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尾巴正港第三勢力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肆章 國民應作的省與檢討(九十四年七月以後)
 瀏覽70|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第肆章 國民應作的省與檢討(九十四年七月以後)修改文章
2007/04/30 13:58
瀏覽

  一、黨主席由黨員直選及中常委由黨代表直選的問題

 

 中國國民黨在九十四年七月十六日以黨員直選的方式選出了馬主席。選前表態參選的有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先生、台北市市長馬英九先生,另外也有基層的黨員要求連主席連任,基本上國民黨的黨員可說是分成三派了。而在擁王派與擁馬派之間,顯然的己經出現了選戰上的攻防作為,從黨員是否繳交黨費才能投票,到選務機構設置與運作雙方都有不同的意見,至於誰比較適任更是日後免不了還會有一番爭論的,當然都可以說成是選戰的必經過程和必要手段,也可以說是表現黨內民主所必須作為。是民主制度深化的必要表現,若非如此則不足以表現出中國國民黨是一個「民主而進步」的政黨。

老黨員覺得黨中央在選前必須省思所謂的「黨員直選黨主席」的政策,是否正確的問題。黨主席由黨員直選就一定是黨內民主的深化,黨內民主的標誌嗎?依老黨員看來未必見得,黨中央的核心人士及黨工們,大家不妨深思一下,我們的國家的民主制度,果如一些當年主張「總統直選」的人士所言,只要施行「總統直選」就証明中華民國的民主已到了深化成熟的境地。今天回顧一下當年民進黨主張「總統直選」,以及李登輝忽然改變間接選舉的立場,不難看出他們是有共同的陰謀的,因為他們瞭解只要是「總統直選」,他們就可以經由操作省籍情結來逹到操作選舉的目的,如今事實証明了「總統直選」就是被操作的選舉,根本不是民主的深化,而是民主的倒退。「總統直選」對國家而言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因為在現階段「總統直選」並非真正的民主,而是浮面虛假的民主。以九三年的總統大選為例,陳水扁若不是操弄省籍情結,以激情的苦肉計騙選票,以不正當的手段阻擋部分軍公教人員投票,陳水扁有可能當選嗎?國民黨在事後未能從大方向,大原則檢討而專注於兩顆子彈的問題,是令老黨員覺得不解與遺憾的事。國民黨應該檢討的是有多少選票是被蠱惑的、是被操作的、是被煽動的、是被激情騙取的,又有多少選票被擋在票箱之外。如果「全民」中還有大部分是會被蠱惑、操作、煽動、動員,甚至於在被欺騙、利誘、威脅的情況下,投下非理性自主的一票。老黨員覺得黨中央有必要從「總統直選」的失敗教訓,得到經驗。國民黨可能無力改變總統大選的方式,但是在黨內總可以不必再蹈「總統直選」的覆轍的吧。

國民黨的黨中央必須省思的另一個問題,國民黨是一個有百年以上歷史的政黨,目前在中國大陸,在海外世界各地都還有為數不少的國民黨黨員,而在黨員直選黨主席的技術條件並不完善的情況下(没有通信投票的辦法),僅由台灣地區的部份黨員來投票選黨主席,是否合宜值得研究。事實上由台灣地區黨員出來的黨主席,正確的說該是「中國國民黨台灣地區主席」。民進黨是島內政黨,他們只有島內黨員,當然可以搞「主席直選」的遊戲。國民黨根本不必跟著民進黨走的。

前年連主席赴大陸作了破冰之旅,和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作了歷史性的會面。是國共的領導人在在敵對了六十年後的首次接觸,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自一九四九年建國以來,中共的領導人,第一次和中國國民黨的領導人見面。連胡兩人在人民大會堂褔建廰晤談一小時四十分鐘,兩人認為基於國共兩黨對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穏定發展的承諾,和對人民利益的關切,他們決定會後共同努力,創造條件,逐步尋求最終解決辦法。而連主席在返台兩個月後,就抽身而去,撤手不管了,是否恰當也是黨中央必須省思的問題。連主席這次大陸行,有著卓越傑出的表現,在台灣當前的政治人士中獨領風騒,其聲望正如日中天,國民黨竟然將它變成了「夕陽無限好」。連主席本身將大陸行的努力與成就變成了「臨去秋波」。

 

 老黨員曾建議黨中央省思的問題,對具有投票權的黨員同志,在將票投下去之前要深思以下三個問題。

 

 第一..當前國民黨需要什麼樣的黨主席?需要專職的黨主席或是兼職的黨主席?

