說不要,身體卻親身享用。

九二共識有五大貢獻。首先是擱置主權爭議,務實協商。兩岸政權互不承認對方,糾葛主權爭議,數十年來無法坐下來談,但在陳水扁總統執政時,大幅開放大陸產品來台,他也讓大陸成為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岸的經貿交流旺盛,衍生出許多問題。九二共識讓兩岸先就民生問題,包括直航,以及台灣通緝犯躲藏大陸等議題務實協商。沒有九二共識,兩岸交流秩序會停留在陳水扁時代的一團亂。

第二,農漁民與中小企業獲益。因為務實協商,農漁民與中小企業的產品得以納入ECFA早收清單,零關稅銷往大陸,以文心蘭為例,從1年6000支成長為40萬支。ECFA是約束兩岸經貿遊戲規則的契約,台灣人賣東西到大陸,減低風險,多了安全。

第三,危機控管、避免戰爭。美國歐巴馬政府便公開支持兩岸的對話協商,認為兩岸間基於九二共識的制度化協商,有助於亞太區域穩定,對美國也有利。

第四,國際空間更為寬廣。例如台灣曾年年出席世界衛生大會;蔡政府執政後,不但無法出席,今年連美國都拒絕表態支持台灣。

第五,兩岸政府對政府協商,建立了官方與官方的聯繫機制,使得中國大陸不得不與中華民國政府直接打交道。民進黨執政後,否定九二共識,中華民國政府在兩岸互動中就消失了。今年2月6日,蘇貞昌院長針對武漢加班機大聲喊出「必須以政府對政府協商為前提」,現已經過了130多天,民進黨的政府對政府協商仍沒有蹤影,不只自我打臉,臉腫得厲害,食言而肥,蘇內閣的身軀臃腫難堪。

但九二共識如今失去作用,也是得勇敢面對的客觀事實。中國大陸壓縮了九二共識中各講各話的空間,讓九二共識的精髓─「創造性的模糊」失去作用。以前兩岸協商平台上,雙方多只講「九二共識」4個字,我方只在自家場合談「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對岸也只在面對他們的人民時才說「反台獨的九二共識」,彼此留下各自詮釋的空間。但民進黨執政後,對岸在交流場合把話愈講愈硬,大力強調大陸對九二共識的單方面定義。也是國民黨自我辯護不力,赴陸交流的重量級政治人物裡,只有朱立倫在劉結一面前直言台灣方面對九二共識的「意涵不同」,不少國民黨要員自我萎縮,認為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的空間了。

過去4年間,九二共識從不是個討好的議題,台灣年輕人對九二共識不了解,九二共識跟國民黨綁在一起時,就是保守、老舊、傾中的同義詞。4年間,九二共識背負了不該背負的罪名,我帶著鋼盔往前衝時,常常形單影隻,現在國民黨改革委員才挺身捍衛九二共識,他們遲到了。

九二共識已經失去台灣社會的支持和功能,兩岸需要超越九二共識,找到新的互動基礎,國民黨應該勇敢提出傳統統獨概念以外的新空間。中國大陸說九二共識是定海神針,別忘了定海神針其實是西遊記裡的金箍棒,運用自如,可以穿山入海,也可以放在耳朵裡再伺機使用。超越九二共識,不是否定其歷史作用,唯有保持金箍棒的伸縮靈活,兩岸才可能掙脫主權爭議的僵局,超越17世紀《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的傳統民族國家觀念,往更有創意的方向建構兩岸關係。

(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