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尾巴正港第三勢力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拾章 結論
 瀏覽85|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第拾章 結論修改文章
2007/05/10 15:54
瀏覽

國民黨不論如何的反省檢討,如何的改革進步,如果在九七年的總統大選中再度失敗的話,國民黨的一切將付諸東流,在台灣將來的二十年將無法再度執政,甚至有可能淪為永遠的在野黨了。所以九七年的大選對國民黨而言是關鍵的一役,也是國民黨必須勝利的一役。當然馬主席是明瞭這一點的,基本上也是充滿信心的。但是問題就出在過度的有信心了,馬主席自已和整個的國民黨選舉都早己認為九七年的總統,是非馬英九莫屬的了,馬主席已在研究執政黨應該如何對待在野黨的問題,而國民黨中的重要幹部也已研究如何分配政府官位的問題了,國民黨目前的情境正是回到九二年的時空裡了。完全沒有警覺性與戰鬥性了,馬主席沒注意到「馬市長特別費案」他個人聲望急速下滑的事實,國民黨也沒注意到「國民黨和民進黨一樣爛」的人民觀感,黨和黨主席都還沒有危機感,更缺乏驕兵必敗的警愓心。總而言之言國民黨目前的作為表現對九七年的大選是十分不利的,為了大選的勝利老黨員在此分別對馬主席及黨內的有識之士提供建議如后..

一.給馬主席的建議

  馬主席自接任黨主席,基於個人的感受及情緒,在未經深思熟慮及幕僚作業的情況,提出個人的看法,以致在言論及作為上都己犯了不少的錯誤。譬如:「國民黨與台灣連結」、「加強本土化論述」的問題,國民黨與台灣連結,加強本土化論述兩項,基本上是國民黨已經進行了三四十年的老問題,就實質而言並不是國民黨本土化的問題,根本是本地人士的奪權鬥爭而已,幾十年來的領導人不從實質核心去解決問題,只是在本土化的煙霧中作些爾虞我詐的人事鬥爭,馬主席接任黨主席原本是終結國民黨本土化問題的好時機,然而非常不幸的是馬主席對於自身身分立場的認知發生錯誤,一個在台灣生長成人的台灣人,只因為血統的關係自認為是湖南人,以外省人的立場去思考問題,誤蹈進入了「國民黨是外來政權」的陷阱而不自知。

  馬主席在學生時代想必讀過一篇文章,美國總統甘迺迪總統的就職演說,不妨回憶一下甘迺迪說的..「我們今天不敢忘記我們是那一次革命的後裔,讓我們從此時此地向我們的朋友和敵人作同様的宣告,這支火炬已傳交給新一代的美國人,他們出生在本世紀,經歷過戰爭的考驗,受過冷酷而艱苦的和平訓練……」。如果馬主席在他的就職演說中師法甘迺迪的說法,強調中國國民黨的火炬已經傳給了新一代的台灣人…..。相信可以為馬主席自已和黨都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煩,至少用不著再花力氣去談什麼連結台灣及本土化的論述了,在當前整體經濟日趨困難,人民生計日益困苦的情況下,帶領國民黨去談一些本來已經隨時間淡化了議題,實在是沒有必要的事。蔣渭水是一個早已被「黨外份子」及民進黨定位的歷史人物,去作翻案文章,甚而牽強附會的說他是國民黨的精神黨員更是大可不必、沒有意義的事了。莫那魯道是台灣的抗日英雄,是值得台灣人民崇敬的英雄,但是他和國民黨是毫無干係的,難道國民黨和這兩人拉關係,就可以顯示國民黨和台灣是連接在一起了。

 

   馬主席在前年地方選舉期間大搞扮「台客」的事也是一種錯誤,雖然有些年輕的演唱人員自認為是「台客」,不認為「台客」是貶抑輕蔑之詞,但是他們並不能代表所有的台灣人,如果大多數的台灣人仍不願自認是「台客」的時候,馬主席實在不宜扮演「台客」的。台灣人在政府遷台之前是存在嚴重的階級區分的,所以台灣人的是有階級意識的。國民黨在台灣執政五十年,給台灣社會一項重大的成就是消除了社會上的階級現象,消弭了台灣人心中的階級意識,如今馬主席和連中常委所扮裝的台客形象,完全代表五○年代中台灣社會的一個階級的人物,勢將重新挑起台灣人的階級意識,恐怕是多數台灣的知識份子所不認同的形象,就已晉身上層社會的台灣人而言,不論「台客」這名詞是褒是貶,馬主席這種行動必然是會認為是在糗台灣人的,馬主席不能不注意其扮演台客的後遺症的。況且在台灣的各項選舉中,總是有候選人或助選人以作秀的方式企圖吸收選票,選舉戯劇化的結果,使得總統大選都會有槍擊秀出現,國民黨難道還不思改進,反而還要繼續下去嗎?