 

 第二..當前國民黨需要什麼樣性格的黨主席?需要循規蹈矩墨守成規性格的黨主席或是有開發創新突破法規範性格的黨主席。

 

 第三..當前國民黨需要走什麼路線的黨主席?在革新的總路總下,依然能比較出來保守維持傳統,或是創新抛棄傳統的黨主席。

 

 老黨員當時也曾提出個人的看法給大家參考。

 

 第一..當前國民黨所需要的當然是專職的黨主席,而要一個能全心、全意、全力來領導國民黨的黨主席,要心無旁騖地為黨服務的黨主席。當前國民黨是在野黨,在野黨的黨主席是不宜由政府官員來擔任的,即便是民選的市長,實際上仍是政府官員,在某些方面因為是政府行政團隊中的一員,自然會受到一些限制或牽制的。就以這次連主席大陸為例,如果連主席還兼有副總統的身份,還能成行嗎?

 

 第二..就國民黨當前的處境而言,是處於要向政府抗爭的在野黨,是要向其他政黨鬥爭的政黨。在這種境況下的領導人,必須是有主見能擇善固執,有旺盛的企圖心,強悍的戰鬥力,能够從逆境中奮鬥不懈,能够不顧一切衝破藩籬的人。

 近年來國民黨所面臨的兩大問題,就是黨營事業及黨產的問題,其實其之所以成為問題,就是因為黨的領導人不够強悍所致。政黨經營事業和擁有黨產就是十惡不赦的事嗎?民進黨前些年旣無事業可經營也没有黨產,他們當然主張政黨不可經營事業、不可擁有黨產,但是如今民進黨能說没經營事業嗎?不但在經營事業而且是在經營騙女人錢的事業?民進黨還不是在購置房屋嗎?如果國民黨的領導人够強悍的話,至少黨產的問題不至於落到今天這種地步。因此國民黨下一任的黨主席,不宜由一個自小生長在順利環境中,未曾經歷艱難困苦,無從體驗民間疾苦,在為官從政的過程中也是一帆風順,未曾經歷挫折失敗,無從體驗宦途的黑暗險惡。完全生活在社會光明面,從未接觸過社會黑暗面。操行品德完美無缺的人來擔任的。

 

 第三..國民黨近年來一直強調要革新,早已將當年建黨建國的理念抛到九霄雲外了,没人再談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了,若要黨主席回到基本的路線已是不可能的任務了。因此實際上已不能用是否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作為選擇黨主席的標準,但是總可以以保留多少傳統色彩的程度,作為選擇的標準吧。或是以中華民國的意識強弱作為選擇的標準,誰的中華民國意識比較強就選誰吧!至於如何分辨誰的中華民國意識比較強,當然就在察其言觀其行了。就民選的院長或市長而言其言行表現,是否能彰顯其國民黨的立場是非常重要的指標。

 

 可惜的是老黨員人微言輕,建議案並未受到國民黨的重視,黨內同志擁護馬英九的佔了上風,馬主席順利的當選了,國民黨的馬主席也是台北市的馬市長直到九十五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其間的利弊得失黨內的先進有識之士應該看得很清楚的了,老黨員不想再多作檢討了。倒是想提一下中常委由黨代表直選直的後遺症,是值得檢討並謀求改進的,以台北市的郝龍斌市長為例,他只是單純的黨員身份參選的,雖然選上了市長但是他在黨內仍然還是個單純的小黨員,國民黨無法再依以前的規矩,由黨中央舉荐為中央委員,當然更不可能晉身中常委了。台北市長與中國國民黨的關係變得十分的微妙了,而郝市長公開的表示今後將不參與國民黨的黨務活動,豈不是說明了國民黨實際己失去台北市嗎!當前國民黨的中常委中有不少的立法委員,但是九六年底立法委員改選後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呢?中常委還不到改選的時候,新科立委自然進不到黨的組織體係中,因此國民黨的權力中心勢必與政府、社會脫節,造成國民黨組織系統的空洞化,在整個國家社會中國民黨自然會被邊緣化。為了「直選」國民黨將面臨被邊緣化的危機,是必須加以檢討才行的。 

 

二、國民黨與台灣加強連結的檢討

 

 馬主席在接任主席後第一次對中評會委員講話時,就提出了要「建立國民黨的本土論述」、「要使國民黨和台灣連結」等主張,當時老黨員有一種冷水澆頭之感,十分驚訝,不了解馬主席何以會有這種想法與說法。等到從電視上看到馬主席  講話時的表情,才了解到這種想法是來自馬主席內心深處的感受。也瞭解到是  馬主席因為擔任了市長的關係,近年來多次參加了「二二八受難者」甚至於「馬場町受難者」的紀念會,在那種受難悲情的氛圍下,馬主席善良的心靈受到極大的衝擊,甚至於造成了某種程度的創傷,基本上馬主席在不知不覺中也接受了一個概念,就是不論是「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事件」都是國民黨在台灣所造的罪孽。馬主席有意為此向「台灣人」表示歉意,向所有的台灣人民道歉。所表現的道德勇氣令老黨員十分欽佩。不過老黨員也要建議馬主席對「二二八事件」應作更深入的瞭解,千萬別輕率的將其定位為省籍鬥爭,也別輕易的隨聲附和同意「二二八事件」是外省人的「原罪」的說法。再說即使是國民黨必須為「二二八事件」負責的話,馬主席別忘了國民黨前兩任的主席都是本省人,該道歉的話,他們兩人也該都道過歉了。老黨員的看法是近十多年來,「二二八事件」是被民進黨刻意抄作起來的政治問題,也是有意的將其導向為省籍鬥爭(事實上近年來己經逐漸証明不是省籍鬥爭),它可以說是某些政治人物為了政治利益而抄作起來的,就馬主席及國民黨的立場應該深入思考,細密的分析研究再作冷靜理性的應對,不能以個人感性來應對的。國民黨如果是一艘船,「二二八事件」的相關作為就是一個旋渦,船上的領導者應設法將船帶離旋渦,而不是帶船走進旋渦。況且在一些特定的政治人物藉著抄作「二二八事件」已經獲得了他們所預期的目標,馬主席應該注意到民進黨自從去年九月發表所謂「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後,實際上已不再談二二八及省籍鬥爭的話題了。  鈞座當前實在是沒有必要再談這兩個話題的。老榮民也要建議馬主席必須體認到「二二八事件」基本上是當時的地方政府(台灣行政長官公署),在處理地方行政事務上的偏差措施。並不是國民黨的政策錯誤或偏差,不能將其認為是國民黨的錯誤或是罪行的,雖然因為事件產生了不少的受難者,而且事實上受難者是本省人、外省人都有的,把受難者歸納為特定的族群基本上己是一種錯誤,馬主席在接任黨主席後,如以主席的身份、外省人的立場出面道歉更是一種錯誤。因為馬主芇為了同情「二二八及白色恐佈」的受難者家屬所受的痛苦,而表示感同身受的仁心厚宅,令老黨員十分欽佩,以身為地方父母官的立場儘可能的給予賠償或補償也是應該的,但是以黨主席的身分道歉則無疑的承認了「二二八及白色恐佈」是國民黨所犯的錯誤,是國民黨在台灣所造的罪孽,在歷史尚未作出定論之前,馬主席有些操之過急了。如果馬主席是以外省人的立場向本省的受難者家屬道歉的話,老黨員認為  馬主席是選錯邊站了,因為馬主席根本不是外省人,充其量是「外省人第二代」而已,所以要代表外省人是資格不符的。可能因為馬主席生活上是和外省人在一起,所以在心理上自認為還是外省人吧,老黨員建議馬主席要認清事實,隨時提醒自己..「我是台灣人」而且是「台灣人第一代」,是「新台灣人」,在心理作好調適,在行為表現自然就能符合當前的政治生態了,用不著費心的去刻劃了。