  國民黨近年來雖有龐大的智庫幕僚群,但是好像沒能發應有的功能,特別是在文宣方面,由少數年輕的女性主持,但是由於她們獨特的背景與才能,其思維理則也表現出有些特別,意識範圍有些窄狹,缺乏中國人固有的「天下觀」,雖然有人一再強調她是具有「國際觀」和「世界觀」,但是缺乏了「中國的天下觀」是不可能直接和國際、世界接軌的,如果中國國民黨失去了「中國」特性,中國國民黨就失去了傳統價值,當然也就沒有立場談兩岸問題了,因此國民黨就自動的降格成為「台灣島內的政黨」,想來馬主席是不會走這種路線的,但是有可能在警覺性不够的情況下,不知不覺地走上了會導致中國國民黨沉淪的路子,老黨員這話可不是隨口說說的而是有事實根據的,從最近一句國民黨的文宣口號可以得到証明的,那就是「2008 把台灣贏回來」,基本上老黨員認為這句口號就是國民黨在不知不覺中跟著民進黨的調子起舞的結果。民進黨基本上是反中華民國的,所以他們不用中華民國的年號而改用西元年號,從民國八十九年、到九十三年他們都用20002004 ,當然下一次得用2008了。國民黨有什麼理由不用中華民國的年號,或是直接用總統的任次呢?台獨份子一直要以「台灣」取代「中華民國」,民進黨是偏向台獨的,當然也用「台灣」了,況且在民進黨的心目中是沒有金門、馬祖的,國民黨的中華民國該是包括台澎金馬的吧。所以「2008 把台灣贏回來」這話是完全不適合國民黨來用的。而就「台灣意識」而言「把台灣贏回來」是一句非常不妥的話,在講「台灣優先」、「台灣第一」的人心目中更將是一句褻瀆台灣的話,客觀一點說台灣也是高於國民黨的,台灣從來不是國民黨的,國民黨無從輸掉台灣,自然也無法贏回台灣的,顯而易見的是國民黨在創擬這則口號時是不够用心的,完全未能考量到中國國民黨的主體,同時也顯現不出國民黨理想與抱負。這就是馬主席重用年輕的女性來主導文宣工作的結果,井魚不足與語海。馬主席應該有所覺悟才對,國民黨不能把自己矮化成為台灣島內的政黨,只在台灣作蝸角之爭。因此老黨員要特別提醒馬主席在有機會唸國父遺囑時,用心想想「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這句話的意義。還要用心比較一下國民黨的「天下」與民進黨的「天下」,會發覺其間的不同的。

  馬主席肩負著振興國民黨的重責大任,必須要建立正確的自我認知,開展心胸,展現氣魄。因為老黨員觀察到馬主席以前的重重作為,其缺點就是心胸不够寛廣,氣魄不够恢宏。因為心胸够寛廣,所以心中常存著我們、你們、他們的分際,因此在立場上就表覝出來了我們外省人,要連結你們台灣人,我們國民黨要連結你們台灣,或是我們國民黨,聯合你們中間選民來打敗他們民進黨,這種思維與言語。因為氣魄不够恢宏,所以個人的目標是九十七年的總統,看不到比「台灣總統」更高的目標,只看到國民黨在台灣的未來,沒看到中國國民黨在中國的未來,因此縱然馬主席贏得了九十七年的總統大選,也不過是中國國民黨在實質上變成了台灣國民黨而已,對中國國民黨而言將是一件遺憾的事。如果馬主席要振與中國國民黨,就必須想到中國國民黨重回中國大陸的問題了。馬主席應該把目標拉高放大才對,馬主席必須體認他的使命是振興中國國民黨,復興中華民國,而不是現階段的中華民國總統。老黨員懇請馬主席三思。