 

 馬主席的文宣幕僚在電視上節目上為馬主席說明時,強調馬主席是有意師法德國總理的認錯道歉的作為,是有崇高的道德勇氣與實質的意義。馬主席有如此的幕僚不是可喜的事,她為了要迎合馬主席的意思。竟然能將「二二八事件」誇大到與德國納的罪行作等量齊觀,也沒弄清楚「二二八事件」再怎麼誇大也不能比作是國際事件的,而且她也沒弄清楚德國納粹殺害了多少猶太人,是多麼大的罪行。以抹黑國民黨的手段來捧黨主席真是令老黨員困惑的事。

當然老黨員也當然看得出來並且了解馬主席之所以要作如此的表現,是有另一層面的意義與目的。因此老黨員要提醒馬主席的作為讓老黨員能看得出來的事,大多數的人民也會看得出來的。如果馬主席的一切作為都被解讀為一種選舉技倆的話,對馬主席、對國民黨都是非常不利的事。

 

 馬主席鈞一再宣示國民黨在二○○八年要為國民黨奪回執政權,換言之也就是要為馬主席贏得二○○八年的總統大選,這種一切以大選勝利為目標,似已成了國民黨的基本意識與主流黨意了。老黨員必須在此指出,這是一項錯誤的政策與文宣策略。馬主席屬下有智庫、有幕僚團隊,竟然會走到這種境地,是令老黨員十分不解的事。馬主席必須讓國民黨的所有黨員,全台灣的人民體認到,「奪回執政、贏得總統大選」並不是國民黨與馬主席的目標與目的。「奪回執政權、贏得總統大選」只不過是國民黨為了達到國民黨的目標與目的的過程而已。中國國民黨的目標何在?目的為何?馬主席是國民黨的主席必然會有所認知的,用不著老黨員向馬主席報告的了。老黨員倒是要請馬主席回顧一下本黨的黨史,想一想,中山先生當年領導革命,是為了中國的執政權、大總統的官位嗎?看一看國共內戰的歷史,毛澤東所宣示的又豈是在奪取政權與官位嗎?事實上是他們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都有一個更高層的目標與目的。就拿民進黨來說吧,他們在取得執政權及總統大位之上也還有一個「獨立建國」的目標的。多年以前國民黨有一個「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目標,後來也不知是什麼原因被國民黨抛棄了。從二○○○年開始國民黨彷彿就變得沒有目標了。去年的總統大選,連宋兩人的「願景」只不過是搞好台灣經濟而已,而今每下愈況變成了「贏得總統大選、奪回執政權」,老黨員真要為國民黨的前途憂心了。

 

 馬主席要建立國民黨的本土論述,要連結國民黨與台灣。在沒談這兩個問題前先談一下國民黨是不是須要「論述」的問題。九三年國民黨在大選失敗後,就有學者專家認為失敗的原因在於國民黨缺乏「論述」,看來馬主席是同意並接受了這種說法。國民黨果真是缺乏「論述」嗎?老黨員大大的不以為然,老黨員認為國民黨根本不須要什麼「論述」,國民黨的「論述」早在八十多年前就已經焠煉成為「主義」了。只是近二十年來國民黨為了路線的問題,有人將「三民主義」當作包袱給抛棄了。如果國民黨抛棄了「經典」去尋找「論述」將是國民黨走向滅亡的重大錯誤。馬主席還覺得國民黨須要建立「論述」嗎?

 

 建立國民黨本土論述的問題比較大說來話長,先且不談。先談一下國民黨與台灣連結的問題吧。其實國民黨與台灣根本就沒有連結不連結的問題,因為國民黨與台灣不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先從一個時髦的觀點---台灣主體來看吧,國民黨是台灣(國、省、地區、都隨便啦)內部的一個政黨而已,何來連結的問題,國民黨別太膨風了。可是從國民黨的主席及黨員的立場來看,國民黨是創立中華民國的政黨,台灣只是中華民國的一個省、一個地區而己,同樣的「台灣」也別太膨風了。依老黨員看國民黨與台灣的關係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可分的。馬主席以中山先生曾來過台灣強調國民黨與台灣的關係,這種說法是不恰當的,那如果孫先生沒到過台灣就能說台灣和國民黨沒關了嗎?孫先生沒到過中國的東北也到過中國的西北,能說中國的東北和西北和國民黨沒有關係嗎?再說從一九四五年到二○○○年國民黨和台灣的關係還不夠深嗎?國民黨和台灣還有必要談連結的問題嗎?老黨員給馬主席一個良心的建議別在「論述」、「關係」上浪費精力了。

  .

三、馬主席的競選宣言及「五不五要」政策的檢討

馬主席在他競選黨主席時提出他的競選宣言..

 

 讓國民黨帶給人民新希望

國民黨必須結合青年才能開創新局

唯有結合青年,才能開創新局,引領未來。不只支持馬英九參選,而是支持國民黨改革,讓國民黨重新執政的理想。

為加速國民黨改革,重燃人民希望而參選

改革步伐必須更大,更快。如困能痛定思痛,以行動掃除發展障礙,建立良好形象,國民黨一定可以聚民氣,邁向執政之路。

台灣人民對國民黨仍充滿期待

民眾期待國民黨整合泛藍,化解台灣政治惡性鬥爭,節制執政者的民粹分化,堅持中華民國反台獨,讓兩岸和平穏定。

召喚政治新世代,打造進步的新政治中心

政治新世代要具有實踐理想的行動力,國民黨必須為進步力量集結的新政治中心,鼓舞新世代改革,重新許諾中華民國的未來。

國民黨必須堅持的信念與立場

一、強化核心價值,反對台獨與「一國兩制」。

二、支持「江陳十點共識」,主張兩岸簽署五十年和平與經濟合作協議。

三、斬斷黑金,徹底劃清界線。

四、強調多元包容,促進族群友愛和諧。

五、泛藍必須團結,合則兩利,分則兩害。

全力改革國民黨成為有希望的政黨

一、國民黨要有理想,不能只是一個選舉機器。

二、要儘快處理黨產,未來不能寄託於黨產。

三、將心比心,維護黨工權益。

四、招幕百萬志工,成立「土豆志工團」。

五、成立國民黨青年團,擴大青年自主空間。

六、強化中央決策功能,向中南部深耕發展。

君子之爭有助內部團結,提升國黨形象

王馬參選是君子之爭,只要公正、公平、公開,樹立良好示範,不應也不會造成黨內分裂,反而有助內部結團形象。

推動改革,邁向執政之路

 

 甘地..「在這世界,你必須成為你希望看到的改變。」只要我們決心改革,打造國民黨為有希望的政黨,相信這百年老店一定能浴火重生,領導台灣邁向新的榮景。

 

 仔細研讀馬主席的宣言讓老黨員看不國民黨積極進取的新希望,顯現給全體黨員及台灣人民的是保守的心態,以及「中立」的立場。開宗明義的第一條竟然只是「強化核心價直,反對台獨與『一國兩制』」,什麼是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沒說出來,反對台獨與「一國兩制」只是消極的說明國民黨反對民進黨的主張也反對中共的主張,可是沒說出國民黨的主張,作為一個有百年歷史的政黨,難道沒有自己的主張。從第二條開始其後的言語都是事務性的瑣事,是根本不能作為「宣言」的,甚至令人無法作更深入的檢討,只能把他的宣言,當作候選人的文宣廣告,看看就好不必認真。倒是他後來提出的「五不五要」可以作一番檢討。