  最後老黨員供獻一個馬主席的同鄉先輩寫的一首詞「沁園春」給馬主席參考。

 

北國風光 千里冰封 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 惟餘莽莽 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 原馳蠟象 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 看紅裝素裹 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 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 略輸文采 唐宗宋祖 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 成吉思汗 只識彎弓射大鵰

俱往矣 數風流人物 還看今朝。

 

二、給黨內俊秀有識之士的建議

首先向各位先進及俊秀的有識士報告一個,老黨員冷眼觀察到的小心得,就是馬主席為了站上九七年的總統大位,己經執迷太深,經營過度了。換言之也就是練功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了。俯首隨便舉幾個例子就可以証明,例了爭取「台灣人」的選票而向「台灣人」傾斜,年年二二八向「台灣人」道歉,自認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中國國民黨是外來政黨所以要極積的連結台灣。為了刻意營造個人清廉的形象,將半數的特別費列入薪資所得申報財產,生出特別費的風波,因而導致其個人形象受損。為了爭取泛綠選民的選票,在新年伊始之際向民進黨抛出和解之議,爭取政黨和解尚屬正常的作為。然而說出..「願為民進黨與中共牽線」就是走火入魔後的囈語了,在本年六月底前將黨產問題處理完畢有可能成為狂語。所以黨內的有識之士必須警覺到,國民黨不能再給馬主席選總統的壓力了。

而是要設法使馬主席御下選總統的重擔,讓馬主席全心全意的當中國民黨的主席,因為黨主席的地位實際上是超越總統的,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重責大任是遠大於現階段的中華民國總統的。如果馬主席選總統,那從現在到明年五月將有一年半的時間,馬主席將無暇處理兩岸問題。而兩岸問題的關鍵與基礎則在於「國共和談結束中國內戰」,這是國民黨無可旁貨的責任,是非要國民黨的黨主席處理不可的問題。中國國民黨的黨主席絕不可以是兩岸政府的調人或牽線人。更重要的是兩岸關係的發展,己不可能容許虛擲一年半的時間了,中共極可能在二○○八的奧運會後處理問題,對台灣施以高壓手段也是必然的趨勢,如果台灣「被統一」的話,中國國民黨及中華民國都將陷於萬劫不復之地,馬主席及國民黨中的有識之士都必須權衡輕重作出正確的選擇。

九七年的總統選戰關係到國民黨存亡續絕,國民黨必須慎重小心的應戰,除了必勝的決心而外,得有必勝的策略與萬全的準備。當然就必須考量到民進黨攻擊的方向與重點,先為因應與準備。因此國民黨的提出的候選人必須排除被攻擊的弱點,使之無懈可擊,進而具備選民接受的條件,創造選戰的先決優勢。因此首先應就選戰的大環境作出戰略性的考量,當前台灣的大環境,尤其是中南部地區「本土意識」過分強烈、「省籍情結」仍未消除。馬主席未能把握時機將自己轉化為「台灣人」是遺憾的事,而今為時已晚,在中南部很難得到「台灣人」的選票己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不宜強求了。因此國民黨推出的候選人最好是「本省籍」的。當為了顧及族群平衡,副總統的候選人最好是「外省人」了。同樣的為了顧及兩性平權,總統候選人是男性的話,副總統候選人就最好是女性了,總統候選人是南部人,副總統候選人就最好是北部人。不論候選人如何選出另一項重的條件就是兩人都必須國民黨忠貞資深或是與國民黨有深厚淵源的黨員,不可以由為參選而入黨的人出線。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因素,就是國民黨的候選人與國民黨黨產的處理沒有關係或者能够切割分開。以避免民進黨利用黨產處理問題來攻擊候選人,或者是為了選戰而加強對黨產問題的窮追猛打,在互為因果的情況下,使民進黨的攻擊力產生相乘的效果,對候選人及黨都產生不利的影響。事前能够防範或避免的事最好能事前規劃好,就不會受到傷害了。

  基於上述的各考量因素與條件,老黨員為國民黨謀,為中華民國的人民設想,經過眾端參觀,仔細思量的結果,向國民黨的先進及俊秀有識之士提出誠摯的建議,九七年總統大選國民黨所應推出的黃金拍檔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678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