馬主席在九五年的上半年,以招商及城市交流的名義,分別去了英國、美國、新加坡及澳州等地訪問,頗有與阿扁總統拼外交別苖頭的態勢,也學阿扁總統的毛病,就是以外銷轉內銷的方式,到了國外卻大談內政的問題,從在英國開始談台灣的前途,不經意的發表了「台獨也可以是國民黨的今後選項」,在各界反應不佳的情況下,改成了「台獨可能是台灣人民的選項」,當然在「國民黨一切以民意為依歸」的前題下,台獨仍可能拗回來是國民黨的選項的。到了美國後開始談所謂的五不五要,等到五月九日在澳州新南威爾斯州議會大樓發表演說時,終於將「五不五要」作了明確的定調。這「五不五要」極有可能成為國民黨今後大陸政及兩岸關係的政策基準。因此我們必須對馬主席的「五不五要」作一番檢視與研討。

 

 在國內的黨內同志對馬主席的五不五要到底是如何說的可能還不太清楚,謹列條說明於后..

 

 五不就是..

一、不會宣佈獨立。

二、不會變更國旗、國號。

三、不會在憲法中列入所謂的「國與國之間的特殊關係」。

四、不會製造統獨麻煩。

五、不會有「廢除國統會」的爭議產生。

 

 五要就是..

一、要在「一中原則」「九二共識」基礎上與大陸對話。

二、要與大陸和平談判,談判以和平為基礎,避免軍事競賽。

三、要在兩岸建立共同市場,推動直航幫助台灣企業提升競爭力。

四、要擴大台灣「國際參與」。

五、強化兩岸文化與教育交流。

 

 馬主席這十點如果和過去兩岸的政治人物所發表的江八點、李六條作比較的話,簡直是無法作比較的了。因為不論是江八點或李六條都還可說是言之有物,有其一定的目標與意義。馬十點給人感覺是不知所云,如果說是馬主席兩岸政策的說帖的話也是毫無意義的廢話一堆。馬主席在構思這十點的時候,根本就忘記了他的身份與地位,當然更忘記了兩岸當前的實際情況。

 

 首先作為國民黨的主席,必須念茲在茲的是悍衛中華民國,根本不容可有什麼「宣佈獨立」或者是「變更國旗、國號」的問題。所以也根本沒有必要作第一點及第二點的宣示。第三點國民黨應該表明的是根本反對制憲或修憲的立場,當然也沒有在憲法加入或不加入「國與國之間的特殊關係」的問題。第四點的不會製造統獨麻煩,倒是表明了國民黨當前主張不獨不統的立場,顯示國民黨對自己應走的路線都搞不清楚,不敢正面的面對問題,也不能堅持中華民國的立場了。至於第五點則是無的放矢,馬主席不是美國人應該明白陳水扁對在國內對國人所說的中國話,所用的中文所表示的意義,那裡還有「廢除國統會」的問題,又會有什麼爭議好產生呢?根本就是多此一舉。 

 

 至於所謂的五要,完全是著眼於兩岸關係,但是若要對兩岸關係作一番論述,或是作出政策綱領的話,馬主席必須先對兩岸關係的現況作深入的瞭解,最好是造成當前狀況有深入的瞭解,方能找出問題之所在,才能找出解決之道。但是令人遺憾的是,馬主席在這兩方面的瞭解與認知,顯然都不够深入,以致所提的「五要」都是皮毛之見,沒有實質上的意義。

 

 從第一點要「兩岸一中」、「九二共識」的基礎上與大陸對話,充分表現出馬主席只會守成不會開創的性格,所謂「九二共識」就中共方面的認知就是「兩岸一中」而已,根本就没有台灣政府,更別說中華民國政府了,所以就中華民國的立場,有沒有「九二共識」是一樣的,也根本不是什麼兩岸的和談基礎。馬主席是國民黨新生的一代,新的黨主席,有權利也有義務和中共政權進行和談,建立新的共識,進而成為兩岸發展的基礎。用不著再依持李登輝時代的「九二共識」了。

 馬主席必須體認海峽兩岸的國民黨與共產黨都己進入了新時代,兩黨的領導人都該有開創性的思維,如果都認同「兩岸一中」的話,馬主席與胡總書記該坐下來談一談什麼是「一中」,先尋求「一中」的共識。再由「兩岸一中」的共識中找出兩岸的政治地位,進而逹成雙方的承認,在雙方相互承認的狀況下,方有可能進行對等的談判。事實上兩岸問題的根本在於政治,當年鄧小平之所以提出擱置政治議題先進行三通四流,其原因在於台灣方面堅持「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即便是只進行非干政治的三通四流,台灣方面仍然堅持三不政策。 而今時空環境已有巨大的改變,雙方應該務實的考慮進行全面性的和談,謀求解決兩 岸對峙的問題。

 

 馬主席的三、四、五要實際上都是事務性的問題,若是政策上的大原則能解決的話,一些事務性的問題就根本不是問題了,況且其範圍也都在三通四流的範圍內。但是自民國七十七年兩岸開始三通四流,迄今已經過了十八年,在政治層面之下所能作到的事都已作了,而今還要作的事實際上己涉及到政治層面了,例如直航的問題,台灣方面根本不可能接受所謂的「國內航線」,即便今天是國民黨執政,馬英九當總統也不可能接受當前的直航模式的。國民黨與其在立法院中爭吵直航的問題,不如靜下來想一想兩岸如何展開政治談判的問題。

 

 總而言之老榮民建議馬主席不必談什麼五不五要了,兩句話就足以完全說明白的事,用不著去說成不清不楚的十點。簡單的兩句話就是「悍衛中華民國、謀求兩岸和平」。如何去謀求兩岸和平也很簡單,就是「國共和談 終結內戰」。  

 

四、馬市長特別費案的檢討

馬市長的特別的「風波」是九五年十一月十四日爆發的,到北高市長的選舉期間雖有逐漸降溫的趨勢,但是並未結案,起訴與否也不是馬市長及國民黨所能控制的,以後的發展難以預料,甚至有可能影響到馬市長九七年競逐總統大位的可能,所以馬主席本人及國民黨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而作出各種「反應動作」,演出「搶救馬主席」的戯碼了,黨內有人要修改「起訴即停權」的內規,馬市長的特別費「風波」其實是小事一件,原本就不是什麼貪贓枉法的事,與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的貪污案是無法相比的。但是之所以成為與國務機要費等量齊觀的「風波」,是因為馬市長,為官以來自認為是絕對的清廉,完全是白壁無瑕的,特別是在選上台北市市長以後,被國民黨中的一些人推崇為九七年總統大選的不二人選,甚至認為總統是非他莫屬的,去年選上黨主席後更是展開了「造神運動」,將馬主席神聖化、完美化,把馬主席吹捧到了出凡入聖的境地。然而馬市長畢竟仍是凡夫俗子,還是會犯下一般官吏常犯的錯誤。所犯的只不過是特別費的使用不當而已,依據中華民國的法律根本不涉及刑罰的。但是令人遺憾的事,事發後馬市長及國民黨的應對處理却是荒腔走北調一再犯錯。

 

 馬市長之所以會犯錯其原因在於要刻意的營造其清廉的形象,操作他是特立獨行與眾不同的,他是特別守法的,他的收入及財產申報是完全依法透明一絲不苟的,事實上刻意操作就己經是一項錯誤,正是所謂的矯俗干名的作法,馬市長和一般的官吏是一樣的仍然是汲汲於名利的,只不過馬市長比較偏重於名而已。求名的目的則在於逹到他人生的下一個目標。而過度的專注於設法逹到下一個目標,又使他忽視了周遭的情況,拼了命的往前跑,沒能看到路上的坑洞,所以一下子馬失前蹄摔了一跤。其實摔一跤只要起來再跑就行了,沒想到摔得暈頭轉向,起來就不辨方向亂跑一氣,甚至向反方向跑。這才是值得檢討的問題。

 

 首先是馬市長在事發後,不願意承認為將特別費的一半存入自已的帳戶,併入個人財產申報是一種認知上的錯誤,對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6781364